第三百二十六章 烏云罩頂
g,更新快,無彈窗,!

君子是不會破口罵人的,但南風不是君子,打小兒就流落市井,沾了一身的市井痞氣,氣急就罵,罵的還很難聽.

後面追來的將軍聽他辱及雙親,氣怒非常,也不多說,挺槍就刺.

渡過天劫之後耳目清明,不需回頭也能聽風辯位,察覺到長槍刺來,急忙側身躲開,繼續奔跑.

眼見南風竟然自奔跑的同時躲過自己的戳刺,那敵將好生驚訝,抖缰策馬,追上之後又是一槍.

南風再度安然躲開,繼續往己方陣營奔跑.

那敵將乃西魏五虎上將之一的巴騰,是個外族將領,背後下手還兩擊不中,感覺面子上掛不住,急追而上,攔腰橫掃.

本以為南風避無可避,未曾想長槍掃到,南風竟然疾速前撲,堪堪避開了他的橫掃.

前撲之時,頭臉距地面不過尺許,但南風並未撲倒,待長槍掃過,瞬時挺直,繼續前沖.

三擊不中,巴騰惱羞成怒,頻頻出招,自後面又戳又掃,南風跑在前面,又蹦又跳,極力閃躲.

便是能夠躲開對方的攻擊,南風也有些煩了,這家伙太過卑劣,他一直不曾出手,對方竟然頻頻自背後偷襲.

煩惱之下于急沖之時突然驟停,趁對方收勢不住自身旁沖過時快速出手,將其拖下馬來.

不等巴騰反應過來,左腳疾出,將其踢暈,抓著衣領向前拖拽.

見他生擒了敵將,鍾偏將策馬出來,與他一同將巴騰拖了回去.

南風三戰告捷,東魏士氣大漲,萬眾歡呼,高喊曹猛.

南風雖然擔心被龍云子認出來,卻也只能強壓憂慮裝出一副歡喜神情.

"好本領,我果然不曾看走眼."李將軍歡喜非常,下馬道賀,南風是他提拔的人,誰提攜的人就是誰的嫡系,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面對李將軍的道賀,南風好生忐忑,按理說他應該說幾句感謝表忠的話,但他遲早是要離開這里的,如果悄然離開那還好說,如果被人識破,怕是會連累李將軍.

李將軍自然不曉得南風在想什麼,見他滿臉是血,便拿出帕巾遞給南風,"擦上一擦."

南風本不想接那帕巾,一瞥之下發現遠處的龍云子正在側目看他,若是不擦,龍云子定會起疑,于是便接過李將軍的帕巾自臉上蹭了蹭.

便是蹭了,也沒蹭乾淨,龍云子當是沒有認出他來,收回視線,再度看向東魏法台上的燕飛雪.

"受傷不曾?"李將軍關切的問道.

"沒有,沒有."南風搖頭.

"可曾疲憊?"李將軍又問.

南風本想說不累,轉念一想,不對,聽李將軍的話味兒,搞不好還想讓他出戰,于是大口喘氣,"累呀,累呀."

二人說話之時,後方的傳令官高傳帥令,"上將軍奉旨平叛,專權賞罰,李欣座下中興校尉曹猛,勇克敵將三員,即擢鎮西將軍,官從二品."

帥令一下,己方士兵好不興奮,連呼鎮西將軍.

連折三員大將,西魏大軍顏面盡失,為了挽回顏面,軍中再出戰將一員,指名道姓向他挑戰,"我乃大魏云振龍,曹猛,你可敢戰我?"

南風自然不會接話,但他不接話,東魏一方的兵卒卻開始起哄,矛戈拄地,齊聲諸位,"應戰,應戰,應戰."

兵卒的想法很簡單,南風于幾個回合之下連勝西魏三員上將,得封從二品的鎮西將軍,若能一鼓作氣盡勝五將,便能一戰封侯,流芳百世.

聽得眾人助威,南風叫苦不迭,他連上陣都是被趕鴨子上架的,哪有什麼心思擴大戰果,但己方眾人起哄,總得有個說詞,于是便粗著嗓子沖云振龍喊道,"我累了,等我喘口氣兒再跟你打."

兩魏和梁國的語言雖然相通,但口音還是有所不同的,唯恐龍云子起疑,他此番是梁國口音混雜東魏腔調,掩飾掉了自己的長安官話.

南風此前曾經跑錯過方向,還要求對方換人出來,此番再出渾噩之言,眾人也不起疑,只是感覺好笑,大笑哄堂.

南風已經連戰三場,便是不出來也說得過去,云振龍自然不能等他休息夠了再與他打,便高舉長柄大刀,向他人挑戰,"爾等無膽鼠輩,誰敢戰我?"

"屠狗小兒休要張狂,張軒前來戰你."東魏有將軍應戰.

除了李將軍等四位大將,軍中還有二三十位普通將軍,這張軒就是普通將軍之一.

那云振龍早年可能是個殺狗的,殺狗與殺豬一樣,都屬于下賤行當,都說英雄不問出處,實則不是的,沒有高貴的出身,很容易被人詬病,聽得張軒揭短,云振龍好生氣怒,抖缰策馬,拖刀前沖.

這張軒見南風三戰連捷,于陣前被封為從二品的正號將軍,既羨慕又嫉妒,便想出戰立功.

都說富貴險中求,這話不假,但更多的人只看到了富貴,卻忽視了凶險,張軒便是這般,策馬出戰,只一個回合就被云振龍連人帶馬斬于陣前.

西魏一方迫切需要一場勝利來挽回顏面,鼓舞士氣,云振龍勝的干脆,殺的果斷,西魏士氣瞬時暴漲,"吼,吼,吼……"

云振龍得勝之後並不退下,而是再度索戰,"除了小將曹猛,爾等老朽皆是酒囊飯袋,只堪祭刀乎."

將校也是人,是人就有人性,南風立了大功,得了重賞,眾人心中本就不是滋味,聽他這般說,面子上更是掛不住,立刻有兩人策馬出陣.

按規矩一次只能出來一個,其中一人晚出,便有心勒馬,未曾想云振龍好生傲慢,"一起過來,黃泉路上也得同行."

那兩人聽他這般說,也不硬充好漢,二人一起攻他.

云振龍此番沒有前沖,而是留在原地,待二人沖到,自馬上一記旋刀,同時斬下了二人的頭顱.

再立戰功,云振龍仍不退下,倨傲發聲,"容你們五將齊出."

就在此時,東魏法台上傳來了一聲"福生無量天尊."

這是女聲,說話的自然是燕飛雪,這聲福生無量天尊是以靈氣助勢發出的,聲傳四野.

"龍云真人,此乃兵馬戰事,指派修行中人出戰,怕是不妥."燕飛雪沉聲問道.

"福生無量天尊,"龍云子唱禮,轉而說道,"古人云,習得好武藝,賣與帝王家,云將軍本是武林中人,入伍戍邊有何不妥?"

龍云子言罷,不等燕飛雪開口,又道,"天下多有練氣之法,云將軍與我玉清宗並無瓜葛."

聽得二人對話,南風方才明白了此番緣由,三宗雖然沒有明文規定道人不可以參軍作戰,卻有清靜無為,不改乾坤,不逆氣數的教規,先前那云振龍在斬殺二將時有深紅氣色閃現,被燕飛雪看在了眼里,故此才會有此一問.

到得此時他方才明白為何二人只是旁觀而不曾斗法,只因玉清宗和上清宗異枝同根,一直維持著表面的和諧,誰也不願率先撕破臉皮.

見龍云子這般說,燕飛雪點了點頭,"龍云真人所言極是,天下多有練氣之法,只要不曾使用法術,便與上清玉清無關."

龍云子笑了笑,沒有接話.

燕飛雪言罷,東魏軍中走出一人,此人是個低等校尉,年紀在四十歲上下,中等身形,不高不瘦,連坐騎都不曾配有,手里拿了一支尋常士兵所用的長矛,出陣之後緩步向那云振龍走去,"你現在認輸,還能留個全尸."

見到此人,南風恍然大悟,怪不得先前燕飛雪有此一言,原來是早有准備,此人雖然穿了軍裝,卻不是真正的行伍中人,應該是個江湖武人.

"來人報名."云振龍揚刀前指.

"張三."這自然是個假名.

"藏頭露尾,口出狂言,速速引頸受戮."云振龍驅馬上前.

南風猜的沒錯,此人果然是個武人,短兵相接之後,氣色頓現,色呈深藍,竟是大洞修為,也不知道是哪一派的高手,被燕飛雪臨時請了過來.

云振龍不過是升玄修為,哪是此人的對手,三個回合之後便被打下馬來.

眼瞅著云振龍就要被張三刺死,一支箭矢自西魏軍中激射而至,將張三所持長矛射偏.

"哈哈哈,王幫主,甚時改了姓氏?"一人自西魏法台附近平地拔高,踩踏著兵卒的頭肩疾掠出陣.

張三當是認得此人,冷笑接話,"喲,胡鏢頭,你這把年紀了,怎地也參了軍?"

燕飛雪和龍云子雖然不曾撕破臉皮,雙方的遮羞布算是扯掉了,大量江湖武人各施身法自兩軍陣中飛掠而出,待得塵埃落定,空曠區域已經站了百余人.

東魏一方人數較多,當有七十余人,多為藍色靈氣,只有三個淡紫居山.而西魏一方人數較少,不過三十上下,但紫氣高手卻多,超過十個.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雙方將士盡皆瞠目,這些人早先時候就隱藏在自己的周圍,深藏不露,竟然一直不曾察覺.

"福生無量天尊,諸位心存社稷,投效行伍,難能可貴."龍云子微笑開口.

聽他說話,西魏武人立刻抱拳回禮,"蒙真人贊許,我等不甚惶恐,此番從軍,定會嚴守軍紀,聽從號令,唯宇文將軍馬首是瞻."

西魏一方掛帥的是權臣宇文泰的侄兒宇文吉,聽眾人這般說,哭的心都有了,他連這群人什麼時候來的都不曉得,別看人家說的是唯他馬首是瞻,實則連他的馬屁股都不會看.

"既入行伍,所行便是國事,恩怨不關私人."龍云子又道.

聽他這般說,東魏武人神情越發凝重,紛紛回頭看向法台上的燕飛雪.

燕飛雪焉能聽不出龍云子的言外之意,龍云子這是在為隨後的屠殺鋪路,因為不便直接出手,她才在暗中請了武人前來,但她不曾想到的是龍云子也做了相同的事情,而且請來的多是高手,一旦開打,她請來的這些武人怕是要全軍覆沒.

"福生無量天尊,"龍云子高唱道號,"飛雪真人先前所言極是,天下多有練氣之法,只要不曾使用法術,便與玉清上清無關,爾等各行其是,玉清上清定當謹守宗訓,絕不會犯戒插手."

燕飛雪臉色本就難看,此番更加難看了,這番話的確是她先前所說,此時卻被龍云子拿來擠兌她,若是出手就是犯戒,若不出手,請來的武人就要遭殃.

無奈之下只得揮了揮手,示意三軍沖鋒,都說好虎架不住群狼,只有憑借混戰,才可能扭轉劣勢.

在燕飛雪揮手的同時,西魏武人開始沖東魏武人下手,百丈的空曠區域,足夠眾人捉對厮殺.

燕飛雪揮手過後,李將軍和另外一名大將指揮本部殺向西魏,另外三部竟然按兵不動.

南風雖然意外卻也不是非常意外,他早就知道燕飛雪與高眭不合,燕飛雪輔佐的是東魏皇帝,而高眭則是東魏權臣高歡一黨.

"上將軍?!"燕飛雪回身催促.

高眭的做法令場中眾人大為驚訝,此人不但不曾擊鼓催軍,反而鳴金收兵.

銅鉦響起,余下三部回撤,已經沖出的兩部也不聽令,繼續前沖.

站在大局上看,高眭這種做法無疑是錯誤的,會貽誤戰機,也會令友軍受損.但打上小算盤,他這麼做就是對的,因為沖出去的兩部兵馬都是效忠皇帝的,皇帝的兵馬死的越多,高歡就越占優勢.

陣營是個壞東西,不管何時,不管何處,只要內部出現了不同的陣營,就是敗亡的前兆.

眼見東魏主力後撤,龍云子大喜,右手微抬,示意己方沖鋒,而今己方有武人做前鋒,只要大軍出擊,就有把握吃掉東魏沖鋒的這兩部兵馬.

很快,龍云子的大喜就變成了大怒,跟燕飛雪的遭遇一樣,宇文吉也沒聽他的,不過宇文吉沒有高眭做的那般明顯,只當沒看到他的手勢.

西魏的國情與東魏一模一樣,也是皇帝和權臣的分歧,三宗心氣皆高,只會輔佐皇上,絕不會屈于權臣,雙方各有立場,根本不會協從作戰.

"宇文吉,你在做甚麼?"龍云子氣急怒吼.

"龍云子,你在指揮戰事?"燕飛雪高喊責問.

龍云子雖然氣惱,卻也不敢催促下令,雖然早晚都要撕掉臉皮,但誰先誰後太重要了,先壞規矩的,就要為大規模的宗派混戰背負全責.

龍云子和燕飛雪是什麼心情南風懶得去想,也沒時間去想,他先前表現太過搶眼,不但引起了己方將校的嫉妒,還引起了西魏武人的憎惡,短兵相接之後,幾個西魏武人不沖東魏武人下手,反倒沖他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