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詳加准備
g,更新快,無彈窗,!

早在半年之前他就已然超越大洞修為,只是一直不敢氣沖玄關引發天雷,經受天雷乃修行路上的最大關隘,屆時會有三道渡劫天雷降下,他擔心自己撐不過去.

粗略估算,中土包括三宗在內的道門中人和各路江湖武人不下數十萬,但紫氣高手不過三五百,居山以上的練氣之人數量之所以如此之少,除了練氣之人天賦良莠不齊很多人窮其一生都不曾達到觸發天雷的條件之外,還有很多人是卡在了大洞晉身居山的這道關隘上.

眾所周知,渡劫時需要經受三道天雷,天雷是上天對練氣之人的考驗,天雷加身會對練氣之人的身體及經絡造成嚴重傷害,市井常有某某人作惡多端,被雷劈死的傳聞,練氣中人經受的天雷與除惡天雷有些相似,但威力卻比除惡天雷更大,除惡天雷都是一擊斃命,而渡劫天雷卻是接連三道,一道不死再補一道,還不死,再來一道,十人渡劫,活下來的不過一兩個,火中取栗已不足以形容其凶險,當真是拿命來搏.

渡劫如此凶險,卻始終不乏練氣之人以身涉險前赴後繼,此為何故?只因渡劫天雷不但是對練氣之人的考驗,同時也是對練氣之人的賞賜,延壽長生是大部分人練氣的目的和原因,人承父母氣血,得肉體凡胎,肉體凡胎濁氣甚重,會影響和左右壽數,想要延年益壽,就必須通過呼吸吐納吸納天地靈氣,排除體內汙濁穢氣.

但僅靠呼吸吐納不足以徹底摒除體內汙濁,此時就輪到渡劫天雷登場,每一道渡劫天雷都是對肉體凡胎的一次淬煉,浩蕩的雷霆之威可將體內頑固汙濁強行焚燼,經受的天雷越多,體內汙濁之氣存留的越少,日後飛升的可能就越大.

此外,被天雷擊中的事物都會有雷霆之威殘留,被天雷擊中的次數越多,體內殘留的雷霆之威也就越多,他日作法的威力也就越大.

凡事都有利弊兩面,渡劫亦是這般,有多凶險就有多誘人.

練氣之人都知道天雷加身的益處,但絕大多數的練氣之人因為對天雷的強大威勢心存忌憚而不敢盡受三道,在渡劫之時他們會尋求幫助,似先前他和胖子在江邊見到的黑蟒渡劫就是這般,那黑蟒渡劫時得到了同門的鼎力相助,又是起壇念經又是升空護送,眼見黑蟒經受不住第二道天雷,還畫寫符咒護佑其身,在第二道天雷降下時護住受傷的黑蟒,卸去了第二道天雷.

黑蟒得同門相助方才順利渡劫,那黑蟒依仗本體強大,先後經受了兩道天雷,似它這種情形並不多見,大部分練氣中人都是設法卸去或者躲開了兩道,只受一道亦可焚燼體內多數汙濁,日後只要勤加修行亦有飛升希望,故此他們便不求多受,只受其一,若是一道都不曾經受,渡劫便會以失敗告終.

想到此處,南風感到尿急,便暫停思慮,起身解手.

見他起身,八爺自一旁發出了咕咕叫聲,南風知道它想四處游玩,便沖其擺了擺手,"去吧,不要跑的太遠."

八爺飛走之後,南風回到原地再度想過,性命攸關,必須縝密思慮,慎重推度,當真大意不得.

眼下他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無人相助,一旦引發天雷,不管他願不願意,都必須承受全部雷霆,一道天雷都可能被劈死,三道全挨了,死的面兒更大.

但事情也有對他有利的一面,那就是他手里有還陽丹,而且有足夠的還陽丹,還陽丹的威力他曾經見識過,真能起死回生,最為可貴的是此物入口即化,起效迅速.

當日他和胖子在江邊曾經見過黑蟒渡劫,細節也都看的清楚,那三道渡劫天雷並不是接連降下的,一道降下,會有些許醞釀時間,然後第二道才會降下,閉目細想,還陽丹起效的時間要略短于天雷停頓的時間,如果沒有意外發生,依靠還陽丹經受天劫應該還是可行的.

之所以說應該可行,是因為類似的事情之前似乎沒有發生過,自江湖上行走了這麼久,還沒聽說過有誰依靠還陽丹來渡劫.

想到此處,又有新的問題出現,那就是為什麼沒聽說有人依靠還陽丹來渡劫,是還陽丹不適于渡劫使用?還是還陽丹得來不易,別人得不到?

還陽丹他前後得了十枚,正所謂物以稀為貴,單他一人就得了十枚還陽丹,貌似這還陽丹也不是很珍貴,但仔細想來卻並非如此,他這十枚還陽丹是分兩次獲得,第一次是救了王叔的性命,王叔在贈送兩枚七轉補氣靈丹的同時額外給了五枚還陽丹.

王叔雖然不近人情,卻非常看重公平,在他看來自己的性命非常寶貴,在二人救了他性命之後,他給出的回報應該是與自己性命等價的,但人命終究是無價的,所以他的謝禮只能是極力優厚.

第二次得這五枚還陽丹是王叔與他進行的交換,在此之前王叔對他的脾性已經有所了解,此番又知道他有天書在手,仔細思慮之後認為他奇貨可居,故此才會與他進行交易,實則王叔並不是跟他做交易,而是在和一個至少擁有一片龜甲的年輕人進行交易.

不久前王叔曾經去過蟾後所在的沼澤,並在上風口下毒,試圖暗算李朝宗,王叔所在的上風口就在他們藏身之處的西北,也不排除王叔當日發現他們在場的可能,如果真是這樣,王叔對他的評價就會更高,不但對他的心智評價會提高,甚至可能猜到他手里不止一片龜甲.

這種可能性不但有,還很大,如果真是這樣,在王叔看來他就是奇貨中的奇貨,這場交易的份量也就更重.

王叔下了賭注,自然是希望自己能贏,但雙方的交易只是信義的交易,沒有除了信義之外的其他約束,他日王叔若想讓他徹底兌現諾言而不打折扣,就必須讓他發自內心的認可當年的那場交易,至少不能讓他覺得王叔當年坑過他,要想做到這一點,必須是日後的他回憶起這場交易,不會認為王叔以這五枚還陽丹換一條人命是在以小博大.

綜合權衡所得出的結論就是不能因為自己得了太多的還陽丹就輕視它,還陽丹還是非常寶貴的.

得出這一結論的同時,上一個疑問也有了答案,別人之所以不曾使用還陽丹渡劫,不是因為還陽丹無效,而是他們得不到,憑借還陽丹渡劫應該是可行的.

沒有任何事情是萬無一失的,任何事情都有風險和意外,正如天元子當年所說,只要感覺利大于弊就去做,這條路應該走得通.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斟酌這條路什麼時候走,怎麼走.

他之所以一直拖著不曾渡劫,主要是因為沒人幫襯,他不敢冒險,但此時沒人幫襯,日後更不會有人幫襯,岩隱子之事說明此時江湖上對他的搜捕已經開始,接下來面臨的危險會越來越大,人家不殺他不抓他已經算仁義了,誰會幫他,又有誰敢幫他.

早晚都要走這一步,晚走早走沒有任何區別,應該在合適的時間里盡快嘗試渡劫,越早渡劫越安全,不能再拖了.

確定要邁出這一步,接下來要斟酌的就是細節了,而今他有四枚還陽丹,在第一道天雷降下之前就應該服下一枚,這樣做的目的是將第一枚還陽丹的藥力充分利用,同時也是為了防止天雷加身之後受傷太重無法正常服藥.

倘若第一道天雷令他無法正常服藥,那隨後兩道就只能寄希望于先前服下的這枚還陽丹了.

如果第一道天雷過後他仍能服藥,絕不能小家子氣,不能舍命不舍財,必須立刻服下第二枚.

第二道天雷降下之後,第三枚還陽丹也必須服下.

最後一道天雷過後如果不死,再服第四枚療傷.

如此算來,四枚還陽丹剛剛好,並無剩余.

此外,還有另外一些細節,天雷降下之後,不但自身會遭受重創,身上的衣物以及周圍一定范圍內的其他事物也會遭到殃及,故此渡劫時不能穿戴任何衣物,還陽丹也不能帶在身上.

渡劫地點最好選在空曠區域,因為遭受天雷之後很可能移動不便,若是周圍有雜物阻礙,屆時怕是不能及時拿到並服下還陽丹.

最後一個細節就是時機的選擇,最好是雷雨天氣,渡劫天雷不會引起他人注意,但此事也有弊端,那就是萬一下雨,還陽丹就可能遇水融化,出于這般考慮,便不強求雷雨天氣,畢竟凡事不能盡如人意.

想罷這些,南風長出了一口粗氣,正所謂細節決定成敗,細節來自細心,上天只給了他一個機會,他能在重重危險之中活下來,並在五年之內自長安城里的乞兒成長為最年輕的深藍大洞,靠的就是遠超常人的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