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別元安甯
g,更新快,無彈窗,!

到得安全區域,南風轉頭回望,由于皇城的城牆太高,他站位又低,便看不到火光,不過倒是看見了煙霧,有煙也行,他放火可不是為了燒掉西魏皇宮,而是讓端拿作態的岩隱子等人丟丑,此時皇宮里的衛兵想必已經發現太學殿里升起的煙霧,估計都拎著木桶推著水車過去救火去了.

一想到岩隱子等人的窘態南風就按捺不住想笑,這比殺了他們幾個還爽利,平心而論他與岩隱子等人的仇恨還沒到不共戴天的地步,殺了他們有點過了,不過這麼一來也過了,他倒是不跟人家不共戴天,但人家跟他不共戴天了,堂堂玉清掌教弟子,光著屁股暴露在眾人面前,這可是奇恥大辱啊.

爽利倒是爽利了,但爽利也是要付出代價的,現在玉清宗已經知道他在長安,而且還在皇宮放了一把火,這是什麼舉動,這是太歲頭上動土,等著挨抓吧.

長安是不能待了,其實也不是不能待,而是繼續留在長安會給元安甯帶來危險,為了自身也是為了元安甯考慮,得趕緊走了,如果只是考慮自己,可以偷偷的走.但考慮到元安甯,就不能走的那麼隱蔽的,得讓人看到他離開長安了,如此一來就不會出現全城搜捕的局面,元安甯就相對安全.

走是要走,但不能這麼走了,還得回元安甯的住處一趟,一來是跟元安甯告個別,二來也將九州字典送給元安甯一本,三來也得給元安甯帶點米糧回去,減少她拋頭露面的次數.

此時不到二更,長安城里的一些鋪子還沒有關門,南風尋了處米鋪,買了一布袋精米,本來還想買點粟米面的,考慮到元安甯一只手揉不了面,也就作罷了.

回返途中一直揣著小心,不過也沒到謹小慎微的地步,他現在是頭號肥羊,是主要目標,如果有人發現了他的行蹤,立刻就會動手拿他,絕不會磨蹭耽擱.

回到元安甯住處,元安甯正蹲在灶間燒火,確切的說是給他燒炕.

見元安甯獨臂添柴,南風心中不無感動,"別燒了,我不能繼續留在這里了,得走了."

"出了什麼事?"元安甯疑惑發問.

南風放下口袋,將先前發生的事情簡略的說與元安甯知道,接著說道,"他們已經知道我在長安,我得趕緊走,免得他們大肆搜捕,把你給牽連了."

元安甯聽罷,歎氣搖頭,"打暈他們也就是了,為何在皇宮縱火?"

"我那把火是在院子里放的,不會引起火災,再說了,我就算不放那把火,他們也會抓我,怎麼啦,不舍得我走?"南風笑問.

元安甯無奈的看了他一眼,再度搖頭.

南風自包袱里拿出一本九州字典置于飯桌,"九州字典一共有三本,我全給它拿了,給你一本,你對照參詳."

"你要往何處去?"元安甯不無惆悵.

"不曉得,"南風搖了搖頭,"貌似我也無處可去."

"你若是不曾焚燼皇宮,他們怕是不會興師動眾大肆搜城."元安甯說道.

南風焉能聽不出元安甯在婉轉挽留,但他留在城里確實太過危險,燈下黑的道理誰都懂,傻子才會認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若是不讓別人知道他離開了長安,搜城的情況就一定會出現.

"放心吧,我本來就無家可歸,走哪兒哪兒就是家,我身上帶有銀錢,日子不會很難過."南風走向東屋,拿了元安甯所用的文房出來,自灶間飯桌旁坐下,往硯台里加了水,捏著墨棒開始研磨.

"你做甚麼?"元安甯問道.

"去找幾張紙過來."南風說道.

元安甯不明所以,卻依言去了東屋,取回白紙兩方.

此時的白紙都是方形的,一張又稱一方,能寫不少字,南風磨好墨汁,提筆書寫的同時出言說道,"天書太過玄妙,你對練氣不甚精通,得給你一些參照,免得你老虎吃天不知如何下口,我將太清宗的練氣經文寫下來給你,這是正宗的道家練氣法門,由天書衍生而來,會對你有所幫助."

元安甯聞言好生惶恐,"這怎麼可以?"

"你就別客氣了,驢我都送了,也不差一根缰繩了,"南風說話之時手下不停,"不過太玄真經我不能給你,這是太清宗的鎮宗絕學,他們給不給外人我不管,我卻不能將太玄真經泄露給太清宗之外的人."

元安甯剛想接話,南風又道,"你傷勢不曾痊愈,我本不該現在就走,但出了這樣的事情,我當真不能再留了,你自己住在這里一定要多保重,若是生活不便,就找個老媽子,也可以買個小丫鬟,擔心她們嚼舌可以買個聾啞……"

元安甯打斷了南風的話頭,"我也不會在長安久留,待得事情料理好,我就會離開這里."

"你需要料理什麼事情,用不用我幫忙?"南風問道.

"先父亡故多年,卻一直不曾入土為安,一些老臣舊部為了此事多費心神,而今偽帝的態度已經有所松動,待得處理完此事,我就往玉璧尋故人去."元安甯說道.

"他們為什麼不讓你父親下葬?"南風問道.

"先父是被他們給毒殺的,他們想必得到了道門中人的指點,知道先父陽壽和帝壽皆未終了,唯恐下葬入土引起氣數變故,便將先父尸身停于城外草堂佛寺,由僧人念經超度,消戾除怨,迷惑上天."元安甯說道.

之前元安甯很少說起自己的情況,聽罷元安甯講說,南風有些意外,"用不用我幫忙?"

元安甯搖了搖頭,"此事不宜強求,只能智取,等我尋到偽帝的枕邊人,求她與偽帝說情."

"成啊,你自己拿捏."南風繼續書寫,太清宗九部真經的前幾部字數很多,書寫很費工夫.

元安甯點頭應了,拎著茶壺為南風倒了杯茶.

元安甯倒茶時南風歪頭看了一眼,沒有了右手,元安甯左手持拿茶壺傾倒不得平直,只能以右臂斷肢在旁承托.

南風一口氣將真經默寫下來,又看過一遍,確定沒有筆誤,這才拿起茶杯將那茶水喝了,"好了,我得走了."

元安甯想要說話卻欲言又止,想要看他卻垂目低頭.

南風邁步走向西屋,自炕上一躺,"好生舒服,可惜了這鋪暖炕,"言罷,直身起來,拿了包袱准備動身.

"你要往何處去?"元安甯問道.

相同的問題元安甯之前問過,聽她這般問,南風知道她有不舍之意,"我不是不想告訴你,而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之前去過的地方都不能去."

"前路凶險,萬自珍重."元安甯低聲說道.

"嗯嗯,我會的,我走了."南風推門而出.

"我送你."元安甯跟了出來.

"不用,不用,外面冷,快回去吧."南風邊走邊攔.

不過元安甯最終還是跟了出來,出得院門,南風又催,"快回去吧."

元安甯搖頭,"我送你到巷口."

南風聞言側目看向元安甯,笑問,"咋啦,不舍得我走啊?"

元安甯歪頭一旁,並不接話.

"敢不敢告訴我此時此刻你心里在想什麼?"南風笑噱發問.

"我……我……"元安甯欲言又止,最終鼓起勇氣,"我在為不知何日才能再見到你而悵然."

人與人是不同的,元安甯含蓄內斂,說出這番話對她來說並不容易,話一出口,好生羞澀,退回院子,關上了院門,"珍重."

"哈哈,哥可是有大鳥的人,來去從容,走啦."南風大笑邁步.

這條小巷並不長,不多時,南風到得巷口,轉身回望,見元安甯自門內伸頭窺望,便沖其咧嘴擺手,後者羞窘,急切關門.

待得離開元安甯的視線,南風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憂慮和凝重,在與元安甯相處的這段時間他用盡全力,努力營造輕松快樂的氣氛,包括臨走時的那句輕薄言語都是為了轉移元安甯的注意力,沖淡她失去右手的憂愁和苦悶.

這可是一只手,還是一只女人的手,女人比男人更在意形體容貌,一個女人失去一只手對她的打擊是巨大的,若是此時還與她一本正經的相敬如賓,會令她更加壓抑,得讓她感受到一些輕松和快樂.

正所謂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元安甯失去右手他難辭其咎,除了那部天書,那枚還陽丹,那件由玄鐵打造的奇門兵器,還有最後留下的八部經文,也都是對元安甯的補償.

元安甯自然知道他這麼做的用意,此時她心里應該是欣慰的,至少不會後悔當初幫過他,一個真正的男人,是不應該讓一個幫過自己的女人後悔的.

不過他這幾天的表現也並非全是強顏歡笑,那是他在長安做乞兒時的那種狀態,但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他早已不是當年的那個吃飽了就很開心的乞兒了,肩上的擔子很重,需要處理的事情很多,面臨的風險也很大,樂觀的天性雖然仍在,但憂慮卻是免不了的.

此時他就很憂慮,憂慮的是怎麼離開長安最合適,還有就是離開長安之後往何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