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夜入皇宮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得有個理由,得有個為什麼,還得講個憑什麼,就憑元安甯此行的貢獻,以及她所做出的犧牲,一片龜甲的確有些虧待她,送她兩片也說得過去,不過給與不給也在兩可之間,給也行,不給也可,看看再說.

八爺飛的很快,哪怕是順風它也不曾懈怠,反而全力疾飛,這家伙學聰明了,知道趁著順風多趕些路,若是風向變了,就得多費許多氣力.

入更出發,五更不到就到得長安城外,冬天天亮的晚,此時的長安還籠罩在夜幕之中.

八爺的老爹可能是個不同尋常的異類,八爺延續了它的特異血脈,不似別的飛禽那樣有氣色外露,南風早就知道這一點,便沒有讓八爺自城外降落,而是徑直飛到元安甯居住的西城偏北區域,自高空俯視,尋到元安甯的那處小院,示意八爺降低高度,自那小院上空盤旋了一陣兒,感覺沒有敵人埋伏,便攬起元安甯縱身躍下,徑直落到院子里.

落地之後松開元安甯,轉而快速檢視了一遍院落各處,確定沒有異常,便沖在上空盤旋的八爺揮了揮手,示意它到城外棲身.

冬夜寒冷,元安甯久坐不動,手腳凍得麻木了,步履蹣跚的推門進屋.

南風又自外面觀察了一番,進屋之後發現元安甯正在往茶壺里添加茶葉.

"你干嘛?"南風問道.

"與你沏茶."元安甯說道.

"唉,你規矩真多,快上炕歇著吧,我給你燒燒炕."南風搶下了元安甯手里的茶壺,將其推進了東屋.

"這……這……"

"什麼這兒那兒的,上去歇著."南風放下包袱,出去搬拿柴草.

元安甯的院子里還有處廂房,里面放的是柴草,南風搬了柴草回來,往鍋里添了水,自灶下點上了火.

"真是煩勞你了."元安甯很是過意不去.

"你就別說客氣話了,我也不會在這兒常住,什麼時候你能自理生活,我就走了."南風說道.

"嗯."元安甯點了點頭.

雖然南風本不想在這里常住,但見元安甯絲毫也不挽留,還是有些失落,"上炕吧,別在地上站著了."

元安甯點了點頭,上炕之前再次道了謝.

南風往灶下添了柴草,出門輕身上房,自屋脊一側蹲了下來,觀察周圍的情況,這時候可不是生火做飯的時辰,若是這里被別人盯上了,發現煙囪冒煙就知道元安甯回來了.

等了良久,不見動靜,南風放心了,輕身下來.

"你做什麼去了?"元安甯問道.

"在外頭望風兒,"南風伸手西指,"西面住的是什麼人?"

"一對老夫妻,耳聾眼花,也不生是非."元安甯說道.

此時鍋里的水已經開了,南風給元安甯舀了些熱水,也沒放茶葉,茶葉性平偏陰,不適合氣血虛弱的人飲用.

"你快睡會兒吧,我去西屋."南風說道.

元安甯點了點頭,"委屈你了."

南風知道元安甯說的是客氣話,也不接話,只是擺了擺手,便往西屋去了.

西屋之前是那老宮女住的地方,那老宮女就死在這鋪炕上,被褥也都是那老宮女的,南風自然知道,卻不忌諱,當道士就這點兒好,百無禁忌,不畏妖邪,不懼鬼魅.

之前居住的地方與長安溫度差距懸殊,躺下良久也不曾焐熱被窩,一直到外面有了光亮方才睡著.

說心神不甯有些誇張,不過心境不平倒是真的,睡著之後竟然做了夢,夢到了什麼也記不太清,貌似與諸葛嬋娟有關,好像是跟諸葛嬋娟吵架,最後是氣醒的.

下地時是辰時,元安甯早就醒了,也已經洗漱了,正坐在東屋的桌子前翻閱書籍,那是一摞謄抄拓印的書籍,不問可知是公輸要術,公輸要術的原本已經讓他丟給扈隱子了,元安甯手里的這份是拓本.

見南風自西屋出來,元安甯站了起來,"你醒啦,鍋里有粥飯."

南風打了個哈欠,搖頭醒神,先前睡的太沉了,元安甯什麼時候起來的他都不知道.

"你早起煮粥,是為了招待我,還是為了告訴我你能照顧好自己的生活,我應該早點走?"南風笑問.

聽南風這般說,元安甯哭笑不得,南風與她之前認識的所有人都不一樣,不管什麼事情都盡量化繁為簡,提綱挈領,節省時間.

見元安甯不答話,南風撇了撇嘴,臉上滿是鄙視.

見南風撇嘴,元安甯笑道,"我這傷沒有一年半載怕是不得痊愈,你別走啊,一直在這兒住著."

在南風印象當中元安甯是個不會說笑的人,聽她這般說,反而不知如何接話,便邁步向她走了過去,"你在看啥?"

元安甯側身一旁,讓南風靠近觀看,元安甯所看的書籍是她自己謄抄的,上面的字跡比原本的字跡還小,除了字跡,還有不少圖形,看那器物的分解圖形,應該是元安甯之前所說的義手.

"這是你畫的?"南風問道,元安甯畫的圖形很是逼真.

元安甯點了點頭.

"哎呀,看不出來,才女呀."南風半開玩笑.

"見笑了,我也只是粗通淺涉."元安甯謙遜.

"有機會給我畫張像."南風隨口說道,話音剛落,立刻就後悔了,元安甯的右手沒了,以後怕是不能繪畫了.

唯恐元安甯傷懷,南風急忙指著書籍上的圖形岔開了話題,"這東西這麼複雜,制作起來一定很費工夫."

元安甯搖了搖頭,"鑄造拼接倒不困難,難的是與筋骨連接."

"這個好說,到時候再去找王叔,要是我在,我就陪你一起去,我要是不在,你就自己去,他認得你,你隨便自地下密室拿點什麼東西給他,讓他給你接上."南風說道.

南風言罷,元安甯疑惑皺眉.

南風見狀,解釋道,"我帶你過去讓他幫你接續手掌,他無能為力,卻跟我做了個交易,給了我五枚還陽丹換一條命,不是要我的命,也不是讓我去殺誰,而是讓我以後放一個我想殺的人,或者救一個他想救的人."

南風說完,元安甯愣了片刻,轉而說道,"他為何與你做這等交易?"

"他知道我有龜甲天書,賭我以後能有過人造化."南風說道.

"他怎會知道你有天書?"元安甯追問.

"我告訴他的,只要他能幫你接上手掌,我就將龜甲天書送給他做酬勞,可惜他學藝不精,治不好你."南風說道,言罷,見元安甯驚訝瞠目,又笑道,"沒想到吧,為了給你治傷,我連天書都能送出去,是不是很感動?"

"你怎麼這樣啊?"元安甯的表情很複雜,既有感動,又有無奈,還有幾分想笑.

南風笑道,"我一直這樣,就這麼說了,以後你要是造好了,就去找他給你接上,他知道咱倆的關系,不敢拒絕你,他要是拒絕你,以後我就跟他耍賴."

"君子言而……"

南風擺手打斷了元安甯的話頭,"什麼君子小人的,我說的是耍賴,又不是不認賬,他讓我去救人,我可以晚去幾個時辰,那人要是死了,可怪不得我.他想讓我饒人性命,我就給那人打個癱瘓在床,這也不算言而無信."

元安甯忍俊不禁,莞爾搖頭.

南風自懷里拿出了那個瓷瓶,拔掉木塞,自里面倒出一枚藥丸遞給元安甯,"給,這是還陽丹,我親身試過,真能起死回生,只要不是被人砍了腦袋,沒涼尸之前服下,都能救活."

元安甯好生驚訝,愕然瞠目.

南風將那丹藥塞到元安甯手里,"拿著吧,別跟我客氣,我的日子也不好過,以後屁股後面肯定會跟一大群人,我得多留幾枚保命兒,也不能多給你."

元安甯拿著那枚還陽丹,欲言又止.

在元安甯發愣的時候,南風俯下身再看那書籍上的文字,義手這東西只能是金屬材質,根據材質的不同,分為上中下三等,上等是玄鐵,玄鐵來自九天之上,可感應五行,不管傷者五行屬什麼,都可以與筋骨銜接.中等是昆吾赤銅,這是一種屬于人間的靈鐵,只要五行不是屬火者都可配接.下等是普通黃銅,只有五行屬金和五行屬水之人才能配接.

看罷書籍上的文字,南風轉身去了西屋,自包袱里拿出那盤黑色玄鐵走了回來,"這就是玄鐵,送給你做義手."

元安甯此時手里還拿著那枚丹藥,見南風又送她大禮,越發驚訝,雙目圓睜.

南風隨手將那盤玄鐵扔到炕角,"這東西好是好,只是不易融化,尋常的爐子奈何它不得."

"你知不知道這是何物?"元安甯回身看向那塊延伸為鞭形的玄鐵.

"我當然知道,玄鐵可是好東西,尋常兵器只要加上一點兒就能變成利器,完全由它熔鑄的兵器就是神兵."南風說道.

"你明知此物神異,還將它給我?"元安甯好生惶恐.

"你的意思是好東西得自己留著,自己不稀罕的破銅爛鐵才拿去送人?"南風撇嘴.

元安甯驚愕的看著南風,良久過後方才回過神來,"諸葛姑娘若是知道……"

南風不耐擺手,"別提她,讓這家伙氣的肺疼,這是我的東西,我願意送給誰就送給誰,她不是愛吃醋嗎,使勁兒吃,好話不聽,非得來硬的."

元安甯聞言微微低頭,沒接南風話茬.

南風也沒有再說話,轉身去了灶間,拿了碗筷出來,舀了粥飯來吃,"今晚就是年關了,家里沒什麼吃的,一會兒我得出去一趟,買點東西回來,你給我插上兩針,易易容."

"墨門不擅練氣,他們的封穴易容術只適用于洞玄以下修為."元安甯自東屋接話.

"怎麼還有這茬兒?"南風隨口接話,天元子當初也是易容了,不過卻不是銀針封穴,而是另外一種方法,那種方法不受修為限制,可惜他不會.

"我可以走動,還是我去吧."元安甯說道.

南風沒有接話,大白天的,他還真不敢出去亂轉悠.

喝了兩口粥,南風又想起另外一件事,"你說的那個九州字典藏在哪兒?"

"皇家書庫在太學殿."元安甯答道.

"太學殿在哪兒?"南風又問.

"在皇城里,右側輔殿二進就是."元安甯說道.

"防守嚴不嚴密?"南風再問.

元安甯搖了搖頭,"皇族住在中宮一線,那里防守嚴密,輔殿相對松懈."

南風想了想,說道,"今天是大年夜,防守應該更松懈,我今晚就去看看,對了,你上次去皇宮干啥去了?"

"我去尋人."元安甯說道.

南風洗過碗筷,放歸櫥櫃,"尋到了嗎?"

元安甯搖了搖頭,"不曾."

南風沒有再去東屋,而是隨手拿過一個小板凳坐在廚間,自這里可以看到元安甯,他之前給元安甯的那枚丹藥元安甯一直拿在手里.

見南風看她,元安甯搖頭說道,"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這兩件東西我真的不能要,你還是收回去吧."

"為啥不能要?"南風隨口問道.

"我們只是朋友,這些禮物太貴重了."元安甯垂頭說道.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你是希望我們只是朋友呢,還是希望我們不止是朋友."南風追問.

元安甯低頭不語.

南風也沒有再說話,元安甯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家閨秀,很有禮貌,很有尺度,但一直遵循這些尺度就令人感覺不太爽利,這也不是因為元安甯扭捏,平心而論元安甯還真不算扭捏,之所以相處的不是非常默契,應該和二人的出身有關,一個是浪跡市井的叫花子,一個前朝的公主,生活習慣和脾氣心性相差甚大.

沉默片刻之後,南風打破了沉悶,"我給你的那部分天書你並不是唯一一個得到的人,我還將它給了我的結義大哥,我始終感覺虧你,還陽丹和那塊玄鐵你拿了,我心里就舒服了."

元安甯歪頭看向南風,"除了謝謝,我還能說什麼?"

"你連謝謝都不用說,好啦,我沒睡夠,再睡會兒,你忙你的."南風站起身,將板凳放歸原位.

這一覺睡的比之前的那覺舒服,一直睡到午後,醒來時元安甯已經買了魚肉菜蔬回來,南風會烹煮,晚飯很豐盛.

飯後,太陽下山,夜幕逐漸降臨.

南風再次確認了太學殿的位置,帶上隨身物品,出門東去.

長安城他很是熟悉,知道皇宮在哪兒,自北面繞到皇宮東側,瞅准機會,避開城牆守衛,輕身進入皇城,穿過甬道,進入太學殿.

太學殿的院子里亮有燈盞,但沒人走動,皇宮里每一處宮殿的院子里都有燈盞,這是為了體現皇家氣派,也是為了防范宵小.

太學殿是做學問的地方,這年頭學問沒什麼用處,大年夜更不會有人留守,正殿和偏廳的門上都掛著鎖頭.

觀察過周圍環境,南風閃身來到正殿門前,擰斷鎖頭閃身而入.

就在其轉身關門之際,西側書架後走出一人,"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