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安身之處
g,更新快,無彈窗,!

那些早到之人先前曾經叫嚷著告知那些武人南風擅闖上山,而今見他下來,做賊心虛,紛紛看向別處,避免與南風對視.

南風急于離去,片刻也不多待,到得山腳立刻施出身法,輕身向南.

八爺降落在當日他和胖子歇腳的那處木屋附近,見南風回來,八爺自林中低聲鳴叫,告知南風它在那里.

南風循聲望去,看見了八爺,八爺身邊有只死兔子,想必是剛抓的,還沒來得及吃.

"你先吃東西."南風沖八爺擺了擺手,強將不差餓兵,八爺太過疲憊,得讓它吃點東西,歇上片刻.

元安甯仍在昏迷當中,南風自木屋附近找了處平坦區域,暫時將其放下,便是有靈氣修為,也受不住這般折騰,既累且煩,當真是身心俱疲.

煩悶時最好能睡上一覺,若是能睡,南風也就睡了,但此處不可久留,容八爺歇息一會兒就得走了,也不敢睡,只能干坐著,想想諸葛嬋娟,再看看元安甯,好不煩心,好不上火.

八爺知道南風急于離去,狼吞虎咽之後再度沖他發出了咕咕叫聲,同樣是咕咕,不同的聲調有不同的意思,八爺這是在告訴他,它吃完了,可以上路了.

"歇會兒,歇會兒."南風伸手虛拍,八爺與他雖有默契,卻尚未達到心領神會的地步,有些時候下令還需要輔以手勢.

八爺也真的累了,見南風不走,便裹緊雙翼,閉眼小憩.

憂心上火時是不宜思慮問題的,但有些事情還必須現在想,例如接下來去哪兒.

回生草不用想了,元安甯受傷是昨天午後,那回生草只在龍脈附近生長,且不說極為罕見,便是隨處可見,時間也不夠了,自這里飛到龍脈附近也得三四個時辰.

按照元安甯的意願,她是想回長安的,但眼下長安當真不是好去處,隨後很長一段時間元安甯不得自理生活,需要人照顧,二人若在長安居住,他就免不得拋頭露面采買米糧,他在長安居住了十多年,認識他的人也多,而元安甯的住處離他們當年居住的破廟不過幾條街,出門很容易遇到熟人.

此外,元安甯先前還遭到了禁衛軍的追捕,在他接走元安甯之前的那段時間,元安甯一直帶著那群禁衛在住處附近兜圈子,不排除事後禁衛軍會搜尋那片區域的可能.

不管自哪方面考慮,長安都不是好去處,去哪兒好呢?

獸人谷肯定不成,會給花刺兒等人惹上麻煩.

之前居住的山洞讓諸葛嬋娟給燒了,也不能回去了.

太陰山倒是有一處山洞,但那里太過偏遠,元安甯有傷在身,又是個女子,不能自那里居住.

吐渾貌似可以考慮,但仔細想過之後也不成,上清宗在尋找龜甲時曾經去過那里,自然會發現那里有兵卒安營的痕跡,太烏山的那處石室里應該沒有龜甲,上清宗尋不到龜甲,極有可能往吐渾去.

這處安身的所在既要有利于元安甯養傷,又要能夠躲避追捕,此時龜甲的爭奪已經塵埃落定,所有龜甲都有歸屬,接下來不管是三清宗還是各派武人,都會將注意力轉移到他的身上,所有擁有龜甲的人中他的實力最弱,不搶他搶誰?

為了安全起見,之前去過的那些地方都不能去,看罷錢袋,發現還有不少金銀,干脆尋個從未去過的地方,選個陌生的小鎮棲身.

王叔雖然給他爭取了兩三個時辰,但這兩三個時辰卻不是最佳的逃亡時間,天氣晴朗,晴空萬里,八爺自高空飛翔很容易暴露行蹤,要想不被他人發現,唯一的辦法就是借助山峰和密林的掩護圈繞低飛.

鳳鳴山所在山脈綿延向南,干脆往南去.

打定主意,南風也不曾立刻動身,得讓八爺多休息一會兒.

試過元安甯脈搏,發現雖然微弱卻很是平穩,只是失血過多,短時間內怕是難得蘇醒了.

等候的同時,南風趁機整理了一下二人隨身事物,元安甯的斷掌腐蝕的越發嚴重,想要永久保存已不能夠,為免元安甯醒來之後見之傷懷,只能以布裹了,挖坑掩埋.

他先前自元安甯家里帶出來的包袱里是春秋的衣物,南方溫暖,正合穿戴.

他包袱里有大量雜物,有包括龍威短弓在內的一些舊有之物,也有近期得到的那件怪異兵器和木板金板等物,幾乎所有家當都在包袱里,也虧得之前他去而複返,帶走了包袱,不然諸葛嬋娟一把火給燒了,那就壞事了.

不過仔細一想,也不對,如果他沒有去而複返,也不會聽到諸葛嬋娟質疑元安甯是苦肉計的那番話,沒聽到那番話也就不會與諸葛嬋娟翻臉,不與諸葛嬋娟反目,諸葛嬋娟也就不會放火.

想到諸葛嬋娟,南風好不郁悶,在他離開的這段時間諸葛嬋娟往山洞添置了大量器物,正如諸葛嬋娟自己所說,滿心歡喜的想給他個驚喜,連被褥都是紅的,紅燭也備下了,完全是洞房的布置,結果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想罷諸葛嬋娟,再看昏迷不醒的元安甯,平心而論諸葛嬋娟的懷疑並非沒有來由,他奇貨可居,值得元安甯施展苦肉計,但值得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另外一回事,元安甯乃落魄皇族,心氣兒甚高,若是她不曾亡國,可能還不會如此敏感,面對諸葛嬋娟的冷嘲熱諷,她已經一忍再忍了,由此可見她並不想舍棄手掌,直到最後諸葛嬋娟拐著彎兒的罵她是狐狸精,才忍不住爆發.

在斬斷手掌之後元安甯並沒有立刻暈厥,在暈厥之前一直念叨著'送我回去’,暈死之前的瞬間,說的卻是'送我回家’,送我回去是句非常硬氣的話,但送我回家就不是了,這句話很悲傷也很無助,這說明元安甯內心深處並沒有她表現出的那麼堅強,一直在硬撐,她沒諸葛嬋娟想的那麼陰險.

"咕咕."八爺醒了.

八爺的叫聲打斷了南風的思緒,也暫時沖淡了他的惆悵,背上包袱,抱起了元安甯.

見他這般,八爺知道要走了,振翅升空,等他上來.

到得八爺背上,南風沖八爺指了指蜿蜒的山脈,又壓了壓手,"往南,低飛."

八爺會意,貼著樹梢循山低飛.

低飛不得借助氣流,速度較慢,循著山勢飛行也不似直飛那般趕路,到得午時,直線距離不過趕出五百里.

南方較為溫暖,太陽當空,山風拂面,元安甯悠悠醒轉.

見她睜眼,南風急忙關切發問,"怎麼樣?"

元安甯口唇微動,有心說話,但尚未發聲便再度暈死過去.

此前南風也曾經經曆過這種情況,知道失血過多會導致頻繁暈厥,便不緊張,每隔一段時間就自水囊里倒出少許清水,為其清唇潤喉.

大部分時間八爺都飛行于深山之中,偶爾也能見到山脈附近的城池,下午未時,西方出現了一處巨大城池,那城池占地比長安還廣,高聳的城牆和寬達數丈的護城河表明這處城池極有可能是梁國都城,建康.

此時城中有大量負載輜重的車馬正自南門出城,想必是給在外征戰的軍隊運送給養.

他最後一次得到關于梁國的消息是不著調的皇帝又出家了,這家伙是個慣犯,已經是第三次跑去當和尚了,也不知道梁國的文武百官這次有沒有贖他回來.

在建康城西有個金鼎觀,據說那金鼎觀只要給足金銀,所求之事都能實現,奈何二人現在建康正東,而那金鼎觀又是個不大的建築,便不曾看到它.

由于飛的不快,中途八爺就不曾休息,一路向南,一直飛到入更時分,此時沿途所見的城池規模越來越小,空氣中隱約有淡淡咸意,想必離海邊已經不遠了.

大致估算,此處應該在獸人谷正東千里之外,當日與胖子前往獸人谷時沿途曾見到一些運鹽的車隊,得找到那條運鹽的主道,自那周圍尋個地方安頓下來,目前所在區域雖然也有城鎮,卻不能落腳,原因無他,口音相差太大,一張嘴就容易暴露行蹤.

那條運鹽的主道離此處並不遠,二更不到南風便尋到那里,一番挑選之後,選了一處鹽隊不經常落腳的小城,小城東西兩側全是大山,可容八爺覓食隱藏.

落地之後,南風留下八爺看護元安甯,先進城尋到一處僻靜客棧,要了間帶窗的上房,然後回到城外,帶著元安甯回返客棧,翻窗進屋.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還是盡可能的不要讓更多人見到元安甯,此時消息應該已經傳揚了出去,受傷的元安甯極有可能成為別人尋找和辨識他的線索.

傍晚時分元安甯又醒了一次,也是不曾開口就暈了過去.躺到客棧床上不久,元安甯再次蘇醒,這次終于能夠說話,"這是哪里?"

南風正忙著打地鋪,聽得元安甯聲音,急忙走了過來,"在梁國偏南的一處小城,長安不安全,咱們不能回去,先自這里養傷吧."

元安甯沒有再說話,只是睜著眼睛,眼神茫然而空洞.

"喝不喝水?"南風問道.

元安甯緩緩搖頭,一搖頭,又暈了過去.

南風自地板上坐了下來,搖頭歎氣,元安甯善用右手,而今右手沒了,做什麼都不得便利了.

兩天之中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令他身心俱疲,躺倒之後混混睡去.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生活總得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