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女子心性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聞言陡然皺眉,他最擔心的就是這種情況,諸葛嬋娟果然犯倔了.

若是換做旁事,也就隨她去了,不理她,晾著就是,但此時火燒眉毛,元安甯急需她出手救治,可不能晾她,不但不能晾她,發火也不能,因為諸葛嬋娟吃軟不吃硬.

"別鬧了,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快過去看看元姑娘傷勢."南風和聲再勸.

諸葛嬋娟坐著未動,冷聲說道,"沒你說的那麼嚴重,大不了廢只手,要不了她的命."

聽她這般說,南風還想再勸,就在此時,元安甯低聲說道,"諸葛姑娘,你可能誤會……"

不等元安甯說完,諸葛嬋娟就勃然瞪眼,"我們夫妻說話,你插什麼嘴?"

元安甯聞言越發尷尬,"我不是……"

"咎由自取."諸葛嬋娟厭惡的瞅了元安甯一眼.

見諸葛嬋娟這般刻薄,南風按捺不住想要發火,但轉念一想,事出有因,也不能全怪諸葛嬋娟,換做別的女人,也會像她這般生氣,無奈之下只得壓下怒火,說道,"這事兒都怪我,別說了,快點救人."

"我跟她是什麼關系呀,憑什麼救她,要救你救."諸葛嬋娟余怒未消.

"我哪會呀."南風無奈歎氣.

"也虧得你不會,不然我到現在還蒙在鼓里,怪不得你把我和胖子支開,原來是怕我們礙你的事兒啊."諸葛嬋娟陰陽怪氣.

"你分明知道事情不是這樣,說氣話干嘛?"南風接話.

"哼."諸葛嬋娟抱臂胸前,歪頭一旁,"我心里不舒服,不救,你想別的辦法吧."

南風深深呼吸,壓制心中急火,轉而伸手拖著諸葛嬋娟向洞外走去.

"放開我."諸葛嬋娟氣怒掙紮.

南風並不放手,拉著她離開山洞,到得溪邊方才松手,"你有完沒完?"

"你想干嘛,打我嗎?"諸葛嬋娟怒目相向.

"我再說一遍,我跟她是清白的,她是為了幫我拿取天書才受的傷,我能袖手旁觀?"南風心中急切,聲音便大.

"若是真的清白,為何瞞我?"諸葛嬋娟仍沒好氣兒.

南風無奈,急整思緒,出言說道,"你聽我跟你細說,當時北上我並沒有報很大希望,我本想快去快回,所以才不曾帶你前去,未曾想龍頭那里真的被他們疏漏了,實則也不是他們疏漏了,而是高平生所要尋找的金龍就藏身那里,高平生尋到金龍並散功自爆,令得山體崩塌,那些尋找天書的江湖中人誤以為山體崩塌是別路人馬尋找天書所致,那里的天書因此才得以保留下來,但那里有諸多機關,我無法破解,為免夜長夢多,我只能前往長安請她過去幫忙."

南風言罷,諸葛嬋娟怒氣稍減,"誰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話,說不定那龜甲本來就在你身上."

"你也知道不是這樣,說氣話干嘛,別鬧了,快進去救人,別讓我欠她人情."南風繼續安撫.

"我討厭這騒蹄子,裝的半死不活,說話嗲里嗲氣,'諸葛姑娘……’呸,髒了姑奶奶的名字."諸葛嬋娟罵道.

古語有云,婦人善妒,婦人的妒忌與男人的好斗一樣,都是天性,南風雖然急惱卻不怪她,"她不是故意那樣的,我去尋她的時候她正在被人追殺,還負了傷,流了好多血,是帶傷跟我去極北寒……"

"你還替她說話?"諸葛嬋娟抬高了聲調.

南風聞言連連擺手,"我這是講說實情,哪有替她說話,事情的經過你都知道了,你說我錯在哪里?"

"你錯在帶她不帶我."諸葛嬋娟瞪眼.

南風伸手指著蹲在樹下的八爺,"八爺還不到一歲,哪能載的了三個人?"

"就算你沒錯,難道我有錯?"諸葛嬋娟手指山洞,"我這幾天忙著收拾住處,一刻也不得閑,本想給你個驚喜,你倒好,給了我個驚喜,還是個大驚喜,那床是咱們的,你把她放上去,我以後還能用嗎?"

見諸葛嬋娟語氣松動,南風心頭微輕,"換,換個新的,我本來想把她安置在鎮上再請你過去的,但她暈過去了,我只能把她帶過來,這地方以後咱也不住了,再找個地方."

南風苦口婆心的一番寬慰解釋終于起了作用,諸葛嬋娟不再說氣話,"看你那樣兒,平時對我齜牙咧嘴的,一口好氣都不給我,這倒好,為了這個騒蹄子,反倒給我賠起了笑臉."

南風苦笑搖頭,"你摸著良心說句實話,我若是似之前那般跟你說話,你會給她治傷嗎?"

"我會毒死她!"諸葛嬋娟撇嘴,"做了虧心事,還敢沖我耍橫?"

"我真的什麼都沒做,好了,好了,快點給她治治,這幾天累的我筋疲力盡."南風拉著諸葛嬋娟往山洞走.

"你都跟她干啥了,累的筋疲力盡?"諸葛嬋娟跟著南風往山洞去.

南風知道她說的是氣話,也不接她的話頭,而是問道,"那化骨水霸道的很,已經傷到了骨頭,又耽擱了這麼久,還能徹底治好不?"

"那得看誰來治了,就算保住了她的手,疤痕總要給她留下一個,免得她不長記性,我的男人她也敢搶,瞎了她的狗眼."諸葛嬋娟冷哼.

聽她這般說,南風如釋重負,"她只是個幫忙的,你就別再嘲諷她了,我們剛才的談話她都聽到了,你也不想想,如果我與她真有私情,哪能在她面前沖你低頭,那可是很丟面子的."

"咱倆之間還要什麼面子?人家都是男子主動示好,說些甜言蜜語哄女子開心,你倒好,仗著我中意你,好生大譜兒,好聽的話都沒有一句."諸葛嬋娟隨口說道.

"哄騙,哄騙,哄說白了就是騙,我不哄你就是不騙你."南風接話.

"狡辯."諸葛嬋娟撇嘴.

二人說話之間回到洞口,諸葛嬋娟並未聽從南風的勸說,再發嘲諷,"好好的一張床,無端的沾了臊氣."

短暫的躺臥之後,元安甯凍僵的肢體恢複了些許知覺,聽得諸葛嬋娟言語,急忙歪身坐起,掙紮下地.

南風見狀急忙上前阻止,"你有傷在身,別亂動."

"當我是瞎的嗎?"諸葛嬋娟自後面叫嚷,"當著我的面還拉拉扯扯."

南風沒有接諸葛嬋娟話茬,將元安甯強行摁坐在床邊,"別亂動."言罷,回頭看向諸葛嬋娟,"快來看看."

諸葛嬋娟雖不樂意,卻還是走了過來,她生氣是真,卻不至于當真不給元安甯醫治,若真是那樣,豈不是陷南風于不仁不義.

諸葛嬋娟移步上前,冷言冷語,"伸手."

元安甯沒有伸手,而是抬頭直視著她.

南風見狀暗道糟糕,元安甯分明是動了氣,不想讓諸葛嬋娟診治了.

諸葛嬋娟的脾氣他是知道的,一氣之下真有可能置之不理,雖然心中急切,卻也不能伸手拖拽元安甯,不然諸葛嬋娟又會疑心生氣.

令他略感寬慰的是諸葛嬋娟雖然不悅卻並未就此袖手,而是再度催促,"伸手!"

元安甯仍然沒有伸手,而是歪頭看向南風,"西閣位于何處?"

西閣是官宦人家對茅房的稱呼,南風倒是懂,但是沒法兒說,因為之前是他和胖子住在這里,壓根兒就沒茅房.

"我們這窮地方可沒有西閣,只在西面溪邊有個茅房."諸葛嬋娟嘴不饒人.

言罷,見南風面露疑惑,又加了一句,"看我做什麼,我就不能搭一處?"

元安甯直身站起,移步桌旁,拿起自己的包袱向外走去.

見元安甯拿了包袱,南風就擔心她會就此離去,不放心,便跟了上去.

"干嘛?還想跟著去啊."諸葛嬋娟在後面叫嚷.

南風聞聲止步,待元安甯出得山洞,方才沖諸葛嬋娟說道,"她心氣甚高,你先前罵她她怕是聽到了,而今又帶了包袱出去……"

諸葛嬋娟猜到南風要說什麼,便打斷了他的話頭,"瞎操心,誰家的婦人如廁會空著手去?"

話雖如此,南風還不放心,走出山洞向西望去,在西側百步外有處新搭的茅房,元安甯就是往那邊去的.

"還看?!"諸葛嬋娟很是不悅.

唯恐諸葛嬋娟改變主意,南風也不敢一直觀望,只能回到山洞.

但他仍不放心,便不曾進到里面,只是站在洞口打量著山洞里新增的事物,"這幾天你受累了."

"沒你累."諸葛嬋娟一語雙關,暗含嘲諷.

南風只當沒聽出來,趁諸葛嬋娟走向木櫃拿取藥瓶,後退一步向西張望,此時元安甯已經走到了茅房附近,應該真是如廁去了.

就在此時,聽到破風聲響,急忙回頭,抬手抓住了諸葛嬋娟扔過來的瓷瓶.

"你對我何曾這般上心?"諸葛嬋娟既氣且冤.

南風見狀邁步走了過去,將那瓷瓶放于木櫃,"我是怕她賭氣離開."

諸葛嬋娟冷哼,"若她真有那般骨氣,我反倒高看她一眼."

諸葛嬋娟話音剛落,洞外就傳來了八爺的叫聲,八爺很少發出這種嘎嘎的叫聲,除非發生了什麼變故.

聽八爺叫聲有異,南風急閃而出,只見八爺在西面樹下拍打著翅膀唳叫連連,而元安甯則倒伏在離大樹不遠的河灘上.

見此情形,南風駭然大驚,縱身躍出,兩個起落到得近前.

眼前的情形令他亡魂大冒,元安甯蜷縮在地,在其身邊是一把帶血的匕首,一灘鮮紅血跡和一只森然斷手.

短暫的愕然之後,南風上前扶起了元安甯,慌亂的撕扯衣襟為其包紮傷口.

諸葛嬋娟後至,見此情形,駭然瞠目,呆立當場.

"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南風側目冷視.

元安甯大量失血面如白紙,渾身發抖汗如雨下,但她卻不曾暈厥,強自忍耐,仰頭看向南風,"送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