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風云主事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這般說不是沒有原由,木箱里放的是精巧的工具,有把小銅錘,還有幾個銼刀和鑿子,除此之外還有一塊木板和一方玉石.

那些工具沒啥看頭,南風感興趣的是那一塊木板和一方玉石,木板長有一捺,寬過一寸,上面有兩列文字,左下角還有一處印記,文字是朱砂寫就的,印記是朱砂加蓋的,書寫加蓋時可能使用了特殊的方法,時至今日仍然不曾褪色.

"你認不認得鼎文?"南風看向元安甯.

元安甯搖了搖頭,"不認得."

"那你在上面怎麼能認得石盤上的那些鼎文?"南風追問.

"我早年曾經學過小篆,小篆與鼎文有些相似."元安甯說道.

"來來來,不認得爺爺認得爹也成,你來看看這上面寫的什麼?"南風將那帶有印記的木板遞了過去.

元安甯無奈,只得接過,看了片刻,搖頭說道,"我不確定對不對."

"沒事兒,說就成."南風鼓勵.

"這應該是個敕字,第二個我不確定,我真的不敢亂說,萬一誤導你……"

"你就挑你認得的說吧."南風打斷了元安甯的話頭.

"敕,上大天……"

"什麼亂七八糟的,還下大地呢,"南風笑道,剛說完,突然醒悟,"我明白了,是上達天聽."

"對,後面這個應該是個聽字."元安甯點頭.

"繼續說."南風催促.

"太極九天,風云,這兩個應該是主事."元安甯讀的磕磕巴巴.

"太極九天神霄風云院主事?"南風猜道.

"是的,應該是你說的這幾個字."元安甯再度點頭.

南風隱約猜到了什麼,"最後的那個印記是不是玉清法印?"

元安甯搖了搖頭,"應該是玉清,後面這兩個不是法印,好像是重寶."

南風隨手拿過那方玉石,玉石呈不規則的方形,只有一個平面,平面上陰刻有不少字跡,正的鼎文他都看不懂,反的自然更不懂了,好在隨身帶有朱砂,蘸上朱砂往掌心加蓋,拿過木牌兩相比對,瞬時明了,"這是玉清宗祭天傳法的授箓文冊."

元安甯不曾聽懂,面露疑惑.

南風拿過玉印示于元安甯,"看見沒,法印上有處空白,能刻上道號."言罷,又拿過那片加蓋有玉清法印的木板,"這上面加蓋有玉清法印,若是再蓋上道士本人的法印,焚燒之後就能完成授箓."

"授箓過後就是玉清道人?"元安甯仍然不很明白.

"對."南風點了點頭,"風云院主事是玉清宗的一品太玄,通常情況下只有掌教或掌教弟子才能得授."

"此人為何要留下授箓文冊?"元安甯輕聲問道.

"我也在納悶兒,授箓可不是鬧著玩兒,更何況是一品太玄,我懷疑當年住在這里的玉清道人可能有什麼事情沒有做完,想讓授箓的人幫他接著做."南風拿過原本覆蓋在諸多雜物上的那捆竹簡,"這上面應該有線索,可惜看不懂."

元安甯大概懂了,點了點頭.

"想當道士不?"南風笑問.

元安甯連連擺手,"不不不,我不要."

"真不要?這可是一品太玄的符箓,你日後參悟天書,免不得請神作法,早晚會用到."南風說道.

"你以天書相贈,我已然愧疚非常,絕不會再圖其他,"元安甯正色搖頭,"你也是道人,此物最合你用."

"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想跟玉清宗混在一起."南風撇嘴說道,他之前授的是上清宗雷霆院主事,這個是玉清宗風云院主事,都是一品太玄,也不知道能不能兼任,要知道他這個上清宗的一品太玄本來就不是光明正大得來的,再授個玉清宗的一品太玄,萬一上頭追查下來,可別全給他扒了.

"什麼聲音?"元安甯皺眉側耳.

南風聞言屏息聆聽,山洞中似乎有極其細微的沙沙聲.

聽到沙沙聲,他最先想到的就是蛇類移動的聲響,不過仔細聽過發現聲音並不是來自山洞右側缺口,而是發自香案上的那只銅箱.

"你先前動過那只箱子?"元安甯問道.

"沒有,"南風搖頭,"不過我拿這木盒子的時候,那銅箱發出過聲響."

元安甯沒有再問,閉目細聽.

"你就別避嫌了,過去聽."南風催促.

擔心出現變故,元安甯便沒有堅持,起身移步,走向香案.

南風將一干事物收歸木箱,抱著木箱跟了過去.

元安甯貼耳銅箱,細聽辨察,"里面有只漏壺."

"啊?"南風愕然,漏壺又名沙漏,是一種計時裝置,雖然不知道沙漏為何會觸發,但一旦開始計時,到得一定時間勢必產生某種後果,最糟糕的是會發生什麼後果沒人能夠預料.

不止南風著急,元安甯也急,南風之所以請她過來,就是為了處理類似的事情,沙漏通常伴隨著機關,此事只能她來處理.

元安甯顧不得有傷在身,將銅箱搬到地面,只此一舉就得出了初步判斷,"你搬動木箱令得香案失衡,由此觸發了機關,好在機關只在銅箱內部."

"會不會是炸雷?"南風最先想到的就是這個.

元安甯左右檢視著銅箱,"不會,那時尚無火器."

這只銅箱是方形的,蓋子不在上部,細心的觀察過後,元安甯發現了端倪,將其中一面銅板向右側挪移,抽掉那面銅板,打開了銅箱.

箱子里是一只很大的水晶沙漏,與尋常沙漏不同,這只沙漏共有上中下三節,上部是一種紅色的細小砂礫,中部是一些淡綠色液體,而底部則放著一片碗口大小的龜甲,這片龜甲比其他龜甲要大上不少,上面至少有近百個古字.

"這片龜甲就是天書."南風異常急切.

元安甯抬手示意南風稍安勿躁,轉而小心的將沙漏自銅箱里拿了出來.

此時那沙漏上部的紅色砂礫正在向中部滴落,那些紅色砂礫看似是砂礫實則不是,滴入綠水之後立刻融化消失,原本淡綠的液體顏色越來越深.

"是化骨水."元安甯說道.

南風本想說快把沙漏砸了,但話到嘴邊又憋了回去,他對這沙漏機關一無所知,元安甯可是行家,要是能砸,她早就砸了.

"怎麼辦?"南風急切追問,此時上面的紅色砂礫已經所剩無幾了.

"機關在這里,"元安甯手指沙漏頂部的平面,"這里有一列字跡,當是一道符咒."

得元安甯提醒,南風定睛看向沙漏頂部,他也看不懂那些文字,但根據文字書寫排列來看,應該是一道符咒,但是什麼符不曉得,有什麼用也不曉得,因為不認得字.

"這里有處凹陷,應該是加蓋木盒里那枚法印的地方."元安甯再指.

"啊?那上面沒道號,得現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