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木盒銅盒
g,更新快,無彈窗,!

下面的山洞與上面的那些石室大小相仿,不同的是下面的山洞沒有進行細致的雕琢和壘砌,只是自山體開鑿出了這樣一處區域,正北是一尊石質神像,其下有東西放置的香案一張,香案上擺放著不少器物,左側為石龕書架,上面塵封有大量竹簡和石板,桌椅等生活器皿位于右側區域,山洞的右側貌似有一條通道,由于沒有下到山洞,便不確定山洞右側是一條通道,還是只是微凹于山體.

二人所說的蓮花石團位于山洞正中,在香案偏南位置,與碾壓稻谷的小磨有些相似,此物自然不是碾壓稻谷用的,而是一處供人盤坐的法座,道家認為玉有靈性,日常多用,但佛教傳入東土之後,這種外圍有蓮花花瓣裝飾的法座就很少為道士所用了.

那蓮花石團,也可能是玉團,玉者,石之美者,二者本就沒有明確分別,南風出身卑微,不辨玉石,只當它是石頭,在石團南側的一處花瓣上有著很明顯的血跡.

血跡為摩擦所留,很明顯的一片,已經干燥,元安甯之所以確定那是新鮮血跡並不是觀其干濕,而是辨其顏色,新鮮血跡發紅,陳年血跡發黑.

見到血跡,南風立刻想到高平生,山洞右側如果真有一條通道,其走向應該是通往山體塌陷的那片區域,高平生走的可能是另外一條通道,但兩條通道很可能是連通的.

不過轉念一想,立刻排除了這種可能,他在來時的路上曾經發現了一個米包,米包上有血跡,米包所在的位置離塌陷區域有三五里,只有散功自爆才能解釋米包上的血跡以及它所在的位置.

既然不是高平生,那留下血跡的又是何人?

心中存疑,南風就打起小心,邁步下行.

剛剛邁步,元安甯就伸手拉住了他.

南風回頭,元安甯沖其搖了搖頭,示意他不可妄動.

南風看了看元安甯,又低頭看了看被元安甯抓著的衣袖,轉而抬手掙開了她,繼續下行.

元安甯有沒有感覺尷尬南風不曉得,因為他沒往後看,不過他心里倒是舒服了,扯平了.

下行台階共有六七十道,發現血跡時二人走到中央,又下了十幾道台階,南風停了下來,自此處已經能夠清楚的看到山洞里的細節.

由于封閉多年,地面上落滿了灰塵,他下行的目的是尋找可能存在的腳印,但令他感到驚訝和疑惑的是地面上的確有摩擦的痕跡,卻不是腳印,而是很怪異的一些痕跡,痕跡共有三道,中間為彎曲連貫的壓痕,兩側的印痕略顯零散,如同鳥類爪印.

"何物所留?"元安甯低聲問道.

南風搖了搖頭,不管留下痕跡的是什麼,可以確定的是這東西個頭並不大,痕跡一共有兩處,自右向左一處,自左向右一處,由此可見那東西是自右側的通道進入,自山洞停留過後又折返了回去.

"會不會是蜥蜴?"元安甯猜測.

"也可能是蛇蟲."南風說道.

不管是哪一種異類,只要個頭不大就不足為懼,至少南風是這樣認為,短暫的停留之後,再度邁步,向下行走.

下到山洞之後最先做的不是尋找龜甲,而是向右側望去,他先前猜的沒錯,山洞右側的確有一條通道,通道與人等高,寬約五尺,通道入口有一道厚重的惡金鐵門,那鐵門已經嚴重變形,向內凸張,右下角有一處缺口,缺口當是山石跌落擠壓所致,可以看到鐵門對面的岩石一角,而缺口處的些許血跡也驗證了他的猜測,那異類就是自通道對面來到這處山洞的.

且不管留下血跡的是什麼,可以確定的是它個頭不大,而且還受了傷,想必不會對二人造成威脅.

確定了這一點,南風移回視線,向北側石像走去.

"這是哪一路神仙?"元安甯站在原地,並沒有跟上來.

"玉清元始天尊."南風說道,身為道門中人,三清祖師法像他自然認得.

說話之間,南風走到石像南側的香案,香案上除了香爐和燭台還有不少器物.

香爐居中,左側是一張芴板,長尺許,寬兩寸,泛著金色光澤,不問可知是黃金打造,類似的東西他曾在太陰山的石室里見過,這張芴板與太陰山的那張很是相似,也分正反兩面,背有云紋,正面六字鼎文,前面的四個不認得,最後兩個亦是真人.

芴板的左側是一塊長方形金板,金板上部雕鑄龍頭,下部為銘文區,有小字百余,這種器形的事物多見于皇家封賞,通常記載著賞賜的因由.

此前他曾經去過其他道人隱居的地方,在那里也曾發現有芴板,但這金板是第一次見到,由此可見當年住在這里的那個道人應該是九人的頭領,故此才得以保留此物,這東西得帶走,出去之後慢慢推研,一旦學會鼎文,就能知道當年發生過什麼.

香爐右側放著一大一小兩個箱子,小的是個木箱,呈方形,高寬不足一尺.大一點的是個銅箱,比木箱大了一圈兒,也是方形.

木頭能保存多久與所處環境不無關系,但主要的還是取決于是何種木質,這只木箱雖然曆時千年卻仍然保存完好,擦去上面的灰塵,可以看到箱蓋上有太極圖形,箱蓋上的太極圖形並非機關,而是由白玉和墨玉鑲嵌而成的裝飾,看似樸實無華實則貴氣暗藏.

小心的拿掉箱蓋,木箱里的東西顯露了出來,最先看到的是捆竹簡,解開之後發現竹板上寫有不少鼎文,他認識的鼎文怕是連十個都沒有,自然看不懂,便放下竹簡看里面的東西.

元安甯不無好奇,"里面有什麼?"

南風聞聲回頭,只見元安甯還站在遠處,"你離那麼遠干嘛?"

"有些累了."元安甯後退一步,自最下面的那層台階上坐了下來.

見她這般,南風明白了,元安甯始終站在原地乃是為了避嫌,無言之意是不染指山洞內的任何事物.

"你過來看."南風沖元安甯招了招手.

元安甯搖了搖頭,並不過去.

見她不來,南風就伸手抱起了那木箱.

抱起木箱的同時隱約聽到右側的銅箱傳出細微的咔嚓聲,再細聽,便沒有了.

等了片刻不見動靜,南風就抱了那木箱回來,坐在台階上將木箱里的事物逐一往外拿,"這家伙修道之前可能是個木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