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龍脈源頭
g,更新快,無彈窗,!

動身北上時是下午未時,入更之前南風回到了先前與上清眾人相遇的地方,這里有一處貫穿山洞,晚上就在這里落腳.

貫穿山洞並不避風,只能尋來柴草,生火禦寒.

點上篝火,南風仰頭打量著這處山洞,類似的山洞他曾經遇到過,雖然不知道這種山洞共有幾處,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當年挖出這些山洞的異類是循著龍脈挖掘的,這些山洞應該與龍脈有關.

由于時隔多年,山洞里並無線索存留,打量過後南風收回視線,自懷中拿出了自高平生洞府得到的那片龜甲,時至今日他仍不認得這些文字,只能死記硬背,正如諸葛嬋娟所說,而今龜甲天書的爭奪已經塵埃落定,那些龜甲已經被眾人瓜分了,接下來所有想要龜甲的人都會將注意力轉移到他的身上,為了安全起見,不能留龜甲在身上.

南風打量龜甲的時候八爺外出覓食去了,回來時是三更時分,南風正在往篝火里添柴,待得篝火燒旺,將手里的龜甲投入其中.

今晚刮的是北風,八爺挪到了上風頭,替南風遮擋寒風.

南風沒有立刻入睡,而是打坐了一個時辰,這段時間瑣事纏身,練氣懈怠了,之所以打坐練氣主要是想窺察一下當日吞服的那枚七轉靈丹殘存的藥力有沒有徹底散盡.

窺察的結果是靈丹所蘊含的靈氣已經徹底散出,大致估測,體內靈氣晉身居山之後還有七成存余,再納三成便可晉身洞淵.

北方仍是寒冬,天寒地凍南風就沒有急于啟程,一直等太陽升起方才再度北上.

午時,趕到了第三處區域,眼前的景象令他倒吸了一口涼氣,鹿皮地圖上標注紅點的那座山峰一片狼藉,樹木大多傾倒斷裂,有些還離開了原位,雖然不見尸體,雪地里卻隨處可見大片血跡.

不久之前此處應該發生了一場混戰,根據山體和樹木岩石的破壞程度來看,這場混戰的規模應該很大,戰況也十分的慘烈,尸體可能被人帶走或掩埋了,但血跡和殘肢髒器卻沒有打掃乾淨.

在那山峰的陽麓有一處很大的豁口,要想豁開山體,非道法不能為之,至于是哪一派的道人,那便不得而知了.

不過那豁口內部只有山石,並不見石室墓穴,石室墓穴應該在山峰南側的平坦區域,那處平坦區域有著非常明顯的翻移回填痕跡,想必是得手之後有人將墓室重新掩埋,附近還殘留有不少殘缺發黑的竹簡,這應該是先前石室里的東西.

南風拿出鹿皮地圖再三對照,最終確定這里的東西已經被人取走了.

便是如此,他也不曾急著上路,雖然拿不到龜甲,卻可以通過對戰場的觀察還原當日的戰況,至少也得知道當日是誰和誰在這里厮殺爭搶.

此時地上的積雪仍未消融,積雪里就隱藏著線索,有殘缺的兵刃,有被斬斷的手指,還有不少羽毛和皮毛.

道士很少用奇門兵器,有奇門兵器就說明當日有武人參與其中,被斬斷的手指有些還保留著捏訣的姿勢,這自然是屬于道人的.

羽毛和野獸的皮毛隱藏的線索最多,上清宗有異類道人,這些羽毛和皮毛有一些可能是屬于上清道人的,但還有一些不屬于上清道人,這個也不難區分,上清異類道人會在無人處打理自己的本體,其本體與尋常異類的區別如同家養與野生,很好辨別.

越往北越冷,二更時分,南風到得第二處所在,這里也有斗法留下的痕跡,卻不似第三處那麼嚴重,戰場位于一面陡峭的懸崖上方,確切的說是懸崖後的山洞里,這面懸崖在春夏時節應該是一處瀑布,到得寒冬瀑布封凍,下垂的冰凌遮掩了洞口.

但此時冰凌已經被人打破,隱藏在後面的山洞也已經暴露,戰事就發生在那里,周時的那九個道人其中一個應該就住在這瀑布之後的山洞里,里面只有一些簡單的生活器皿,大多很是沉重,略輕略小的那些都不見了,想必是戰後有人來過,不見龜甲,便隨手拿走了山洞里的東西.

在石幾和石壁上殘留著幾道清晰的劍痕,一面斷為兩截的石桌上殘留著一個巨大的掌印,仔細辨別,當是野獸的爪印,除此之外地上還有一灘已經凍硬的液體和不少灰色的毛發,那些毛發不屬于人類.

根據那灘凍住的液體所覆蓋的范圍來看,這里原本倒斃了一只體形巨大的異類,它的對手應該是幾個用劍的道人,那異類戰死之後,有人向其尸體上傾倒了某種可以融肉化骨的藥物,將其尸身融掉,至于融掉尸體的是誰,又是出于什麼目的將尸體融掉,又不得而知了.

當晚就住在這處山洞里,下半夜,又下雪了,看著外面的鵝毛大雪,南風有點打怵了,最後一處地點就是龍頭區域,在北方六百里外,這麼冷的天,往返一趟可不容易,其實也不是不能跑這一趟,關鍵是很可能白跑,龍頭部位是最好尋找的一處,不管是誰都不會漏掉.

天亮之後大雪仍未停止,八爺跟著南風的日子也不短了,知道他通常什麼時候上路,到得上路的時辰,便踱過來看他.

"咱還往北走嗎?"南風看向八爺.

八爺可能聽懂了,也可能沒聽懂,總之是沒有給予回應.

"這都什麼鬼天氣."南風抄手蹲坐在牆角.

冬天北風多,但也不是沒有南風,南風一起,雪花直往山洞灌,南風本來還想在山洞等上一段時間,看看大雪會不會停,如此一來就待不住了,太冷了.

"走吧,走吧."南風站了起來.

八爺踱到洞口,振翅飛起.

南風縱身而上,"算了,不找了,回去."

八爺聽得懂簡單的言語,振翅攀升,高過懸崖.

到得懸崖上方,風勢更疾,八爺飛的很是吃力.

"罷了,趁著順風,過去看看吧,調頭,往北."南風改變了主意.

順風與逆風差別很大,八爺幾乎不用扇動翅膀,只需伸展雙翼保持平衡,借助風勢疾速向北.

"我這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南風自言自語,他雖然繼續北上,實則並不抱任何希望.

這麼冷的天氣,八爺有些耐受不住,試圖攀到高處躲避寒冷,但"二人"目前位于寒北極地,地勢本就較中原要高,再行攀升呼吸都感覺不順暢.

區區六百里,竟然歇了三回,不是體力不支,而是實在太冷.

傍晚時分,"二人"風塵仆仆,眉發掛霜的趕到了地頭,南風從未見過鳥類打哆嗦,此番見到了,八爺緊縮雙翅,瑟瑟發抖.

雖然早就料到會白跑一趟,在見到那面塌了半邊的山體和大量殘冰碎石之後南風還是大失所望,"日他娘,真白跑了."

罵完也就完了,又不是別人讓他來的,是自己要來的,自己做出的決定只能自己承擔後果,不過自己挨凍也就罷了,只是可憐八爺,生于溫暖的南國,還不曾成年就陪著他跑到這冰天雪地.

沮喪自然難免,但總不能氣死不活,天馬上就要黑了,天黑之後更冷,得趕緊找地方歇腳,"你在這兒等我,我去找個避風的地方熬一宿."

南風說的太長,八爺不是很懂,但那個等字它懂,故此在南風縱身掠出之後,它就不曾跟上去.

南風不讓八爺跟著是不舍得八爺伸展翅膀受那寒風,這近處只有北面那一座山峰,他便往北面去,北面那處山峰方圓百里,高聳入云,半邊陽麓全部崩塌,放眼望去,到處都是碎石.

南風不曾渡過天劫,也就掠不很遠,需要頻頻落地借力,在距山峰還有五里處,他發現了一件事物,定睛細看,是個圓形的米包.

南風走過來撿起了那個米包,米包不大,已經凍的很硬了,上面有細碎紅點,當是血跡.

米包這種食物在北方很少見,是南方人出門愛帶的干糧,發現米包,他最先想到的是太清宗來過這里,不過轉念一想也不對,最早得到消息的應該是上清宗,哪怕太清宗在上清宗安插了奸細,在得知龜甲天書一事之後以最快的速度告知太清宗,太清宗也來不及趕在上清宗之前來到這里,因為太清宗在江南,離這里非常遙遠.

又起風了,氣溫再降,一時之間想不明白南風也就沒有再想,隨手扔了米包繼續向北移動,北面的山峰陽麓大面積崩塌,山腰以下肯定尋不到避風之處,只能往陰麓或山腰以上尋找,今天又是北風,陰麓不避風,只能自陽麓山腰往上找.

山上少有樹木,多為岩石,還有積雪,上行不久,南風停了下來,在一堆亂石之後隱約出現一道石門,石門雙扇對開,左右各嵌陰陽.

"嗯?"南風好生疑惑,陰陽多為道人使用,這里怎會出現這樣一道石門.

懷揣疑惑,將那堆碎石移走,定睛看那石門,石門上沒有門鼻也沒有拉手,只在石門中間有一對陰陽圖案,嘗試摁下左側陽魚,沒有動靜.再摁右側陰魚,伴隨著沉悶的摩擦聲響,石門緩慢打開.

南風驚愕的看著緩慢打開的石門,石門內部是一處不大的石室,石室左側有一面圓形石幾,除此之外別無他物,再細看,正北石壁上好像還有很多上下排列的圓孔.

就在南風暗自疑惑之際,石門徹底打開,與此同時北側石壁的圓孔中射出了大量箭矢,出來的箭矢當有幾十支,卻沒有一支射到門口,大部分都跌落在石壁下方,還有很多直接卡在了石壁的圓孔里.

南風沒想到這里會有機關,反應過來之後急忙側身一旁,摩擦聲再度傳來,石門緩緩關閉.

"不對呀."南風自言自語,這里荒無人跡,這處石室極有可能是當年那道人居住的地方,機關不曾觸發就說明沒人來過.但如果這里是那道人居住的地方,山腰以下的山體崩塌又是怎麼回事.

短暫的愕然之後,南風想到了那個米包,頓時恍然大悟,當初見到高平生時,他包袱里就有這種米包,這里是龍頭所在位置,高平生要尋找的五爪金龍極有可能就在此處地下,這山體的崩塌應該是高平生散功自爆造成的.

那些尋找龜甲的人見到山體崩塌,下意識的想到是他人搶了先,作法拿走了龜甲,你認為是我干的,我認為是你干的,于是就不加辨察急切的趕往下一處,結果誰也不曾想到此事乃高平生為了與五爪金龍同歸于盡所造成的,與龜甲天書無關.

"哈哈哈,造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