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禦氣移山
g,更新快,無彈窗,!

那些道人雖然只有居山修為,用的身法卻很是玄妙,移動異常快速,轉瞬之間已然到得二十里外.

潛伏等候的兩個上清道人離開藏身之處,往西來到山頂最高處,遙望東方,等待援兵的到來.

此時那兩個道人離南風和諸葛嬋娟不過百丈遠近,南風沖諸葛嬋娟做了個手勢,示意她不要高聲說話.

不多時,那八名紫氣道人凌空來到,落于山頂,等候在此的兩個道人上前與眾人見禮,互道福生無量天尊.

見禮過後,一名面目俊朗的壯年道人沖先到的老道說道,"今早接到本宗敕令,請我等眾人前來,弼助兩位師叔成事."

先到的老道稽首說道,"前日驚聞陳真人駕鶴壽終,不勝唏噓,本不應在諸位奉孝之期貿然召請,但情勢危急,只能請奏掌教,向諸位師侄奪情求助."

"易雪師叔言重了,同禮上清,祖庭有請,我等總不能失了道義."壯年道人說道.

易雪子尚未接話,壯年道人旁邊的一位中年道人插言道,"先師大行之前已將道寶法印授予大師兄."

那人言罷,易雪子和那名異類道人再度稽首,"恭賀師侄接掌尊位."

"哀事不賀,"壯年道人擺了擺手,"我師兄弟八人已奉詔來到,不知師叔要行何事?"

易雪子聞言,手指南面沼澤,與那壯年道人講說情況.

在二人說話之時,南風將視線移向另外幾人,來的八人並非隨意站位,而是各守長幼,恪循尊卑,壯年道人下首是一中年道人,當有四十幾歲,神態從容,此時正在聽那中年道人和易雪子說話.

再下首是一異類道人,亦是四十多歲,面相憨厚,正在與那同為異類的先到坤道頷首點頭.

第四位的是一高大道人,三十出頭,長的五大三粗,正拿了水囊,殷勤的遞給站在第六位的侏儒,那侏儒雖然長的矮小,長相卻不難看,見那道人遞水過來,搖頭未接.

在二人中間的也是一位英俊男子,中等身形,此時正無奈的看著隔著他遞水給侏儒的高大道人,"四師兄好偏心,我也口渴,你怎不給我."

站在最後的是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長的好不英俊,此時正笑著打趣,"五師兄,誰讓你不曾投得女兒身."

在年輕男子上首,是一個面色陰郁的男子,當有三十五六歲,此時正歪頭看向東北方向,那里是李朝宗等人所在的方位.

來的幾人與先到的易雪子不同,並未將李朝宗等人放在眼里,輕松交談,隨意說話.

聽罷易雪子的講說,為首的壯年道人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便拿了."

見他說的輕松,易雪子和那異類坤道面露驚訝,同樣驚訝的還有南風和諸葛嬋娟,這人好大口氣,竟然視一干對手為無物,也不知是身藏絕技還是口出狂言.

那壯年道人言罷,向前邁出一步,提氣發聲,"沼澤里的事物原屬上清,而今我們要取走,妄奪者滅燭上清,滅燭者斷香絕嗣."

"嗯?"諸葛嬋娟不曾聽懂.

南風壓低聲音,"誰敢阻攔,誅滅九族."

那人喊罷,略作停頓,再度開口,喊的還是先前言語.如此這般,連喊三遍,東北和正東皆無應答.

眼見無人接話,那壯年道人眉頭微皺,屈指捏訣,環視沼澤,轉而手指西南,"在那里,抓它出來."

眾人聞言先後躍出,壯年道人也隨之躍出,站在最東的那人行在最後,一掠之下到得二人藏身大樹上方,"兩個小麻雀躲在這里作甚?"

事發突然,南風不曾反應過來,好在那人也不曾多待,說了句'快些走了罷’便向南掠去.

"他怎麼發現咱的?"南風疑惑的看向諸葛嬋娟.

"我也想知道."諸葛嬋娟搖頭.

那八人繞行西南,自岸邊站定,壯年道人和行四的高大道人同時捏訣作法,由于離的太遠,亦聽不到其念誦了什麼真言,只能看到二人手捏指訣躍向沼澤.

這二人當是使用了某種土屬法術,落到哪里哪里就變為實地,眨眼之間二人已然躍出十幾里,隨即對折聚合,自沼澤之中圈出一處環形區域.

岸邊的眾人眼見二人完成合圍,立刻趕來相助,八人各執一方,隔空遙抓.

"道法通天,禦氣移山!"伴隨著齊聲怒吼,那金玉打造的道觀連同其下巨大的蟾後被生生的自沼澤里抓將出來.

南風知道蟾後體形會非常巨大,卻未曾想到會如此巨大,那蟾後形態與尋常玄黃蟾蜍並無兩樣,但其體形卻要龐大百倍,如同一座小山一般懸在沼澤上方.

這八人雖然合力將那蟾後抓了出來,支撐的卻極為辛苦,其中一人縱身躍出,到得道觀附近,亦不知道其使用了什麼法術,原本捆縛在蟾後腰腹部位的三道金屬勒條同時斷裂,巨大的蟾後怦然落水.

蟾後落水之後,其他人盡數收手,只由那人單手控馭道觀,自水面之上往岸邊快速推移.

在那人控馭道觀的同時,其他人緊隨左右,警戒護法.

也不知是那壯年道人先前的警告起了作用,還是八人聯手作法的巨大威勢鎮住了眾人,李朝宗和鄭祁等人只是在遠處觀望,並沒有靠近搶奪.

片刻過後眾人回到岸邊,那人收起法術,將道觀放下,也不見其如何准備,只是右手微擺,那道觀的金頂隨即掀開.那壯年道人上前一步,亦伸右手,四面玉牆同時張開,道觀里的事物隨即顯現.

道觀本就不大,里面的東西也少之又少,不但沒有生活器皿,連床榻都沒有一張,只有一副上清畫像和一條香案和一只香爐,香案下是一張草團,除此之外並無他物.

由于年代久遠,那畫像和草團見風酥化,隨風飄散,那香案之上除了香爐想必還放有一件不大的器物,壯年道人取了那物低頭看了看,沖眾人點了點頭.

其他道人隨即出手,將道觀拋回沼澤,與那壯年道人同行回返.

待眾人回到遠處,南風看清了那道人手里持拿的東西,正是一片龜甲.

"幸不辱命."壯年道人將那龜甲遞給易雪子.

易雪子接過龜甲,手指南方,"在那……"

不等易雪子說完,那壯年男子就擺手打斷了對方的話頭,"先師遺命,令我等勿涉江湖,清心修法,此番奉詔而出已然全了宗情道義,我們這就趕回山中,還請易雪師叔轉告掌教,日後莫要再度召行."

易雪子聞言愕然瞠目,那人也不多待,稽首過後率領眾人凌空而起.

眼見眾人要走,易雪子二人急忙同行,"諸位慢行,敢請護送一程."

"這群道人好生厲害."諸葛嬋娟目送眾人遠去.

"聽那領頭道人的話外之音,他們好似很少在江湖上行走."南風說道.

二人說話的工夫,那群人已在十里之外.

再看,已在數十里外.

漸行漸遠,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