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梅林團扇
g,更新快,無彈窗,!

前行不久,前方出現了村莊,胖子堅持不住了,在下面吆喝,"在前面歇會兒吧."

南風正有此意,三人自村頭落下,步行進村.

此時不過二更,還有百姓不曾入睡,三人敲開一戶農人的院門,給了銀錢請對方幫忙整治飯菜.

見三人出手闊綽,又有女子同行,戶主便同意了三人請求,將三人請入家中燒水煮飯.

這戶農家養了一頭豬,可能是想等到年關宰殺,胖子給了雙倍價錢買下,用木棍兒敲打著趕出了家門,半柱香之後拎著豬頭回來了.

胖子回來的時候飯菜還未上桌,南風和諸葛嬋娟正在西屋整理被褥.

"送給你們過年,"胖子將豬頭扔給農婦,邁步去了西屋,"不是趕時間嗎,怎麼還在這兒睡呀?"

"來得及,好好歇歇,明早再走."南風說道.

"成,"胖子擔心花刺兒等人的安全,"對了,到時候我得回獸人谷一趟,讓他們出去避避風頭."

南風點了點頭,雖然上清眾人沖花刺兒等人動手的可能性不大,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避還是避一下.

有話則長,無話則短,五更剛過,三人再度動身南下,由于取的是直線,走的便不是官道,多在山野之中穿行,飛的暢通無阻,倒不覺得什麼,但跑的跋山涉水,多有阻礙,受胖子拖累,五百里的路程耗了五六個時辰,直到午時方才趕到地頭兒.

這是深山之中一處平坦區域,方圓十幾里一眼望去全是梅花,梅林深處隱約有房屋影跡.

三人目前位于梅林正北的山頂,正值梅花綻放的時節,山風吹來,花香撲面.

"好香啊."諸葛嬋娟深吸聞嗅.

"香啥啊,沖鼻子,"胖子抬手南指,"快看,那里有個小屋子."

南風沒有接話.

"看見沒,在最大的那棵梅樹下面."胖子又指,"算你造化,屋子那麼小,肯定沒機關."

諸葛嬋娟循著胖子所指,找到了那處房舍,但她卻不似胖子這般樂觀,"這里雖然遠離城池,卻並不非常隱蔽,如果真的沒有機關,這麼多年不可能沒人來過."

"也是,走吧,過去看看."胖子邁步欲行.

南風伸手拉住了胖子,"別急,看看再說."

"咋啦?這周圍沒妖氣,我都看過了."胖子不明所以.

"那棟屋子是什麼搭建的?"南風問道.

得南風提醒,胖子和諸葛嬋娟定睛再看,這一看發現了端倪,"像是木頭房子."

南風點了點頭,"如果真是當年那個道士所留,木屋不可能千年不朽."

發現了疑點,三人便不敢輕舉妄動,自山頂喝水歇息,與此同時觀察打量周圍情況.

觀察了半柱香,不見異常,南風乘了八爺飛向梅林,自梅林上方俯視觀察,那棟木屋位于最大的梅樹之下,自樹枝縫隙之間向下探望,能夠看到那棟木屋,木屋有三間,門在正中,東西有窗,在木屋之前有籬笆圍成的小院,院子西側是一盤不大的石磨,東側靠近梅樹的地方則是一張石幾,石幾旁邊只有一只石墩.

那石幾很是簡陋,幾面是一張不規則的石板,石板上還放著一把壺和一只充當茶杯的竹筒,除此之外還有一把蒲扇,蒲扇是團扇,不大,當是女人用物.

"喂."南風發聲試探,根據院子里的景物來看,這里應該是有人住的.

下方無人回應,死寂依然.

連喊兩聲,無人應答,南風有心下去一探究竟,剛想輕身躍下,一瞥之間忽然發現了端倪,其他區域都落滿了梅花,唯獨院子里一片花瓣也不曾落有.

便是有人打掃清潔,也不能這般乾淨,再者,即便有人打掃,也不可能連屋頂也打掃的這般乾淨.

"咋樣?"胖子在北面叫喊,南風都喂了好幾聲了,他也不用避諱了.

"這屋子有古怪,搞不好是障眼法,我先試它一試."南風自腰間摸了塊碎銀子,隨手拋向木屋屋頂,障眼法都是幻象,若木屋真是障眼法的幻象,銀子就會直接落向地面.

但令他沒想到的是,拋下的銀子並沒有落向地面,也沒有擊中屋頂,在距屋頂尺許的地方仿佛遇到了無形阻礙,憑空止住,彈向別處.

"不是障眼法,是靈氣屏障."南風授意八爺落地.

八爺斂翅降落于柴扉之外,南風下到地面,雙手前指,緩步前行.

距柴扉一尺左右的位置,南風感受到了籠罩在木屋周圍的那道無形屏障,那無形屏障蘊含靈氣充盈猛烈,雙手剛剛觸及,便如遭雷擊,跌撞急退,險些摔倒.

胖子先到,翻身下"馬","咋回事兒?"

"你試試."南風抬手北指.

"瞎子過河,你就沒點兒好心眼兒."胖子鄙夷撇嘴,南風被反震而出他都看到了,知道這屏障不可碰觸,不過知道歸知道,還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仗著有八部金身護體,走過去伸手就摸.

結果自然與南風一樣,也被靈氣屏障震的一個踉蹌,手臂酸麻,好不難受.

諸葛嬋娟後到,隨手扶了胖子一把,轉而快步走向南風,關切的問道,"受傷不曾?"

"你咋不關心關心我呢?"胖子在後面嚷嚷.

諸葛嬋娟聞聲回頭,"受傷不曾?"

"去去去."胖子不耐擺手.

在二人說話之時,南風又折了一段梅枝前伸試探,觸及無形屏障之後,梅枝折斷崩飛.

南風扔掉手中的半截梅枝,"這靈氣屏障厲害的緊,能阻隔一切事物,不管是活的還是死的,哪怕是寒潮濕氣都能阻隔."

"這木屋就是當年那個道士的住處?"諸葛嬋娟問道.

南風點了點頭,"對,此人參悟天書大有所獲,道行高深,似這種靈氣屏障,非仙人不能布置,不過此人應該不是道士,而是個道姑,你看那院中石幾,上面那把團扇只有女人才會持用."

諸葛嬋娟看罷院中那處石幾,拿出水罐,將里面的清水向北潑灑,正如南風所說,這屏障阻隔一切事物,清水潑至,亦被擋住,反彈飛濺.

"這可如何是好?"諸葛嬋娟很是急切,她之所以急是急南風之所急,三人來時猜想了諸多可能,唯獨沒想到會有靈氣屏障的出現,與各種機關相比,靈氣屏障最簡單,也最難破除.

"近在咫尺卻遙不可及."南風好生煩悶,他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這分明就是以大欺小,仙人留下的屏障凡人怎能破除?不過易位而思,人家這麼做也無可厚非,龜甲是人家的東西,是毀掉還是留下,亦或者是送人都由人家做主,誰規定人家必須留下活口,讓原本屬于自己的龜甲被後人拿到.

"可不可以自地下進去?"諸葛嬋娟問道.

南風擺了擺手,"你這就不懂了,似這種靈氣屏障,都是呈圓形的,地下肯定也有阻擋,想都不用想了,第七處也在這附近,去那里."

"用錘試試,我這可是玄鐵,興許能穿進去."胖子拎錘過來.

"就算鐵錘能夠進入屏障也沒用啊,它又不能抓握取物."南風說道.

即便南風這般說,胖子還是試了一下,還別說,鐵錘真的穿過了屏障,也順利回返.

"這里太遠,去屋後,"諸葛嬋娟說道,"哪怕不能帶回龜甲,至少也知道里面是怎樣的情形."

"也好."南風點頭.

三人繞到屋後,到得屋後,三人愣住了,在木屋後面有處地洞,這地洞是在屏障內部的,分明是有人自外部打洞進到了屏障內部.

"不應該啊."南風疑惑非常.

"在這附近應該還有個洞口,快找."諸葛嬋娟與胖子自房屋周圍環繞尋找.

不多時,胖子有了發現,"在這兒."

南風和諸葛嬋娟聞聲快步去往,只見胖子發現的洞口位于木屋東面的梅樹下,那梅樹生長多年,樹根極為粗大,整個地洞是打在樹根上的.

"我瘦,我進去看看."南風放下雜物鑽進了地洞.

"小心點兒."諸葛嬋娟叮囑.

南風應了一聲,匍匐前行,這處地道與其說是地洞,倒不如說是樹洞,完全循著樹根走向,很是狹窄.

前行不久,南風再度碰觸到靈氣屏障,身在狹窄樹洞,受到反彈無處可退,好不疼痛.

無奈之下只得倒退而回,"梅樹的樹根原本延伸到了屏障內部,氣息沒有被完全阻隔,先前打洞之人利用了這一點,而今這條樹根已經爛掉了,屏障已經將地道封住了."

"看情形,這樹根死了沒多久."諸葛嬋娟說道.

南風想了想,拿了地圖出來,端詳片刻恍然大悟,"應該是師父來過,你看這紅點兒比別的要小,分明是後來加上的,這里的龜甲應該已經被他拿到了,就是他隨身攜帶的那片."

"沒落到別人手里就成."胖子說道.

"我看差了紅點兒,本以為要探尋三處,實則只剩下兩處,我們最先到的是第五處,之後往西去了高平生所在的太和山,太和山就是第六處,花刺兒的獸人谷不能計算在內,南國實則只剩下了七八兩處,這是第七處,而今只剩下最後一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