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兵貴神速
g,更新快,無彈窗,!

八爺聽得懂簡單的言語,聽得南風言語立刻振翅南下.

此時仍在下雪,視線多有阻礙,八爺根據南風的授意自山峰之間低飛折繞,順利避過上清宗眾人,到得安全區域立刻拔高,自高空全速南下.

南風抱著八爺的脖頸竭力趴低,以此減少八爺的飛行阻力,八爺雖然不明白南風為何中途調頭,卻知道他急著回去,奮力鼓動雙翼,飛的風馳電掣.

雖然情勢危急,南風卻不曾失了方寸,越是危急,越要保持冷靜,根據上清眾人的移動路線幾乎可以斷定他們是沖著天書來的.

再者,上清眾人先前曾在那處貫穿山洞有過短暫停留,這便表明他們尋找天書依靠的並不是地圖,而是另外一條線索,他們依靠的線索就是那些由巨大異類開鑿出來的山洞.

那只巨大的異類為何自龍脈上挖出那些貫穿山洞目前還不得而知,但有一點是確定的,那就是倘若江南也有類似的山洞,上清眾人就能循著那些山洞找到藏匿天書的地點.

上清宗應該是在近期才發現循著那些貫穿山洞能夠找到天書,如果早就知道,不會等到現在才開始尋找.

此外,上清宗依據的這條線索極有可能已經泄露,如若不然,他們不會如此焦急,他們頂風冒雪一路疾行,說明他們想速戰速決,搶在對手之前找到那些龜甲殘片.

眼下有兩種可能,一是北方的三處區域都被上清宗探尋過了,而且他們也自那幾處地點拿到了龜甲,確定了這條線索的真實性,故此才會快速南下,試圖搶占另外那些.

還有另外一種可能,上清眾人自北方與對手短兵相接,上清宗兵分兩路,一路與對手爭搶,另外一路趁機南下,尋找另外那些.

這兩種情況都有可能,但後一種可能更大一些,他先前曾在麒麟鎮見過燕飛雪率領上清道人與李朝宗斗法,上清宗紫氣道人遠不止先前見到的那十幾個.

三宗法術大部分都是當年負責推研龜甲的那九個道人留下的,且不說那些道人能不能將天書推研透徹,就算他們將所得龜甲徹底參透,各宗也只得了天書的三分之一,另外兩宗所掌握的法術他們是不會的,倘若能夠拿到原本屬于本宗的龜甲就能拾遺補缺.若是拿到屬于他宗的龜甲益處更大,不但能夠取長補短,還能握住對方脈門.

龜甲天書乃萬法總綱,得天書者得天下,如此重要的事物,足以令上清宗舉全宗之力搜尋,上清宗紫氣高手大舉出動,另外兩宗不可能聽不到風聲,不需深思熟慮也能猜到上清宗是沖著天書去的.

天書可不是金銀珠寶,這是關系到本宗生死存亡的事物,若是被別人得了去,別說本宗法術了,就是鎮宗絕學太玄真經也會被他人悟得,形勢如此嚴峻,他們不可能不搶,不但會搶,在遇到阻礙之後甚至會撕破臉面大肆厮殺,禮讓也得分時候,關系到本宗生死的東西誰敢禮讓,也沒人會顧及身份和名聲,不出意外的話,包括三宗在內的各方實力在北面已經打破頭了.

正所謂兵貴神速,上清宗深諳此道,他們會馬不停蹄的向南搜尋,絕不會有片刻耽擱,想要搶在他們前面尋遍位于南方的三處地點難度很大.

不過再一想,也不是沒有可能,上清宗並沒有地圖,趕路的同時需要分神尋找,自然不能全速前進,此其一.其二,龍脈並非直線,而是多有彎曲,尤其是第五處,位于東方太乙山,上清宗往返需要白跑兩千多里,至少也得浪費一天一夜.

這一天一夜,加上南方的幾處曲折,再加上上清眾人趕路之時分神尋找,算在一起當有三天左右的差距.

算出大致差距,南風略微心安,有這三天的差距他就能帶上胖子和諸葛嬋娟,有他們在,只要藏匿龜甲的所在不是非常棘手,就應該能夠拿到.

來時用了兩個時辰,回返只用了一個時辰,八爺功不可沒,另外冬天多有北風,順風也得了不少助力.

到得太烏山不見諸葛嬋娟,就往西面追趕,慕容律等人步行,路上又有積雪,走的不快,追出幾十里就趕上了眾人,胖子和諸葛嬋娟皆在隊列之中.

該想的在路上已經想過了,此時已不需再想,南風甚至不曾落地,命八爺俯沖接上諸葛嬋娟,與此同時沖胖子喊道,"出事了,回去."

等到八爺轉飛東方,胖子已經騎上了變身凶獸諦聽的老白沖出隊列,自下方狂奔跟隨.

跑出十幾里,確定慕容律等人聞聽不到,胖子方才高聲吆喝,"出啥事兒了,急三火四的?"

"天書藏匿位置已經泄露,上清宗正派了一群紫氣高手火速南下,他們後面應該還跟著其他人,咱們得搶在他們前面去南方搜尋剩下的三處."南風回應.

胖子大驚,"啊,咋回事兒?北方那些已經被他們拿走了?"

"應該是."南風點頭.

"怎麼早不露晚不露,偏偏咱開始找了就露了?"胖子好生疑惑.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諸葛嬋娟聞聲皺眉,"你什麼意思?".

胖子並沒有懷疑諸葛嬋娟,便不明白諸葛嬋娟為何有此一問,"什麼什麼意思?"

見胖子神情,諸葛嬋娟也知道自己多心了,看向南風,"胖子說的也是,怎麼之前不見他們有動靜,咱一開始尋找他們也有了動作?"

南風沒有答話,上清宗憑借的是那些貫穿山洞,他們依靠的是地圖,用的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方法,由于不明白那些貫穿山洞的來曆和用處,也就無法推斷出上清宗是自何處得來的消息.

"高平生應該知道另外八人住在何處,會不會是他?"諸葛嬋娟問道.

"也有這種可能."南風點了點頭,當日高平生並未提及自己前世是那一教的道人,若他是截教門人,就有可能將天書線索泄露給上清宗,以此作為當年沉溺酒色,不曾好生推敲龜甲的補償.

"你現在有啥打算?"胖子自下方喊話.

"先回一趟太烏山."南風說道.

"回去有啥用,咱又打不開."胖子喊道.

南風說道,"回去不是為了打開那處密室,上清宗並不知道密室的具體位置,咱們可以將山腰的那處洞口堵上,將萬中一居住的山洞偽裝一番,造成龜甲先前放在那里的假象."

"能行嗎?"諸葛嬋娟表示懷疑,她先前是近距離看過那處石門的,石門的位置並不隱蔽,只要留心尋找,很容易就能發現.

南風也無信心,"賭一把吧,希望他們急著趕往下一處,不會搜的那麼仔細."

不多時,三人回到湖邊,諸葛嬋娟留在岸邊收拾那頂帳篷,南風和胖子去了孤峰,自各處搬移石頭遮掩洞口.

"還是挺顯眼."胖子咂舌搖頭,遮掩的效果不甚理想.

"沒辦法,只能這樣了,好在有霧氣遮擋,不是離的太近也不易發現."南風說道.

"其實就算被他們發現了也不妨事,他們也搞不懂門上的機關."胖子說道.

"實力如果足夠強大,根本不需要用腦,那些紫氣高手合力作法能將整個太烏山給豁開,壓根兒就不用走門,"南風歎了口氣,"走吧,去下面."

待二人忙完回到西岸,諸葛嬋娟已經將帳篷及內部的器物沉入水中.

"走吧."胖子翻身上"馬".

南風皺眉未動.

"走啊,想啥呢?"胖子催促.

"太乙山那處石室被咱們布置了陷阱,陷阱本來是用來暗算李朝宗的,如果上清眾人貿然前去,就會誤傷他們,我授的是上清箓,怎麼也有點香火情誼,我可以跟他們爭天書,卻不想害他們送命."南風說道.

胖子恍然大悟,"你不說我都忘了,你想咋辦?"

諸葛嬋娟根據南風往返的時間猜到上清宗眾人離此不遠,"時間不夠了,來不及過去撤除."

"就算時間來得及,那機關也撤不了啊."南風犯愁.

"要不給他們留個條兒吧,告訴他們那里有機關."胖子建議.

"這是唯一的辦法了."南風打開包袱拿了畫符文房,朱砂都是事先以酒調好的,紙是切好的符紙,蘸上朱砂就能書寫.

"太乙山石室伏有火器兩枚,威力甚大,萬勿大意."南風寫道.

諸葛嬋娟就在旁邊,提醒道,"你這麼寫,等同告訴他們太乙山已經空了,萬一他們舍了太乙山直接南下怎麼辦?"

南風擺了擺手,"沒事,他們不知道龜甲所在的具體位置,得根據貫穿山洞找尋龍脈,再循著龍脈向下尋找."

"快找個地方把它放好,趕緊上路,我跑得慢,先走."胖子言罷,老白縱身躍出.

放在別處上清眾人有可能見不到,只能放在萬中一先前居住的山洞,自醒目處壓好字條,南風回到西岸,接了諸葛嬋娟往南追趕胖子.

八爺尚未成年,負載兩人有些吃力,速度慢了不少,直到傍晚時分方才自江邊追上胖子,時值寒冬,江面封凍,老白踏冰而過,進入江南地界.

到得江南,南風拍了拍八爺左頸,這是詢問它是否疲憊.

八爺叫了一聲,示意還能堅持.

"第六處區域離此還有多遠?"諸葛嬋娟問道.

"五百里,天亮之前能趕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