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奇門九宮
g,更新快,無彈窗,!

萬中一被冷水潑了一個激靈,猛然驚醒,愕然四顧.

"你小子造化了,等我跟那皇帝老兒說說,讓他准了你們的親事."胖子說道.

胖子言罷,萬中一大喜,連聲道謝.慕容鳳大悲,啼哭不止.

聽得慕容鳳哭聲,胖子皺眉回頭,"哭個甚麼,女人家,頭發長見識短,嫁漢嫁漢,穿衣吃飯,長的好看又不頂飯吃,有本事才是正經,你看看他,一身的本領,行云布雨,好不厲害,跟了他是你的福氣,就知道哭,好不喪氣."

慕容鳳並不答話,只是哭.

胖子不勝其煩,回頭看向南風,"接下來怎麼辦?"

"先出去吧."南風說道,胖子倒是大包大攬,但能不能成事還得看慕容律的意思.

"走吧,走吧."胖子先走.

南風和諸葛嬋娟後隨,萬中一去牆角扶慕容鳳,慕容鳳討厭他,不讓他攙扶,抹著眼淚自己走了出來.

待得萬中一和慕容鳳出得山洞,胖子手指老白沖萬中一說道,"認識它不?"

"這便是諦聽?"萬中一猜道.

胖子也不答話,沖老白說了句梵語,老白抖身變化,現出凶獸本相,仰頭咆哮,好不威武.

實則萬中一也不曾見過諦聽,亦不知道諦聽樣貌如何,但胖子所做的事情是在幫他,也沒有騙他的必要,故此見得老白變化,立刻仆倒在地,連呼菩薩.

"免了吧,免了吧,我現在還沒證位,不用沖我磕頭."胖子擺了擺手.

"容我現出原形,負了菩薩一行出去."萬中一說道.

"你可別了,沒來由的嚇到他們,騰云駕霧會不會?"胖子問道.

"那是會的,只是飛不高."萬中一答道.

"你帶了公主先出去,我們騎坐飛禽."胖子手指八爺.

萬中一恭聲應了,攜了慕容鳳騰空西去.

"八爺載不了這麼多人,你和老白先出去."南風沖胖子說道.

"好,正事兒辦的咋樣了?"胖子抬手上指.

南風搖了搖頭,"不太順利,你們先出去吧,先別跟慕容律說什麼,我已經讓他派人回國尋些有道高僧過來,咱們自己說了不做准,得他們確認才行."

胖子答應一聲,與變回白犬的老白乘了八爺升空西去.

胖子走後,南風沖諸葛嬋娟做了個手勢,隨後先行帶路,往那山腰石門掠去.

到得石門近前,諸葛嬋娟上前仔細打量,良久過後回頭說道,"是道石門,只是這里水氣太重,附了青苔,看似一體."

"石門很厚,內部還有金屬夾層,如果找不到開啟機關,便是胖子的鐵錘也破它不開."在諸葛嬋娟查看石門時,南風看的是石門左右的石壁,石壁上並無開門機關.

"這處九宮格可能就是開門機關."諸葛嬋娟指著是門上的九處凸起.

南風點了點頭,他也懷疑這道石門由九宮格控制,類似的機關他並不陌生,在長安時曾經有個偷兒自富戶盜了個首飾盒出來,上面就有這種九宮格,那偷兒打不開,求助鐵匠,結果被後者報官給抓了,此事由此傳揚開來,據說這種機關只有按照相應順序契應九宮才能開啟,九宮格旁邊的那些鼎文極有可能就是線索.

"你來看."諸葛嬋娟指著其中一處凸起.

南風湊了過去,定睛細看,只見這處凸起的邊緣有些許殘缺,看那缺口,當是受到外力撬動而產生的崩裂.

"有人曾經試圖打開這處石門."諸葛嬋娟說道.

南風點了點頭,"的確是撬動所致,不過這些痕跡不像近期造成的."

諸葛嬋娟扔掉了用來撥擦青苔的樹枝,"萬中一一直住在這里,他應該知道誰曾經來過,可以問他."

"他可能也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這里是道石門."南風搖頭說道.

二人說話的工夫,八爺回來了,二人縱身躍出,由八爺載著前往西岸.

西岸的氣氛有些異樣,慕容鳳和慕容律等人在大帳里,胖子和萬中一在帳外,他們身邊有幾個將校,看似陪護說話,實則是防范看守.

二人落于大帳之外,慕容律想必是看到了,卻沒有出來相見.

"怎麼樣?"南風向胖子走去.

"不怎麼樣."胖子很是不悅.

"在外面站著做什麼,進去說話."南風沖二人招了招手,轉而率先向大帳走去.

見他想要進帳,那幾個將校意圖阻攔,南風皺眉冷視,後者訕訕退下.

此時慕容鳳想必已經將眾人先前的談話和舉動告知了慕容律,慕容律可能不很願意,故此對南風和胖子多有不滿,見他們進來,借著安撫慕容鳳,也不與他們說話.

誰都不喜歡尷尬,南風也不例外,眼下的尷尬是慕容律一手造成的,誰造成的尷尬誰就承擔後果,南風既不忍氣吞聲,也不和顏悅色,冷言冷語直涉正題,"你的女兒已經給你找回來了,現在該說說別的事了."

慕容律沒想到南風會說出這番話,也沒想到南風語氣會這麼生硬,愕然抬頭,不得接話.

南風自行走向一處座位坐了下來,"我且問你,萬中一揭了皇榜,有沒有如約降下雨水?"

見南風這般語氣,慕容律自然不悅,但他不摸南風底細,也不敢開罪太狠,猶豫過後點了點頭.

那一干將校也察覺到氣氛的異樣,本來在賬內的向主坐靠攏過去,本來在帳外的也進了大帳.

南風又問,"我再問你,萬中一在作法之前,有沒有告訴你降雨的條件是迎娶慕容鳳?"

此時慕容律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但南風所說不差,他只能再度點頭.

"對于他的這一要求,你有沒有應允?"南風再問.

慕容律不是蠢人,已經猜到南風接下來還會問什麼,甚至猜到南風最終會說什麼,但事到臨頭,也不得拾遺補缺,只能繼續點頭.

"據我所知,事情是這樣的,你發下皇榜,招求能夠降雨的賢人異士,萬中一揭了皇榜,如約降雨,但事後你卻並沒有如約將慕容鳳許配給她,"南風陰著臉直視慕容律,"你們不但沒有履行誓約,還試圖以毒藥加害于他,被其識破之後,又請了一干無能之輩想要施加刀兵,身為一國之君,竟然背信棄義,恩將仇報,此事你作何解釋?"

"大膽野道,膽敢詰問主上."有將軍拔劍躍出.

"有些內情怕是真人尚且不知,這位英雄非我族類,我如何能將女兒下嫁于它."慕容律語氣生硬.

南風接話道,"萬中一若是凡夫俗子,必不能降下雨水,既是能人異士,自然有其神異之處,隨心變化,行云布雨對我們修行中人來說算不得難事,說它是異類純屬汙蔑,究其根源無非是雨水已降,他沒了用處."

"你們對它如此了解,怕是之前便很熟稔吧?"慕容律冷聲問道.

先前說話的將軍又道,"這三人定是那妖怪請來的幫手,聯手做戲,試圖蒙騙主上和公主,請主上明察."

"我怎麼那麼討厭你呢,"諸葛嬋娟皺眉看向那說話的將軍,"你再胡說八道,我讓你這輩子都說不了話."

那將軍並不畏懼,怒聲喝道,"你敢恐嚇本將軍?"

"只說不做才是恐嚇."諸葛嬋娟抱臂胸前.

南風離諸葛嬋娟很近,看的真切,諸葛嬋娟暗中放出了一只極小的飛蟲,飛蟲徑直飛向那說話的將軍,落到他的脖頸上.

那將軍遭到叮咬,抬手想要拍打,但抬至中途就突然倒地,連連抽搐.

"你們竟敢以妖法加害朝廷命官?"慕容律拍案而起.

胖子沒想到事情會鬧到這個地步,但他也不是委曲求全之人,抓了雙錘在手,怒喊一聲,"他娘的,殺你不比殺雞費事,給佛爺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