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龜身龍尾
g,更新快,無彈窗,!

三人說話的同時,岸上的鼓聲還在繼續,湖里的慘叫聲也在繼續,由于離的近了,能夠清楚的聽到翻騰的水浪,卻不曾聽到那妖怪發出動靜,亦不曾見到它的原形真身.

"你不是道士嗎,快去降妖啊."胖子知道南風法術不精,故意擠兌他.

南風鄙夷的看向胖子,"你以為我是你啊?"

"我咋啦?"胖子反問.

"蠢唄!"南風手指湖心孤峰,"妖怪正在與官兵厮斗,那女子就在山上,我與八爺飛過去就能救她出來,如此簡單的事情,到你那里怎麼就變的那麼複雜."

胖子聞言愣了一愣,仔細想來南風說的也確是實情,不過心里雖然認輸,嘴上卻不饒人,"能救你快去救啊,還等啥?"

"時候不到."南風說道,為人在世不能浮誇虛妄只說不做.但也不能悶頭傻干只干不說,干是一定要干的,但能不白干還是盡量別白干,分明對方能夠領情的事情,就別搞的對方不領情了.

"對,等妖怪把人吃了,就到時候了."胖子碎嘴.

諸葛嬋娟猜到南風心中所想,沖胖子說道,"他們又沒有求咱,咱主動腆著臉過去幫忙,不合適."

"人家又不知道咱們藏在這兒,怎麼求?"胖子辯解.

諸葛嬋娟也發現胖子有抬杠的毛病,便不理他.

不多時,那身穿白裘的中年男子沮喪搖頭,歎氣過後轉身往大帳走去.

見此情形,立刻有人敲響了銅鉦,眾所周知擊鼓就是催軍,鳴金就是收兵,銅鉦敲響,落水的兵卒攀附著木板游回湖岸.

就在岸邊士兵忙著救助之時,霧氣之中傳來了聲音,是男聲,如嘶似吼,沙啞難聽,"岳丈大人,莫要再來了,枉送了這些士兵的性命,山中寒冷,早些回朝去吧,若得閑暇,我與鳳兒會回去看望你們."

"聽見沒,"胖子手指霧氣,"是公主,不是太後."

胖子經常挨瞅,此前只是南風瞅他,待得熟了,諸葛嬋娟也摸清了他的脾性,領教了他的毛病,也開始瞅他.

"這妖怪真有意思,還怕凍壞老丈人."胖子笑道.

南風沒有接話,他想的可不是這妖怪體不體貼老丈人,而是這妖怪竟然能夠口吐人言,但凡能夠口吐人言的異類,靈氣修為都不會很低.

白裘男子自然不會回它話,那妖怪貌似也知道對方不會理它,說完便沒了動靜,想必是回湖中孤峰去了.

"現在咋辦?"胖子問道.

"容我想想."南風說道,三人是來此處尋找龜甲的,自不能就此離開,這妖怪抓了公主,吐渾皇帝率領兵卒前來營救,此事對三人來說並不算壞事,可以受吐渾皇帝之托前往孤峰營救公主,對三人來說營救公主只是順水人情,因為不管救不救公主,三人都得到孤峰上去.

打著營救公主的名義去,不但能夠得到吐渾皇帝的大力支持,還能送個順水人情,一舉兩得.但前提得讓吐渾皇帝來請他們,自己送上門可不行.

實則此時除了思慮如何讓皇帝主動來請,還要思慮如何對付那只妖孽,趁妖怪不注意將公主救出來治標不治本,二人前腳走,妖怪後腳又會把人抓回來.

沉吟片刻,南風有了計較,沖二人低聲講說,胖子和諸葛嬋娟聽罷,連連點頭.

三人悄然退走,自遠處召來八爺,南風和諸葛嬋娟輕身而上,八爺振翅飛高,往西岸移動.

到得營地外圍,南風命八爺凌空懸停,與諸葛嬋娟說話,說什麼都是之前想好的,只說這里妖氣很重,定有妖怪在此作祟云云.

八爺沒有飛進霧層,出現之後立刻就有士兵發現了他們,能夠載人的飛禽很是罕見,非高人不得騎乘,那些士兵見到二人,立刻往大帳通報.

眼見通報的士兵進了大帳,南風授意八爺往北飛行,待得白裘男子出來,八爺正好飛到近處,南風"隨口"說道,"這妖孽道行高深,不好應對,先去尋那味藥草,回來再與它計較."

諸葛嬋娟點了點頭,"如你所言,正事要緊."

二人說話的工夫,八爺已經飛過了那處大帳,二人不得回望,也不知那白裘男子有何反應.

"兩位仙家,請留步."身後傳來了喊聲.

兜了個大圈子,為的就是等對方挽留,南風聞聲回頭,"誰在呼喚我們?"

白裘男子拱手回應,"兩位仙家可否暫停鶴駕,落云敘話?"

"我們有要事在身,不便停留."南風拒絕.

南風言罷,諸葛嬋娟在旁說道,"你看此人面相."

南風知道諸葛嬋娟用意,佯裝端詳,"青龍氣象?"

那白裘男子哪知道二人是憑借龍旗和身邊護衛猜到他的身份,只當二人有相人之術,更加不拿他們當凡人,殷切挽留,"兩位仙家,孤乃吐渾國主,敢請二位賞臉暫留,孤有事相求."

"孤?"南風皺眉,君王都是稱孤道寡的,這人以孤自稱也很正常,他此番屬于沒事兒找事兒,為的是挫那白裘男子銳氣,免得被對方小看了.

白裘男子見狀立刻改口."這湖中有水妖一只,拿了我的女兒,還請二位仙家慈悲出手,救她一救."

"國主誤會了,我們不是仙人,此番是來山中采藥的,"南風環視左右,轉而手指孤峰,"那里確有人氣一道,氣息高貴,是你家公主?"

"正是,正是."白裘男子連連點頭.

南風轉頭看向諸葛嬋娟,諸葛嬋娟點了點頭,"正德行的慢,咱們就在此處等他一等."

南風早就知道諸葛嬋娟會做戲,當日自鳳鳴山就是她易容為王叔,她應對得當亦在意料之中.

南風"勉強"同意,授意八爺轉身飛回,二人凌空飄落,八爺斜翼飛走.

二人落地,白裘男子先行施禮,"慕容律見過二位仙家."

"無量天尊,貧道回禮."南風回了個稽首禮.諸葛嬋娟是女子,只是抬了抬手.

見禮過後,慕容律將二人迎進大帳,那一干將校也隨之跟進,二人終究是生人,防人之心不可無.

分賓主坐定之後,慕容律詢問二人來曆,知道諸葛嬋娟善于應對,南風就將應答一事交由她去做,諸葛嬋娟介紹南風是上清宗南風真人,此番是進山尋找一味稀缺藥草的,之所以這般說是因為上清宗在東魏,離這里非常遙遠.

吐渾是個偏遠小國,疆域比西魏一個郡大不了多少,國家小,國主的架子就小,加上救女心切,慕容律也不糾結二人身份,而是詢問二人尋的是什麼草藥,興許吐渾有藏.

諸葛嬋娟隨口說了個藥草名字,南風沒聽過,慕容律貌似也不曾聽過,看向下首一個醫官模樣的老者,那老者搖了搖頭,"雪頂天冬極為罕見,我們也不曾儲納."

聽醫官這般說,慕容律越發相信二人真是進山采藥的,便主動講說事情始末,慕容律說的詳實,但歸結起來也不複雜,今年夏秋相交之時吐渾大旱,朝廷張榜求賢,尋找能夠呼風喚雨的能人異士,由于吐渾位置太過偏遠,國內少有道人和僧人,皇榜貼出去始終也沒有人揭榜.

後來來了一個能人,自稱能夠降下雨水,可以解吐渾燃眉之急,此人有些奇怪,一不要金銀,二不要米糧,只求事成之後能得一位貼心的夫人.

夏秋時節正是農時關鍵,始終不下雨影響甚大,慕容律心急如焚,沒有多想就答應了此人的要求,讓他作法降雨.

本來也只是死馬當作活馬醫,未曾想那人竟然真的求下雨來,事後慕容律兌現諾言,選了幾個美貌宮女與他,但令他沒想到的是對方竟然不要,而是指名道姓的要三公主慕容鳳.

慕容鳳國色天香,又是金枝玉葉,本來對這能人還存著幾分敬佩,未曾想見到此人之後態度大變,嚴詞拒絕,只道便是死了,也絕不嫁他.

慕容鳳不嫁的原因很簡單,這個能人長的非常丑陋,身高不過五尺,手短腳短,還是個駝背,五官難看也就罷了,頭上還有一片病瘡.

有言在先,慕容律也不便反悔,但內心深處也確實不想將自己的女兒許配給這樣的夫家,無計可施之下只能拖一天算一天.

但拖延終究治標不治本,最終那人等的煩了,虜了公主出來,禁衛一路追趕尋到此處,竟然發現那人是妖怪幻化,接下來的事情二人也知道了,只是在此之前類似的事情還有兩次,此番這是第三次了.

"會不會是癩頭黿?"諸葛嬋娟看向南風.

南風點了點頭,"有可能."

慕容律連連擺手,"據那些生還的士兵回報,那妖怪既有甲殼,亦有龍尾,想必不是癩頭黿."

三人正說話,帳外有士兵來報,有一騎了異獸的彪形大漢闖入營地.

來的自然是胖子,見到老白本相,包括慕容律在內的一干將校都好生震驚,對三人越發高看.

講說了來龍去脈,接下來就該請三人出手了,正所謂強將不差餓兵,請人幫忙,得給予相應的報償,有了前車之鑒,慕容律長了記性,再也不敢含混應諾了,回報很明確,賞金萬兩,加封護國.

對于這樣的條件,胖子和諸葛嬋娟是滿意的,南風也滿意,不過當務之急不是想著讓誰去當吐渾護國,而是搞清楚水里的到底是什麼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