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神仙之爭
g,更新快,無彈窗,!

二人浪跡長安市井多年,雖然沒有機會學文識字,卻聽過不少傳聞軼事,五爪金龍就是那諸多軼事之一,胖子對其並不陌生,"決定帝王氣數的那個五爪金龍?"

"對."南風直身站起,走到門前拉開了房門,見雪大風疾,便吹響了呼哨.

"你要干啥去?"胖子問道.

"太冷了,把八爺和老白喊來避避雪."南風說道.

聽南風這般說,胖子也走到門前嚎了一嗓子,他喊的是梵語,發音很怪.

二人也沒有關門,就站在門旁等老白和八爺過來,胖子話接上文,"這個道士是黃奇善派來的,黃奇善是大眼睛的部下,他們為啥要殺掉五爪金龍?"

此時八爺已經到得上空,南風招手示意它落下,沒有回答胖子的問話.

諸葛嬋娟接過了話頭,"我們也很納悶兒,五爪金龍都是應天而生的,你們所說的那個大眼睛應該是正義的一方,我們也搞不明白她和她的扈從為什麼要殺五爪金龍,那道人先前只是一筆帶過,沒有詳說,也可能他自己也不明白其中緣由."

"他寫了半個時辰,就說了這點兒東西?"胖子意猶未盡,"就沒說點兒別的?"

諸葛嬋娟說道,"說了,不過都是些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說是天地初生的時候就已經劃分三界了,但那時的三界沒有規矩,人間沒有王朝,天界沒有天庭,陰間也沒有地府,人鬼神是混雜居住的,自夏朝時三界才有了雛形,但真正定下規矩是在周朝,誰管地府,誰管天庭,誰主人間都是在那時定下來的."諸葛嬋娟說道.

諸葛嬋娟說到此處,胖子跑了出去,幫南風往屋里推八爺,八爺個頭大,門小,卡住了.

將八爺推進屋里,老白也到了,胖子拿了掃帚給老白掃去身上積雪,將其送進隔壁房間,這才和南風回屋.

忙完瑣事,胖子又急不可耐的追問下文,灶下還有木柴,南風嫌炕涼,讓胖子燒炕,為了聽事兒解惑,胖子燒了.

南風倚牆坐著,替下諸葛嬋娟繼續講說,"組建天庭和地府的過程並不順利,天庭和地府跟人間的朝廷有些相似,有朝廷就得有官吏,那時候的神仙有的住在天上,有的住在仙島,住在靈山的也不少,這個靈山跟你們佛教的靈山沒啥關系,就是靈氣充盈的名山大川,總之是到處都是,這些神仙沒人約束,散漫慣了,並不想前往天庭當差,見此情形三位祖師只能派出自己的親傳弟子下去軟硬兼施,能哄就哄,能騙就騙,實在不聽話就打到聽話,總之是想盡一切辦法,讓他們先證位再說."

南風說的通俗,胖子聽的半信半疑,"這是道人的原話嗎?"

"不是,你想聽原話?"南風看向胖子,"諸仙桀驁,散布九州,有旨不奉,有詔不遵,乃致天宮職空,地闕銜缺……"

胖子聽的頭大,自灶前連連擺手,"快打住,你還是說人話吧."

"這些祖師親傳弟子就是後來的大羅金仙,這些大羅金仙前前後後忙活了好多年,終于將天官陰官給找齊了……"

"怎麼搞的跟抓壯丁似的."胖子笑道.

"當年就是這種情況,本來就能長生不老,誰願意上天受那約束."南風說道.

胖子往炕下添柴,"高平生跟你們說這些干啥?"

"他就生活在那個年代,不說這些怎麼證明他的出身來曆."南風說道.

"別打岔,聽他說完."諸葛嬋娟說道.

南風又道,"當時天官和陰官的出身非常雜亂,有修行得道的仙家,也有死後靈識不滅的神明,亦有道行高深的異類,還有一些魂魄不散的陰魂."

說到此處,南風往左側挪了挪,避開了被子下面那只不老實的腳,"這些官吏來曆不盡相同,又是不同的大羅金仙召請而來,聚在一處矛盾自是難免,故此天庭地府組建初期,著實混亂了一段時間,這種情況雖然被壓制和平息了下來,但也只是被壓制了下來,實則不管是天庭還是地府,直到現在也有派系爭斗,只是我們不曾參與其中,故此便認為他們按部就班,一堂和氣."

"對了,我想起個事兒."胖子忍不住插嘴,"獸人谷的那處壁畫上有這麼一副情景,一個道人穿上了官服,天上有車輦來接,但那道人愁眉苦臉,好像很不樂意."

胖子說的這些南風有點印象,"真正有本事的人是不會做官的,官做的再大,也總有人壓著,不自在."

言罷,南風又道,"高平生懷疑黃奇善是被另外一個神仙設計害死的,說這些也是為了讓我們知道天庭地府也有矛盾存在,也有複雜陣營."

"咱先別管天上的事兒,說地下的吧."胖子繼續往炕下添柴.

"不說天上的,就沒法兒說地下的,"南風又往左挪了挪,"當年組建天庭地府之後,定下了大量的規矩,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尊卑,修道有成的仙家地位最高,在世時有功于社稷卻沒有靈氣修為的人死後可以封神,地位較仙家略低,異類和陰魂地位再低."

"有了天庭地府,人間就清淨許多,人間位于天庭和地府中間,行善有果,修行有成的擢升天庭.作惡多端,碌碌無為的墮入地府.三界各有轄屬,涇渭分明,互不連通.但與相對穩定的天界和陰間相比,人間充滿了變數,除了不時生出的妖孽鬼魅,還有不少當年不曾降服的妖邪蟄伏人間,由于神仙不可隨意下凡,這些妖邪就沒了約束,這時候就需要有人代替他們降妖除魔,這也是三宗道人存在的意義."

"既然要讓道人替天行道,就要給予其相應的能力,龜甲天書就是在這時候被分發于三宗手里的,三清各宗,每宗三人,參研天書,推演法術."

"我好像有點明白了."胖子將南風往右邊推了推,想往炕上擠.

"明白了就好,你去隔壁歇息吧."諸葛嬋娟說道.

"我還沒徹底明白呢,"胖子還是擠了上來,"高平生有沒有說天書的事兒?"

南風搖了搖頭,"提過,卻沒有詳說,我也不便追問."

"他也是大洞,也快渡劫了,你沒問問他怎麼樣才能不被雷劈死?"胖子又問.

南風再度搖頭.

"你肯定也沒問我的錘是什麼來頭?"胖子說道.

南風沒有接話,先前高平生在書寫時他幾乎沒有發問,高平生寫他認為有必要寫的,他和諸葛嬋娟只負責看閱.

高平生書寫的目的是為了向二人表明身份,並不是為了幫二人盡釋心中疑惑,二人自然也不便問他與其身份來曆無關的事情.

"好不容易逮著個明白人,你就這麼讓他走了,"胖子發牢騷,"他肯定認得龜甲上的字兒,你讓他給你解釋解釋再走啊."

"聽他的言外之意,他剩下的時間應該不多了."南風瞅了諸葛嬋娟一眼,諸葛嬋娟一直在挑逗他,實則也算不得挑逗,只能算騒擾.

"時候不早了,早點睡吧."諸葛嬋娟說道.

"等等,咱們再捋一捋,黃奇善已經死了,高平生能猜到凶手是另外一個仙人,但他沒有證據,對吧?"胖子問道.

南風點了點頭.

胖子又道,"高平生這次轉世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為了用他的那把龍魂劍去殺五爪金龍,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殺,是黃奇善讓他殺的,對吧?"

南風再度點頭,"此事非同小可,黃奇善不敢擅自做主,哪怕不是得到了太陰元君的授意,也是獲得了她的默許."

"高平生並不知道大眼睛的下落,對吧?"胖子再問.

"對,聽高平生的言外之意,黃奇善好像是在人間遇害的,他當時應該在陰間,"南風說道,"高平生雖然轉世十八年,卻並不是每時每刻都在人間,平日里他的靈識可能回到陰間繼續當差,也正因如此,他才沒有被別人發現."

"這是他自己說的,還是你們猜的?"胖子疑惑追問.

南風說道,"我猜的,他不說話是因為在陰間留有假身,一開口會假身就會消失,若是這十八年他不在陰間,假身早就被人識破了."

胖子連連點頭,又說道,"他跟你們說當年發生的那些事情,除了證明自己的身份,也是為了讓你們知道天庭和地府並不像咱之前想象的那樣,一直是存在內斗的,而且內斗很激烈,黃奇善是天仙,這群人連天仙都敢殺."

"應該是這樣,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嗎?"南風問道.

"沒了,"胖子側身下地,准備往隔壁去,"咱忙活這兩天,除了那片龜殼兒,也沒啥大的收獲."

"我們不但知道了龜甲是在什麼情況下出現在人間的,還知道黃奇善已經遇害,大眼睛下落不明.除此之外你們還得了好多金玉珠寶,怎麼能說收獲不大."南風起身下地.

胖子出門之前回頭問道,"咱接下來干啥?"

"神仙之間的事情咱們管不了,該干什麼還得干什麼,等雪停了,繼續尋找天書龜甲……"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