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仙還是鬼
g,更新快,無彈窗,!

那片龜甲就放在棺頭,見到龜甲的瞬間南風就將其拿在了手里,急切端詳,龜甲堅硬灰白,上有古字,正是他所尋之物.

胖子和諸葛嬋娟對龜甲沒興趣,他們感興趣的是棺中的其他器物,由于石棺密封嚴實,棺中事物保存相對完好,石棺正中是一具成年男子的尸骨,身上穿的是一件雙龍法袍,頭上戴的是五岳金冠,左手邊是一柄黑絲拂塵,右手邊放的是一柄長劍.

"南風,他穿的是不是道袍?"胖子伸手指著棺中尸骨.

南風點了點頭,"是,這是雙龍法袍,通常只有掌教或掌教弟子才有資格穿著."

胖子解了疑惑,隨手自棺中拿了那柄拂塵出來,一甩,散了.

"爛了,"胖子自言自語,扔了拂塵柄又去拿那長劍,也不知是年代久了鏽住了,還是沒找到拔劍的銷簧,拔了兩下,沒拔出來.

"這人死時多大年紀?"南風看向諸葛嬋娟.

諸葛嬋娟抓起頭骨看了看,"四十多歲,不到五十."

"能不能看出他生前的一些情況?"南風又問,道人吐納練氣,氣清體淨,通常長壽,此人既然身穿雙龍法袍,至少也有紫氣修為,不到五十就躺尸了,不合情理.

諸葛嬋娟先看牙齒,"飲食很精細,牙齒磨損不很嚴重."

言罷,又看左右指骨,"此人生前可能很少勞作."

再看胸骨和椎骨,"打坐的時間比較長."

最後又拿起頭骨端詳,"這個人是個漢人."

"你不去做仵作當真可惜了."南風心悅誠服,正所謂術有專攻,諸葛嬋娟專攻岐黃,對骨骼和髒器都非常了解.

"現在知道我有用了吧."諸葛嬋娟並不掩飾自己的得意.

南風橫了諸葛嬋娟一眼,轉而將視線再度轉移到了那口石棺里,自其中尋找應該存在的東西,法印,道士都應該帶有法印.

胖子拔不出長劍,隨手將其放到一旁,轉身沖西面區域走去.

諸葛嬋娟走向右側石棺,拿起棺中的各種首飾端詳打量,她與胖子相似卻不相同,二人都拿陪葬品,但胖子是挑值錢的拿,而她則是只拿自己喜歡的,但她的品位著實不高,喜歡的通常都是色彩豔麗的.

"哇,還有酒,這酒能喝不?"胖子在西面叫嚷.

南風和諸葛嬋娟都在忙,沒人接話.

"諸葛,過來看看,這酒還能喝不?"胖子又喊.

諸葛嬋娟拿了一只紅色手環,一邊打量,一邊向胖子走去.

"能不能喝?"胖子問道.

"死不了人."諸葛嬋娟隨口說道.

"死不了人是啥意思?"胖子追問.

"會壞肚子."諸葛嬋娟說道.

二人說話之時,南風將中間的這處石棺細細找過,除了幾塊無字佩玉,竟然不見法印.

"怎麼不見法印?"南風微微皺眉.

胖子和諸葛嬋娟正忙著尋找新奇器物,哪有心思接話.

求人不如求己,短暫的思慮之後,南風想到了答案,確切的說是想到了合理的解釋,周朝時三宗只有三教雛形,而那時天庭和陰司尚未成型,道人作法可能不需要祭告天庭,也就用不到法印.

想明白緣由,南風隨手拿過胖子先前試圖拔開的長劍,入手之後發現這長劍看似無奇卻非常沉重,至少也有五六十斤.

長劍有劍鞘,劍鞘呈暗紅色,似金非金,似石非石,定睛細看,終于根據其紋路確定了劍鞘的材質,這只劍鞘竟是朱砂所制.

常見的朱砂多為粉末,色彩豔紅,這是開采之後加工碾壓的結果,實則真正的朱砂原礦為暗紅色,多為小塊,很少有這麼完整的.

朱砂乃純陽之物,以它為劍鞘有兩種可能,一是可以用來驅邪震鬼,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長劍本身為陰邪凶器,需要以朱砂來包裹壓制.

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南風就沒有試圖拔出這把長劍,而是拿在手里,往洞外走去.

"你干啥去?"胖子問道.

"幫你把錘拿回來."南風隨口說道.

待他將胖子的雙錘自石壁下帶出來,胖子和諸葛嬋娟已經靠著棺材坐了下來,之前兩夜都不曾睡好,二人都累了.

南風將鐵錘扔給胖子,轉而邁步向二人走去.

"看出門道了嗎?"胖子指著南風手里的那把長劍.

南風搖了搖頭,"這把長劍有些古怪,劍鞘竟是朱砂."

二人對這些不感興趣,胖子拿了干糧出來,遞給諸葛嬋娟,諸葛嬋娟正在看那些首飾,擺手沒接.

"你們想過沒有?"南風自諸葛嬋娟旁邊坐了下來.

"什麼?"諸葛嬋娟問道.

"地仙是尸解羽化,天仙是肉身飛升,不管是哪一種情況都不會留下尸骨,此處有尸骨存留,便說明當年住在這里的人不曾窺悟大道."南風說道.

"你的言下之意是高平生的前世並不是這個道人?"諸葛嬋娟問道.

"也不能這麼說,"南風反手指了指三人身後的石棺,"也可能他的前世就是這個道人,但他可能不是仙人臨凡."

言罷,南風又解釋道,"仙人臨凡頂多有心頭的一點靈光,不應該有完整的靈識,眼下有兩種可能,一是……"

"又開始數數了."胖子察看著自己搜來的器物.

南風沒理他,繼續說道,"一是高平生是仙人臨凡,但他前世卻不是這個道人.第二種可能就是高平生的前世就是這個道人,但他不是仙人臨凡."

這個問題有些複雜,胖子沒認真聽,沒聽懂,但諸葛嬋娟聽懂了,"你認為哪種可能性比較大?"

南風沒有說話,這兩種可能都有,很難說哪種可能性更大.

見他不說話,諸葛嬋娟說道,"高平生對這里很是熟悉,時隔千年仍能准確的找來,這表明他前世很可能就住在這里."

"你認為第二種可能性比較大?"南風問道.

"對,"諸葛嬋娟緩緩點頭,"他是仙人臨凡只是你的猜測,我認為他前世就是這個道人,但他沒有飛升."

南風搖了搖頭,"你不是道門中人,不懂天規陰律,若他不是仙人,靈識不可能保留至今,早就投胎去了."

"我說你倆就別猜來猜去了,"胖子在旁插話,"東西咱已經拿到了,也不怕得罪他了,直接拿住逼問不就得了."

"你困了,眯一會兒吧."南風擺手.

"我不困."胖子搖頭.

"你困了,快睡吧,什麼時候上路我們喊你起來."南風又道.

諸葛嬋娟整理了思緒,說道,"這個道人生前沉溺酒色,聲色犬馬,兩個年輕女子想必也是他在臨終前害死的,可見此人德操不高,這樣的人也能位列仙班?"

"難說,周時天庭初成,怕是天規不很完善."南風拿了水罐喝水.

胖子忍不住又打岔,"我就不明白了,你倆為啥對那書呆子這麼上心兒,咱要的是龜殼兒,他是誰有啥打緊?"

南風耐著性子解釋道,"如果此人前世就是這個道人,他不但知道這片龜甲的內容,還可能知道其他道人生前所在的位置,如果是咱的敵人,就得將他除去,如果是友人……"

"這家伙不是什麼好東西,不可能跟大眼睛一伙兒."胖子打斷了南風的話頭.

南風沒有接話,胖子這種說法是片面的,好人和壞人其實沒有明確界限,人性是複雜的,好人不一定不做壞事,壞人也不一定不做好事,此外是好人還是壞人有時候也得看站在什麼立場來看,不能一竿子打一片.

南風雖然不贊同胖子的說法,胖子的這番話卻提醒了他,"你還記不記得前年咱們前往麒麟鎮途中在榆林山遇到的那處鬼宅?"

"當然記得,那兒有三個女鬼."胖子答道.當年二人偷了八部金身,又想往幽州尋虎皮天蟬,途中遇到了一處鬼屋,二人膽怯,放火壯膽,被兩個年輕女鬼拿住,交由另外一個女鬼問罪,那時二人修為低劣,為了拒敵曾脫褲子撒尿,搞的好不丟人.

"那兩個年輕的確是女鬼,但那個中年婦人不是鬼."南風說道,當年他曾經以靈蓮子的法印攻那婦人,後者不但毫不懼怕,在拿了法印之後還知道靈蓮子已經死了.

"就算不是鬼,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胖子說道,當時二人被擒拿過去,那婦人正在做那霪邪之事,二人都親眼看到了.

"你聽我說完,別打岔,"南風說道,"此人來自陰間卻不怕法印,想必是陰官之屬,事後我曾問過那兩個侍女,據她們所說那婦人乃是受命自那里駐守,那三人自榆林山駐守了多久我不曾問過,但根據她們的言行不難發現他們還陽時日已經不短了."

"她們跟這個道士有啥……好好好,你接著說."

南風繼續說道,"倘若高平生的前世真是這個道人,那他就不是仙人,死後只能是陰魂,陰魂自然居于陰間,但此人終究不是尋常鬼魂,在陰間可能有官職在身,有長久居留陰間的可能.另外,此人與大眼睛同年轉世,故此我懷疑高平生和榆林山的那個婦人是同一種情況,都是受人指派還陽,來做某一件事情的."

"這倆人都不是什麼好鳥兒,肯定不跟大眼睛一伙兒,別傷腦筋了,直接打殺了."胖子說道.

"你怎麼就知道他們不是受大眼睛指派?"南風無奈搖頭,"幸虧你沒有任職大理寺."

"你啥意思?"胖子也不傻,聽出南風在諷刺他.

南風沒理他.

二人所說之事諸葛嬋娟不都明白,疑惑問道,"大眼睛是哪個?"

胖子現世現報,指著南風就嚷,"他的老相好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