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具石棺
g,更新快,無彈窗,!

聽得胖子呼喊,南風急忙跳下石壁,自四周尋找缺口縫隙.

胖子之所以大難不死,與八部金身並無直接關系,他的八部金身還不曾練到第五重,根本受不住這千鈞萬斤的打壓,能活著得感謝高平生,高平生先前將石壁下的大量山石搬到了南側區域,正是這些山石頂住了石壁,自石壁下方留出了些許空間.

胖子就卡在石壁下方,臉朝下,頭朝西,腿朝東.

縫隙狹窄,感覺壓抑,胖子很是驚慌,"快點兒,我快悶死了."

"你往外退,能退出來."南風喊道.

"動不得呀."胖子喊道.

"別著急,我來救你."南風放下包袱,自其中拿了換洗的衣服出來,以短刀割了,結成繩索,貼著地面鑽了進去,將繩索套上了胖子足踝.

南風瘦,進出容易,退出來之後與諸葛嬋娟合力將胖子拖了出來.

重見天日,胖子心情大好,拍打著身上的泥土,"哎呀,差點沒憋死我."

"錘呢?"南風看向北側山洞,與太乙山的那處山洞相比這處山洞要更大一些,里面的布局也不太一樣,一瞥之下也看不全細節,但擺放在山洞正中的三具石棺卻看了個真切.

"在下面,你去幫我拿出來."胖子說道.

凡事都有先後主次,南風沒有急于幫胖子拿回鐵錘,而是轉身往北側山洞走去,諸葛嬋娟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轉身跟上了南風.

"怎麼有三具棺材?"諸葛嬋娟疑惑的問道.

南風搖了搖頭,先前住在這里的是那九個參習龜甲天書的道人之一,住在太乙山的那個道人已經羽化證位,即便住在這里的道人沒能飛升,也應該只有一具棺材,怎麼會出現三具?

到得洞口,南風停了下來,定睛打量山洞里的情況,這處山洞有太乙山的那處山洞兩個大,洞里的器物也比那處多,也是東西布局,東面最顯眼的是一堆編鍾,有大有小,當有二三十個,之前應該是懸掛在木架上的,而今木架腐朽,音鍾跌落在地.

除了編鍾,東面區域還有不少其他樂器,南風認得的有竽和古琴,也都腐朽很是嚴重.

在東面區域靠北的位置有一堆木器雜物,先前應該是一張很大的木床,現在也腐朽坍塌了.

木床偏南的位置有一處石台,石台為圓形,上面放著不少碗碟,先前應該是吃飯的地方.

石台南面還有東西,是茶桌,石質,上面有茶壺茶杯,茶壺有兩把,茶杯有兩套,每套都是三只.

這處山洞沒有供奉神像,正北是一堆腐朽的木器,先前應該是櫃子或者箱子,中間區域是那三具棺材,都是石棺,中間的最大,左右的略小,南北停放.

西側區域有處灶台,山體上亦挖有不少石龕,但里面放的不是書卷竹簡,而是各種生活器皿,缸甕罐盆無一沒有,各種烹飪灶具也都齊全,單是煮飯烹肉的鑊釜和喝酒的樽觥就有好幾套.

胖子走過來左右張望,"這道士小日子過的挺滋潤啊."

南風亦有同感,怎麼看這里都不像是道人的清修之所,反倒有點像藏嬌的金屋,吃喝玩樂的家什全有.

"還愣著干啥,找龜甲呀."胖子率先走進了山洞.

胖子最喜歡干的事情就是搜羅器物,之前沒有能耐,只能化些別人用壞的瓶瓶罐罐,而今長本事了,這習慣也改不掉,不過此時他搜尋的是金銀器皿以及在他看來有意思的東西.

由于山洞頂部有道縫隙,洞里透風受潮,木器盡皆損壞,銅器也盡數泛綠,胖子有經驗,挑黃的和灰的察看,金通常不變色,是黃的,銀隨之時間的推移會逐漸發灰.

胖子拿拿放放的同時,諸葛嬋娟走向了正北那堆腐朽的木器,隨手拿起一物示于南風,"這里曾經有女子住過."

南風正在打量那幾口石棺,聞聲抬頭望去,只見諸葛嬋娟手里拿的是一個篦子,看材質當是角質.

此時男女都留長發,但用來梳頭的器物卻不盡相同,男人用梳子,梳齒比較寬.女人用篦子,梳齒比較密.女人若是用梳子,頭發整理的就不夠細致,顯得邋遢.男人若是用篦子,頭發梳理的過于細膩,就顯得油頭粉面.

將篦子示于南風之後,諸葛嬋娟蹲下身繼續尋找.胖子尋過那堆樂器,走到東北區域看那木床殘骸,翻找過後拿起一串藍色珠子,"嘿,看,這是啥?"

南風搖了搖頭,"不認得."

"金絲兒串的肯定是好東西."胖子說道.

"拿我看看."諸葛嬋娟沖胖子招了招手.

胖子送了過去,諸葛嬋娟接過,隨手套上了脖頸,"送我吧."

"行啊."胖子也大方.

南風皺眉看向諸葛嬋娟,"什麼東西你就亂戴."

"荊州石."諸葛嬋娟隨口說道.

胖子又回去翻那堆爛床,諸葛嬋娟找那堆破箱櫃,二人不時找到一些珍貴物件,示于南風,確定沒什麼用處就自己拿了.

南風早就知道胖子是什麼貨色,但他沒想到諸葛嬋娟對這些東西也感興趣,不過諸葛嬋娟喜歡的不是金銀,而是各種飾品,珠鏈,篦子,耳環等首飾都有尋得.

"這里怎麼會有這麼多飾品?"諸葛嬋娟問道.

南風沒有答話,而是看向胖子,"你還記不記得當初在獸人谷看到的壁畫上有幾個道士?"

"沒細數,咋啦?"胖子反問.

"里面有沒有坤道?"南風又問.

"坤道就是女道士是吧?好像有."胖子不很肯定.

南風沒有再問,道人很少佩戴首飾,即便住在這里的是坤道,也不應該有這麼多首飾,再者高平生前世也不應該是個女子.仔細想來這些首飾應該屬于世俗女子,但世俗女子怎麼會出現在這里,難不成是道人的家眷?

南風皺眉思慮的同時,胖子又找出一物,"嘿,諸葛,這是啥?"

"珊瑚墜子."諸葛嬋娟答道.

"你要不?"

"要."

"給你."

"你倆到底來干嘛?"南風忍不住發話.

"你找你的天書,管我們干啥?"胖子接話.

"我們都是俗人,就喜歡這些."諸葛嬋娟笑道.

南風懶得與二人拌嘴,小心的掀開了左側石棺的棺蓋.

石棺里有具尸骨,通過不曾徹底腐爛的衣著來看,應該是個女子的尸骨.

"別找了,你們想要金銀首飾這里多的是."南風說道.

二人一聽,急忙走了過來,正如南風所說,這具棺材里有著大量的陪葬器物,首飾居多,掛珠就有七八串,手環有六七條,還有很多精巧的玩物,有玉石雕刻的小玩偶,有雞子大小的珍珠,不過珍珠已經變色斑駁了.

"它嘴里含的是啥?"胖子指著那尸骨嘴里的一件玉器.

胖子剛伸手,諸葛嬋娟就撥開了他,"別動."

南風轉頭看向諸葛嬋娟,諸葛嬋娟伸手指著那尸骨的咽喉部位,"這是個女子,看它喉骨發黑,應該是被毒死的."

"你確定?"南風問道.

諸葛嬋娟點了點頭,自棺頭撿了一根玉簪,將那堆已經腐朽的衣物撥開,"此人死時應該在二十三四歲,中毒死的,毒物是鶴頂紅."

"鶴頂紅?"南風皺眉,鶴頂紅與鶴鳥沒有任何關系,而是一種紅色毒藥,只因顏色與鶴頂相似,故名鶴頂紅,此物屬于劇毒,中毒之後很難解救,而且中毒者會非常痛苦.

"對,此女生前不曾生育過."諸葛嬋娟說道.

胖子大感好奇,"這你都能看出來呀?"

"這有什麼,"諸葛嬋娟不無得意,"我還能看出此女生前多用胭脂水粉,且多吃肉食,體內積濁很重."

見胖子面有疑色,諸葛嬋娟隨手拿起那棺中頭顱,指其顴骨,"別處發白,此處發灰,此乃鉛汞腮紅日久存留."

待胖子點頭,諸葛嬋娟又放下頭骨,拿了手臂肱骨自石棺邊緣磕斷,指其斷茬,"肉食可補血氣,常食肉類,骨髓充盈,髓管粗大.若是常年吃素,氣血虛弱,骨髓就少,髓管狹窄."

"厲害,你應該去當仵作."胖子沖諸葛嬋娟豎大拇指.

南風接話道,"凡事皆有利弊,肉食多含濁氣,雖補血氣,卻添濁氣,于修行不利.不過一味吃素也不好,血氣不足會縮短壽命,這個尺度不好拿捏."

"看我的小漢子多淵博."諸葛嬋娟笑道.

"好厚的臉皮."胖子笑道.

諸葛嬋娟不以為意,看向南風,"看完了嗎?"

南風點了點頭.

得他許可,諸葛嬋娟就去拿那棺中陪葬之物,胖子也伸手去拿,"給我幾個,給我幾個."

"你要它干嘛,這是女人戴的."

"給我老婆."

"拿死人的東西不吉利,你個女孩子怎麼這麼粗俗?"南風無奈搖頭.

"夫君,妾身好生乏累,你且扶我一扶."諸葛嬋娟嗲聲嗲氣,佯裝羸弱,言罷,問道,"這樣便不粗俗了?"

南風皺眉,胖子大笑,"哈哈哈,出花子窩兒沒幾天,你還雅上了,嫌人家俗."

"這個給我."

"你都有了,給我."

"猜拳,贏的拿."

"好,來."

南風嫌二人鬧騰,又不得阻止,便去了東面,掀開了右側石棺,里面也是一個女子的尸骨,亦有大量陪葬器物.

"這人死的時候多大,死因是什麼?"南風擺手召諸葛嬋娟過去.

諸葛嬋娟過去撥動檢視,"年紀也不大,不是中毒,死于銳器刺傷."

胖子也湊了過來,"看來那姓高的小子上輩子不是啥好東西,花天酒地,臨死還殺人陪葬."

自棺中沒有發現龜甲,南風就走向正中的那口棺材.

胖子和諸葛嬋娟又在分那棺材里的珠寶.

"要那麼多金銀首飾干嘛?"南風不很樂意.

"送人也好."諸葛嬋娟隨口說道.

"都小心點兒,我要打開主人的棺材."南風提醒.

二人聞聲停止拿取,分居南風左右,等他開棺.

"里面會有什麼?"胖子很是好奇.

"高平生乃仙家臨凡,便是證位地仙也不會有尸骨留下,棺中想必是其生前所用的一些器物,龜甲應該就在其中."南風說話的同時掀開了棺蓋.

待得棺蓋掀開,三人看清了棺中情形,南風猜對了一半,棺中確有一片龜甲,但棺中也有一具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