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如此簡單
g,更新快,無彈窗,!

山腳下長有不少高大樹木,高平生落地之後環顧左右,向西行出十幾步,隨即抽出長劍,斬斷了其中一棵大樹.

長劍歸鞘,大樹方才開始緩慢傾倒,高平生側身一旁,從容避開.

待得大樹倒伏,高平生走向北側石壁.

這處山峰很是高聳,多年風吹雨刷,山腳下堆積了不少落石積土,高平生走到近前放下包袱長劍,開始搬動石壁前的山石.

南風自暗中窺望,高平生自莽莽群山之中准確的找到這里,說明他對此處非常熟悉,確切的說是其前世的靈識對這里非常熟悉,其先前斬斷的那棵大樹後面很可能就是地圖上記載的藏匿龜甲的地方,由于離的太遠,那片石壁看的不很真切,也就無法確定那里藏的是墳墓還是洞府.

石壁下方跌落有不少山石,高平生正在推滾搬拿,南風趁機四顧環視,按理說這里也應該有一只龍屬異類,但不知為何周圍並無異常氣息.

除了尋找可能存在的龍屬異類,南風還在尋找胖子和諸葛嬋娟,二人午後出發,現在應該早就到了.

尋不見二人,南風就趁高平生背對自己之時散出靈氣,只要二人在附近,就能看到他的氣色.

二人果然在附近,發現南風氣色,二人亦以氣色表明了位置,二人在西側山峰的山腰,離高平生不過百丈遠近.

到得此時,幾乎可以確定高平生前世就是參研龜甲天書的九個道人之一,而且極有可能就是住在此處的那一個,其他人也有可能知道這處位置,但時隔千年,他們即便能夠尋來,也不可能尋的這般精准.

此人千里迢迢的回到故居,肯定不是故地重游這麼簡單,最大的可能就是回來拿什麼東西.

雖不知道此人具體要拿什麼,但龜甲天書首先能夠排除在外,原因很簡單,此人前世曾經參習過龜甲天書,已經爛熟于心,沒必要再回來拿它.

就在南風定睛觀望之際,胖子的氣息再度一閃而逝.

南風雖然見到卻並沒有給予回應,胖子這是在詢問他是不是要現身動手,但此時情況尚不明朗,不能輕舉妄動.

堆積在石壁前的山石雖然不少,搬移也不很費工夫,費時的是那堆積土,高平生此前可能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也沒帶趁手的家什,只能以長劍削了木鏟來挖.

在等待的同時,南風也在斟酌該如何處理此事,最愚蠢的做法就是現在沖出去,與高平生大戰一場,將他拿住.但拿住之後再怎麼辦?刑訊逼供,高平生肯定不吃那一套.

還有一個辦法就是此時現身,嘗試與高平生和談,但高平生並不需要三人的幫助,總不能以幫他挖泥土為由向他索要龜甲天書,高平生不了解三人,絕不會將龜甲天書交給他們.

仔細想來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待高平生移走泥土,打開洞府的瞬間暴起突襲,將其纏住或制住,先搶了龜甲再說.

這個辦法可行,但難度很大,因為時機不好拿捏,天知道這處洞府有沒有繁瑣的開啟機關,若是有,就只能寄希望于高平生自己打開,若是動手早了,洞府可能沒有被打開.如果動手晚了,高平生就會進入洞府,屆時他就有可能自內部關閉石門,亦有可能趁機毀掉里面的龜甲天書,高平生是主人,自己的東西放在哪兒沒誰比他更清楚.

任何事情都有利弊兩面,這個辦法雖然可行,但也有不小的弊端,那就是一旦動手,高平生立刻就會視三人為敵人,再想和平處理就不太可能了,換言之,機會只有一次,搶不到龜甲就完了.

足足用了一個時辰,高平生方才將石壁下方的積土清理乾淨,又向石壁下方挖了片刻,隨即放下木鏟縱身拔高.

胖子和諸葛嬋娟位于山腰,高平生位于山下,看他們不到,但高平生若是上得石壁上方的崖頂,就有可能發現他們.

好在高平生並沒有上到崖頂,而是落到了石壁上方的石坡上.

貼著石壁進行了短暫的觀察之後,高平生搖了搖頭,飄身落地,帶了包袱長劍向東掠去.

由于高平生帶了諸葛嬋娟給的靑螟蟲,南風就不擔心他一去不返,而且看高平生先前的舉動,很可能是外出尋找趁手的工具去了.

待高平生走遠,胖子和諸葛嬋娟過來與南風會合.

"這家伙干啥去了?"胖子哈氣搓手,大冷天的藏在雪地里,滋味兒不好受.

"可能出山尋找趁手的工具去了."南風包袱里有酒,拿了酒壺遞給胖子.

"過去看看?"諸葛嬋娟手指石壁.

"先別著急."南風搖了搖頭,之前下過雪,若是過去查看,很容易留下腳印.

"此人先前很可能住在這里."諸葛嬋娟說道.

南風點了點頭,高平生先前清理的那片區域原本應該是一處山洞,那道人生前可能就住在那里.

胖子喝了幾口酒,將酒壺還給南風,"這都三更了,他今晚肯定回不來了,咱先找地方住下吧."

南風擺了擺手,"眼下有兩個辦法,一是找地方住下,等他明天晚上回來,然後在他打開山洞的瞬間沖出去纏住他,其他人趁機進入山洞尋找龜甲.還有一個辦法就是趕在他回來之前打開山洞,找到龜甲."

"你就說咋辦吧."胖子說道.

"這處山洞可能沒有機關,而是永久封閉.也有一種可能是年代太久,機關壞了,不得開啟,不然他也沒必要中途停下來."南風分析.

"真冷啊,"胖子不耐煩的催促,"不管你想干啥都趕緊的,別在這兒啰嗦."

"我先過去看看情況,你們別過去."南風開始脫鞋.

"你干啥?"胖子疑惑的問道.

"別留下腳印."南風隨口回答.

"有必要嗎?你咋不把褲子也脫了."胖子撇嘴,高平生沒來他們就已經在在山腰等著了,凍了半宿,一肚子怨氣.

南風沒理他,縱身向石壁掠去,中途自倒伏的大樹上借力,落于石壁近前.

眼前的這面石壁非常光滑,顏色與山體略有差別,與山體雖然緊密連接,卻並非渾然一體,石壁自身長約三丈左右.

在石壁的下方,有處人為挖掘的土坑,這是高平生先前所挖,深約三尺,北側仍是石壁,並未挖到石壁下方.

通過這處坑洞不難發現高平生先前試圖自石壁下方挖出缺口進入山洞,卻未能如願.

察看了下面情況,南風縱身拔高,落于高平生先前尋察之處,低頭一看,立刻發現端倪,下方的石壁原本屬于上部山體,是人為鑿空墜落封住了洞口,與墓室防盜的斷龍石作用相似,整個石壁長約三丈,高有兩丈,厚度當在五尺左右.

當年石壁與山體應該是契合且有剩余的,但時間一長,沉重的石壁開始下陷,由此石壁與山體之間出現了三寸左右的縫隙.

南風側身歪頭,試圖通過縫隙觀察里面的情況,但角度受限,只能看到里面有不小的空間,看不到里面的具體情況.

觀察過後,南風沖遠處的二人招了招手.

諸葛嬋娟和胖子輕身來到.

"這面石壁後面是處山洞,"南風蹬穿鞋子,"想進山洞有兩個辦法,一是拓寬上面這處縫隙,鑽進去.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向下挖,自石壁下面挖進去,我和八爺馬上出去,買了工具早些回來."

"還有一個辦法."諸葛嬋娟手指石壁上方,"這石壁厚有五尺,可以鑿上一處孔洞,穿上繩索,自遠處拖拽,我們三人齊心合力,應該能夠將其拽倒."

"是個辦法."南風點了點頭,老白能夠變身龐大凶獸,力氣甚大.

"你剛才說這石壁有多厚?"胖子在下面吆喝.

"五尺左右."諸葛嬋娟說道.

"五尺呀,我還以為五丈呢,"胖子拎著雙錘跳到石壁前,弓步紮馬,奮力揮錘.

一錘下去,石壁巨震.

"不要魯莽,小心點兒."南風飄身落地,高聲阻止.

他不喊還好,一喊胖子更來勁,反手又是一錘,打的石屑飛濺,胖子有八部金身護體,也不避那尖利石屑,連續揮錘,瘋狂打砸.

"都讓開點兒,別崩著,"胖子雙臂揮舞,嘴上也不閑著,"前怕狼後怕虎的,跟個娘們似的."

胖子服食過龜背天牛,力氣巨大,又有靈氣助力,鐵錘下去打的石屑亂飛,二人抬臂遮擋,遠遠避開.

"別亂砸,砸同一個位置."南風出言提醒.

"挺簡單個事兒,到你那兒就複雜了,砸哪兒不一樣?"胖子繼續揮錘.

見他犯二,南風就懶得理他.諸葛嬋娟在旁說道,"砸同一位置更加省力."

她喊了也是白喊,胖子不聽他的,一通亂砸,片刻工夫就將那偌大石壁砸出了兩處豁口,隨後一聲怒吼,將兩處豁口連通,依靠蠻力生生的開出了一條通道.

胖子雖然疲憊,卻好不得意,回身看向二人,"看見沒,就這麼簡單."

胖子話音剛落,身後就傳來了咔嚓之聲,那石壁被其一通亂砸,自豁口處橫向出現了裂紋,此時正沿著裂紋快速斷裂.

待得發現上部石壁有傾倒征兆,南風急忙高喊示警,"快躲開."

沉重的石壁在傾倒前期很是緩慢,但一旦開始傾斜速度極快,胖子聽到南風示警,驚慌想跑,奈何那石壁倒伏的太快,竟然不得閃躲脫身.

南風和諸葛嬋娟離的都遠,想要前往救助也有所不及,沉重的石壁崩塌傾倒,地動山搖.

短暫的愕然之後,南風反應過來,奔向石壁,悲切呼喊.

"我還沒死呢,哭什麼喪啊."石壁下方傳來了胖子的聲音.

"以後千萬別沖動,咱吃的虧還少啊."南風抬手擦汗,先前的瞬間生生嚇出了一身冷汗.

"別說這些,快把我挖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