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仙家臨凡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說的是道家術語,胖子和諸葛嬋娟不甚明白,胖子疑惑的問道,"臨凡?你的意思是說他是神仙?"

由于少年在旁,南風就未置可否,而是沖那少年說道,"你切莫著急,將此事詳細說來,前前後後,原原本本,不得遺漏,不然我難得准確判斷."

少年聞言連連點頭,開始講說,此人想必真是個書生,迂腐的緊,竟然自出生時開始說起.

眼見他要長篇大論,胖子就放下鐵錘繼續剝那灰狼.

"擦乾淨,以後不要讓它沾染汙穢."南風指著鐵錘沖胖子說道.

胖子點頭應了.

"坐下說吧."南風又指了指那少年.

少年聞言回到角落坐下,南風和諸葛嬋娟一邊往篝火里添加柴草,一邊聽他講說生平瑣碎.

這少年是梁國京口人,名叫高平生,祖上是開染坊的,家境殷實,父母成親三十多年不曾生下子女,眼瞅著就要到五十了,二人好不焦急.

此事也有些玄奇,其雙親不得子嗣心中焦急,求醫問藥,偏方用盡,皆無效果,最後受人指點,開始散布家財,鋪路修橋,遇僧布施,遇道救濟,花了好些銀錢,做了千般好事,殷氏終于在知天命之年有了身孕.

殷氏有孕當晚,睡夢之中曾見到怪獸一頭從天而降,穿過屋頂直入其腹,大驚蘇醒,隨之有孕.

在高平生出生之時亦有異事發生,由于殷氏是大齡生產,其父高云智擔心不得順利,就請了三個穩婆接生,到得出生那天果然發生了意外,胎兒胎位不正,是個坐胎,不得降生.

"啥叫坐胎?"胖子燎烤著狼肉.

諸葛嬋娟接口解釋,"尋常胎位都是頭下腳上,坐胎就是反向坐著,凶險的很,除非遇到高手推胎正位,否則只能剖腹保子,亦或是碎胎保母,很難母子兩安."

高平生聞言連連點頭,轉而繼續講說,事實正如諸葛嬋娟說的那樣,難產,三個穩婆想盡辦法也催生不得,最終只能向事主問詢,問他要保哪個.

一個是陪伴了自己幾十年的結發妻子,一個是自己殷切渴望的子嗣,這樣的選擇無疑是痛苦的,但再艱難也必須選擇,最終高父決定保大人,孩子不曾謀面,而老妻陪了自己半輩子.

殷氏本來已經暈死過去,在穩婆要壞其孩兒之時卻突然蘇醒,執意要舍了自己保全胎兒,給高家傳下香火,穩婆聞言只能出去商議,高父堅持保妻子,而殷氏堅持保孩子,夫妻矛盾,穩婆就不敢動手,最終殷氏搶了產刀在手,自行破腹.

殷氏那時已經萬分虛弱,下刀也無准頭,但說來也怪,一刀下去其腹部竟然橫裂開來,待得穩婆察覺,胎兒已然自己爬了出來,也不哭鬧,就在殷氏旁邊坐著,通體潔白不沾血汙,白白胖胖,好不可愛.

就在眾人以為殷氏必死之際,發生了奇怪的事情,殷氏腹部的傷口竟然自行愈合,片刻工夫好了徹底,連刀疤都不曾留下.

此事神異,在當地著實傳揚了一段時間,待得平穩下來,高父為兒子取名平生,一語雙關,既有平安一生的寓意,又有謙卑仁和的態度,高本來就是大姓,名字還是起的普通一些為好.

高平生天賦異稟,聰明非常,有過目不忘之能,不到五歲就能熟讀諸子百家,恭敬雙親,和善鄰里,多被稱贊,大有口碑.

變故發生在高平生十二歲那年,高平生突然開始夢游,起初高平生還不自知,早起之後見房中事物被移動過還當是熟睡之時有人進過屋子,後來還是家人發現他在夜深人靜之時會在黑暗之中寫寫畫畫,亦或是離開家院四處游走,起初只當他是夢游,便與他藥吃,但服過藥湯也不見好,後來越發嚴重,夜游的越發頻繁,夜游的時間也越來越長,待得意識恢複卻發現已經不在原處.

"你醒來之後可知道你失神之時畫寫了什麼?"南風問道.

高平生搖了搖頭,"是一些奇怪的文字,也不認得,起初還偶爾能夠見到幾次,到得後來就不曾見過了,當是被它毀去了."

"寫幾個."南風遞了一根樹枝過去.

高平生挪過來拿過樹枝,回憶片刻自地上畫寫了幾個文字.

三人看罷,盡皆皺眉,高平生寫的文字垂肩立柱,撇捺彎曲,竟與南風所持鹿皮地圖上的文字酷似.

"是不是?"諸葛嬋娟看向南風.

南風知道諸葛嬋娟在問什麼,便點了點頭,高平生寫的確是鼎文.

這些文字是高平生失神時書寫的,換言之書寫這些文字的並不是高平生本人,而是隱藏在高平生七竅神府之中的前世靈識,由此就能推斷出高平生前世是周朝人.

"繼續."南風沖高平生抬了抬手.

高平生點了點頭,語接上言,繼續講說.

起初失神的時間很短,也就片刻工夫,後來失神的次數逐漸增多,時間也越來越長,逐漸發展到一到晚上就開始發病,本來正在秉燭夜讀,突然就失去了知覺,待得恢複知覺已是次日清晨,人也不在書桌前了,而是安靜的躺在床上.

如果一直是這種情況,包括高平生在內的高家人還不會太過緊張,但有幾次高平生是在晚上突然恢複神智的,醒來之後發現自己身在荒野墳塋.

到得此時,高家人開始懷疑他不是病患而是中邪,于是就開始請道人和尚作醮,驅邪捉鬼,折騰了幾年,也不見好.

後來一個江湖郎中給他開了個方子,每天睡覺之前服食少量朱砂,說來也怪,這方子竟然有效,只要按時服用,晚上便不夢游.

"朱砂有定神效果,但久服傷身."諸葛嬋娟說道.

南風點了點頭,朱砂屬于陽性藥物,外用也就罷了,內服會助長體內陽氣,導致體內陰陽失調,陽盛陰衰,既燥且虛.

見二人無心討論,高平生就接著講說,隨後幾年雖然偶爾也會發現發病夜游,卻不似先前那般嚴重,只要察覺到有發病征兆,就服食少量朱砂,如此這般過了幾年,很快他就到了婚配的年紀,高家就張羅著給他娶親.

就在成親前夜,高平生跑了.

高平生也不知道自己跑了,本來在家睡著的,一覺醒來竟然身在數百里外的客棧里.

害怕自是難免,但類似的情況之前出現過,知道怎麼應對,一邊買了朱砂來吃,一邊尋路回家,待得回到家中已是半月之後,親事自然告吹.

那朱砂終究是有毒之物,也不能總吃,但吃的太少壓它不住,吃的太多又損傷身體,隨後出現的情況令人啼笑皆非,只要一不留神他就會跑掉,等到醒來就尋路回去.反反複複,好不煩人.

"你都往哪個方位行走?"南風問道.

"往北,每次都是向北."高平生答道.

"你想去哪兒?"胖子割了狼肉給諸葛嬋娟,諸葛嬋娟接了.

"不曉得."高平生搖頭.

胖子又割肉給南風,南風擺手未接,轉而沖高平生問道,"你失神有無固定時辰?"

"若是不服朱砂,日落之後就沒了自主."高平生言罷,沖遞肉給他的胖子作了個揖,"多謝,我帶有干糧的."

"你不吃肉?"胖子問道.

"吃的,只是現在不餓."高平生答道.

"你平日里的言行,他是否知道?"南風問道.

"不知道."高平生回答的很是肯定.

見南風側目看他,高平生急忙解釋,"我藏下的朱砂它就尋不到."

"你能否夜間視物?"南風又問.

高平生搖了搖頭.

南風心中有了計較,"你無需驚慌,以我之見,你並非中邪,而是仙家再世臨凡,操控你言行的也並非惡鬼,而是你前世的靈識."

高平生聽的好生糊塗,南風只能詳加解釋,"天上的仙人可以再入輪回重新修行,臨凡之後不會再有前世記憶,也不會再有靈氣法力,但天庭會保留他們的一點靈光,這一點靈光會在冥冥之中影響他們的心性,引導他們向善修行."

"他這哪是一點靈光啊,他很清楚自己想干啥."胖子插話.

諸葛嬋娟亦道,"此人十二歲之前不曾失神,修行應該發生在十二歲之後,前後不過六七年,只能夜晚練氣便身擁大洞修為,靠的自然是前世的練氣法門,由此可見此人神識非常完整."

南風沒有立刻接話,二人所說也正是他所疑惑的,仙人臨凡,仙品越高,靈識保留的就越少,似胖子和大眼睛都是高階仙佛,對于前世諸事皆不明了,而高平生能夠練氣修行,表明他完整的保留了前世的記憶.

"會不會是補氣丹藥所致?"諸葛嬋娟提醒.

"也有這種可能."南風點了點頭,諸葛嬋娟的意思是高平生的修為不是練氣得來,而是吞服過補氣丹藥所致,這種可能性也有,高平生用了六七年的時間晉身大洞,而六轉靈丹在不用靈氣催化加速的情況下也能在六年之中將人送至大洞.不過如此一來問題又來了,若真是這種情況,他的丹藥從何而來.

"他跟大眼睛一般大."胖子也出言提醒.

南風又點了點頭,高平生比他大一歲,與大眼睛同齡,但這並不表示高平生和大眼睛的情況一樣.

"你也別費了腦筋了,等天黑直接問他."胖子建議.

"他不一定肯說."南風說道.

"不說?"胖子冷哼,"不說就打到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