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點靈光
g,更新快,無彈窗,!

出得駒縣就是茫茫群山,借著風雪的掩護,天亮之前三人行出兩百多里,這才放慢速度,自山中尋處落腳.

大雪封山,想要尋落腳之處只能找山洞,但山洞不是隨處可見的,需要碰運氣,三人運氣不太好,一直找了大半個時辰也不曾找到能夠棲身的山洞.

再行片刻,三人停了下來,自山頂看向西北方向,不遠處的山腰有煙霧飄出,那里應該有處山洞,而且里面有人在生火.

"誰會跑這兒來."胖子自言自語.

"咱們至少行出了三百多里,獵戶不會走這麼遠."諸葛嬋娟說道.

"那里沒有田地房屋,也不像隱居在此."南風亦是滿心疑惑.

"會不會又是陷阱?"胖子杯弓蛇影.

南風搖了搖頭,那山腰處的煙霧很是輕淡,若不是走到近處,根本不會發現,玄清等人即便想要在此設伏,也無法確定他們行走的具體路線,若是離的稍微遠一些,就看不到那煙霧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繞過去."諸葛嬋娟建議.

南風點了點頭,剛想移動,卻發現山腰附近的樹林里出現了幾道灰影,定睛細看,是幾只灰狼.

那幾只灰狼彙集一處,向山洞靠近,洞里的人貌似扔出了石塊兒,灰狼跳躍閃躲,不曾進入山洞卻也不曾離開,而是在洞口周圍徘徊.

"不是什麼厲害人物,走吧,過去借個光兒."胖子說道.

南風點頭同意,縱身先行.

幾個起落之後,三人到得山腰,那幾只灰狼眼見三人來到,生出懼意,轉身跑走.

胖子扔出鐵錘砸死一只,樂呵呵的跑過去撿拾.

這里的確是處山洞,有一間房舍大小,洞里有堆奄奄一息的篝火,篝火旁邊站著個落魄少年.

那少年與三人年紀相仿,個子不高,很是消瘦,衣衫襤褸,發髻雜亂,模樣算不得清秀卻也不算難看,手里拿著一把長劍,正驚怯的看著他們.

在那少年打量二人的同時,南風和諸葛嬋娟也在打量此人,南方和北方人的長相是有細微差別的,看這少年模樣,應該是南方人.

在篝火旁邊,還放著一個不小的包袱,包袱解開了一角,可以看到里面有不少干糧.

胖子拎著死狼回到洞口,沖里面的少年說道,"小兄弟,你怎麼在這兒?"

那少年看了看胖子手里的死狼,又看了看胖子,欲言又止.

見少年不開腔,胖子又道,"我們是路過的,沒處落腳,借個光哈."言罷,不等少年接話便大步走進山洞,放了鐵錘下來,自腰間拔出了短刀.

見他拔刀,那少年下意識的退了一步.

"別害怕,我們不是壞人."胖子蹲下身剝那狼皮.

南風與諸葛嬋娟對視一眼,邁步進得山洞.那少年見二人進來,急忙跑到火旁抓起包袱躲進了角落.

那包袱本來就不曾捆好,少年一拿,里面掉出了一件事物,是雙不曾沾土的新綿鞋.

諸葛嬋娟撿起鞋子扔給了那少年,那少年有心接住,奈何諸葛嬋娟扔的力度不夠,他不曾夠著,鞋子落到了地上.

南風自然知道諸葛嬋娟此舉是在試探少年有無靈氣修為,看那少年笨拙反應,應該不是修行中人,但奇怪的是此人所拿長劍卻不是俗物,一看就是精鋼打造,而且雙面開刃,很是鋒利.這種長劍至少值百兩銀子,只有真正的江湖中人才會持拿使用.

"我出去撿些柴草."諸葛嬋娟轉身離開了山洞.

胖子正在剝狼皮,搞的鮮血淋漓,那少年貌似不曾見過這種血腥場面,皺眉歪頭,不敢直視.

南風沒有急于與這少年說話,而是環顧所在山洞,這處山洞並無人工修鑿的痕跡,洞頂也沒有很重的煙熏黑垢,由此可見這少年在此停留的時間並不長.

就在南風想要收回視線尋處坐下之時,一瞥之下卻發現洞口內側的石壁上有幾黑色的大字,字是用燃燒過的木炭寫的,'留在這里,不可遠離.’

這八個字寫的龍筋虎骨,鸞飄鳳泊,既有剛勁氣勢,又不乏飄逸灑脫,沒有幾十年的浸霪是寫不出這手好字的.

用來書寫的是根燃燒過的柴棒,就扔在山洞一角.

"這是誰寫的?"南風轉視那個畏縮在牆角的少年.

少年搖了搖頭.

"我問你話."南風抬高了聲調.

胖子聞聲回頭,"你干啥呀?"

南風沒有接話,而是直視著那少年,等他回答.

少年無奈,只得回答,"我不知道."

一開口,果然是南方口音.

少年說完,抱著包袱想要往外挪.南風走到洞口,擋住了他的去路.那少年眼見不得離開,又退回了牆角.

"你是什麼人,來這里做什麼?"南風正色問道.

見南風神情不善,那少年更加驚慌,"我叫高平生,打梁國京口來."

"來做什麼?"南風追問.

"我來……我來……"少年很是焦急,但焦急過後卻是一臉的沮喪,"我不知道."

言罷,也知道南風不會相信,又急切補充,"我真的不知道."

南風聞言眉頭大皺,看這少年神情不似說謊,但如果不是說謊,此事也說不通,千里迢迢的過來,怎麼會不知道自己來做什麼.

"你是被人抓來的?"胖子回頭問道.

少年搖了搖頭,"不是,我自己來的."

"有意思,不知道來干什麼,你跑這荒山野嶺的干啥?"胖子笑道.

"不知道,不是我想來的."少年又搖頭.

胖子本來見他挺可憐,還有幾分憐憫,聽他這般說,也生氣了,"怎麼說話顛三倒四?"

胖子長的高大,又在干那血腥之事,少年怕他多過怕南風,見他發火,好不惶恐,"英雄息怒,我所說句句是真."

"真你個頭啊."胖子轉頭回去,繼續剝皮.

"當是得了失心瘋."諸葛嬋娟自外面抱了柴草回來,放下柴草沖那少年走去,"來,我與你號號脈."

那少年不敢不從,只能放下包袱長劍,伸了胳膊過來.

諸葛嬋娟伸出二指為其號脈.南風則走過去拿起了那把長劍.

見南風拿他長劍,少年好生驚慌,想要搶回卻又不敢.

"就這麼點膽子,你怎麼敢一個人往山里跑?"胖子說道.

"我說過了,不是我想來的."少年搖頭.

諸葛嬋娟此時正在為那少年號脈,不知為何,突然眉頭大皺.

南風在旁看的真切,立刻提高了警惕.

"你是練武之人?"諸葛嬋娟問道.

"不是,我是讀書人."少年搖頭說道.

諸葛嬋娟未置可否,緩慢收手,收至中途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拍向那少年後腦.

那少年不曾防范,被她打了個正著.

練氣之人倘若突然遇襲,體內靈氣會自行護體,抵抗外力,消減傷害,諸葛嬋娟一掌下去,那少年體外頓現氣色,氣呈深藍,竟是大洞.

見此情形,二人同時抽身後退.

胖子不明所以,被二人的舉動嚇了一跳,倉促起身,跑去拿錘.

被嚇了一跳的不止胖子,那少年亦被嚇的面無人色,背靠石壁,抖如篩糠.

"你究竟是什麼人?"諸葛嬋娟喝問.

"我真的是個讀書人."那少年快被嚇哭了.

三人見狀更加疑惑,若是對方有意隱瞞,就應該知道自己的修為已被三人察覺,還有何繼續假裝的必要.再者,此人身擁大洞,便是敵不過三人,也不至于嚇的要哭.

就在三人面面相覷之際,那少年真的哭了,哭的好生傷心,好生無助.

南風看向諸葛嬋娟,與此同時指了指自己的頭.

諸葛嬋娟搖了搖頭,示意那少年神志沒有問題.

"不是失心瘋?"胖子問道.

諸葛嬋娟又搖了搖頭.

"那是咋了,鬼上身?"胖子疑惑的看著那哭坐在牆角的少年.

"此人身擁大洞,氣定神穩,什麼鬼能附身于他."南風搖頭,鬼魂附身于人的情況並不少見,但修行中人中正陽剛,陰邪之氣無法動搖影響.

那少年聽得三人交談,抬頭看來,"你們會抓鬼?"

"我不會,他會."胖子手指南風.

少年聞言連滾帶爬到得南風近前,作揖乞求,"英雄,求你救我一救."

胖子唯恐此人趁機偷襲,急忙擋在南風身前,"你想干啥?"

"求英雄施展威能,驅走附于我身的這只惡鬼."少年央求.

"你並未被惡鬼纏身."南風搖頭說道.

"有的,有的,我之所以來到此處,並非我想前來,而是那惡鬼驅策所至,天可憐,在這里遇到幾位英雄,求您大發慈悲,驅了惡鬼,全我性命."少年連連作揖.

南風不曾理清頭緒,皺眉不語.

胖子問道,"你知不知道你有靈氣修為?"

"甚麼修為?"少年茫然.

"他不知道."胖子看向南風.

"你今年多大了?"南風問道.

"我生于普通八年,大字丁未."少年說的是南國年號,大字亦指生辰.

"屬羊的,比你大一歲."胖子又看南風.

南風點了點頭,他得了龍齒天蠶脫胎換骨,又得了七轉靈丹裨益靈氣,可謂驚天造化,方在十七歲得了大洞修為,而此人只大他一歲,竟然也是大洞修為,修行如此迅速卻不自知,其中必有緣故.

"似他這種情形,你之前遇到過不曾?"諸葛嬋娟問道.

南風搖了搖頭,轉而手指洞口石壁上的字跡,"那些字是誰寫的?"

"是那惡鬼的筆跡."少年回答的很是肯定,類似的事情之前想必出現過.

"惡鬼在哪兒?"胖子問道.

"在我身上."少年回答.

"你身上沒鬼."胖子糾正.

"有的,有的,只是不曾醒來."少年堅持.

"你為何稱其為惡鬼?它做過什麼惡事?"南風問道.

"它若醒來我就會失去知覺,幾次醒來都在荒野墳塋,天曉得它做過甚麼."少年說道.

"你這種情況是不是好多年了?"南風又問.

少年連連點頭,"十二歲便遭了這災禍,家父請遍道人和尚,作醮無數,銀錢花去不少,卻始終除它不去."

"道士和尚自然奈何不得你."南風隨口說道.

"什麼鬼這麼厲害?"胖子好奇.

"說了不是鬼."南風搖頭.

"那是啥?"胖子追問.

"臨凡之後的一點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