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危機四伏
g,更新快,無彈窗,!

胖子雖然也想跟著去,但仔細想來南風說的也確有道理,"那成吧,你千萬小心點兒."

"我又不和它們正面接觸."南風系好衣扣推門而出.

出門時,正好諸葛嬋娟也推門出來,"我和你一起去."

南風擺了擺手,"不用,你們都留在客棧,我自己去."

"我份量輕,八爺能載得動."諸葛嬋娟給了南風一個帶她而不帶胖子的理由.

南風搖了搖頭,轉身邁步,諸葛嬋娟自後面跟了上來.

出得客棧,南風施出身法,往城外掠去,與此同時發出呼哨召喚八爺.

尚未到得城外,八爺就自東方疾飛而來,南風掠上屋頂,待諸葛嬋娟到來,牽了她的手縱身拔高,落到八爺背上.

八爺回旋轉身,往東北方向疾飛而去.

初乘飛禽,諸葛嬋娟好生新奇,"它如何知道你要往何處去?"

天上風大,南風拉著諸葛嬋娟坐下,"它背上有八處位置,上來之後踩踏不同的位置,它就知道往哪個方向飛,也可以直接告訴它,它聽得懂人話."

"才半歲就這般聰明,當真了得."諸葛嬋娟說道,當日她自獸人谷見到南風的時候是個夏天,那時八爺還沒出殼兒.

南風點了點頭,沒有接話.

此時仍在下雪,雪夜之中觀察氣色很是困難,飛出數十里也不曾見到胖子先前所說的那兩道氣息.不過他記得那處破廟的大體位置,便驅策八爺趕往那里.

離那破廟廢墟還有十幾里時,終于發現了兩道異類氣息,胖子先前不曾看錯,這兩只異類確是居山和洞淵修為,此時那兩道氣息就停留在廢墟周圍.

唯恐被它們察覺,南風就授意八爺飛高,飄灑的雪花為二人提供了掩護,而那兩只異類此時正在破廟廢墟大肆翻找,並沒有察覺到八爺載了二人在天上窺視.

"它們在找什麼?"諸葛嬋娟低聲問道.

南風沒有答話,那兩只異類幻化的是人形,但視線受阻,相貌和衣著看不真切,也無法通過氣色確定是何種異類.

根據那兩只異類的舉動不難發現,它們正在廢墟中有目的的進行尋找,但究竟在找什麼卻不得而知.

這處破廟當初有四種器物,分別為朝鍾以及朝鍾下埋藏的尸體,石像以及石像下埋藏的銅鼎,朝鍾和銅鼎被龔郡運回了府衙,尸體失蹤,石像損毀.

朝鍾最終落到了玉清宗龍云子的手里,在府衙過來搬運這些器物的時候,那九只銅鼎已經被人打開,里面的器物已經被人取走,這九只銅鼎里封印的是韓信的魂魄,帶走其魂魄和尸首的應該是另外一群人.

銅鼎原本有十只,胖子帶了一只回縣衙,在其昏迷之際,天尋子作法將銅鼎里封印的那一魂轉移到了一面玉璧上.帶走尸首和魂魄的人自然是為了複活韓信,但少了主管智慧靈識的爽靈,便是韓信重新活過來,也是個渾噩的傻子.

如此想來,這兩只異類此番過來,極有可能是為了尋找當日缺失的那只銅鼎.

由于當日曾經與狼妖在這里進行過激烈鏖戰,破廟損毀的非常嚴重,已經成了一片廢墟,連殘垣斷壁都不曾剩下,那兩只異類自廢墟中仔細搜尋,找的好生仔細,就差篩土挖地了.

篩土倒是不曾,但它們真的挖地了,在將廢墟全部移走也不曾尋有所獲之後,兩只異類抖身現出了原形,這兩只異類是同類,同為穿山甲,體形碩大,其中一只有牯牛大小,另外一只體形更大,弓背下力,利爪揮舞,挖的塵土飛揚.

由于形體碩大,挖掘甚是迅速,沒過多久兩只異類就完成搜尋,重回地面,幻化成人.

隨後這兩只異類進行了短暫的交談,有風,聽不真切,但其中一人最後抬高了聲調,說的是'去谷底尋找,定要找到那只銅鼎.’

"什麼銅鼎?"諸葛嬋娟疑惑的看向南風.

"這里原本封印有韓信的尸身及其三魂七魄,魂魄被封印在十只銅鼎里,其中一只銅鼎里的東西現在在我身上."南風說道.

在那廢墟南面不遠有一條天塹溝壑,那兩只穿山甲自北岸挖洞,它們皆是異種,爪齒尖利,徑直挖開堅硬的岩石往下方去了.

待得兩只穿山甲離開地面,八爺凌空轉向,往東飛去.

"去哪兒?"諸葛嬋娟問道.

"去盂縣縣衙,那只銅鼎應該還在那里,它們自這里尋不到,很可能尋到縣衙去,一旦發現銅鼎被打開,就能猜到東西在我手里,得去將銅鼎拿走,扔到別處."南風說道.

八爺飛的迅速,半柱香之後到得縣衙上空,南風熟悉縣衙情況,知道府庫位置,輕輕踩點八爺後背,示意它斂翅下落.

八爺會意,俯沖降落.

他通常會在離地十丈時縱身落地,離地三丈時輕身而上,故此每次八爺都會掌握合適高度,但此番它卻並沒有降到離地十丈的高度,離地二十丈時忽然仰頭,振翅飛高.

這一異常情況令南風立刻心生警惕,八爺眼尖,定是發現了什麼.

但八爺雖然聰明,卻終究不會說話,也無法進行詢問,只能自行觀察.

他曾在縣衙住過,熟悉縣衙的房屋布局和衙役的作息時辰,縣衙有班房,也就是衙役執夜守班的場所,此時班房里有燈光傳出,還有猜拳吃酒的喧鬧聲.

後院是縣官的住處,此時後院一片漆黑,二人離開盂縣已經快一年了,不可能沒有新官補任,若有新官上任,此時想必已經睡了,那些衙役便是喝酒也不敢那般放肆.

"事出反常?"諸葛嬋娟定睛下望.

南風點了點頭,"胖子在的時候經常會跑到班房和衙役猜拳喝酒,故此那些衙役敢大聲喧嘩,新上任的官員不可能似他那般沒有架子."

"或許是新官未到."諸葛嬋娟說道.

南風皺眉搖頭,"新官若是沒有上任,這麼冷的天兒衙役早跑回去睡熱坑了,誰會在班房待著."

"陷阱?"諸葛嬋娟提高了警惕.

南風沒有立刻接話,自腦海里快速思慮,他決定回縣衙是臨時起意,原因是聽了那兩只異類的談話,想要回來帶走那只銅鼎,如果縣衙有埋伏,那兩只異類先前的所作所為就是故意做給他看的,所說言語也是故意說給他聽的.

諸葛嬋娟也想到了這一點,"它們若是發現了胖子,並故意讓其發現行蹤,為何不干脆跟著胖子找到咱們?"

"它們可能沒有發現胖子,只是知道我們在附近."南風說道.

諸葛嬋娟尚未接話,南風又道,"那銅鼎遺失已經快一年了,它們早就應該著手尋找了,不該等到現在.可能有人發現了咱們的行蹤並告知了他們,他們自遠處趕來,知道我們在附近,卻不知道我們具體在哪兒,貿然搜尋又怕打草驚蛇,于是便設局誘騙我們,讓我們自投羅網."

"單是誘餌就用了兩只紫氣異類?"諸葛嬋娟心存疑慮,"這麼大的陣勢,直接撒網追捕豈不更快,何必大費周章?"

"撒網只能抓到王八,抓不到泥鰍,對方可能對我很是熟悉,知道我不好對付."南風說道.

"倒不謙虛."諸葛嬋娟橫了南風一眼.

"我已經很謙虛了."南風笑道.

諸葛嬋娟伸手下指,"我都快凍僵了,早做決定."

南風想了想,授意八爺北行,到得遠處,下來鳥背,抱了塊石頭上來.

八爺聰明,根據他的舉動猜到他想做什麼,自行回到縣衙上空,振翅飛高.

飛的越高,扔下的石頭威力越大,一直飛到呼吸困難,八爺方才停住,南風將那石頭奮力扔了下去.

"早知道讓胖子跟你來了."諸葛嬋娟說道.

"他的鐵錘扔不了這麼遠."南風說道.

話音剛落,下方傳來了一聲悶響,兩道深紫靈氣乍現即逝.

"太玄?!"諸葛嬋娟驚呼.

氣息出現的瞬間南風就被嚇出了一身冷汗,他只是懷疑下方有埋伏,沒想到真有,來者雖然只有兩人,卻是太玄修為,先前若不是八爺發現異常,此時二人已經被拿下了.

緊張之下哪里還敢磨蹭,立刻驅策八爺西行回返.

"來人是誰?"諸葛嬋娟問道,此時身擁太玄修為的人屈指可數,李朝宗算一個,但李朝宗會飛,若是來的倆人之中真的是他,早就振翅來追了.

"很可能是太清宗的玄清玄淨."南風猜測.

諸葛嬋娟好生驚詫,"玄字輩?"

"也只有這兩個老東西能想到這麼陰險的計謀."南風點了點頭,此時他既有後怕又有後悔,後怕的是敵人細思極恐,險些中招.悔的是當年不該為求自保,將太玄真經交給他們,這一錯誤的決定已經造出了三個太玄高手,日後可能還會出現更多.

"相傳三清宗只有掌教才能晉身太玄."諸葛嬋娟說道.

"能否晉身太玄取決于有無太玄真經,與修行之人的身份無關."南風搖頭,此前他還一直納悶太清宗是怎麼拿下無常寺印光的,現在終于知道了,最後是玄字輩二老出手了.

"會不會是林云觀有他們的眼線?"諸葛嬋娟猜測.

"有這種可能,也可能是別人發現了咱們."南風說道.

一炷香之後,二人回返客棧,胖子正在焦急等待,問罷情況,大驚失色.

追兵就在鄰縣,三人不敢大意,頂風冒雪,連夜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