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兩個好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個地方在哪兒?"胖子湊過來看地圖.

"在這里."南風手指地圖示于胖子,"在此處西北方向,離此一千多里."

"啥山?"胖子追問.

"古時叫太烏山,現在叫什麼不曉得."南風說道,地圖繪制于周朝,距今已經一千五百多年,很多地名都不再是當年的叫法了.

諸葛嬋娟也過來看那地圖,看罷之後說道,"這里位于西魏邊境,再往西就是吐渾了."

南風點了點頭,此時除了中原三國,外圍還有一些小國,諸葛嬋娟所說的吐渾就是其中之一,是鮮卑慕容氏掌權.

"要去這里,需要橫穿西魏."諸葛嬋娟說道.

"這是離此最近的."南風說道,他自然知道諸葛嬋娟的言外之意,西魏是李朝宗的勢力范圍,三人目前位于西魏東疆,要去西邊,一路上很容易暴露行蹤.

"第六處在哪兒?"胖子問道.

"這里,"南風再指地圖,"西南方向的太和山,也在西魏境內,比去太烏山要遠一些."

"諸葛,你說去哪兒?"胖子看向諸葛嬋娟.

"太和山雖然也在西魏境內,但過了江河就是梁國,我覺得去那里安全一些."諸葛嬋娟說道.

"也好."南風以手指比劃地圖上的山勢走向,這九處存放龜甲的位置連貫起來是一條蜿蜒的龍形,三人目前在龍脈中部,也是最東的一處地點,另外八處都在此處西南或西北,太和山在西南,比較荒僻,去那里沿途可以避開西魏的繁華地帶,若是出現意外,也可以向南進入梁國,若是順利,可以自那里直接北上,自無人的深山直接去往太烏山,能夠最大限度的隱藏行蹤.

決定了去處,三人西行出山,此番沒有原路回返,而是略微偏南,出山之後到得大路,三人辨明了目前所在的具體位置,此處位于龔郡北面,離二人當年隱居的山洞不遠.

三人自鎮上打尖,補充了干糧,連夜出發,繼續往西南方向行進,下半夜,南風看到了熟悉的山峰,此處山前有河,山腰無樹,正是他先前藏匿黃金的地方.

不過此時黃金已經被那兩個差官給取走了,南風站立山頭,抬手南指,"這里離盂縣不遠,咱們回去一趟."

"不是回去過嗎,還回去干啥?"胖子問道.

"上次走的匆忙,沒來得及去林云觀,也不知道天木和天尋道長現在怎麼樣了,我想回去看看."南風說道.

"那倆老頭兒都不錯,應該回去看看."胖子贊同.

諸葛嬋娟不知內情,好奇問起,南風就將先前之事說與她知道,說起天木天尋,自然就會說到太清宗和玉清宗,天木老道是去太清宗幫他打探消息而遇到危險的,至今生死不明.而天尋老道年初曾與他共同探尋封印有韓信魂魄的破廟,在他強行作法陷入昏迷之後,還幫胖子將帶回的那只銅鼎里的韓信魂魄封進了玉璧,相同的銅鼎共有十只,胖子只帶回了一只,至于里面封印的是魂還是魄也只有天尋子知道.

藏金之處離盂縣有一百多里,黎明時分,三人來到了位于盂縣南面的林云觀.

二人主政盂縣之時曾賞給了林云觀不少田地,此時這些田地已經被林云觀墾出耕種,時值秋後,谷米已經收割,地里只剩稻茬.

山門是開著的,有小道童在清掃落葉,南風曾在道觀里吃過飯,那小道童認得他,見他來到,親切的沖他打招呼.

回禮過後,南風問起天木老道,小道童神情黯淡,"師父已于年初駕鶴了."

雖然早已猜到天木老道已經遇害,得到證實之後南風仍然非常難過,"天木道長身體硬朗,怎會忽然駕鶴?"

小道童搖了搖頭,"不曉得,不過師父好像知道自己大限將至,駕鶴之前將身後事都作了安排.你們還不曾吃得早飯吧,來,我們正在煮粥,一起吃過."

南風擺了擺手,"天尋道長可好?"

小道童又搖了搖頭,"不好,師叔病的很重."

見小道童搖頭,南風還以為天尋子也病故了,未曾想他還活著,急切說道,"走走走,帶我們尋他說話."

林云觀是個小道觀,沒有多少房舍,天尋子還住在原來的屋子,敲門過後,里面傳來了虛弱的應答之聲.

南風推門而入,只見天尋子躺在床上,白發滿頭,異常消瘦,若不是胸脯還在起伏,還當他不是活人.

天尋子白頭一事他是知道的,那是作法轉移韓信魂魄的後果,道人掌握了天地玄機,能為常人之不能為,但做任何事情都得承擔後果,作法也是一樣,天尋子只有洞神修為,授的也只是洞神箓,韓信魂魄異于常人且充滿怨氣,轉移這樣的魂魄對他來說屬于越級作法,故此才會折壽白頭.

令他不曾想到的是不到一年時間,天尋子竟然瘦到這種程度,人至大限,必先消瘦,天尋子此時顯然已經油盡燈枯,若是再晚來幾日,怕是見他不到了.

南風走到床前,沖天尋子打招呼.

天尋子睜眼看他,緩緩抬手想要稽首,南風急忙阻止,"道長,我回來看你來了."

天尋子異常虛弱,氣若游絲,自喉頭發出細弱聲音,"好,好."

當日胖子帶他離開盂縣的時候他是處于昏迷狀態的,天尋子此番說好,乃是為他能夠再度醒來而感到歡喜.

"道長,我帶了大夫過來,讓她與你瞧病."南風轉頭看向諸葛嬋娟.

諸葛嬋娟走到床邊看了天尋子一眼,轉而高聲說道,"老道長,你這是氣虛陰虧,需要服藥調理."

天尋子看了看諸葛嬋娟,笑著搖了搖頭,他也懂醫術,焉能不知道諸葛嬋娟是在安慰他.

望聞問切為醫者四診,觀望氣色為四診之首,聞聽次之,問情再次,切脈為四診末流,諸葛嬋娟是岐黃高手,只是看了天尋子一眼就知道他已經病入膏肓.

"我去寫個方子,"諸葛嬋娟說到此處聲音轉小,"讓他過了年關再走."

"多謝."南風真心道謝,他出道之後遇到不少人,但對他心存善意的不多,天尋子能算一個.

諸葛嬋娟瞅了南風一眼,轉身出門.

"你倆說話吧,我出去轉轉."胖子也走了.

天尋子病的很重,氣息微弱,不便長談,于是南風便挑重要的話與他說.

問到天木老道的死因,天尋子只是搖頭,並不作答.

天尋子便是不說,南風也能猜到事情的真相,天木老道是被太清宗給害死的,天尋子之所以不明白告訴他,是擔心他會為此生出愧疚,畢竟天木老道是為了幫他打探消息而送命的.

問罷此事,南風又問起當日昏迷之時天尋子轉移韓信魂魄一事,當初狼妖看守的破廟共埋有十尊銅鼎,分別封印著韓信的三魂七魄,由于銅鼎太過沉重,胖子只帶回了一只,這只銅鼎里的魂魄被天尋子轉移到了玉璧里,他想知道的是玉璧里封印的是魂還是魄.

此番他終于知道了,是三魂之一的爽靈.

人有三魂七魄,三魂七魄各有所主,所謂各有所主就是各有司職,分別掌管人體某一方面的功能,三魂分別是胎光,爽靈,幽精,爽靈主智慧靈識,若有缺失,人會變成傻子.

天尋子太過虛弱,說了這幾句話便疲憊不堪,南風有心告辭,卻被天尋子留下,強自撐著,說了另外一事與他知道.

當日天尋子自縣衙作法轉移魂魄,眼瞅著就要大功告成,爽靈卻忽然有失控遠走征兆,天尋子察覺到異常,咬舌吐血,強大法力,趕在爽靈遠走之前將其封進了玉璧.

雖然只是極為短暫的短兵相接,天尋子仍然通過韓信爽靈的異動發現有人在作法招魂,而且招魂所用的法術正是出于太清宗.

對于天尋子的這番話南風並不感到意外,那狼妖授的是太清宗的符箓,而李朝宗之所以能夠晉身太玄,也是自太清宗得到的太玄真經,不久之前李朝宗往獸人谷尋找龜甲天書,也是請了太清道人前去幫忙.通過這諸多線索不難發現,太清宗和李朝宗,還有那狼妖,同屬同一陣營,都是壞人.

壞人已經浮出水面了,但好人呢,這幾年大眼睛音訊全無,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亦不知道黃奇善有沒有尋到她.

與天尋子的談話只持續了半柱香的工夫,隨後南風就告辭出來,天尋子倒是有心相送,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已經不得下床了.

見天尋子這般模樣,南風心中好生難受,平心而論天木和天尋雖然對他好,卻也是有私心的,私心就是想討好他,能夠多得一些田地耕種.

但哪怕二人動機並不單純,所為也有所求,至少二人懂得交換,幫人家做點事情,換來一點回報,眼下外族當朝,少了漢人教化,世風日下,以怨報德之人比比皆是,忘恩負義之人也為數不少,在這等時候,能夠做到不白要人家東西,已經能算作好人了.

南風是林云觀的熟人,道人都認得他,都念他的好兒,殷切的留他吃飯,胖子也想蹭上一頓,但南風並沒有答應,觀里熬多少粥都是有數的,三人若是留下吃飯,人家就沒得吃了,還是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