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真正擁有
g,更新快,無彈窗,!

"好,先找地方休息,去白日去過的那處山洞."南風說道.

胖子困倦非常,打了個哈欠,"這都什麼時辰了,就近找個地方得了."

"還是去那兒吧,反正要往西去,也不繞路."南風說道.

胖子拗不過南風,只能強打精神,與二人同行向西.

趕到山洞已是凌晨,這處山洞朝陽,洞里很是干燥,胖子和衣躺倒,枕了包袱很快睡去.

此時已是深秋,凌晨寒冷,南風自洞外尋找生火的柴草,諸葛嬋娟也來幫忙.

"我怎麼感覺你心不在焉的,想啥呢?"諸葛嬋娟問道.

南風轉頭看了諸葛嬋娟一眼,說道,"先前那處洞府的石門太厚,李朝宗便是觸發了銅雷,怕是也炸他不死.這銅雷的威力他曾在南疆見識過,也知道銅雷丟了兩個,如此一來他不但會懷疑獸人谷所得龜甲的真假,還能想到有人也在搜尋龜甲天書,只要略動腦筋就能想到是我們所為."

諸葛嬋娟將拾到的木柴遞給南風,"想這麼多,不累呀?"

"當然累,但累點兒總比死了好,"南風又道,"他只要猜到此事是我們所為,就能想到我們既然尋找龜甲天書,就一定掌握了重要的線索,甚至能夠猜到我手里有龜甲天書."

"有道理,"諸葛嬋娟點了點頭,"不過不管他知不知道你手里有天書,都不會輕饒了你.你就別想那麼多了,先前那處山洞正對水潭,只要水雷炸響,便是炸他不死,氣浪也會將他撞進水潭,水里的那只異類那時想必已被驚醒,氣怒之下必不能輕饒了他."

諸葛嬋娟如此一說,南風心里輕松不少,正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看天意了.

撿了柴草,生了篝火,洞里暖和許多.

諸葛嬋娟倚牆坐著,南風自篝火旁看那鹿皮地圖,看罷地圖,又拿出三片龜甲逐一檢視,這三片龜甲有兩片是天元子留下的,有一片是他自獸人谷得來的.

三片龜甲的形狀並不完全相同,獸人谷的那片邊緣被打磨過,很容易區分,天元子的那兩片差別不是很大,但他也能區分出來,他當年在長安客棧的炕下摸出來的那片較為光亮,這是常年撫摸沾上了手上的油脂所致.另外一片色呈灰白,沒有光澤.

發亮的這片龜甲是自許云峰處得來的,這片龜甲原本屬于東面那處洞府,徐昆拿到這片龜甲之後對其進行了參悟,並且悟有所得,成為絕頂高手.

發灰的這片應該是許云峰與天元子聯手尋得,自哪里尋到的不得而知,對其進行參悟能夠有何收獲也不清楚.

第三片是獸人谷得來的那片,這一片原本應該落在花刺兒的先人手里,那人也對這片龜甲進行了參悟,花刺兒所用的禦獸之術想必就是其先人參悟龜甲天書而得來的.

眼下有這樣一個問題需要推敲,那就是這九片龜甲記載的內容有沒有差別,具體的差別自然是有,因為每片龜甲上的文字都不一樣,字數也不相同,字數最多的是徐昆得到的那片,有四十多個古字,字數最少的是色呈灰白的那片,只有十幾個.

所謂差別,指的是這些龜甲所載內容有無本質不同,徐昆得到龜甲之後參研出了高深武功,而花刺兒的先人得到龜甲之後卻參出了禦獸之術,剩下那些龜甲記載的會不會也是某一方面的技藝.

仔細想來,這種可能性不大,九片龜甲所記載內容的本質應該都是一樣的,並不局限于某一方面,之所以參習之後出現了不同的結果,是因為參習天書的人著眼之處各不相同,徐昆原本是跑堂的伙計,見多了江湖中人,對高深武功是心存向往的,所以他自龜甲天書里看到並得到了絕世武功.

而花刺兒的先人住在西南蠻荒,見多了凶猛野獸,自然希望能夠控制這些野獸為己用,心存此念,就自龜甲天書里看到並得到了禦獸之術.

正如天元子所說,這九片龜甲為萬法本源,修行總綱,包羅萬象,心中有什麼,就能自其中看到什麼.

往火堆里扔了幾根木柴,南風再度拿起其中一片龜甲,看幾眼就閉目片刻,隨後再看幾眼,再閉上眼睛.

見南風時而睜眼時而閉目,諸葛嬋娟誤以為他困了,"別看了,睡會兒吧."

南風點了點頭,轉而繼續之前的舉動,實則他並不困,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記住龜甲上的文字,他不認得這些文字,而此時不但要記下文字,還要記下具體的筆畫.

龜甲上的古字很明顯是刻上去的,但細看之下不難發現,這些古字都遵循著龜甲固有的紋路,其情形與覆紙拓印極為相似,後天的刻畫只是為了讓原本的紋路更加清晰.

想要記住不認識的文字並不容易,想要記住每個字的具體筆畫更加困難,但困難只是不容易做到,只要下了功夫還是能做到的.

辰時,南風將先前端詳的那片龜甲投入篝火,目不轉睛的看著它自篝火中慢慢變白酥化.

"什麼味兒?"胖子皺鼻吸氣.

南風沒有接話,龜甲焚燒發出的並不是骨甲的焦臭,而是類似于檀香的特殊氣味.

諸葛嬋娟聞聲醒了,循著南風視線看到了火中的龜甲,驚叫起身,"你怎麼把天書燒了?"

南風注視著火堆,"不為他人所得,才是真正擁有."

聽他這般說,諸葛嬋娟知道他已經將龜甲上的文字記在心里,便不再緊張.

"又不說人話了,文縐縐的,"胖子打著哈欠自石壁上蹭癢,"你不用瞎搞,萬一記錯了,可沒地兒哭去."

此時那片龜甲已經徹底焚燒殆盡,唯恐其中暗藏線索,南風又以樹枝挑撥觀察,確定沒有方才放心,隨即又拿起第二片.

"得來不易,你可千萬慎重."諸葛嬋娟提醒.

南風點了點頭,"你們再睡會兒."

胖子餓了,拿了干糧出來吃.諸葛嬋娟出去尋了些柴草回來,唯恐打擾南風,放下柴草便回到原處繼續假寐,而此時胖子已經睡著了,手里還抓著半個餅子.

第二片龜甲字數較少,加之已經習慣並找到了記憶的訣竅,半個時辰之後,南風又將其投入篝火.焚燒之後仍然不忘仔細察看.

到得午時,最後一片龜甲也徹底記下,閉上眼睛,三片龜甲能夠自腦海里清晰重現,完整無缺.

不止八部金身能夠靜心開竅,增長智慧,道門的修行方法也有類似效果,晉身大洞之後心智記憶皆有提升,此前可能會記下文字,卻無法似這般將龜甲自腦海里精准重現.

這最後一片龜甲是自獸人谷得來的那片,對于這片龜甲,南風並沒有投入篝火,而是扒開篝火,將其埋在了篝火下方的泥土里,深約三寸.

回填泥土,再覆篝火.

"你這是作甚?"諸葛嬋娟不解其意.

"這都看不出來,做叫花雞呢."胖子打趣.

南風搖了搖頭,沖二人正色說道,"咱們得給自己留條後路,目前已經知道李朝宗和龍云子在尋找天書,消息一旦傳出,會有更多的人加入尋找之列,這些人都是咱們的對手,他們若是知道我們手里有天書,估計會想方設法的算計咱們,萬一咱們之中有人落單被俘,這就是最後的保命符,必要的時候交出這片龜甲,以此拖延時間,給同伴爭取營救的機會."

"真是烏鴉嘴."諸葛嬋娟嗔怪.

"也不能怪他,他是讓人給殺怕了."胖子說道,不久之前二人險些死在天山子手里,經曆過那樣的事情,誰也免不得後怕,留條後路也在情理之中.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都說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搞不好以後找咱們的人比找天書的人還多,你倆跟著我,免不得受累倒黴."南風伸了個懶腰.

"之前也沒少倒黴,不過也沒少跟你沾光,哈哈."胖子笑道.

"這片龜甲字數較多,為何留它?"諸葛嬋娟手指篝火,她曾經看過這三片龜甲,知道邊緣光滑的這片字數不少.

南風解釋道,"這片龜甲我曾拓印下來給了我們的大哥,萬一日後泄露出去,會有很多人知曉這片龜甲的內容,知道的人太多,就不值得藏留了."

諸葛嬋娟點了點頭,沒有再問.

南風扔掉撥火的樹枝,拿了鹿皮察看.

"你昨天說這是九處位置中的第五處?"胖子又拿了餅子出來吃.

"對."南風伸手討要.

胖子遞了一張給他,又給諸葛嬋娟,諸葛嬋娟也接了.

"既然在中間,為什麼要往龍頭跑,直接就近開始找多好."胖子問道.

"龍頭龍尾比較容易尋找,我擔心李朝宗搶了先."南風說道.

"也有道理,不過我覺得咱還是就近開始找比較好,不然光跑道兒了."胖子說道.

南風皺眉思慮,沒有接話.

"諸葛,你說呢."胖子看向諸葛嬋娟.

"我同意你的說法,龍頭離此肯定不近,很快就要入冬了,往北走會非常寒冷."諸葛嬋娟贊同胖子的提議.

"要不這樣,咱們兵分兩路,你們去最近的一處,我和八爺趕去龍頭,看看那里的情況."南風說道,太乙山的洞府驗證了他先前的猜測,這九處放置龜甲的位置並不全是機關重重的古墓,若是第一處區域與這里相似,便能輕松拿到.

胖子一聽連連搖頭,"還是別了,咱們本來就不是人家對手,分開更危險.別以為騎了八爺就安全,你可別忘了,李朝宗也會飛."

南風沒有立刻表態,而是仔細看那地圖,與此同時自腦海里斟酌利弊.

見南風不接話茬,胖子又看向諸葛嬋娟,"諸葛,你說呢."

"你說的有道理."諸葛嬋娟在旁幫腔.

"你倆什麼時候穿一條褲子了?"南風隨口說道.

"怕什麼,又不是穿一雙鞋子."諸葛嬋娟笑道.

南風橫了諸葛嬋娟一眼,沒有接話.

"啥意思,穿鞋咋啦?"胖子並不知道二人在獸人谷說過什麼,聽的一頭霧水.

諸葛嬋娟自然不會解釋.

仔細看罷地圖,南風做出了決定,"行啊,聽你們的,去臨近的第四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