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一般見識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位小兄弟,您是不是記錯了,這里不止我們一家客棧."店主自櫃里走了出來.

"沒記錯,我記得你們兩個."南風說道.

店主快步上前,拱手賠笑,"您別生氣,先喝口水."說到此處,沖愣在一旁的伙計喝道,"還愣著干什麼,上茶,上好茶."

正所謂惡拳不打笑臉人,店主這般說,南風也就不急于動手.

店主走到門口左右張望,"這幫食客好不講究,這便走了,酒資也不曾付得."

南風自然知道店主在看什麼,平靜說道,"別看了,我是一個人來的."

被南風看破伎倆,店主大為尷尬,訕笑道,"小兄弟,您確定沒有記錯?"

"我有沒有記錯,你們心知肚明."南風說道,他沒有急于動手也不是存了戲耍之心,而是觸景生情,想起了當年悲慘的遭遇,當年他染了風寒,又沒有吃的,實在耐受不住了,這才冒險出來購買食物,但這伙計和店主卻昧了他的金子,將他推了出去,他記得很清楚,當日他是摔在門外的,起來之後尋了破屋棲身,又被幾個在此處吃酒的食客尋過去打罵,自他身上搜找金銀.

那伙計拎著茶壺過來,店主急忙接過,倒了杯茶,雙手遞給南風,"夜里冷,您先喝杯熱茶."

南風伸手接過,隨手將那茶杯放在櫃上.

"這天兒可真夠冷的,"店主走到門旁關上了房門,回頭沖伙計喊道,"快去把廚子喊回來整治酒菜,向這位小兄弟賠罪."

伙計急忙應承下來,轉身欲行.

"等等."南風忽然開口.

店主聞聲皺眉,伙計聞聲轉身.

"我給你們兩條路走,一,你們伙同廚子沖我動手,被我制住,然後每人打斷你們一條腿,再放火把你這客棧燒了.二,你們去尋兩只老鼠回來,一人吃上一只,吃完我就走."

聽南風這般說,店主和伙計面色變的更加難看,看南風這身板兒,不似有功夫的人,但南風說話的語氣卻表明他胸有成竹,二人摸不清南風底細,便不敢貿然動手.

愣了片刻,店主先有了反應,滿臉賠笑,"小兄弟,事情過去了這麼多年,我們當真記不清了,但您說有此一事,也定然不是信口開河,請問當年這不長眼的東西昧了您多少銀兩?"

"一顆金豆子,折銀十一兩."南風說道.

"十一兩?"店主愕然瞠目.

南風瞅了那店主一眼,此人的愕然是裝的,太平鄉只有這一家客棧,南來北往的客商大多在此歇腳,十兩銀子算不得什麼.

店主言罷,快步走進櫃台,拉開抽屜看了一眼,轉而沖那伙計喊道,"快去馬家鋪子借十兩銀子回來."

伙計聞言先是一愣,待得回過神來,連連點頭,快步走到門口,拉開房門,往西跑去.

伙計走後,店主端了南風放在櫃上的茶水遞送,"小兄弟,喝口水,稍等片刻."

南風接過茶杯,又將其放回櫃上,"他報官去了吧?"

店主聞言連連擺手,"哪里,哪里,您誤會了,我這櫃上真的沒有那麼多銀錢."

南風點了點頭,"你放心好了,在官家來到之前我是不會走的,我也不會沖你動手,等官家到了再說.官不能白報,本來我只想打斷你們一條腿,如此一來客棧該燒燒,兩條腿都給你們打斷."

店主聞言再度擺手,"不敢,不敢,您先坐著,我去切盤鹵肉."

"老實待著,哪兒也不准去."南風冷聲說道.

店主不敢輕舉妄動,只得陪著笑臉與南風說話,隨他說什麼,南風皆不應聲.

不多時,遠處傳來了腳步聲,聽那腳步聲,來者甚眾,當有十幾個.

片刻過後,來人到得客棧門前,伙計在前,後面跟著一群差人.

為首的是個五十來歲的男子,看那模樣當是此間鄉正,怒氣沖沖,進門就喊,"就是你在此尋釁?"

"是我."南風點了點頭.

"綁了."鄉正下令.

"且慢."南風抬手,"你是此間鄉正?"

"是又怎地?"鄉正蠻橫.

"你現在帶人離開,我不會為難你們."南風數道.

"死到臨頭還充好漢,"鄉正沖眾人揮手,"還等什麼."

早在進門之初,南風便看到了那根頂門棍,身形閃動,操了頂門棍在手,不傷要害,只是敲腿.

深藍大洞對戰尋常鄉勇,哪有什麼懸念,片刻過後十幾人全部倒地抱腿,淒慘嚎叫.

那伙計見勢不妙,轉身想跑,南風追上前去,接連兩棍,將其雙腿盡皆砸斷.

那鄉正南風不曾動他,那店主原本想跑,見南風移動快速,便不敢跑,而是跪下求饒,"英雄饒命,英雄饒命."

"別害怕,我本來也沒想殺你."南風言罷,歪頭看向鄉正,"你是此間官長,我便將此事經過說與你知道,你來評評理."

此時周圍慘叫連連,南風不得順利講說,只能高喝制止,"閉嘴,誰再喊痛,另外那條腿也給你們敲斷."

眾人怕他,便不敢喊,疼痛難忍,亦只能強行忍著.

南風清了清嗓子,將當年之事詳細的說與鄉正知道,言罷,問道,"依你之見,我該不該回來尋仇?"

"該,他們有錯在前,怪不得你,"鄉正急切接話,"我即刻讓他們賠你銀兩,雙倍賠付,可惡的殺才,真無良心."

"我不要金銀,留給他們接骨治傷吧,"南風轉頭看向跪倒在地的店主,"准備好了嗎?"

那店主早就嚇破了膽,聞言磕頭連連,哀聲求饒.

"英雄,他已經知錯了,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放他一馬吧."鄉正驚怯求情.

"當年我來買吃的,他們昧了我的錢財,也沒與我吃食,知道我是怎麼活下來的嗎?"南風抬手南指,"我在那山上的義莊里棲身,沒有吃的,只能以老鼠果腹."

鄉正接話道,"英雄,英雄,他們愚蠢無知,你萬不要與他們一般見識,您是行走江湖的人,識大體,有見識,想此間淮陰侯韓信,當年曾受胯下之辱,但得勢之後不但不曾為難那人,還封官與他做,先賢尚且……"

南風擺手打斷了鄉正的話,"他那是做給世人看的,我既不求萬民敬仰,又不懼千夫指點,為何要學他惺惺作態?我就要和他一般見識!"

言罷,南風邁步向那店主走去,那店主見他拿了棍棒來到,驚叫掙紮,南風也不管他,上去兩棍,斷了他的雙腿.

"好了,都出去,我要燒了這客棧."南風自櫃上拿了酒壇聞嗅,此時酒水駁雜,能夠助燃的酒水並不多.

到得此時,眾人已經知道他說到做到,哪怕行動不便,爬也得爬出去.

待得眾人出去,南風將幾壇燒酒扔碎,以燈火引燃.

此時街道上已經聚集了大量鄉人,本來還在攙扶那些鄉勇,見南風自客棧出來,急忙四散避開.

"以後多做點好事,壞事做多了,早晚會有報應的."南風笑道.

"恃強凌弱,算什麼好漢."人群中有人嘀咕.

"他娘的,誰規定弱者作惡就該得到寬恕?"南風手指人群那說話之人,"你給我跪下!"

那人心存僥幸,佯裝無辜,並不跪倒.

"帶帽子那個,"南風伸手再指,"我這人可不大度,誰惹到我我都不會放過他,你也惹到我了,跪不跪,不跪把你的腿也給你敲折."

眾目睽睽,那人哪里想跪,但跪下總比被打斷雙腿要好,只能跪了.

"不怕聰明人,不怕蠢人,最怕你這種自作聰明的,你很有見識嗎?"南風看向那人.

那人深埋其首,哪里敢接話.

南風這才滿意,轉身向南,緩步離去.

眾人哪敢攔他,直待他去的遠了,方敢上前攙扶那些被他打傷之人.

到得街頭,南風縱身向南掠去,到得鎮外,尋到木屋,敲門.

"誰呀?"里面傳來了老年男子說話的聲音,與當年他雪夜至此敲門求助卻讓他滾的不是同一人.

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既然不是當年那人,南風便不與他為難.此時八爺正在上空盤旋,見得南風手勢,立刻下來接他,待那老者開門,已不見人影.

八爺飛的平穩,南風躺在八爺背上,心情暢快,好不爽利,正所謂人活一口氣,樹活一張皮,人活著不是為了忍氣吞聲的,有仇必報,有恩必償,寬恕傷害過自己的人並不是有氣度,也不是有胸襟,而是恩怨不明,混亂糾結.管他是誰,強的不能怕,弱的也不用憐,只要傷害過自己就得報複,一個也不能漏下.

所謂重情重義並不是輕易寬恕他人,而是恩怨分明,一個能夠輕易忘記仇恨的人,也必定能夠輕易忘記別人對自己的恩情.人得活的簡單明了,哪有那麼多無謂的顧忌和糾結.

有飛禽為坐騎就是便利,不過四更南風便開始回返,由于負載了重物,回程就慢了一些,待得回到客棧已是卯時,那兩枚水雷南風也不曾帶回客棧,而是埋在了附近山里,此物危險,可不能隨身攜帶,若是需要,再回來取走.

由于過了約定的時辰,胖子和諸葛嬋娟有些擔心,問起,南風便將先前之事告知二人.

"可惜那時候我不認得你."諸葛嬋娟拍了拍南風肩膀,此事不值一提,她心疼的是南風,事發之時南風不過十二歲.

"你應該叫上我."胖子倒是義憤填膺.

"殺雞焉用宰牛刀."南風笑道.

胖子一聽很是受用,"說的也是,我若出手,他們都不得活了."

"好了,收拾東西,准備進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