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一絲異樣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真捅了,沖著胖子的大圓肚子就是一刀.

此番他是用上了靈氣的,大洞靈氣催到極致,毫無保留.胖子的八部金身已經練到第四重,便是沒有服食龜背天牛,這一刀也殺他不死.

果不其然,一刀下去,連皮毛都不曾傷到.

捅肚子,捅胸脯,捅大腿,連捅三刀,南風停了下來,拿刀對准了胖子的襠部,"信不信我閹了你?"

"你閹個試試."胖子好不得意.

南風沒了興致,扔了刀,翻身躺倒.

"這身衣裳沒法兒穿了."胖子看著滿是窟窿的破褂子.

南風無奈歎氣,"你能讓我睡會兒嗎?"

"成,你睡吧,我出去吃點東西."胖子轉身欲行.

"你不剛吃過嗎?"南風問道.

"也不知怎地,總是覺得餓."胖子說道.

南風沒有再接話,閉著眼睛尋找睡意.

此後胖子沒有再來聒噪他,睡到辰時,自己醒了,起床洗漱,隔壁房間有動靜,胖子和諸葛嬋娟在說話,二人的交談他聽的一清二楚,胖子在問諸葛嬋娟他身上一直發癢是怎麼回事,諸葛嬋娟說那是龜背天牛的藥力經腠理達肌膚.胖子又問為什麼總是感覺餓,諸葛嬋娟言之那是因為力氣的增大,需要更多的食物補充體力.

桌上有早飯,洗漱過後南風自桌旁吃飯,二人也知道他醒了,就過來與他說話.

三人說的是接下來的去處,在與二人說話時南風想的是怎樣帶上元安甯而不令諸葛嬋娟吃醋,早先在和林鎮諸葛嬋娟應該與元安甯打過照面,雖然嘴上說元安甯沒前沒後,內心深處卻已經視元安甯為威脅,她自然不想帶上元安甯.要想讓諸葛嬋娟不吃醋,就必須讓她感覺少了元安甯不成.

心存此念,說話時南風就偏重講述獸人谷那處古墓的機關是何其凶險.

未曾想諸葛嬋娟雖然醋勁兒大,性子直,卻聰明的很,不等南風說完就打斷了他的話頭,"把姓元的叫上吧."

"南風也不想叫她,但那些機關我們破不了."胖子幫腔,昨夜元安甯沒進門時南風曾經說過這話,他記心里去了.

諸葛嬋娟瞅了胖子一眼,"你們自龔郡來,要往太乙山去,不想叫她,你們來長安做什麼?"

諸葛嬋娟問到了點子上,胖子啞口無言,不得應答.

這話南風也沒法兒接,承認諸葛嬋娟說的對不成,辯解更不成.

好在諸葛嬋娟並沒有繼續糾結這個問題,"此去太乙山路途遙遠,進山之後耗時也必定長久,得准備一些用物,你去喊她,我們去采買用物."

南風點頭答應,約定午後在城外會合,然後分頭行動,

元安甯住在前朝鍾樓附近,南風趕到那里時竟然在大街上遇到了元安甯,元安甯穿了身土布衣裳,拎著一個籃子,里面是一些菜蔬,還有一包藥草.

見到對方,二人都很意外,元安甯帶了南風往住處走,行走之時低聲交談,原來一直陪著元安甯的那個老宮女年老體弱,染了重病不得下地,元安甯只能拋頭露面,買菜抓藥.

待得去到元安甯的住處,南風見到了那老宮女,正如元安甯所說,此人病的不輕,加上年歲大了,也不容易調理.

上了茶水,元安甯詢問南風來意,南風只道路過,順便來看她一看.

元安甯何其聰明,自然不信,再三追問,南風只能實話實說,元安甯聽罷好生犯愁,這老宮女陪她多年,而今臥病在床,也不能撇下不管.

"不如這樣,"南風放下茶杯,"我早先時候得了一只夜梟為坐騎,雖是幼年,卻已經能夠載人,我們先去,若有必要,我再回來接你,你看如何?"

元安甯沉吟過後點了點頭,"也好,那公輸要術包羅造物萬象,機關技巧我尚未盡數掌握,你們先走,我抓緊時間研習領悟,若是遇到困阻,萬不可以身涉險,回來喚我,咱們一共商議."

正事說完,南風本想立刻告辭,一瞥之下發現桌上的一盤剩菜,不但糊了,還夾生.

元安甯乃前朝公主,不會做家務,也不善烹煮,老宮女一病,她的日子很不好過,本來就不胖,此時更瘦了.

見此情形,南風就沒有急著離去,而是幫元安甯烙了一鍋餅子,又教她如何烹煮簡單的粥飯和菜蔬.

待得忙完,已經是中午了,元安甯留他吃飯,南風找了個借口,沒有留下.

走時,元安甯出來送他,走到巷口,南風回頭,只見元安甯還在門口站著.

南風沖元安甯擺了擺手,示意她回屋.

元安甯點了點頭,卻沒有回去.

南風一直視元安甯為朋友,他對元安甯有七分欣賞,皇家後裔,行止有度,知書達理.與此同時也有兩分同情,在盂縣亦莊他第一次遇到了元安甯,當日元安甯被僵尸咬傷,被天木子救下之後,二人自義莊里等胖子回去派馬車來接,那時二人曾經有過短暫的交談,交談過後,他將公輸要術給了元安甯,確切的說是在元安甯說出那句'我已經一無所有了’之後,他將公輸要術給了她.

除了七分欣賞和兩分同情,還有一分異樣的感覺,這一分異樣的感覺也並非憑空出現,而是有原因的,他曾在義莊北面的山中監視過元安甯,期間元安甯曾下樹解手,實則在他轉頭之前就已經看到了一些不該看的,時至此刻他仍能清晰的回憶起那副情景,一個男人,一旦看到了不該看到的,對這個女人的感覺就會變的異樣.

不過他能確定這份異樣的感覺不是色心欲念,但究竟是什麼卻想不明白,也說不清楚.

回到城外,胖子和諸葛嬋娟已經先回來了,八爺也回來了,見到南風回返,自樹上飛了下來,踱過來沖南風叫了兩聲,默契是不需要用語言表達的,在胖子和諸葛嬋娟聽來八爺只是叫了兩聲,而南風卻能聽出八爺叫聲里夾雜的興奮和得意,如果能說話,八爺說的應該是"你交代我的事情我辦好了."

南風撫摸著八爺,好聲誇獎了一番,又拿了干糧給它吃.

八爺自然不吃,但吃不吃是一回事,獎不獎又是另外一回事,便是不吃,八爺也高興,踱到樹蔭下眯眼蹲著.

"這是大哥給咱的信."胖子遞了塊布片兒.

南風隨手接過,是呂平川寫的,告訴二人他已經到了南國地界,讓二人無需掛牽.

"你這坐騎當真特別,還沒聽說過有誰騎乘夜梟."諸葛嬋娟走了過來.

"別看它模樣怪,卻聰明的很."南風說道.

"你請的人呢?"諸葛嬋娟問道.

"她有個老仆人,病了,走不開."南風隨口說道.

"我去給她瞧瞧?"諸葛嬋娟問道.

"最好."南風正有此意.

"我才不去."諸葛嬋娟轉身走開.

南風無奈搖頭,諸葛嬋娟是故意那麼說,為的是確定元安甯家里是不是真有病人,說白了就是詐他,看他有沒有說謊,說到底她對元安甯還是有戒心的.

"東西我們都准備好了,什麼時候走?"胖子問道.

"這里不是久留之地,早些動身吧……"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