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聚首離別
g,更新快,無彈窗,!

胖子沒有答話,而是歪頭看向巷口,此時南風正在翻身下馬.

那道人亦聽到了馬蹄聲,側目歪頭.

那道人一回頭,南風看清了他的長相,此人他也認得,是玉清宗赤陽宮輔事凌云真人.

南風認出了凌云子,凌云子也認出了他,眉頭微皺,欲言又止.

見南風到來,胖子擠眉弄眼,示意二人合圍夾攻,與凌云子爭斗.

南風沖胖子搖了搖頭,轉而快走幾步,到得凌云子身前,沖其稽首行禮,"無量天尊,參見真人."

凌云子不曾答話,看了看南風,又回頭看了看被堵在牆角的胖子.

"這是我的三哥,我們的兄長遭人陷害,被囚天牢,我們此番要救他出去."南風沖凌云子解釋,在玉清宗的時候凌云子對他甚是友善,究其根源乃是黃奇善當年因為凌云子帶回的女子並非太陰元君轉世而大發雷霆,問罪玉清宗,煙平煙霄二老找了他回來,為凌云子作證,這才消除了雙方的誤會.

凌云子仍然沒有答話,略作沉吟之後微微側身.

南風沖胖子做了個手勢,示意他趕快離開.

胖子此時已經知道南風認得這道人,自老白身上翻身下來,沖老白說了句梵語,後者還歸白犬體相,跟著胖子急行往北.

待胖子走到近前時,南風沖其低聲說道,"去城外等我."

"好,你小心點兒."胖子點頭答應,快步離去.

不等凌云子說話,南風主動說道,"我三哥拿的那雙鐵錘是我們自梁國西南邊疆的獸人谷得到的,那里有處古代陵墓,早在多年之前已經遭到蠻人破壞,里面的銅器亦被蠻人拆卸融售,這雙鐵錘就扔在熔爐旁,蠻人不當物件,就被我們拿了來."

"獸人谷?"凌云子皺眉重複.

南風點了點頭,"對,我們往鳳鳴山求藥,自那里結識了獸人谷主花刺兒,他應許送我一只飛禽為坐騎,我們便去了那里,那巨梟也是我們自那里得來的."

凌云子舉目西望,不曾接話.

南風也能根據宣云子的氣息確定他的位置,確定宣云子短時間內不會折返,便問道,"真人為何詢問那鐵錘來曆?"

"若是貧道不曾看錯,此物當是一件仙家法器,與玉清宗有些淵源,"凌云子隨口說道,言罷,問道,"下山之後你有何際遇,怎地修為提升如此迅猛?"

"我們機緣巧合之下救了南藥王王叔的性命,他送了兩枚七轉補氣靈丹與我們."南風實話實說,他對凌云子的印象很好,當日被罰面壁三年,凌云子曾經極力幫他說情.

凌云子點了點頭,"你下山之後貧道一直耿耿于懷,只怪自己人微言輕,不得留你,而今你有這般造化,貧道亦算了了一件心事,快些去了吧."

"真人,我們在獸人谷做客期間,李朝宗和墨門的人也曾去過那里,他們還請了一位太清道人前去幫忙堪輿定位,找到了那處古代陵墓,不過他帶出來的東西可能是假的."南風說道.

凌云子眉頭微皺,緩緩點頭.

此時那宣云子的氣息正在往回移動,南風抓緊時間問道,"在那之後,黃總判可曾回過玉清宗?"

凌云子搖了搖頭,"快走吧,江湖險惡,好生珍重."

南風道了謝,本想說話,想了想又沒說,沖凌云子稽首行禮,轉身離去.

眼下的情形與年初的情形差不了許多,都是滿城搜捕,但不同的是二人的修為已經今非昔比,城牆雖然高聳,卻困二人不住.

出城時南風不曾見到胖子,也不曾刻意尋找,出城之後往山里行了五六里,找了處空曠所在,等八爺尋來.

八爺果然尋來了,八爺剛到,老白也帶著胖子到了,老白能夠聞嗅氣味,循著氣味就能找到他.

胖子使用鐵錘本就勉強,此時已經累的雙臂難抬,舉步維艱,"大哥呢?"

"八爺知道,走,尋他去."南風說道.

"別了,我走不動了,讓八爺把大哥馱過來吧."胖子一屁股坐下,仰身躺倒.

南風點頭答應,沖八爺吩咐幾句,八爺會意,振翅離開.

"哎呀,娘啊,累死我了."胖子幾近虛脫.

"還好,救了大哥出來,也不枉忙碌一場."南風也累的筋疲力盡.

"剛才那道士你認得呀?"胖子問道.

"認得,那是玉清宗的凌云真人,在玉清宗的時候對我不錯."南風說道.

"你不正愁著不能渡劫嗎,為啥不跟他說說,讓他幫你一把."胖子問道.

"哪能勞煩人家."南風搖了搖頭,實則他臨走之前想跟凌云子說的也正是此事,但斟酌之後感覺太過唐突,也就沒好意思張口.

沒過多久,八爺回來了,馱了呂平川回來.

死中得活,重見天日,呂平川心中波濤湧動,但他不善謝辭,只是拍打著二人的肩膀,感慨唏噓.

二人當初離開長安之前,曾經尋找過呂平川,那時不曾找到呂平川,只能根據呂楊氏的舉動猜測呂平川不在府中是出征去了,未曾想呂平川壓根兒沒有出征,而是被朝廷問罪關押了.

幸虧二人來的及時,也幸虧西魏諸將吃了敗仗,亦虧了二人救錯了人,如若不然二人還不知道呂平川被關在天牢里.

聽得二人講說,呂平川好生感慨,此番當真是善有善報,當日若是狠下心腸害了自己的這兩位兄弟,倒是能夠統兵出征,但出征之後吃了敗仗,白日里斬首的就是他了.

說起當日之事,胖子好生氣憤,只道李氏眾人薄情無義,害的呂平川受了這半年多的牢獄之苦,又道決不能輕饒了他們,要抽空去李府放螞蟻.

呂平川聽了好生疑惑,不明白放螞蟻算哪門子報複.

南風見狀只得向呂平川解釋,由于獸人谷一事有李朝宗牽扯其中,而李朝宗又是呂平川名義上的師父,故此就省略了龜甲天書一事,只說二人這段時日的經曆,又說胖子成親一事,最後說的才是螞蟻.

得知那螞蟻能夠快速繁殖,泛濫成災,呂平川急忙阻止,這里可是京城,如果不得收斂控制,將會釀成莫大災禍.

傍晚時分,南風乘了八爺,往附近鎮子買了酒菜回來,胖子支開老白,三人圍坐喝酒.

待得回過勁兒來,胖子雙臂開始腫脹,幾乎連酒碗都不得端拿,南風負責斟酒伺候,三人之中他最小,按規矩也應該他倒酒.

此番說的是二人修為的提升,要說修為,免不得說起補氣靈丹,要說補氣靈丹,就不能不說補氣靈丹從何而來,最終還是說到了李朝宗.

說到李朝宗,呂平川免不得尷尬,不是什麼錯誤都可以補救的,正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李朝宗哪怕對他薄情寡恩,也終究是他的師父,這個事實是無法改變的.

胖子邀請呂平川同行,呂平川思慮過後搖頭拒絕了,二人眼下跟李朝宗是死敵,他日免不得沖突爭斗,呂平川自然無法與二人同行共事.

"大哥,你以後有啥打算?"胖子問道.

"西魏待不得了,我想去梁國謀事求生."呂平川說道.

"梁國皇帝不務正業,癡迷佛教,數度出家,朝政荒廢,你就算去了,也很難有所作為."南風說道.

南風說這話的時候胖子也有些尷尬,兄弟幾個選的都不是同一條路,立場不同,一不小心就說到對方痛處.

呂平川擺了擺手,"再不濟那也是漢人國家,再者,我要往南國去也是希望能夠找到莫離,在牢里的這段日子我已經想通了,功名利祿都不重要,問心無愧才是為人之本."

二人點頭贊同,端碗敬酒.

酒過三巡,呂平川沖二人道別.

二人極力挽留,呂平川只是要走,他是大哥,二人也拗他不過,細軟南風身上還有一些,與了呂平川不少,臨行前南風脫下了身上的中衣相贈 "大哥,天書你想必聽說過,天書本由九片龜甲組成,這衣服上的拓文便是其中之一,送與你."

"萬萬不可,萬萬不可."呂平川連連擺手,他雖然沒有親眼見過天書,卻不止一次的聽說過天書,相傳天書乃修真總綱,萬法本源,比三宗的太玄真經更加神異.

雖然呂平川極力推辭,南風仍然強行的塞給了他,"這些文字好生冷僻,我亦不懂,你可尋訪淵博之士,闡解翻譯."

不等呂平川說話,南風又道,"若是遇到長樂,可問其是否集齊鐵劍門練氣法門,如若不曾,讓他莫要著急,待得我們再聚,我送他另外一份天書,供其研習."

呂平川愕然點頭,好生驚訝.

定下再聚日期,呂平川動身,二人自不會讓他孤身上路,而是派了八爺負載相送,南風再三叮囑,吩咐八爺一定要將呂平川送過江河.

暗夜之中,八爺負著呂平川振翅南下,二人目送.

"大哥還是不甘心,不然他不會要你的天書."胖子說道.

"統帥千軍萬馬,叱咤沙場是他兒時就有的夢想."南風點了點頭,呂平川失望的只是西魏的官場,內心深處還是希望能有一番作為,並不甘心庸碌一生.

"你的夢想是啥?"胖子問道.

南風歪頭看了胖子一眼,"你早點歇著吧,我出去一趟."

"干啥去?"胖子追問.

"見元安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