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雌雄雙錘
g,更新快,無彈窗,!

胖子疾沖而至,手指地上的鐵錘,"咋回事兒?"

南風愕然搖頭,先前胖子扔出鐵錘打殺那用弓兵卒,鐵錘曾自行飛回,若說有人暗中相助也還說得過去,但此番胖子正在揮錘拒敵,鐵錘脫手,搞的好生狼狽,這便排除了有人在暗中相助的可能.

眼見追兵趕到,胖子也顧不得多想,抓起地上的鐵錘再度迎向吶喊沖至的兵卒,"快,接著找."

南風轉身疾行,與此同時高聲呼喊呂平川.

牢房里的犯人聽得南風呼喊,紛紛回應,只道知道呂平川關在哪里,其目的無非是想誆騙南風救他們脫困.

南風也不理睬,快步向前.

"他關在東側左數第三間牢房."一間牢房里傳來了喊聲.

南風聞聲止步,揮錘破鎖,將那人放了出來.再將北面牢房打開,快步進去,揮錘砸牆,便是有大洞修為,這鐵錘揮舞的也著實費力,一錘破牆透光,兩錘砸出豁口.

將那說話之人和此間牢房里的犯人放走,南風回到通道,向東狂奔.

尚未跑到盡頭,後面傳來了胖子的驚呼,一回頭,只見鐵錘又凌空飛來,不同于上次,此番胖子雙手抓握,鐵錘不曾脫手,將他也拖了過來.

眨眼之間,鐵錘到得南風近前,二人面面相覷,驚惑不已.

半瞬之後,鐵錘落地,胖子撲倒.

驚詫之余,南風想起一事,調了錘柄末端來看,他手中的這把鐵錘末端刻的是太極的陽魚.

"這兩只鐵錘不能分開太遠."南風說道,當日在獸人谷二人便發現鐵錘末端分別刻有太極雙魚,當時不明所以,此時想來,這兩把鐵錘如同雌雄男女,能夠互相吸引,只要分開太遠,就會自動會聚.

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南風卯足力氣將鐵錘甩向追兵.

由于其扔錘的前奏過于明顯,那些追兵得以閃身避開,鐵錘穿過人群,砸中西牆,掉落在地.

"你干啥呀?"胖子咧嘴.

南風尚未答話,胖子手里的鐵錘陡然轉向,拖著胖子向西沖去.

"雄錘不能回來,母的可以."南風轉身奔跑.

到得先前那犯人所說的牢房,南風急切拍門,"大哥!"

"南風?"牢房里傳來了回應.

聽到熟悉的聲音,南風喜不自勝,提氣出掌,將鐵門震開.

此前他曾經猜想過呂平川的淒慘景象,未曾想呂平川的境遇並沒有他想象的那麼惡劣,只是瘦骨嶙峋,身上並無傷處,精神也還可以.

"大哥."南風氣血上湧,幾乎落淚,呂平川已經瘦脫了形,原本的意氣風發被暗無天日的天牢囚禁消磨的一干二淨,取而代之的是落寂和茫然.

南風激動,呂平川亦然,百感交集,語帶顫音,"你們怎麼來了?"

"我們來救你."南風說道,大哥哪怕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也永遠是大哥.早年若無呂平川和楚懷柔庇護幫助,眾人怕是活命糊口都不能夠.若不是呂平川顧念舊情,沒有沖二人下手,也不會落得今天這個地步.為了替父申冤平反,呂平川苦心竭力,耗費精神,好不容易到得那般高位,卻為了二人而前功盡棄.

"你們不該以身涉險."呂平川眼圈泛紅,他自然知道自己大限將至,本已做好了上路的准備,未曾想行刑前夕,兄弟會來劫獄救他,這可是天牢,全身而退的可能微乎其微,但不管三人能不能逃出去,至少南風和胖子不畏生死的來了.

南風心中有千言萬語,但他很清楚此時不是敘舊之時,雙臂回環,雙掌齊出,將東牆破開一偌大缺口.

時值未時,光線明亮,呂平川抬手遮眼,不敢視物.

南風趁機回到通道,沖胖子呼喊,"找到了,快走."

胖子聞言心情大好,舍了對手轉身急行,"哈哈,佛爺不陪你們玩啦."

"別貧,快走."南風急切催促.

"放的有點少,再放幾個."胖子雙錘齊出,砸鎖放人.

南風也出手幫忙,大洞修為不是白予,牢門鎖頭雖然堅固,卻也耐受不住猛力沖撞.

連破七八個鎖頭,南風轉身回返,大洞修為雖能震斷鎖頭,雙掌卻很是疼痛,這便是靈氣不得外放的弊端,若是晉身居山,便無有此虞.

胖子見到呂平川喜極而泣,"大哥,是我們害了你."

"客氣話留著說給外人聽,走,殺出去."呂平川自胖子手中拿過一把鐵錘.

呂平川不曾想到這鐵錘如此沉重,抓握不穩,失手掉落.

"大哥,這錘是玄鐵造的,一個有兩百多斤."胖子撿起鐵錘,"我和南風開道,你跟著就行."

胖子言罷,自缺口進到對面房間,呂平川後隨,南風殿後.

此時通道里的兵卒正在與脫困的囚犯爭斗,不曾及時追來,三人推門而出,只見東側並無兵卒看守.

"大哥,我背你."南風說道.

"當我廢人?走!"呂平川大步前沖.

二人見狀急忙護衛左右,往東狂奔.

天牢的屋頂上有兵卒瞭望,三人沒跑多遠就被他們發現,後者高聲呼喊,召人追截.

外牆之內,內牆之外的這片區域很是空曠,這種布局自然是為了及時發現並追趕逃脫的欽犯,出于追趕需要,天牢里養了不少馬匹,在二人進入天牢內部之後,所有馬匹都被人自馬廄牽出,為的就是一旦他們出來,能夠及時追堵.

得瞭望的哨兵示警,二十多匹戰馬載著兵卒狂奔而來.

呂平川雖然奮力奔跑,卻快不過戰馬,眼見要被追上,南風橫移五尺,攬住呂平川縱身跳躍,突進二十丈.

即便這般,還是不曾逃脫,戰馬疾奔而至,在三人靠近外牆之前將三人攔了下來.

馬上的兵卒用的都是長兵器,到得近前也不下馬,直接在馬上挺刺.

呂平川雖然被困多日,卻不忘武藝,閃身避開對方急刺而來的長矛,歪身探臂將其奪下,將長矛當槍來使,將另外一人刺下馬來.

胖子雖有八部金身護體,臨陣對敵經驗卻多有不足,眼見矛戈刺來,還會下意識的想要避開.

正所謂一寸長一寸強,南風不善使用兵器,徒手對敵,多有不便,如此一來便耽擱了殺敵突圍,被隨後趕來的兵卒團團圍住.

這些兵卒之中亦有校尉官長,但這些官長的武藝也只是較尋常兵卒高強,在二人眼中與尋常兵卒無甚兩樣.

眼見圍上來的兵卒越來越多,南風有些急了,此處西面就是大理寺,東面就是皇城,援軍隨時可能到來,也可能援軍已經在來時的路上了.

眼見無有突圍可能,呂平川高聲大笑,"兄弟,後悔不?"

"大哥,你後悔不?"南風笑問.

呂平川尚未接話,胖子在旁打趣,"大哥,告訴你個壞消息,你老婆跑啦."

"哈哈哈,塞翁失馬."呂平川笑.

"哈哈哈,那馬妨主,失了也就失了."南風笑.

"哈哈哈,失了好,那破馬誰騎誰倒黴."胖子笑.

大笑過後,南風深深吸氣吹響口哨,帶了呂平川二人無有突圍可能,必須先將呂平川送走.

呂平川只當三人今日要死在這里,他早就做好了上路的准備,臨死之前能與兄弟並肩作戰,心中滿是歡喜,也不懼怕,揮舞長矛,奮力厮殺.

胖子自然知道南風在喊八爺,只要八爺帶走呂平川,二人就能殺出重圍,心里有底,更不害怕,想起鐵錘能夠自行飛回,便試著再度拋扔.

一試之下果不其然,只要雌錘離開雄錘超過三丈就能自動飛回,三丈之內就不成了,得去撿回來.

再試著扔雄錘,正如南風所說,雄錘不能扔,扔出去無法自行飛回.

眼下當真不是揣摩雌雄的時候,不過胖子忍不住心中好奇,又試著拋扔,他有八部金身護體,扔出去也能撿回來.

幾番嘗試,終于作罷,這對玄鐵大錘也不知有什麼古怪,只有雌錘能夠自行飛回,雄的不成.

兩只鐵錘雖然一模一樣,卻也不難分辨,尾部有太極陰魚的就是雌錘,此外,雌錘的錘頭上有一道很深的缺口,在獸人谷的時候二人就已經注意到了.

南風本想阻止胖子拋扔顯露,想了想又沒有開口,此時阻止已經晚了,鐵錘的神異已經被兵卒發現,隨他去吧.

不多時,八爺自城南飛來,此番它飛的很高,到得附近方才斂翼降落.

胖子揮舞雙錘逼退眾人,轉而抬舉錘上指,"大哥,這夜貓子咋樣?"

呂平川疑惑歪頭.

胖子笑道,"這是南風的坐騎,哈哈哈."

天牢之中不止一個用弓的兵卒,眼見八爺降落,料定它想接應三人,便有用弓兵卒沖它放箭.

八爺側身避過,不曾被箭矢射中.

不過八爺也沒有繼續降落,而是重新拔高,向南飛去.

"怎麼跑了?"胖子愕然.

"不會,它知道載不了咱們,回去叫老白去了."南風說道,正所謂知子莫若父,八爺是他養大的,八爺什麼脾性他自然知道.

"老白?"呂平川越發疑惑.

南風踢飛一個用刀兵卒,"胖子的狗."

"我的坐騎."胖子糾正.

"你的坐騎是狗?"呂平川被二人說糊塗了.

胖子剛想解釋,卻被南風打斷了話頭,"不妙."

胖子循著南風視線向西望去,"糟了,來倆紫氣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