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准備周詳
g,更新快,無彈窗,!

胖子點頭答應,幫南風盛了飯,又將雞腿挑出來給他,隨後將剩下的米飯往罐子里一倒,直接抱著罐子吃,這是他多年養成的習慣,很難改了.

飯後二人照例打坐練氣,臨近三更,八爺和老白回來了,也到了睡覺的時辰,二人收功休息.

胖子和老白很快睡著了,八爺夜貓子,不困,踱出山洞玩耍去了,南風閉著眼睛躺在角落,睡意全無.

經絡通暢之後直晉大洞是他先前不曾想到的,確切的說是直晉居山,只要受過雷劫便可晉升紫氣,十二歲離開長安,十三歲自太清宗開始練氣,十七歲晉身居山,練氣之快速,驚世駭俗.

玉清宗是三宗之中收徒最為嚴苛的,非良才不收,玉清宗有這樣一條規矩,掌教親傳弟子十二年內必須晉身大洞,普通弟子二十四年必須晉身大洞,如若不然,強令還俗.

算頭算尾他練氣不過五年時間,五年之內晉身大洞已是不易,更別說跨越鴻溝,晉身居山.想那玉清宗現任掌教龍云子,當年自長安舉行玉清法會時已近而立,亦不過是居山修為,如此算來,他比龍云子晉身居山至少快了十年.

修為的提升固然令他興奮,不過他難以入眠還有別的原因.

當年天元子臨終前曾經留下三條忠告,一是前瞻遠矚,謀而後動.二是靜心思遠,權衡利弊.三是對女子不可輕易交心.

天元子的這三條忠告他一直銘記于心,也正是這三條忠告讓他有驚無險的活了下來.

正如天元子所說,世人之所以碌碌無為乃是因為他們少謀多動,沒有定下目標,沒有辨明路徑就倉促上路,上路之後方才發現准備不足,只能半途而廢.

他此時想的是明日就要上路,自己真的准備好了嗎,對于可能出現的問題是否進行過充分的前瞻.

這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的,他沒有准備好,也沒有進行足夠的前瞻.之所以急于上路,乃是因為李朝宗可能正在尋找另外的幾片龜甲,不早些下手,這些龜甲就有可能被李朝宗得了去.

想要搶在李朝宗之前動手,就必須盡早上路,越快越好.而付出的代價就是前瞻不夠,准備不足.

想求快,就得承擔准備不足的風險.想准備充分,就得承擔龜甲可能被李朝宗搶走的惡果.

天元子也說過萬事皆有利弊兩面,得其利亦受其弊,莫要妄想只享其利不受其弊.既然利弊皆有,就得斟酌利弊大小.

冷靜的權衡過後,南風做出了決定,求穩,在沒有充分准備之前,不能著手尋找龜甲天書.

做出這一決定有多方面的原因,但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李朝宗正在尋找龜甲天書的可能性不大,王仲夫婦死于先前的那場爆炸,李朝宗失去了很大的助力,短時間內不具備尋找龜甲天書的條件.

二是九片龜甲是可以單獨解讀參習的,李朝宗自獸人谷的古墓里拿走了假的龜甲,得到龜甲之後應該會急于參習,而龜甲上的文字是此時已經失傳的古字,李朝宗試圖破解龜甲上的文字也需要時間.

說走就走的本質是盲目沖動,不計後果,乃下品.上品是心里想走,卻能冷靜權衡利弊,壓下想走的念頭而不走.

次日清晨,胖子起來收拾東西,南風聞聲醒轉,"不走了,再住一段時間."

胖子很是意外,"不是說好了嗎,怎麼又變卦了?"

由于之前已經想好了諸多細節,南風答的就快,"八爺還小,也不聽話,我需要時間訓練八爺.我剛晉身大洞,也需要時間熟悉此時的修為.武藝我也得練一下,我現在連六合拳和八卦掌都打不好,遇到高手無法應對.還有,我得學習一些降妖捉鬼的法術,萬一藏有龜甲的地方有妖怪鬼魅,也不至于束手無策.再者,你的八部金身火候也不到,第四重無法抵禦紫氣高手."

南風羅列種種無不在理,胖子也無法反駁,"龜甲咋辦,你不想要啦?"

"我當然想要,但咱們現在不具備尋找的條件,倉促下手,危險太大."南風說道,有能力獲取而去爭取是上進,沒能力獲取非要爭取就是貪婪,貪婪要不得,十次吃虧,九次是因為貪婪.

"行啊,聽你的."胖子將卷起的鋪蓋重新鋪好,"你感覺時候到了,咱再出去."

南風想了想,說道,"下雪了咱就走."

"為啥要等下雪?"胖子好奇的問道.

"龍脈循山綿延,咱去的地方都是深山老林,冬天毒蟲能少一些."南風出言解釋.

胖子恍然大悟,歪身躺倒,"早說不走,我就不起這麼早了,再睡會兒."

南風起身離開山洞,自溪邊洗過臉,隨即開始嘗試靈氣提升對自身帶來的變化,感官自不必說,大洞為煉神極致,兩里之外的蟬鳴側耳能聽,五里之外的松鼠舉目可見.

除卻敏銳感官,靈氣提升主要體現在力量和身法兩個方面.

由于不曾經受天劫,體內靈氣便不可離體外延,只能催氣助力,心念閃動,氣出丹田,灌注右臂,厚達半尺的河石輕松擊碎.

再以樹木嘗試,靈氣催到極致,起腳旋踢,碗口粗細的堅硬柞樹攔腰斷裂.

雖然能夠碎石斷木,手腳卻好生疼痛,能夠提氣助力不假,奈何靈氣不得離體外延,進攻之時需要拳腳接觸目標,靈氣方得助力起效.若是晉身居山,便不會有此弊端.

試罷力道,再施身法,提氣輕身,踏地借力,平地拔高,低頭俯視,離地當有五丈左右.

自樹梢微微借力,向西飛掠,力竭回頭,發現一掠之下移動了一里左右,恰好是居山修為的一半.

簡單測試之後,南風回到洞口坐了下來,自腦海里回憶太清宗的居山真經.

練氣九階,每一階的練氣法門都有些許不同,並非盤膝打坐吸納靈氣就能順利提升,練氣之時需要根據九部真經衍生而來的練氣法門對之前的練氣法門進行相應調整.

南風修為的快速提升並沒有令胖子沮喪灰心,恰恰相反,胖子練氣更加刻苦,第四重八部金身雖然霸道,卻抵禦不了紫氣高手的全力進攻,但第五重就可以,便是抵禦不住太玄對手,尋常的洞淵居山怕是傷他不得.

六合拳和八卦掌都是藍氣法師的武功技藝,南風選了六合拳來練,要練六合拳就得明白什麼是六合,六合有多重釋義,此處用其兩種,一是方位,上下,前後,左右合稱六合,此為六合拳的攻防方位.二是經絡,人體有十二條正經,六陰六陽,六內六外互相對應,一對便是一合,六對就是六合,這是六合拳的運氣路徑.

六合拳本身並不難,難的是嫻熟使用,攻擊不同方向需將靈氣快速調馭到與方位對應的兩條陰陽經絡增加威勢,不但要准確,還要快速,沒別的辦法,只能苦練,熟能生巧.

夏秋時節多有獵物,不缺食物八爺長的很快,此時已有七八百斤,進山洞都得擠.

對它的訓導也有了一定進展,亦可能是八爺長大了,聽話了許多,不過是否聽話還得看它心情.

挑八爺心情好時,南風拉上胖子同時騎乘,不行,八爺雖然竭力振翼卻無法升空.

見此情形,南風又換了個方法,讓八爺先行飛起,然後與胖子先後躍上鳥背,此番成了,八爺雖然載的辛苦,卻能振翅飛翔.

有話則長,無話則短,眨眼之間到了秋天,這段時間二人一直不曾懈怠練氣,雖然沒有晉階提升,卻也多有積累.

此外,胖子一直在鍛煉氣力,此時已經能夠拿起雙錘揮舞幾下,但也只能揮舞幾下,時間一長便舞不動了.

南風的六合拳也有小成,所謂小成就是能夠使用卻不是非常嫻熟.至于降妖抓鬼,這附近也沒有妖邪供他操練,不過天木老道那本書籍上記載的一些法術他已經爛熟于心,倘若遇到妖鬼,也不至于束手無策.

不過天木老道送他的那本書籍上記載的法術大多粗淺,也只能降服一些尋常鬼物,若是遇到厲害的,還得束手.

回到山洞不久,南風就盼著諸葛嬋娟尋來,但諸葛嬋娟一直沒來,南風心中忐忑卻也無可奈何,數次拿出諸葛嬋娟送他的那根竹筒,看那里面的靑螟蟲,靑螟蟲還活著,不過諸葛嬋娟再不來,靑螟蟲可能就得餓死了,諸葛嬋娟臨走時曾經說過這只靑螟蟲半年之內無需喂食,而二人分開至今已經快半年了,他又不知道靑螟蟲吃什麼,也無法喂食.

今年氣候反常,不到十一月就下雪了,雪不大,零星飄落.

一下雪,不等南風說話,胖子就開始收拾東西.

南風也沒有阻止他,是時候了,也該走了.

被褥南風沒讓胖子帶,二人自這里住的熟了,興許有朝一日還會回來.

不帶被褥,二人也沒什麼需要收拾的,捆了兩個包袱,一人一個.

"去哪兒?"胖子問道.

南風沒有接話,他本想先去太乙山拿回地圖,但想了想又改變了主意,太乙山也有一處藏匿龜甲的地方,還是請了元安甯同行,拿回地圖和龜甲的同時爭取將那里的那片龜甲也拿了.

"說話呀."胖子催促.

"去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