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幕後之人
g,更新快,無彈窗,!

"你為啥非要等它能飛?"胖子用勺子指著八爺.

"來去可以得些便利,再者,能夠飛翔也可以應對一些意外情況."南風說道.

胖子拿了飯碗盛粥,"龜甲都是放在墳里的,就是有意外情況,它也幫不上忙."

南風擺了擺手,"不然,獸人谷那里是九處地點最南端的一處,那片龜甲藏于陵墓,不表示其他地方的龜甲也藏在陵墓里."

"如果別的龜甲沒有藏在墳里,還要元安甯干啥?"胖子遞粥過來.

"元安甯通曉機關造物,帶上她能多幾分勝算."南風隨口說道.

胖子點了點頭,抱著罐子開始喝粥.

在世人看來隱居山野是件超然瀟灑的事情,心中多有向往.實則隱居山野是個苦差事,別的不說,只說這份寂寞就不是每個人都能耐受的,正所謂物以群分,人以類聚,聚在一起是人的本性,離群寡居會很無聊,一天兩天還好,時間長了沒幾個人能受的了.

都知道淡泊明志,甯靜致遠,但明志和致遠的前提是受的住寂寞和無聊,只有受得住寂寞的人才能真正安靜下來,並在安靜的環境和平和的心態下靜思遠慮,領悟超然.

除了練氣和馴養八爺,其他時間南風多在回憶前事種種,大步向前固然重要,但每隔一段時間就需要停一停,回頭看一看,確定自己沒有走歪,還需要前瞻一番,確定自己接下來往哪里走.

慮事不能胡思亂想,雜念叢生,需要提綱挈領,緊抓根本,什麼是根本,習得法術,回返太清宗就是根本.

太清宗是三宗之一,乃梁國第一大門派,宗內有大量紫氣道人,那印光和尚乃太玄修為,又有不少洞淵和居山的高僧為幫手,卻仍然被太清宗擒住拿下,由此可見太清宗是何等強大.

要想為天元子翻案,就一定會觸及太清宗隱秘,以玄字輩二老為首的太清道人自然會百般阻撓,單是晉身紫氣是無法與太清宗對抗的,只能寄希望于龜甲天書.

天書分載于九片龜甲,能夠得到全部的九片龜甲固然最好,但這種可能性不大,而他也並不奢望得到全部,此事有個最低限度,那就是九得其五,只要拿到五片龜甲,便是剩下四片全被李朝宗或龍云子得到,也不是他的對手.

而今他手里已經有了三片,只要再拿到兩片就能立于不敗之地,這是最低限度,是必須拿到的,至于剩下四片,能拿就拿,實在得不到也不值得用性命去搏.

再者,二人先前曾經進過獸人谷的那處古墓,古墓上有壁畫,上面畫的是一些道人,也可能是仙人生活的情景,由此可見龜甲天書原本可能是在一群道人或仙人手里的,後來這群人也許是飛升了,亦可能是死了,總之是離開了,而原本在他們手里的那些龜甲就留在了他們先前居住的地方或是死後掩埋的地方.

先前在獸人谷時,諸葛嬋娟曾經說過李朝宗等人提到過龍尾,李朝宗等人口中的龍尾自然不是真的龍尾,應該是龍脈的龍尾,龍脈如何認定不得而知,但獸人谷位于中土最南,自古北上南下,獸人谷的位置很可能位于龍脈的尾部.

仔細想來,李朝宗等人之所以能夠找到獸人谷的那處古墓,並不是得到了什麼具體的線索亦或是得到了什麼人的指點,而是根據龍脈走向找到了龍尾所在的大致區域,然後請了太清道士過去,最終找到了那處古墓的具體位置.

通過此事能夠得出兩個結論,一是李朝宗等人知道其他八處位置的可能性不大,確切的說是另外七處,因為龍脈的龍尾和龍頭是最容易尋找和辨別的,龍脈開始的地方就是龍頭,終止的地方就是龍尾,很容易尋找,能找到龍尾自然就能找到龍頭.但位于中間的那七處位置就不易尋找了,龍脈自北向南綿延數千里,自數千里的范圍內尋找七處藏匿龜甲的位置不啻于大海撈針.

得到的第二個結論就是李朝宗和太清宗一定有勾結,太清宗派了道人出來幫李朝宗尋穴定位是其一,還有就是李朝宗晉身太玄一事,與參悟道法神通的道士和僧人不同,李朝宗是武人出身,依靠自身努力晉身太玄不太可能,除非得到練氣法門.而李朝宗晉身太玄的時間正是他將太玄真經還給太清宗的一年之後,時間對的上.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李朝宗惹了玉清宗,又跑到東魏想去挑戰上清宗,唯獨沒有騒擾太清宗,此事絕非偶然,要知道三清宗雖然三足並立,卻各有所長,玉清宗擅長練氣修真,上清宗擅長奇門異術,太清宗擅長的是起壇作醮,單就法術的威猛程度而言,太清宗是最弱的,李朝宗不來捏柿子反倒去惹刺猬,不合情理.

思慮龜甲之事的收獲是明白了最少還要再拿到兩片龜甲才能達到底限.

思慮太清宗與李朝宗關系的收獲是發現了李朝宗和太清宗是一伙的,他已經把李朝宗和太清宗都得罪了,知道二者是一伙的貌似也沒什麼用處,實則不然,有大用處,太玄真經是太清宗的鎮宗絕學,太清宗竟然把太玄真經給了李朝宗,這跟將原本屬于自己的刀借給別人是同樣的道理,是有著很大風險的.

且不管李朝宗拿了這把刀去干什麼,在給李朝宗這把刀之前太清宗首先要確定李朝宗不會拿這把刀反過來殺他們.

同流合汙見得多了,還沒見過同流合汙的人把自己最重要的東西交給同伙,總得留點兒後手,但太清宗沒留後手,他們應該留卻沒留,為什麼不留?只有一個合理的解釋,那就是哪怕他們不願意將太玄真經傳給李朝宗也不能不傳.

李朝宗沒那本事去強迫太清宗,既然不是李朝宗強迫的,真相就出來了,是別人命令或是授意太清宗將太玄真經傳給李朝宗的.

換言之,李朝宗和太清宗都是受人指使的,在他們背後應該還有一個強大的幕後黑手在指揮操縱.

太清宗乃太清祖庭,太清道人受命于天,替天行道,符咒一出,可赦令金仙,那幕後黑手即便是天仙金仙,太清宗也不會買賬,由此可見,那幕後黑手定然是超過金仙的存在,至少也是大羅金仙.

將諸多細碎線索前後連貫,左右收集,脈絡逐漸顯現,太清宗和李朝宗聽命于一個神秘的強大存在,他們要做什麼目前還不得知曉,但他們的敵人是誰是可以推度的,太清宗和李朝宗的敵人應該是大眼睛,確切的說是太陰元君.

如此判斷原因有二,一是太陰元君也是大羅金仙,臨凡轉世定有原因.二是先前看守韓信魂魄所在破廟的那只狼妖,那只狼妖曾經請神作法,雷部熊霸現身之後曾經說過一句'天青院事有何差遣’,院士是天職官階,天青是那狼妖的道號,亦就是說那狼妖道號天青子.

靈虛青守正,長平逸玄天是太清宗的十字輩分,那狼妖與天元子一輩,授的是太清宗符箓.

太清宗不比上清宗,太清宗並不招收異類弟子,不招收異類弟子的太清宗竟然會給狼妖授箓,便說明他們與狼妖關系密切,同屬同一陣營.

那狼妖早年曾經試圖尋找並殺害轉世的太陰元君,自然是太陰元君的對頭,而與狼妖同一陣營的太清宗和李朝宗自然也是太陰元君的敵人.

此時已經知道身份的只有太陰元君,但太陰元君是不是己方核心目前還不能確定,如果是,那對手應該也是一位大羅金仙,哪怕不是大羅金仙其修為也應該與大羅金仙相仿.如果不是,事情就更嚴重了,因為大羅金仙之上就是三清祖師了.

便是發現了端倪,也做不得什麼,二人眼下如同地上螻蟻,便是察覺到天要下雨,也無法改變阻止.

眼下能做的就是抓緊時間吐納練氣,還有就是盡心馴養八爺.

八爺一直努力的想要飛翔,每日除了進食休息就是扇動翅膀鍛煉力氣,好不刻苦.

不管做什麼事情都需要有強大的動力,八爺也有,但南風卻不曉得促使它如此刻苦的動力是什麼,只當它是急于感受翱翔天空俯覽萬物的那種感覺.

不過很快他就知道自己錯了,八天之後,八爺終于飛了起來,而它能夠飛翔之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過去攻擊老白,原來這家伙挨打過後一直憋了一口氣,急于報仇雪恨.

老白不會飛,挨了啄咬也無法還手,好生吃虧.

見老白奈何不得它,八爺越發得意,追著啄咬,它會飛了,速度就快了,能追上老白,頻頻俯沖,追的老白到處亂躥.

這下苦了南風和胖子,跟在後面呼喝阻止,但八爺玩的起興,也不聽話,對南風的喝止置若罔聞.

得意忘形是要付出代價的,一次俯沖之後升的慢了,被老白抓到機會,結結實實的拍了一爪子,這一爪子力氣大,拍的鳥毛飛揚.

吃了虧,八爺長記性了,不再俯沖攻擊,但這並不表示它不惹老白了,恰恰相反,它做的更惡劣了,老白在哪兒趴著,它就飛過去自人家頭上屙屎.

胖子氣的連連叫罵,八爺不聽他的,他就開始數落南風.

南風也犯愁,這家伙倒是會飛了,但不聽話,不聽指揮可怎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