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藥王身亡
g,更新快,無彈窗,!

八爺自然不會聽話,還在叫,南風只能捂嘴.

雖然出生之後不曾進食,卻並不影響八爺屙屎,這是南風之前不曾想到的,八爺個頭大,屙的多,又稀又粘,又髒又臭.

便是屙了,南風也不得立刻清理,因為他不想捆綁八爺,而不捆綁就不敢松手,一松手它就會亂叫.

待得八爺睡著,南風方才騰出手清理穢物,他此時穿的是蠻人的袍子,而今李朝宗等人已經走了,也沒必要隱藏身形了,便脫了袍子換上自己的衣服.

十四在不遠處見到南風往門外扔衣服,猜到是八爺便溺髒了衣物,高聲喊道,"別脫那衣服,上面有它的氣味."

聽得十四叫喊,南風便將髒衣服又穿了回去,此時穢物已經半干,氣味也不那麼難聞了.

換作旁人馴鳥,捆了鳥嘴,扔在一旁,也不耽擱自己正事兒,但南風不舍得捆綁八爺,生活就多有不便,吃飯要抱著,入廁也得抱著,連睡覺也不得安穩,八爺一叫,馬上就醒.

說來也怪,自從八爺屙了那泡鳥糞在南風身上,對他便不再那般排斥,雖然還是會叫,卻也不似先前叫的那麼淒慘.

世人只見到騎乘飛禽時的灑脫愜意,卻少有人知道馴養飛禽的辛苦,按照十四所說,還有一個往雛鳥身上塗抹主人尿液的步驟,但這個步驟被南風省略了,一來實在下不去手,二來大熱天的抱著這麼個大肉球,一直汗流浹背,八爺早就沾染了他的氣息和氣味.

好在八爺叫的時候少,睡的時候多,南風有機會眯上一會兒,但害怕八爺鳴叫,睡的也不踏實.

好不容易挨過一日,第二天八爺雖然還是叫,聲音卻小了很多,但南風不敢松懈,八爺一叫,還是會輕輕的捂著它的嘴.

到得第三天,八爺叫的聲音更少了,有時會趁南風睡著時自房中轉上一圈兒,待得累了,就會主動回到南風身邊.

第三天傍晚,十四送來了一掛羊肝,南風親手切割喂食,由于第一次照顧雛鳥,也沒經驗,喂多了,夜里八爺屙個不停,搞的房中遍地汙穢.

正所謂虱子多了不咬人,南風也懶得收拾了,隨它隨地便溺.

得十四提醒,南風逐漸掌握了喂食的技巧和規律,得經常喂,每次不能喂太多,一天得喂十幾次,夜里也不得消停.

第五日,十四引來了巨雕,讓南風抱了八爺出去,禽獸終究不是人,骨血親情雖然有,更多的還是發自本能,巨雕雖然對八爺有印象,但因為它身上氣味不對,而對它很是冷淡,八爺也不認娘了,巨雕一叫,嚇的直往南風懷里鑽.

"成了,天熱,別總待在屋里,出來透透氣."十四跨上了巨雕,"算日子阿哥他們也應該回來了,我不放心,你留在這里,我去尋他們."

"好,小心點兒."南風點了點頭.

十四呼喝一聲,巨雕振翅飛起,往西南方向去了.

這幾日南風被八爺折騰的夠嗆,眼圈烏青,無精打采,坐在門口曬太陽,八爺在他周圍轉悠,好奇的打量著周圍的事物.

八爺走路很有特點,走的很慢,兩只爪子高抬輕放,有些像官老爺踱方步,起初南風還以為是因為八爺還小,走的蹣跚.後來才發現這家伙走路就這樣兒,慢條斯理,慵懶悠閑.

院子里有小孩子,見到八爺,便好奇的過來圍觀,八爺有些認生,撲騰著翅膀往南風身邊跑.

巳時,花刺兒等人回來了,可能跟十四走差了頭兒,十四不在回程的隊伍里.

籠子里關著一只犀牛,看個頭兒應該是小犀牛,南風對犀牛的了解僅限于知道犀角可以入藥,還從未親眼見過犀牛,便抱著八爺湊過去看熱鬧.

"你抱的啥?"胖子在遠處叫喊.

"大妞兒孵的雛鳥."南風答道.

胖子很是好奇,快步跑來,待得看清八爺模樣,好生愕然,"這是個啥呀?"

"夜梟."南風說道.

"什麼夜梟啊,這分明是個夜貓子."胖子圍著八爺左右端詳.

"你懂什麼."南風撇嘴,這種情況就跟生了個丑兒子一樣,哪怕真的很丑,也不願意別人說他丑.

"大哥,你看看這是啥?"胖子沖花刺兒喊道.

花刺兒此時正在指揮眾人安置犀牛,聽得胖子叫喊,自遠處走了過來.

花刺兒長的高大丑陋,八爺有些懼它,便將腦袋紮進了南風懷里.

花刺兒粗魯的很,到得近前抓著八爺的脖子把它拎了起來,歪頭一看,"嗯?這是大妞兒孵的?"

"是啊."南風伸手去抱八爺.

"怎麼孵了這麼個玩意兒,"花刺兒將八爺塞給南風,"好孬能飛,湊合著吧."

南風本來已經很受打擊了,胖子還不放過他,"大哥,這是不是夜貓子?"

"對,讓夜貓子串了種了."花刺兒轉身向遠處走去,一邊走一邊吆喝,"快蒙上眼,別驚著."

"哈哈,哈哈."胖子幸災樂禍的看著一臉尷尬的南風,"哈哈,人家騎雕,你騎夜貓子,哈哈."

"以後你別坐."南風抱著八爺轉身就走.

胖子還在後面哈哈,南風沒好氣兒的說道,"別笑了,在這耽擱的時間也不短了,收拾一下早點走吧."

"算頭算尾也就七八天,再住幾天."胖子說道.

"你在這兒住吧,我明天就走."南風說道.

胖子新婚燕爾,自然不想走,嘟囔著想再住些日子,南風也不接話,不管胖子走不走,他明天一定會走.

午飯時,南風向花刺兒說了自己想走的想法,花刺兒也不挽留,"行啊,我們也得忙了,沒工夫陪你耍,晚些時候我去找你,教你怎麼訓鳥兒."

這幾日南風都沒有好生休息,眼下八爺終于不再吵鬧了,午後便趁機補了一覺.

傍晚時分,胖子來了,"快起來,跟你說個事兒."

"嗯?"南風朦朧睜眼.

"下午來了幾個買馬的販子,帶了消息進來,出大事兒啦."胖子說道.

南風倚牆坐好,抓了八爺攬在懷里,"什麼大事兒?"

"藥王死啦."胖子說道.

南風聞言心中一凜,"哪個藥王?"

"北藥王,你老婆的師父."胖子說道.

"啊?"南風聞言炸毛,急切追問,"怎麼死的?"

胖子伸手東指,"被炸死的,就在他們放馬車的客棧里,據說是馬車炸了,死了不少人,客棧都炸塌了.不過你放心,你老婆沒事兒."

一聽諸葛嬋娟沒事,南風心頭頓輕,"把你聽到的都告訴我."

"說是前幾天的事兒,大白天的馬車自己炸了,藥王和他老婆住的房間離馬車近,被炸死了,還死了幾個跑腿兒的嘍啰,李朝宗和一個穿黑衣服的老頭兒住的地方稍微遠點兒,沒被炸死,你老婆當時好像在街上溜達,也沒事兒."胖子說道.

南風聞言皺眉不語,自心中急切思慮,李朝宗乘坐的馬車里放有四枚偌大的銅雷,當日他偷走兩枚,還剩下了兩枚,那四枚銅雷是用來對付水下異類的,不過並沒有派上用場.

此時他想的是銅雷炸響是意外還是有人故意為之,要說意外也不是沒有可能,這幾天異常悶熱,車廂密閉,溫度更高,那兩枚銅雷里灌注了大量火藥,受熱爆炸也不稀奇.

但此事也不排除有人暗中破壞,李朝宗殺人滅口的可能性不大,因為這些人是他尋找天書和奇藥的班底,不管死了誰,對他來說都是損失.再者,如果真是殺人滅口,也不會只殺王仲夫婦,那個黑衣老者極有可能是墨門的公輸先生,此人也進過墓室,想必也知道李朝宗拿到了龜甲天書,如果為了滅口,此人也活不了.

再退一步說,那兩枚銅雷結構複雜,就算李朝宗想引爆,也不會操控.最主要的是李朝宗沒有殺人滅口的動機和必要.

"馬販子怎麼知道李朝宗的身份?"南風歪頭看向胖子.

"他們哪知道,"胖子搖頭,"他們當時也住在那處客棧,見過那些人的樣子,他們說的白胡子老頭兒肯定是李朝宗啊,那個哭師父師娘的大妞兒不是你老婆還能是哪個?"

南風聞言點了點頭,原來李朝宗等人的身份和行蹤並未暴露,只不過馬販子碰巧在事發現場,知道此事,當談資講說出來,胖子猜到是李朝宗等人.

"還有呢?"南風追問.

"沒啦."胖子搖頭.

"怎麼善後的?"南風問道.

胖子又搖頭,"那誰知道."

南風想了想,又問,"什麼時候的事情?"

"他們沒說,就說前幾天,那幾個人還沒走,要不我把他們叫過來,你問問."胖子說道.

"不用了,他們騎馬來的嗎?"南風又問.

胖子點了點頭.

"自那里騎馬過來用不了兩天,應該是剛回去就炸了."南風推算時間.

"出了這檔子的事兒,我看咱還是別急著走了,等風頭過去再說."胖子說道.

南風歪頭看了胖子一眼.

見南風看他,胖子急忙搖頭,"我可不是想多住幾天,我是怕別人懷疑咱,你別忘了,你曾經去那客棧偷過他們一個箱子."

南風擺了擺手,"這個不重要,明天早點走吧,我得去那客棧看看."

"看啥呀,你怕人家不懷疑你呀?"胖子有些後悔了,他來報信兒是想趁機拖延幾天,沒想到起了相反的作用.

南風皺眉搖頭.

"你在擔心你老婆?馬販子都說了,她沒事兒."胖子又道.

南風再度搖頭,李朝宗一直對諸葛嬋娟心存不軌,之所以沒有強行納娶,乃是因為顧忌王仲夫婦,而今王仲夫婦被炸身亡,諸葛嬋娟就失去了庇護,李朝宗隨時可能沖她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