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夜梟八爺
g,更新快,無彈窗,!

十四自然認得貓頭鷹,但她卻很難相信巨雕能孵出貓頭鷹來,可事實也由不得她不信,這毛茸茸圓滾滾的小東西長了一副貓一樣的臉孔,不是貓頭鷹還能是哪個.

"大妞兒怎麼能孵出貓頭鷹來?"十四滿心疑惑.

"那得問它自己."南風哭笑不得,這巨雕長的翎明羽亮,好生威風,他本來滿心希望自己也能有這樣一只飛禽坐騎,現在看來這個願望是落空了,小東西個頭倒是有,可是長的實在是跟威風不沾邊兒.便是不威風也就罷了,能似十四的白鸞那般清秀飄逸也好,但小東西明顯也不屬此類,長大之後能不能干活兒不知道,單看這身板兒就知道飯量不小.

"似大妞兒這般巨大的鷹雕並不多見,它能找到雄鳥婚配已屬不易了."十四笑道,且不管大妞兒孵出什麼,都是南風的,雛鳥是什麼樣子,是威風還是憨蠢,都與她無關.

"說的也是."南風點頭,這小東西一出殼兒個頭就這麼大,長大之後負人飛行肯定沒什麼問題,但這小東西實在不夠威風,再者,以飛禽充當坐騎多以鶴,鸞為主,騎大雕和老鷹的也有,但不多,還沒聽說有騎貓頭鷹的.

小家伙是睜著眼的,見到對面樹上的二人也不害怕,沖著二人叫了兩聲,"咕咕咕~咕咕咕~"

聽得叫聲,南風又歎了口氣,長的不威風,叫聲也不威風,巨雕的唳叫驚人心神,但這家伙的叫聲一點也不嚇人,不知道的還以為來了只鴿子.

"我回去拿筐."十四說道.

"拿筐干嘛?"南風問道.

"得早些帶走,時間久了,它認了娘,就養不熟了."十四輕身落地.

南風本想出言阻止,猶豫過後又沒有開腔,正所謂聊勝于無,貓頭鷹也是鷹,要飯的就別嫌窩頭涼了.

小家伙對南風很是好奇,看著他沖他咕咕叫.

南風沖它擺手打招呼.

小家伙不明所以,有點驚怯,轉身鑽進巨雕身下,露了個屁股在外頭.

南風吆喝了幾聲,小家伙也不回頭,無奈之下攀著樹杈下到地面,自地上坐著,等十四回來.

不多時,十四回返,拿了一個背筐回來,還有一塊兒麻布和一段兒麻繩.

"一會兒我引走大妞兒,你上去背了幼鳥快些走."十四遞了根細麻繩過來.

南風接過麻繩,問道,"這個做什麼用?"

"得把幼鳥的嘴捆上,不然它叫,大妞就會循著叫聲找過去."十四說道.

"這麼小就讓它離娘,是不是早了點兒?"南風有些于心不忍.

聽南風這般說,十四有些意外,看了南風一眼,"飛禽都是這麼得來的,大了就養不熟了."

見南風還在猶豫,十四又道,"這種飛禽長的都快,個把月就能飛翔,屆時大鳥兒就會把它們攆走,它自己漂泊在外,捕不到吃的,日子會很難過."

"最晚什麼時候帶走,不耽擱日後馴養?"南風問道.

"越早越好,最晚不能超過三天."十四說道.

"那就再等三天."南風說道.

十四不明所以,以為南風有婦人之仁,不滿皺眉,放下背筐轉身就走,"好生婆媽,隨你吧."

南風坐在樹下,仰望樹上的鳥巢,他不忍心帶走雛鳥確有仁慈之心,但主要還是以人推己,想到自己的身世,當年究竟出于什麼原因,父母將自己棄之破廟,這些年偷摸乞討,過的好生悲苦,受了多少罵,挨了多少打,自己都記不清了.

中午時分,十四前來送飯,見南風還坐在原地,也不與他說話,放下食物轉身就走.

待得傍晚時分,十四又來了,南風還坐在原地,那碗飯也沒動.

"你沒事吧?"十四問道.

南風本想搖頭,但唯恐自己的舉動令十四因憐生愛,便抬頭沖她齜牙一笑,"沒事兒呀."

蠻女的心思不似漢女那般細膩,見南風這般,便不多想,"也別等三天了,早晚都得出窩兒,快背走吧."

"好."南風直身站起.

待得南風准備妥當,十四出聲呼喚大妞兒,大妞兒聽得她的召喚只是叫喚了兩聲,並未離巢.

十四見狀閉眼抬手,口中念念有詞.

南風雖然聽不懂十四念的什麼,卻注意到十四的雙手十指在快速掐捏,其情形與道人作法時掐捏指訣極為相似.

十四的舉動間接驗證了他之前的猜測,花刺兒等人所用的禦獸之術極有可能是由那片龜甲天書衍生而來.

片刻過後,巨雕唳叫一聲振翅離巢,十四踏地拔高,自樹干上連番借力上得雕背,呼喝了一聲蠻語,巨雕振翅西去.

南風看的仔細,十四念罷咒語之後,巨雕便進入一種失神狀態,無有自主神識,全憑施法者指揮駕馭.

機不可失,南風也顧不得多想,攀爬上樹.

此時那小家伙還不知道啄人,見南風靠近,咕咕亂叫,四處亂拱尋找庇護.

南風狠下心腸,伸手將其抱住,拿了麻繩捆嘴.

反抗自是難免,南風也不管它,捆了嘴往背筐一放,遮上麻布,攀爬下樹.

下得樹,便往山下跑,小家伙不老實,在筐里亂動.

一口氣跑到山下,進得廂房,點上油燈,將小家伙自筐里拿了出來.

小家伙受驚不小,瑟瑟發抖,若不是捆了嘴,定會胡亂叫嚷.

南風也不敢給它松綁,只能抱它在懷,撫摸安撫.

此時得到飛禽為坐騎的喜悅已經被仁慈之心沖淡,馴獸之事太過殘忍,沒有鐵石心腸是做不得的.

沒過多久,十四回來了.

"大妞兒怎麼樣了?"南風問道.

十四聞聲皺眉,原本還因為南風聰明對他有些許好感,而今見他如此糾結扭捏,便對他心生厭煩,沒好氣兒的說道,"你若不要就送它回去,我們送別人."

見南風不接話,又道,"別急著給它松開."

十四言罷,轉身離去,留南風一人抱著小東西在牆角坐著.

南風本以為巨雕會在外面鳴叫呼喚,未曾想等了良久也不見動靜,也不知十四用了什麼法子,巨雕竟然不曾尋子.

雖然沒有養過飛禽,但南風兒時養過小狗,知道當務之急是給小家伙起個名字,叫它什麼好呢?

起名字是有學問的,可不能像花刺兒那般給巨雕起那麼個俗氣的名字,得起個有深意的,還得順口才行.

南風是道士,率先想到五行太極,但思慮再三感覺不太合適,便換了想法,自小家伙自身著手.

小家伙像它老爹的地方多,像它老娘的地方少,個頭再大也是一只貓頭鷹,貓頭鷹又叫夜貓子,也叫夜梟,夜梟倒是有點味道,但總不能喊它夜梟,梟不是什麼好字兒,不能用.

貓頭鷹都是晚上出來的,夜字可以用,但夜字在前,後面不太好接續,把夜放後面,夜與爺同音,他們兄弟七人,小家伙既然跟了他,那可就是一輩子的事兒,得拿它當親人待,老八,八爺!

嗯,這個名字不錯,霸氣,不會被人小瞧了.

不過八爺八爺的喊了兩聲,南風就沒喊了,眼下還不知道小家伙是公是母,要是母的,就不能喊八爺了.

母的就得起個秀氣點兒的名字,貓頭鷹為世人所不喜,原因是這種鳥兒不吉利,通常跟鬼魅聯系到一起,要是母的,就叫它魅兒.

南風心軟,不舍得一直綁著它,待它睡著,便輕輕給它松了綁.

一松綁,小家伙醒了,張嘴就叫,嚇的南風急忙捂住了它的嘴.

捂緊了怕它疼,捂松了怕它叫,力度可不好拿捏.

白天沒解手,下半夜急著撒尿,小心翼翼的將小家伙放下,躡手躡手的出去解手,也不敢走遠,就在門口.

尿到一半,小家伙叫了,南風嚇的提起褲子就往回跑,誰撒尿也不能說停就停,總要漏上一些,搞的好不狼狽.

強打精神撐到五更,南風耐受不住了,昏昏睡覺.

沒睡不久,小家伙醒了,又叫.

南風乍然驚醒,急忙伸手捂嘴.

如此這般折騰了一夜,筋疲力盡,苦不堪言.

天亮之後,十四來給他送飯,"你怎麼給它解開了?"

"怕憋死."南風無精打采.

"我們的坐騎都是這般馴養的,也沒見憋死."十四過來要給小家伙捆繩索.

南風見狀急忙擺手,"不用,不用,我還是捂著吧."

十四瞅了南風一眼,放下早飯,轉身欲行.

"別忙走,幫我看看是公是母?"南風喊住了十四.

"公的."十四也不回頭,她常年跟鳥獸打交道,看過一眼就能分辨公母.

"是不是該喂了?"南風追問.

"前三天不用喂食,喂了它也不吃."十四說道.

"三天不喂?會不會餓死?"南風又問.

"哪那麼嬌貴."十四出門而去.

南風心里不踏實,抱著八爺追到門口,"水也不用喂嗎?"

十四也不理他,自顧去了.

唯恐被巨雕看到,南風急忙抱著八爺退了回來.

八爺嗜睡,本來正在睡覺,被南風顛醒,睜眼看他.

南風也在看它,"我這純粹是找罪受啊,老婆還沒娶就先當上爹了."

"咕咕咕……"

"別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