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異種飛禽
g,更新快,無彈窗,!

"怎麼啦,不舍得我呀."諸葛嬋娟笑道.

諸葛嬋娟說的沒錯,南風還真是不舍得,不過就算不舍得也不能承認,不然就折了面子,就在南風思慮如何接話之際,諸葛嬋娟自其中一處衣兜里拿出一支竹筒遞了過來,"拿著."

南風伸手接過,"什麼?"

"靑螟,你帶著它,我就能找到你."諸葛嬋娟說道.

"我這只能找到你嗎?"南風曾經聽說過這種東西,這是一種會飛的昆蟲,江湖中人多用它來尋人.

"能是能,就怕你跟它不上,這只剛喂過,半年之內無需再喂,你好生帶著,"諸葛嬋娟伸手捏向南風耳朵,"我得走了,你給我老實點兒,莫讓蠻子勾了去."

"別鬧了."南風歪頭掙脫.

諸葛嬋娟很是得意,湊嘴過來,"來,親一個."

"去去去,隔靴搔癢."南風不無失落.

"哈哈哈哈."諸葛嬋娟提氣拔高,輕身上樹,"有點盼頭也好,下次讓你把靴子脫了,走了哈."

諸葛嬋娟言罷,施出身法,繞南向東.

夜晚黑暗,南風很快見諸葛嬋娟不到,失落自是難免,不過有些期盼也不是壞事,再者,這荒山野嶺的也不應風景,人家岩隱子至少還有個山洞,而這里連床鋪蓋都沒有.

不見了諸葛嬋娟,南風將視線移向山下,此時十四剛剛回到山腳,正往那處通往墓室的山洞奔走.

見此情形,南風急忙摸黑跑向山下,這事兒還沒完呢,得下去善後.

由于心中急切,跑的就快,中途摔了兩個跟頭,等到氣喘籲籲的到得山洞,發現十四正准備進入墓道.

"出了甚麼事?"南風明知故問.

十四聞聲回頭,"你所言不差,果然有人進了密室."

"快進去看看,丟東西不曾."南風說道,他急三火四的跑下來,就是希望能與十四一起進入墓室,確定李朝宗有沒有拿走那些龜甲碎片.

"你留在這里,我自己進去."十四轉身欲行.

"我也去,之前大哥帶我們進去過."南風說道.

十四想了想,點頭同意.

進入墓道之前,十四也自腰囊里抓了藥粉出來,往南風身上撒了一些.

第一處是所向無敵大鬼蜂,二人進入時,石室通道里仍有鬼蜂飛舞,地上有一些鬼蜂尸體,到得居山紫氣,靈氣就可外放護體,這些鬼蜂想必是被李朝宗等人的護體靈氣給震死的.

眼見鬼蜂死的不多,十四心頭略輕,說聲"還好",快步去往下一處石室.

第二處是寸草不生大螞蟻,這些螞蟻完好無損,李朝宗等人並不是進來搞破壞的,他們會求極力求快,不會多生是非.

第三處是那條蛟龍,南風最擔心的就是李朝宗殺了這條蛟龍,這可是花刺兒的心頭之物,還好,里面傳來的轟隆之聲說明那條蛟龍正在發怒,受沒受傷不曉得,至少還活著.

進入之後發現蛟龍也無大礙,見此情形,十四長喘了一口粗氣,轉而繼續前行.

第四處和第五處是空的.

第六處是殺人放火大甲蟲,進去之前南風就滅了火把,但進入之後刺鼻的油氣和腳下不時傳來的咔嚓聲說明大甲蟲死了不少,這東西見火就炸,受傷被人背出去的那個,想必就是在這里吃的虧.

第七處是金銀藥草,完好無缺.

"他們為什麼不拿金子?"十四很是疑惑.

"他們可能在找別的什麼東西."南風說道.

自此處短暫停留之後,二人去了第八處,這里放的是兵器,也都在,李朝宗等人連碰都沒碰.

最里面的石室就是存放棺木的,其中兩具石棺被人打開了,另外那些石棺和木棺沒有被人動過.

在十四檢查棺槨和尸骨之際,南風去了左側,放在石板接縫處的龜甲碎片不見了,角落里的那堆雜物有被翻動過的痕跡.

由于臨走時他曾經打掃過這里,便能發現細微的差別,地上多了少許灰燼紙屑,這說明事後有人對被翻動的雜物進行了簡單的清掃和規整,其目的自然是為了掩蓋侵入的真實動機.

龜甲散落的位置南風自然清楚,簡單尋找之後不見龜甲.

失竊會令人憤怒痛惜,但有些失竊則令人無比歡喜,南風此時就是第二種情況,此前他雖然討厭李朝宗,卻也只是因為那些西魏武人為了討好李朝宗而追殺于他,有了與諸葛嬋娟先前的接觸,他對李朝宗的討厭就升級為憎恨了,這個老不死的,還想染指他的女人,眼下打不過這個老東西,只能設法坑他,讓這老家伙得了龜甲,練個走火入魔,吐血身亡才好.

確定龜甲被李朝宗拿走了,南風就跑過去幫十四搬抬棺蓋,"少了什麼?"

"好像沒丟什麼東西."十四疑惑搖頭.

"這些人應該是沖著這處墓室原本存放的某件東西來的."南風與十四合力將棺蓋蓋好,蓋棺之時看到里面的尸骸也沒有被移動過.

"你會不會搞錯?剛才的獸群受驚真是太清宗的法術所為?"十四問道,出了這樣的事情,總得知道是誰干的.

"我能確定是道士的法術,但不一定是太清宗搞的鬼,因為上清宗和玉清宗也有類似的法術."南風說道,哪怕知道是太清道士干的,也不能告訴花刺兒,那可是個莽夫,一氣之下很可能跑去問罪太清宗,沒有鐵證,太清宗自然不會認賬,搞不好還會倒打一耙,獸人谷是厲害,但與太清宗相比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他們到底在找什麼?"十四滿心疑惑,一頭霧水.

南風自然知道李朝宗等人在找什麼,卻不能明白告訴十四,悶著頭幫十四將那兩具石棺的棺蓋重新蓋好,隨十四退了出來.

退出之時,十四重新檢視了一番,確定沒有失竊.

即便確定沒丟東西,十四仍然滿目愁容.

南風機靈,猜到十四心中所想,花刺兒等人出去抓犀牛去了,十四是負責看家的,最重要的地方被別人闖入,花刺兒若是知道,定然少不得一番批評數落.

大部分石室都有清潔打掃用的掃帚等物,南風拿了掃帚摸黑清掃甲蟲尸體,他的舉動提醒了十四,便接過掃帚,仔細清掃.

將甲蟲和鬼蜂的尸體打掃乾淨,其他石室也無甚損失,那條蛟龍想必是挨打了,不過它是個啞巴畜生,欺它不會說話告狀.打掃了尸體,修了外門鎖鏈,此事就這麼瞞下了,既然沒丟東西,就不告訴花刺兒了.

一起干過好事,可以滋生友誼.一起干過壞事,也能拉近彼此關系.待得鎖門退出,十四對南風的態度便親近了許多,"你餓不餓,我去拿肉給你吃."

"不餓,不餓,你忙你的去吧."南風說道,此時谷里的其他人仍在野獸和牲畜的木欄附近忙碌,先前地氣的封閉引起了野獸牲畜的躁動,擁擠沖撞之下出現了一些傷亡.

"你真聰明."十四沖南風豎起了拇指.

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希望得到異性的贊美,不過有些贊美是不能接受的,因為贊美是欣賞的表現,而欣賞是喜歡的前兆,常言道最難消受美人恩,不想接受就別給對方機會.

"困死了,我回去了."南風打著哈欠往南走去.

"你胳膊怎麼樣了?"十四關切的問道.

"好像沒什麼事兒了."南風也不回頭.

此番他沒有往西山去,之前在西山看巨雕孵蛋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出于安全考慮,而今李朝宗等人已經走了,可以安心的回房睡了.

回到廂房,自床鋪上躺倒,本以為能夠安然入睡,未曾想輾轉反側,竟然睡不著了.

計謀得逞,固然高興,但還不至于睡不著.

之前的旖旎固然美好,卻也沒到睡不著的地步.

沒有"脫掉靴子"固然遺憾,也不至于沒出息的睡不著.

睡不著的主要原因是擔心,之前好像不曾開竅,此番突然開了竅了,想到了一些之前不曾想到的事情,多了一些之前不曾有的擔心,李朝宗不是個好東西,諸葛嬋娟跟著他如同與狼為伍,可千萬別吃虧呀.

不過仔細想來,有王仲夫婦看著,李朝宗應該不敢胡來.再者,諸葛嬋娟可是個烈性子,惹急了什麼事情都干得出來,李朝宗也不敢來硬的.

想及此處,心頭略輕,心思再度回到了先前的旖旎,怪不得胖子曾經說過他是小漢子不知大漢子饑,原來這事兒的感覺是如此美妙.

諸葛嬋娟先前曾經說過,很快就會離開王仲夫婦前來尋他.而二人先前也說過虎皮天蟬一事,他現在擔心諸葛嬋娟臨走時會偷走虎皮天蟬,他需要虎皮天蟬是真,卻不希望自己的女人為了自己去偷師父師娘的東西,那很不地道,也不硬氣.

什麼時候睡著的不曉得,待得一覺醒來,天已大亮,洗刷出門,發現十四正率人在殺驢宰羊,昨天晚上牲畜受驚擁擠,傷了不少.

見南風出來,十四自遠處走了過來,"我給你留了肉."

"多謝多謝,不過我不餓,你忙你的,我去西山看看."南風轉身邁步.

"我給大妞拿些吃的."十四轉身跑走.

便是避嫌,也不能無禮,十四要來,南風也不能攆人,只能讓她跟著.

二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登山,一炷香之後來到巨雕鳥巢所在樟樹下.

"快看."十四手指樹下.

便是十四不說,南風也看到了樹下的東西,那是一些蛋殼碎片.

"孵出來了."南風歡喜搓手.

此時巨雕仍在窩里趴著,看不到雛鳥.十四將那掛腸肚扔在樹下,巨雕也不下來吃.

南風急于看那雛鳥,便爬上了對面的那棵樹,十四也爬了上來,二人各攬一根樹杈,翹首看向對面鳥巢.

巨雕身下捂著一只毛茸茸的雛鳥,雖是雛鳥,個頭卻大,少說也有二三十斤.

但令南風驚詫的不是那雛鳥的個頭兒,而是那雛鳥的長相,除了羽毛與它娘有些相似,長相和體形完全不同,巨雕體形修長,但小家伙卻圓滾滾的,不但身子是圓的,連腦袋都是圓的.

"那是什麼呀?"十四驚詫的看向南風.

"好像是貓頭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