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疑心善妒
g,更新快,無彈窗,!

聲音很熟悉,熟悉到南風不需要反應就知道說話的是誰.

"你怎麼來了?"南風問道.

"我不能來嗎?你給我下來."諸葛嬋娟語氣很不友善.

"怎麼了?"南風問道,由于光線太暗,他只能看到樹下有個人影,看不到諸葛嬋娟的表情.

"你先下來."諸葛嬋娟說道.

"我好不容易爬上來,下去就上不來了."南風說道.

"你下不下來?你不下來我上去了."諸葛嬋娟抬高了聲調.

"好好好,你別上來,我下去."南風唯恐諸葛嬋娟驚動了巨雕,急忙扔了手中的吃食,摸索著下樹.

會爬樹的人都知道下樹比爬樹要難,加上天黑,南風也尋不到踏腳處,戰戰兢兢的往下挪,"怎麼這麼大火氣,誰惹你了?"

諸葛嬋娟不答反問,"你來這兒干什麼?"

"我?"南風反問,反問是因為他想到自己拿了龜甲,想爭取時間考慮要不要將此事告知諸葛嬋娟.

"不想說就別說了."諸葛嬋娟言語之中暗藏怒氣,實則也不是暗藏,因為諸葛嬋娟的不悅非常明顯.

"我怎麼不想說了,我來這兒是為了討只幼雕."南風急忙接話,轉而將如何與花刺兒相識,如何結拜,花刺兒如何許諾給他一只幼雕等事簡略告知.

南風本以為此事合情合理,諸葛嬋娟即便有誤會也會消弭,但他說完諸葛嬋娟只是冷哼了一聲,並未接話.

心中忐忑疑惑,就免不得分神,一不留神失足踏空,急墜落地.

諸葛嬋娟就在樹下,卻並沒有出手承接,南風重重落地,便是泥土松軟,亦摔了個七葷八素.

眼見自己失足諸葛嬋娟都不拉自己一把,南風心中不無怨氣,爬起之後拍打著身上的泥土,也不主動與諸葛嬋娟說話.

"咋沒摔死你呢."諸葛嬋娟冷哼.

"我怎麼得罪你了,一來就沖我甩臉色?"南風皺眉看向諸葛嬋娟,天色本來就暗,樹下更暗,便是近在咫尺也看不到諸葛嬋娟的表情.

"哼."諸葛嬋娟又在冷哼.

諸葛嬋娟的態度令南風很是不滿,也沒好氣兒,"你來干嘛?"

"嫌我礙事兒了?"諸葛嬋娟冷笑.

南風聞言愣了一愣,閃念過後便明白諸葛嬋娟為何生氣,先前十四前來送飯,想必被她看到了,不但看到了,很可能還誤會了.

南風深深呼吸平息心情,隨後出言解釋,"十四是來給我送飯的,我跟她沒說過幾句話."

"十四?叫的真親切."諸葛嬋娟陰陽怪氣.

"她排行十四,蠻人的名字很難記,我也懶得記."南風耐著性子解釋.

"是嗎?"諸葛嬋娟擺明了不信.

"是啊,你就別瞎尋思了,你們來這兒干嘛?"南風試圖岔開話題.

"你拿我當傻子是吧?"諸葛嬋娟糾結不放.

南風無奈歎氣,女人一旦被妒意沖昏頭腦,是沒辦法與之講道理的.

"送飯完全可以派個下人過來,她為什麼親自來?"諸葛嬋娟問道.

諸葛嬋娟的態度令南風有些惱火,便不再解釋.

見南風不說話,諸葛嬋娟又道,"他們都走了,為什麼偏偏把你們兩個留下?"

南風也急了,不耐煩的說道,"我哪知道,我說沒事兒就沒事兒,我啥都沒干,你別來興師問罪."

"你敢沖我吼?"諸葛嬋娟抬高了聲調.

"你能不能別無理取鬧,很煩哪."南風走到樹下,靠著大樹蹲了下來.

"是我無理取鬧還是你心中有鬼?"諸葛嬋娟步步緊逼,"你給我說清楚."

南風已經到了發火的邊緣,但對女人的寬容令他再度壓下怒氣,"她親自送飯可能是擔心派別人過來會驚動樹上的巨雕,他們把她留下是因為她的坐騎也是飛禽,如有意外發生……"

不等南風說完,諸葛嬋娟就打斷了他的話茬,"我也是陌生人,我來這里不也沒驚動那扁毛畜生?"

南風沒有再接話,看待問題最怕失去冷靜和公允,諸葛嬋娟懷疑他言而不實,有了這種想法,再努力的解釋也是徒勞.

"我來找你之前,你知不知道我在附近?"諸葛嬋娟問道.

南風也懶得細想諸葛嬋娟為何有此一問,隨口答道,"知道."

"知道我在附近,為何不設法與我聯系?"諸葛嬋娟追問.

"李朝宗等人跟你在一起,我怎麼跟你聯系?"南風答道.

"你這麼聰明,只要有心跟我聯系,總會想到辦法."諸葛嬋娟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我不想與你聯系?"南風皺眉反問.

"哼."諸葛嬋娟冷哼.

"我不跟你吵架,我和十四也沒有任何關系,"南風做著最後的努力,"世上有多少男人就有多少女人,你不能遇見個女人就懷疑跟我有什麼關系,你得相信我,也得相信你自己."

南風的這番話終于起了作用,諸葛嬋娟變了語氣,"你和那蠻子真的沒事兒?"

"真沒有."南風無奈歎氣,諸葛嬋娟什麼都好,就是疑心重,醋勁兒大,這可是個令人郁悶惱火的大毛病.

"我就說嘛,你的眼光也不會那麼差,那蠻子長的五大三粗,你怎麼可能看得上,你在這兒等我,我很快回來."諸葛嬋娟閃身離開.

"你干嘛去?"南風問道.

諸葛嬋娟的聲音自東面傳來,"給那蠻子解毒."

南風聞言再度歎氣,他相信諸葛嬋娟對他真情一片,但諸葛嬋娟的疑心和醋勁兒也令他不勝其煩,還有這動輒下毒的毛病,若不是他先前耐著性子再三解釋,十四怕是就讓她給毒死了.

十四沒甚麼靈氣修為,諸葛嬋娟歧黃之術已得北藥王真傳,要解毒也不用近身.

不多時,諸葛嬋娟回返,蹲到南風旁邊,用肩膀撞了撞他,"喂,生氣啦?"

"唉,我若是說我生氣了,你會不會也給我下毒?"南風無奈搖頭.

"不會,不會,我怎麼舍得."諸葛嬋娟連連搖頭.

"你怎麼發現我的?"南風問道.

"我下午到後山摘桃子,見你和那胖子在東廂後面搗鼓什麼家什."諸葛嬋娟自腰囊里拿出一個桃子,在身上蹭了蹭,遞給了南風,"給."

南風余氣未消,也不接拿.

"來,我喂你吃."諸葛嬋娟將桃子送到南風嘴邊.

"別鬧了,"南風接過桃子,"你們來這里干嘛?"

"他們來找一件東西,這東西好像跟龍有關,具體是什麼我不太清楚."諸葛嬋娟又拿了個桃子出來,張口咬嚼.

"跟龍有關?"南風疑惑皺眉.

諸葛嬋娟點了點頭,"嗯,我無意之間聽那老東西和牛鼻子說什麼龍尾.對了,你們下午在搗鼓什麼呢?"

"想給胖子搞件兵器,但那兵器太重,胖子拿不動,東魏麒麟鎮的那只虎皮天蟬是不是在你師父那兒?"南風問道.

"對,龍齒天蠶,虎皮天蟬,龜背天牛都在師父手里."諸葛嬋娟說道.

"吃了虎皮天蟬真能大力開山?"南風問道.

"不曉得,不過虎皮天蟬能夠壯大氣力倒是真的."諸葛嬋娟指了指南風手里的桃子,"你吃呀,別人給的肉你吃,我給的桃子你為何不吃?"

"怎麼又來了."南風無奈搖頭.

眼見南風生氣,諸葛嬋娟急忙回環,"我與你說笑呢,你想要虎皮天蟬?"

南風點了點頭,"對."

"不難,交給我."諸葛嬋娟大包大攬.

"別,我可不想你為了我去偷東西."南風擺手.

諸葛嬋娟沒有立刻答話,吃過幾口桃子之後出言說道,"不偷也成,不過你得吃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