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西山靜候
g,更新快,無彈窗,!

"虎皮天蟬?"胖子撓頭回憶,隨即恍然大悟,"哦,你說的是麒麟鎮那個呀,那東西不是讓人搶走了嗎?"

南風點了點頭,"讓李朝宗搶走了,但他沒用,而是給了北藥王王仲."

"咱救了王叔也就得罪了王仲,他現在估計恨咱恨的牙癢癢,肯定不會把虎皮天蟬給咱,只能想別的招兒."胖子說道,虎皮天蟬乃上古五大奇藥之一,功效神奇,可強壯身軀大力開山,此前他對這虎皮天蟬也不是很在意,但此番得了稱心滿意的兵器卻拿它不起,對虎皮天蟬便開始看重.

南風再度點頭,"這事兒急不得,我眼下也沒想好,容我從長計議."

"這東西咋整?"胖子指著那兩把大錘.

南風想了想,說道,"現在拿了也沒什麼用處,拿在身邊招風顯眼,還是先放這兒吧."

胖子不放心,"要不要埋起來?"

南風搖了搖頭,"埋起來會令人起疑,就扔這兒吧,回頭你跟大哥說一聲,就說這東西你要了,免得他再給了別人."

"成."胖子將鐵錘逐一拎到深草處,南風將剝下的銅皮扔進草叢,二人拿了斧鑿回返.

二人出來時花刺兒等人正准備動身.

"大哥,我也去."胖子沖花刺兒喊道.

"快來幫忙裝車."花刺兒回應.

胖子看向南風,"反正你也沒啥事兒,跟著看熱鬧去吧."

花刺兒聽到了胖子的話,不等南風接口就急忙制止,"小北風沒功夫,去了只能添亂,去西山盯著吧,算日子也該孵出來了."

"我先去幫忙."胖子轉身跑走.

南風跟了過去,"大哥,大妞兒在哪兒?"

花刺兒此時正與一干弟妹將先前制作的籠子往馬車上抬,聽得南風問話,沖西山努了努嘴,"山腰那棵最大的樟樹,去的時候記得帶掛驢肝."

南風答應下來,轉而上前伸手幫忙.

"一邊兒去,別添亂."花刺兒攆人.

南風個子矮,眾人抬那籠子他也用不上力,便往廚間拿了一掛驢肝.

待南風自廚間出來,花刺兒等人已經啟程,一名女子騎乘青鸞載了花刺兒升空先行,其他人分別騎乘異種虎熊,與載了籠子的馬車一起走陸路.

猛獸坐騎需要口糧,在隊伍後面跟了一群驢,胖子的任務就是看護和驅趕這群驢.

"我們來回得三四天,你在家老實點兒哈."胖子騎在驢背上.

"你快下來吧,別折騰那驢了."南風看不過眼,毛驢個頭不大,胖子沉重,騎的那毛驢舉步維艱.

胖子自己也發現毛驢不堪騎乘,抬腿下驢,拿了鞭子在後面吆喝驅趕.

目送眾人走遠,南風收回視線往西行走,走了幾步發現十四在山洞前晾衣服,便拎著驢肝過去了,"你不跟他們一起去?"

十四聞言看了南風一眼,搖了搖頭.

"我要去看大妞兒,你去不?"南風問道.

"我得看家,你自己去吧,"十四對南風還算和氣,"別上大妞孵蛋的那棵樹,不然大妞兒會啄你."

十四要看家,自不能隨便離開,南風只能自己去西山.

上山之前南風回了一趟廂房,將剩下的桃子拿了,身上還有一張之前剩下的餅子,他雖然穿了蠻人的衣服,留在此處還是容易被李朝宗自高處發現,還是西山安全些.再者大妞孵蛋也快有結果了,此番過去沒事兒就不下來了.

花刺兒所說的那棵樟樹很好尋找,循著羊腸小徑爬到山腰就看到了那棵大樟樹,這棵樟樹足有十幾丈高,在離地五丈左右的樹丫上有一個很大但很簡陋的鳥巢,花刺兒的那只巨雕就趴在窩里.

見到有外人到來,巨雕立刻唳叫警告,南風急忙抬起了手里的驢肝.

這巨雕很通人性,見到南風手里拎著的驢肝,知道他受到過花刺兒的指點,也就不再示威驅趕,待得南風放下驢肝,便離巢進食.

由于之前得到過十四的提醒,南風就沒攀爬那棵大樟樹,而是爬上了大樹旁邊的一棵小樹,其實這樹並不小,只是沒有大樟樹那般高大.

爬到樹頂,巨雕尚未吃完驢肝,可以看到鳥巢里有一枚白色鳥蛋,那鳥蛋好生巨大,伸展雙臂不見得能攬得過來.也不知是風吹所致還是蛋里的雛鳥即將出殼,鳥蛋正在微微晃動.

很快巨雕就吃完了那掛驢肝振翅歸巢,見到南風在對面樹上又發出了兩聲唳叫,不過叫過之後就沒了動靜,也沒有過來驅趕.

南風此時離地足有五六丈,沒有靈氣便不敢托大,抱著一根樹杈看巨雕孵蛋.

除了偶爾低頭翻動一下身下的蛋,大部分時候巨雕都一動不動,閑來無事南風就不時向遠處觀望,此處視野開闊,又有樹葉遮蔽,當真是個觀察敵情的好所在.

不過周圍山頭並沒有李朝宗等人的蹤影,此時是午後時分,天氣炎熱,李朝宗等人想必正在午休避暑.

樹上涼快,南風也不覺得困乏,觀察情況的同時也在犯愁幼鳥孵化之後該如何照顧,雕蛋如此巨大,孵化的幼雕肯定也是大個頭兒,按照花刺兒的說法,幼雕孵化之後應該盡早讓它離娘,不然幼雕不認主,帶著這麼一個大個頭兒的小家伙趕路,定然會有諸多麻煩.

不過犯愁歸犯愁,南風卻並不惱火,凡事都有利弊兩面,飛禽坐騎固然便利迅捷,但馴化養育難度也大,往後很長一段時間都需要分神照顧這個小東西,等它能夠振翅升空自己覓食,壓力才能小一些.

申時,南風耐受不住了,往下挪了兩丈,坐在樹丫上拿出天木老道當年送他的那本記載有粗淺法術的書籍來看,沒有師父教導有諸多弊端,他目前雖有玄妙的練氣法門,卻只會一些粗淺的道術,玄妙的法術只能靠自己摸索積累,借鑒推敲.

而今胖子行走江湖的"行頭"已經齊備了,八部金身為守,玄鐵重錘輔以虎皮天蟬為攻.

胖子的攻守兼備屬于外門路數,而道法修行走的則是內外兼修的路子,隨著對九部真經的參習,能夠逐漸領悟五行拳,八卦掌,六合拳,乃至混元神功,他需要做的就是潛心煉氣,修為一高,武功水到渠成,無需特意學習招式.

夏天天黑的晚,入更之後還沒有全黑,也幸虧天沒有全黑,不然他就看不到協助李朝宗的那個太清道人去了南面山峰,那道人去南山自然是為了布陣,根據這道人先前幾處布陣的時間來推斷,最多兩天陣法就能完成.

陣法一旦起效,這太清道人就能找到藏匿天書的疑似地點,屆時李朝宗就該上場了.

夜幕降臨,十四來了,帶了兩塊肉和一壇酒.

可能是因為先前沒被胖子選中,十四的情緒有些低落,也不與南風多說,送了晚飯過來就轉身離去.

南風自樹丫上吃晚飯,他在夜里看不清東西,吃過晚飯就得睡了,樟木有驅蟲效果,加之高處涼爽,他也不打算回去,就在野外露宿.

沒吃幾口,樹下就傳來了熟悉的聲音,"你給我滾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