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重見天日
g,更新快,無彈窗,!

花刺兒越是阻攔,胖子越是好奇,"你剛才說還有兩處,這只看了一處,里面是啥?"

"一些沒用的家什,走吧,不早了."花刺兒推搡胖子.

"大哥,你這不對呀,說好了帶我們開開眼界,怎地真正的好東西還不讓我們看了?"胖子拗著不走.

"罷了,君子不奪人所愛,咱們還是出去吧."南風在旁激將幫腔.

未曾想花刺兒順坡下驢,"就是就是,你看小北風多通情理."

見花刺兒不中招兒,南風只能調轉話鋒,"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我們只是看看,又不拿你的."

"對呀,看看也不成啊,你這個大英雄怎麼變的這麼小氣?"胖子與南風一唱一和.

也不知是南風那句不拿你的起了作用,還是胖子那句大英雄有了效果,花刺兒不再推搡胖子,"行吧,看看就看看,里面只是一些破銅爛鐵,也沒甚好物件."

聽花刺兒這般說,胖子邁步走向木門,花刺兒不放心,快步跟上.

南風走在最後,實則胖子算的也不對,走過三處通道之後花刺兒曾經說過還有六處,也就是說這里共有九處區域,而三人即將進入的這處只是第八處,里面應該還有一處.

花刺兒拉開木門率先進去,胖子隨後,等南風進去的時候花刺兒已經點亮了牆角的火盆.

待得有了光亮,南風看清了石室里的事物,這里存放著一些兵器,數量也不多,只有七八件,不看兵器自身,單看陳列擺放兵器的名貴幾案就知道這些兵器不是俗物.

"哎呀呀."胖子快步走向右側的一張木案,木案上放著一只木架,木架上橫放著一根紫色棍棒.

眼見胖子面露貪婪,花刺兒叫苦不迭,想要上前阻止卻又怕失了氣度,悔不該心存炫耀,引狼入室.

胖子走過去拿起那根紫色棍棒,隨手晃了晃,"怎麼這麼輕啊?"

花刺兒如釋重負,暗暗松了口氣,"木棍嘛,當然輕了."

胖子放下那根紫色棍棒,走向旁邊木案,那里陳列的是一把厚背大刀.

南風拿過胖子放下的木棍定睛打量,"大哥,這棍子是什麼來頭?"

"這可是……這個……木頭."花刺兒吞吞吐吐.

南風笑了笑,將木棍放回原處,其實花刺兒的心思並不難猜,又想炫耀,又怕他知道來曆會向其索要.

不過花刺兒最終還是沒憋住,"這可是萬年鐵樺的樹心兒,堅韌無比,便是歐冶子鑄的寶劍也斬它不斷."

"那是歐冶子鑄造的寶劍?"南風伸手指著左側上首的一把長劍,這里的兵器每一種只有一件,長劍也只有那一件.

"不是不是."花刺兒連連擺手.

二人說話的工夫,胖子已經放下了那把厚背大刀,那大刀與漢人用的刀不太一樣,刀把是向內彎曲的,用慣了漢人刀劍的人持拿起來很不順手.

正所謂術有專攻,南風是道士,道法才是安身立命之本,對于兵器並不十分看重,不過胖子與他相反,對石室里的這些兵器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看罷大刀又拿過一根長矛,這長矛長約一丈有余,矛身發青,三折矛尖,左右開刃.

胖子雙手抓握,晃了幾晃,由于矛身太長,既顫又抖,不好抓握,于是又放下了.

花刺兒怕的是胖子,不怕南風,變低聲解釋,實則是低聲炫耀,"那是當年蜀國五虎上將張翼德的丈八蛇矛."

"真的?"南風好奇的向長矛走去.

眼見南風生出興趣,花刺兒又怕了,"興許是,好多年了,誰能說得准."

南風走過去低頭看那長矛,"大哥,你自哪兒得來這些神奇兵器?"

"我與人捕馴坐騎,人家送了一些,我自己也買了幾件."花刺兒說道.

南風點了點頭,江湖中人有三件心頭之物,一是武功,二是兵器,第三就是坐騎,好的坐騎不但能代替腳力,還能襯托身份,花刺兒擅長馴獸,人家得了坐騎,拿兵器做謝禮也不稀奇.

"這斧子咋樣?"胖子問道.

南風聞聲抬頭,只見胖子拿了一柄斧頭形狀的兵器在手,那兵器樣式古拙,周身皆有綠鏽附著,一看就是有年頭的東西.

"這東西應該叫戚."南風糾正,戚和斧子很像,卻不是一種東西.

"有見識."花刺兒沖南風豎拇指.

"威風不?"胖子揮舞銅戚.

南風搖了搖頭,"東西是不錯,但不合你用,有點小."

"是有點兒小,分量也輕,使將起來不夠大氣,"胖子將銅戚放了回去,"大哥,有沉點兒的沒有?"

花刺兒連連搖頭,"沒了,沒了,你拿的就是最重的了."

胖子剛放下銅戚,聞言又拿了起來.

花刺兒見狀急忙改口,"我想起來了,有個重的."

"哪個?"胖子環顧左右,剩下的幾樣是锏,戟,鏟,鉤,看大小也不很重.

"不在這里,在外面."花刺兒說道.

一聽在外面,胖子下意識的認為不是什麼好東西,也不問了,又把銅戚拿下來了.

眼見胖子拿了放,放了拿,花刺兒越發緊張,看胖子這架勢,是想把這銅戚給要走.

"大哥,你說的兵器是什麼?"南風隨口問道.

"一雙鐵錘,水火不侵,好生了得."花刺兒說話之時一直盯著胖子.

"水火不侵?"胖子生出好奇之心.

"那鐵錘放在爐里煉了三天三夜都不曾融化,真乃神物."花刺兒說道.

"這麼厲害?走走走,出去看看."胖子放下銅戚向二人走來.

"你喜歡重的,那雙鐵錘定合你意."花刺兒邁步先行.

胖子跟隨在後,走了幾步見南風沒有跟上來,便止步回頭,"走啊."

"這里面是什麼?"南風問道.

"我家祖墳."花刺兒隨口說道.

"大哥,正德與你攀親,便是你的家人,我是你的結義兄弟,不知道也就罷了,既然來了,理應祭拜一下曆代先人."南風說道.

"還是你懂事兒,"花刺兒走到入口處點了火把回來,"可惜你長的太小,不然我把十四許配給你."

"他有老婆了."胖子在後面嚷嚷.

南風聞言皺眉看向胖子.

"我說的不對嗎?"胖子看了南風一眼,轉而跟著花刺兒進了最里面的石室.

最後一處石室很是寬敞,足有外面這些石室通道五個大小,上有圓形穹頂,下有四方石壁,取的應該是天圓地方.

石室正中有一處三階石台,石台上放著幾口棺材,台下還有十幾口,大部分是木棺,年代較近的是石棺.

除了這些棺材,石室里並無其他事物,再看四壁,石壁泛白,上面殘留著星星點點的顏料,壁畫是無法直接畫在岩石上的,要想圖畫必須先上白灰,泛白的石壁和殘留的顏料說明此處原本是有壁畫的,但後來被人為的擦掉了.

胖子實誠,走到棺材前跪下就拜.

按照教派規矩,道士是不能隨便跪拜除了三清雙親之外的其他人的,在胖子磕頭之際,南風自牆邊拿過一把掃帚,開始打掃清潔.

在石室的左下角有一堆雜物,其中有腐朽的棺木,有祭奠殘留的紙錢香燭,還有酒壇和別的雜物,南風將灰土掃到角落,趁機將龜甲塞進牆角的雜物.

想了想,又將龜甲拿了出來,李朝宗等人若是尋到這里,定會先自棺木里尋找,尋之無果才會翻找雜物,將龜甲藏在這里李朝宗肯定會發現,但在此之前花刺兒的祖宗就免不得倒黴,不能為了算計李朝宗而連累花刺兒的先人.

但這石室也只有這處雜物堆是放置龜甲的最佳所在,若是放在外面,李朝宗定會起疑.

短暫而急切的思慮過後,南風有了計較,拿過先前祭奠剩下的香燭紙錢等物,自雜物附近焚燒,待得火苗升起,將那龜甲踩碎投入火中.

此舉乃是為了掩蓋龜甲斷茬的顏色.

祭拜自然要燒紙,花刺兒和胖子也不曾多想,胖子磕頭過後回到門口,與花刺兒說話等候.

南風拿捏火候,待得龜甲斷茬變成灰白,停止焚燒,以木片撥出龜甲,尋了銅錢大小的一片留在外面,其他碎片分別放進雜物堆的不同位置.

做完這些,火也滅了,以掃帚將灰燼掃進角落,只留了那片銅錢大小的在外面.

清掃過後,感覺那片龜甲離角落太遠,又用掃帚將龜甲向角落掃了掃.

剛想走,又想起一個細節,蹲下身,伸手撫摸地面,尋了一處石板和石板連接的不平處,將那龜甲挪移過去,如此一來便合情合理了,龜甲之所以沒被掃進角落,是被石板縫隙卡住了.

正所謂細節決定成敗,但凡身居高位者,無一例外是細心之人,李朝宗是何等人物,要想騙他,必須做的滴水不漏,便是這樣,他也沒有十成把握騙過李朝宗.

不過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剩下的就只能靠運氣了.

回返就快得多了,重見天日之後三人心情皆好,南風心情好是因為達到了目的,胖子心情好是因為花刺兒也給了他兩只螞蟻,而花刺兒心情好則是既顯擺了家底兒,又沒讓胖子搶走.

"你倆回去歇著吧,我們得走了."花刺兒關門.

"大哥,你說的那兩個鐵錘在哪兒?"胖子惦記兵器.

"在爐子那塊兒,你倆過去找找."花刺兒手指西北.

二人循著花刺兒所指向西北方向望去,那里有一處簡易熔爐,周圍全是雜草,一看就知道廢棄很久了.

"剛才應該拿那個斧子."胖子嘟囔,好東西誰會亂扔,這是孩童都知道的道理.

"閑著也是閑著,過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