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沉悶新奇
g,更新快,無彈窗,!

穿過這片亂石嶙峋的區域,前方又出現了一條通道,這條通道沒有木門且異常狹窄,寬不過兩尺,與之前的石壁不同,這處通道的四壁皆為黑色金屬,仔細辨別,當是惡金,也就是生鐵.

花刺兒率先邁上通道,回身拉二人上去,"這里跟外面這處一樣,都是金屬,不過這里是惡金,不值錢."

"地上怎麼有這麼多石條?"胖子問道,在眼前的這條通道里有大量石條橫向擺放,石條的兩端分別抵住了左右兩面鐵壁.

"不用石頭頂著,兩邊兒就合上了."花刺兒側身而過,舉著火把自前方帶路.

胖子不曾多想,跟在花刺兒後面悶頭前行,南風想的卻多,這處通道的機關與被花刺兒拆除的機關非常相似,通常情況下一處墓穴不應該出現兩處相似的機關,這兩處機關唯一的區別就是一個用銅,一個用鐵,鐵之所以被稱之為惡金,乃是因為它能夠阻隔天地靈氣,同樣也能阻隔修行中人的靈氣,仔細想來,這處惡金鐵室極有可能是陵墓修建者為了防范修行中人進入而故意布下的.

不多時,到得通道盡頭,又是一道門,不同于先前的木門,這是一道鐵門.

"猜猜里面是啥?"花刺兒又賣關子.

胖子先前受挫,意興闌珊,"這麼猜誰能猜得到,你得提醒提醒."

花刺兒唯恐胖子不猜,急忙提醒,"個頭兒不大,會飛."

"你說的這種多了去了,范圍太大."胖子搖頭.

"也是蟲子."花刺兒又提醒.

"有啥本領?"胖子追問.

此番輪到花刺兒失去興致了,磕滅火把拉開了鐵門.

火把一滅,通道里瞬時一片漆黑,南風急忙伸手抓住胖子衣服,隨他進入前方通道.

"這是什麼蟲子?"胖子疑惑的問道.

南風什麼都看不到,只能聞到通道里有濃重的油脂氣味.

"這可不是尋常的蟲子,這是殺人放火大甲蟲."花刺兒高聲糾正.

南風早就知道花刺兒有好大喜功的毛病,唯恐別人小看他豢養的異類,給這些異類都起了個在他看來威猛霸氣的名字.

胖子當了花刺兒的妹夫,便沒了南風那麼多顧忌,"這麼個小東西怎麼殺人放火?"

"什麼東西?"南風好奇的問道,兩眼一抹黑的感覺並不好.

南風說完,胖子塞了個東西到他手里,"來,拿著."

"大哥,這東西咬人不?"胖子問道.

南風剛感覺到手里是個雞蛋大小的甲蟲,聽胖子一說,趕忙將那甲蟲扔了.

"不咬我."花刺兒得意的笑道.

這話外之音就是甲蟲咬人,由于需要胖子帶路,南風也不能立刻報複,只是腹誹,也不說話.

花刺兒又道,"這殺人放火大甲蟲厲害的緊,夜間放將出去,它們會尋光撲火,碰火就炸."

"炸?"胖子半信半疑.

"它們喜食油脂,一肚子油."花刺兒轉身退出.

胖子也拖著南風退了出來.

花刺兒重新點亮火把,甩手將火把扔了出去.

"看仔細."花刺兒松開了右手.

由于光線不明,南風只看到一個不大的黑點向遠處的火把疾飛而去,不等他看個真切,一團赤紅火焰就自火把所在區域陡然炸開,三丈之內皆受波及,隨爆裂火焰一同出現的還有一聲沉悶的聲響.

赤紅火焰並非一閃而逝,炸開之後化為點點火雨,散落四處,落地之後仍在燃燒.

"咋樣?"花刺兒得意的問道.

南風和胖子面面相覷,皆不接話,胖子驚詫的是這甲蟲的威力,不但飛的迅捷,炸開之後威力也十分巨大.

而南風想的則是花刺兒給豢養的異類起名字也並非胡吹亂叫,這小東西還真能殺人放火,先前這只若是放進有燈光的宅院,炸開之後定能引發大火.

"那螞蟻我不要了,這個給我幾個."胖子見異思遷.

"這個不好控馭,可不能給你."花刺兒笑道.

此時那些星星火焰已經熄滅,花刺兒拉開鐵門,"快走吧,還有兩處,看罷早些出去."

由于通道里漆黑一片,南風便看不到此處的環境,走過幾步之後,胖子出言提醒,"兩邊兒是深坑,挺深的."

南風點了點頭,轉而沖花刺兒問道,"大哥,這個殺人放火大甲蟲是什麼來頭?"

"這里原來就有這東西,不過只能蹦不能飛,我用一種大個兒的滾糞蛋兒給它們混了種兒."花刺兒所說的滾糞蛋兒是一種能飛的昆蟲.

"此物有多少只?"南風又問.

"沒數過,千八百應該有,"花刺兒說到此處抬高了聲調,"快拿出來,出去見了太陽,也會炸."

聽花刺兒言語,就知道胖子在偷甲蟲.

"我就是拿來看看,牆上是啥?"胖子岔開了話題.

"嗯?"南風很是疑惑.

"牆上有畫兒."胖子說道.

"畫的什麼?"南風急切追問,壁畫與墓志銘有些類似,往往記載了墓主人身前經曆的一些事情.

"一群道士在下棋,有松樹,有云彩,好像在個島上."胖子放慢速度看那壁畫,"不對,不是道士,應該是一群神仙,遠處還有一個騰云駕霧的."

胖子表述的不是非常清楚,南風雖然著急卻無計可施,自然不能在此處燃點火把.

"一共有幾幅壁畫?"南風追問.

"一二三……八幅,第二幅是這些神仙在喝酒,還是原來那些,第三幅是在看美女跳舞,還是神仙的日子好過,有吃有喝還有歌舞可看."胖子笑道.

"快些走,看那些作甚."花刺兒自盡頭催促.

"走吧."南風聽到這里也失去了興趣,壁畫除了記錄墓主人生前經曆過的事情,還有另外一種情況,那就是寄托後人的哀思,希望先人死後能夠羽化升仙,過上逍遙快活的神仙日子,這里的壁畫應該屬于後者.

"咦,怎麼做了官還愁眉苦臉的."胖子又道.

"什麼?"南風隨口問道.

胖子尚未答話,花刺兒又在催促,胖子便帶著南風快走幾步,與花刺兒會合.

進得下一處,花刺兒拿出火鐮點亮了火盆.

令二人沒想到的是這里並無異類,而是被當做倉庫來用,牆角堆滿了金銀銅錢,除此之外還有不少風干的藥草.

南風對金銀沒有太大興趣,不過牆角的那堆狗頭金卻引起了他的興趣,那都是些天然的金塊,形狀並不規則,有大有小,有些還夾帶著小石子兒.

"大哥,你在哪兒找來的這些?"南風好奇的問道.

花刺兒大手一揮,"山里撿的,盡管拿,能拿多少拿多少."

"你先前給我們的那塊兒我們還不曾用掉,"南風環顧四周,"這里原本就是空的?"

花刺兒點了點頭,"我記事兒就是空的."

"里頭是啥?"胖子往里走.

"沒了,沒了,走吧,出去抓犀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