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地宮異類
g,更新快,無彈窗,!

那本公輸要術集天下造物機關之大成,元安甯很是聰慧,定能參有所獲,他日探尋龜甲,一定要請她同行.

"我真感覺脖子後頭冒涼氣兒."胖子抬手摸頭.

花刺兒在前面接話,"外面熱,里頭涼,現在是脊背發涼,待久了全身都冷."

洞里光線昏暗,走在墓道之中感覺沉悶而壓抑,好在這條墓道並不長,不過十幾丈,很快就到了盡頭.

墓道的盡頭是一道木門,也是雙開,這道木門明顯是後來安上的,很是粗糙,修修補補,異常破舊.

木門上沒有鎖頭,不過花刺兒並沒有立刻開門,而是自腰間的布袋里又抓了些粉末沖二人身上撒了些.

"大哥,這什麼東西呀?"南風問道,這藥粉除了藥味兒,還有一股臭氣.

"吃了虎杖草的母驢屙的驢糞."花刺兒拍了拍手.

南風手里本來還拿了半張餅,聞言將餅子遞給胖子,"你餓不餓?"

胖子瞅了南風一眼,沒接那沾了驢糞的餅子.

"我開門之後你們快點進去,進去之後別嚷嚷."花刺兒准備開門.

"大哥,里面是啥?"胖子很是好奇.

"厲害的蜂子."花刺兒拉開了木門.

里面一片漆黑,胖子先進,南風隨後跟進,花刺兒拿了火把最後進入,反手關門.

借著火把的光亮,南風看清了所處的環境,這里是一條與外面墓道相似的通道,不同的是這條通道很寬,兩側石壁相距五丈左右,通道長約十幾丈,盡頭又是一道木門.

"蜂子在哪兒?"胖子環視左右.

花刺兒沖二人招了招手,帶著二人走向右側石壁,待得距離近了,可見石壁上有大量酒盅大小的圓孔,密密麻麻,整面石壁全是這樣的圓孔.

花刺兒蹲下身,拔出短刀,磕碰其中一處圓孔.

很快,圓孔里爬出了一只昆蟲,此物與馬蜂有些相似,但其個頭遠比馬蜂要大很多,足有一捺長短,拇指粗細,通體黑色,爬出之後帶出了一股濃重的臭氣.

那怪蜂自圓孔爬出,圍著圓孔轉了一圈兒,不見異常,又鑽回了圓孔.

"這蜂子怎麼這麼大個兒?"胖子問道.

胖子說話聲稍大,驚動了附近的怪蜂,十幾只怪蜂自圓孔鑽出,有幾只振翅飛起.

隨著怪蜂飛起,通道里出現了怪異的聲響,那聲響如同女鬼陰笑,陰森瘆人,"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由于那幾只怪蜂正圍著三人飛翔盤旋,胖子便不敢亂動,也不敢出聲,待那些怪蜂重新回到石壁圓孔,方才如釋重負,長喘了一口粗氣.

花刺兒帶著二人回到通道正中,得意的笑道,"咋樣,嚇壞了吧?"

"這是啥呀?"胖子左顧右盼,唯恐聲音太大,驚動了那怪蜂.

"這是所向無敵大鬼蜂,一只就能蜇死牛,牛死了,它還死不了,回來養幾天又能蜇人."花刺兒很是得意.

胖子對那女鬼陰笑一般的聲響心有余悸,"不用蜇,半夜放出去就能把人嚇死."

花刺兒明顯不是個好向導,也不介紹這怪蜂的來曆,得二人詢問他才作答,這怪蜂自然不叫"所向無敵大鬼蜂",這名字應該是花刺兒自己給它們起的,不過這些怪蜂飛起之後會發出鬼笑一般的怪聲,稱其為鬼蜂倒也貼切,此物不食花蜜,乃食肉動物,一年喂食兩次,別的肉都不吃,只吃人肉.

由于只吃人肉,加之石壁上原本就有圓孔,胖子便懷疑這東西是建墓時就有的,屬于防盜機關的一部分.

聽胖子這般說,花刺兒很是不悅,將火把塞給南風,跺腳呼喊了一聲,圓孔中的鬼蜂受到驚擾,紛紛爬出飛起,通道瞬時變成了幽冥鬼域,萬千鬼蜂振翅飛舞,陰森鬼笑自密閉的通道中回響激蕩,駭的二人毛骨悚然,站立原地,大氣都不敢出.

花刺兒口中念念有詞,不時振臂呼喝,那眾多鬼蜂隨著他的呼喝忽左忽右,上下紛飛,片刻之後花刺兒發出了一聲拗口呼喊,鬼蜂立刻歸巢,外面一只也見它不到.

見二人嚇的面色慘白,花刺兒得意非常,"這是我在外面找到的,搬到這里來養,你也不想一想,要是早先就有,沒人喂食,豈不餓死了."

胖子聞言連連稱是,但顯然口不對心.

"兩側石壁里應該有發射長矛利刺的機關,那些圓孔是長矛出口,先前並不是挖來養蜂的."南風說道.

"還是你有見識."花刺兒拿過南風手里的火把,繼續前行.

"大哥,你剛才說的是什麼言語?"南風問道,花刺兒指揮鬼蜂之時嘴里一直念念有詞,他就在旁邊,聽得真切,花刺兒說的不是蠻語.

"咒語."花刺兒隨口回答.

花刺兒這話說了等于沒說,不過南風沒有繼續追問,花刺兒應該不是藏私不說,很可能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喊的是什麼言語.真言和咒語是很玄妙的東西,有些需要施法者明白真言咒語的具體含義,而有些只需要知道發音就能起效.

"這些鬼蜂大致有多少只?"南風問道.

"這叫所向無敵大鬼蜂."花刺兒出言糾正.

"對,所向無敵大鬼蜂."南風"知錯就改."

"究竟有多少我也不曉得,萬把的應該有."花刺兒走到木門前,"小心哈,這里面是個大坑,貼邊兒走."

二人點頭答應,花刺兒拉開了木門,閃身而入.

待二人進去,花刺兒已經點亮了火盆,火盆是後來搬進來的,放在牆角.

借著火光,南風看清了這里的情況,眼前是一處與鬼蜂所在通道大小相仿的區域,不同的是這里的地面已經盡數塌陷,三人目前站立的地方是後來鑿挖插榫鋪設的木板小路,小路貼著右側石壁通向前方,而下方則是一處深達五丈的深坑,雖不很深,但四壁非常光滑,陷落其中很難攀爬脫困.

"這下面原來是厚厚的銅板,上面全是釘子,早些年缺錢,讓我給搬出去融了,換了一群牛."花刺兒說道.

南風點了點頭,由于開采冶煉困難,銅多被鑄成了錢幣和兵器,銅的價格很高,幾乎可以當做貨幣通用,

百姓所用器物多為陶木,金屬器皿則多用惡金,也就是鐵器.

"前面養的啥?"胖子伸手前指.

"這下面也養了東西."花刺兒伸手下指.

二人聞言再度將視線投入坑底,但坑底除了一些砂礫,不見其他事物.

花刺兒抓過南風一直拿在手里的那半塊面餅投入坑底.

胖子看的真切,"那幾個小黑點兒的是螞蟻?"

南風無有靈氣修為,只能隱約看到那塊面餅,看不到胖子所說的黑點兒.

"對,不過它們可不是普通的螞蟻,這是寸草不生大螞蟻."花刺兒面有得色.

"那不還是螞蟻嗎?"胖子隨口說道.

"會不會說話?"花刺兒瞪眼.

南風見狀急忙岔開了話題,"大哥,那塊餅子沾了驢糞,它們也吃?"

"這你就不懂了,它們本在僵死,只有聞得藥氣才會蘇醒,"花刺兒將南風往後扯了扯,"小心點兒,別掉下去."

南風被花刺兒拉到牆根兒,伸手扶牆,一扶之下發覺手上粘滑,縮手低頭,只見手上沾了少許紅色汙垢.

心中存疑,便定睛看向石壁,只見石壁上有零星的紅色和藍色斑點,當是某種顏料,再看對面石壁,也有類似的痕跡,這兩面石壁上先前應該都畫有壁畫,可惜年代久遠,已經斑駁消退了.

南風左右打量的同時,胖子一直在盯著坑底的螞蟻,看了半天也沒看出門道,有些意興闌珊,"要不,咱去里面看看?"

"別著急,再等會兒."花刺兒不肯走.

南風識趣,接話道,"這些螞蟻定有神異之處,若是尋常俗物,大哥也不會將它們養在這里."

"那是自然."花刺兒微笑點頭.

"它們怎麼不動了?要下崽兒?"胖子問道.

"對,吃飽了就產仔兒,半柱香就能孵出來,要是吃得飽,再過半柱香小的就能長大,長大之後再產仔兒,用不了一個時辰,就是浩浩蕩蕩的一大群,罷了,不等了,走吧,回來再看."花刺兒邁步先行.

"只要有吃的,它們就會一直繁殖?"南風跟在花刺兒後面.

"對,別小看這小東西,哪個得罪我了,就放兩只過去,所到之處寸草不生,什麼殿堂宅院,府邸房舍,都給他啃個乾淨."花刺兒笑道.

"此物可聽操控?"南風追問.

"那是自然,"花刺兒回頭看向南風,"你若喜歡,送兩只給你."

"多謝大哥."南風立刻道謝,這小東西實乃暗中發壞,損人報仇的極佳手段.

"我也要."胖子叫嚷.

"不過螞蟻罷了,你要它干啥?"花刺兒記仇.

胖子不樂意卻也沒法兒,誰讓自己不會說話,開罪了大舅子.

南風幸災樂禍,歪頭笑他.

胖子撇嘴嘟囔,"馬屁精."

三人貼著石壁來到門前,這道門也是木門,不過門上有著很重的藥氣.

"猜猜這里面是啥?"花刺兒賣關子.

"猜對了有賞嗎?"胖子想要螞蟻.

"有."花刺兒點頭.

"不是耗子就是蠍子,不是蠍子就是蜈蚣."胖子一口氣猜了三個.

南風搖了搖頭,"門上的藥氣屬于七葉一枝花,這里面應該是蛇."

"算你有見識,不過你猜的也不對,這里面可不是蛇,是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