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周朝大墓
g,更新快,無彈窗,!

午飯吃羊肉,蠻人吃飯不似漢人那般有飯有菜,羊肉就是飯.?

似昨天那種圍坐火坑吃飯的情況在夏天並不常有,由于天氣炎熱,都是一人一碗,端出來在外面吃.

二人在陰涼處坐著吃,十二端著碗在旁邊站著吃,胖子吃得快,眼見胖子吃完,十二就會主動幫他再去撈肉.

"十二對你真不錯."南風說道,美丑其實都是比較造成的,沒有比較也就沒有美丑,實則十二並不丑陋,只是不如十四那般好看,還有就是她高大強壯,女人過于強壯便顯得缺乏嬌柔嫵媚.

"盛個飯有啥呀,她以後不管啥事兒都得聽我的."胖子不無炫耀.

南風皺眉瞅了胖子一眼,三從四德是漢人的禮儀,蠻人應該不講這些.

"怎麼你不信啊,"胖子伸手指著遠處的花刺兒,"這是大舅子定下的規矩."

"他還定了什麼規矩?"南風笑問.

胖子伸出兩根手指,"就兩條,一,她得聽我的.二,我不能欺負她."

"這規矩定的好,很公平."南風點了點頭.

二人說話之間,十二端肉回來了,胖子便岔開了話題,"對了,你怎麼把那個老巫婆得罪了,我看她自你房里出來的時候氣呼呼的."

南風沒有回答胖子的問題,而是將空碗塞給胖子,"我吃飽了,先回屋."

"小北風,過來,我帶你下去溜達溜達."花刺兒在遠處吆喝.

可能北風比南風喊著順口,花刺兒又喊錯了,不過南風也懶得糾正,"我回去拿點東西,馬上回來."

羊肉是好,但吃多了也膩,胖子早上帶過去的餅子還在,南風回屋拿了餅子,咬嚼著走了回來.

胖子此時也已經吃完了,正在跟花刺兒說話.

"走."花刺兒轉身先行,"今天就讓你們看看我壓箱子的家什,甚麼七大門派,徒有虛名,你們出去之後幫我揚揚名,省得他們總是小瞧我."

西山山腳下有一排山洞,自南向北共有十五處,自外面看這十五處山洞大同小異,花刺兒帶著二人進了正中第八處山洞.

其他山洞都與窯洞相似,用來住人,挖的不高也不深,里面有器物陳設.這處山洞內部高達兩丈,寬過三丈,只在靠門牆角有一套簡單的被褥,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生活器皿.

北面有一道很大的石門,石門分為兩扇,此時是關著的,這兩扇石門的邊緣位置都有一處拳頭大小的孔洞,一道粗大的銅鏈穿繞其中,接口處在外面,上面掛著很大的鎖頭.

"大哥,誰在這兒睡呀?"胖子看向牆角.

"我."花刺兒自腰間解下鑰匙,過去開啟鎖頭,"這可是家底兒,得好生守著."

南風手里拿著餅子,一邊咬嚼一邊打量山洞情況,這處山洞開鑿的不很粗糙,不過也不是非常細致,這里屬于外圍,看不出什麼.

花刺兒解開鎖頭,拉下鎖鏈,用肩膀頂推著右側門扇.

眼見花刺兒推的費力,二人便上前幫忙,這石門足有兩尺多厚,異常沉重.

待得推出可供人進出的縫隙,花刺兒側身進入,胖子隨後跟進.

南風沒有急著進去,而是定睛觀察這兩扇石門,石門的表面很是光滑,蠻人雖然也會開鑿雕刻,卻不太可能有這麼高的技藝,這兩扇石門應該是之前就有的.

而石門銜接處穿繞鎖鏈的兩處孔洞開鑿的卻很是粗糙,這應該是蠻人後期開鑿出來的.

即便不曾進入內部,單看這兩扇石門就已經驗證了他之前的猜測,這里的確是放置龜甲的地方,蠻人現了這處所在並對它進行了改造.

觀察地洞的內部構造只是此行諸多目的之一,除此之外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觀察確定,這處山洞出自何人之手?此人是何種身份?

還有就是此人為何將天書放置在此,是為了妥善保管還是為了永久封存,亦或是有別的目的.

通過這道石門就可斷定,藏下天書的那個人並非山野閑人,此人應該有很高的權勢和地位,也只有這類人有能力興師動眾的驅使工匠開鑿並安放如此沉重的石門.

"哇,真涼快."胖子在里面嚷嚷.

南風剛想進門,一瞥之下現石門右側的地面上有一處區域與其他區域顏色不同,顏色異常的那片區域呈長方形,長八尺,寬兩尺.

由于顏色差異非常明顯,也就排除了機關的可能,既然不是機關,那就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那地方原本放了什麼東西,後期又被搬走了.

仔細想來,墓志銘的可能最大,記載有主人身份的墓志銘通常會放在墓外墳前的這個位置.

如果那地方先前真的放有墓志銘,這地方就應該是一處古代的大墓.

"快進來,這里面真涼快."胖子催促.

南風暫停思慮,側身進門.

此時花刺兒正在燃點通道里的火盆,借著火盆出的光亮,南風隱約現三人前方是一條很長的通道,地面由石板鋪就,兩側是石壁,上方穹頂亦是青石壘砌.

"大哥,這地方怎麼陰森森的?"胖子問道.

"這里以前是埋死人的地方."花刺兒的話驗證了南風的猜測.

"埋的誰呀?"胖子好奇的問道.

"聽我爺爺說是周朝的那個誰,那時我還小,他說了個人名兒,我沒記住."花刺兒拿了火把向前行走.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花刺兒所說的年代應該是正確的,他在玉清宗藏經閣曾經現過一捆竹簡,那竹簡上的文字與鹿皮地圖上的文字是一樣的,據看守藏經閣的老法師所說,那種文字叫鼎文,是周朝使用的文字.

實則在玉清宗也沒白待,除了得罪人還干了點正事兒,若不是藏經閣那個老法師幫他翻譯了鼎文,他到現在還看不懂那上面寫的什麼.

"你說這里面會不會有鬼,我怎麼感覺脖子後面冒涼氣兒?"胖子疑心生暗鬼.

南風懶得搭理他,此時他想的是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先前埋在這里的那個人應該是個很有名的人,如果那人名不見經傳,花刺兒的爺爺不可能告訴一個孩子墓主人叫什麼,因為那麼做毫無意義.

既然這里是一處墓穴,那龜甲自然就是作為殉葬品埋在這里的,且不管墓主人是誰,單是確定這里是一處墓葬,對他來說就是壞消息,因為這里是墓葬,其他八處極有可能也是墓葬,而墓葬的機關千變萬化,根本無法借鑒防范.

不過不幸中的萬幸元安甯正在參詳公輸要術,有她在,面對這種情況便不至于束手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