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弄虛作假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聞言連連擺手,"不行不行,此地不宜久留,李朝宗等人……"

不等南風說完,胖子就打斷了他的話頭兒,"咱現在穿的是蠻人衣服,他們在遠處瞅不見咱."

南風想了想,說道,"要不這樣,你在這兒住上一段時間,我先走."

胖子大感疑惑,轉身蹲下,"為啥急著走,你就這麼怕李朝宗啊?"

"他是太玄高手,殺我易如反掌,換做是你,你怕不怕?"南風反問.

"也對,不過你現在沒有靈氣修為,自己上路怎麼能行,再說了,你不想要鳥兒啦?"胖子問道.

南風沒有立刻答話,花刺兒曾經說過幼鳥要打小兒養,大了就養不熟了,錯過了這次,日後怕是很難再有類似的機會.

見南風動搖,胖子趁熱打鐵,"別急著走了,就在這兒住著,你以後盡量少出門.我也不在這兒多待,等你拿了鳥,咱們立刻走."

沉吟過後,南風點了點頭,天元子曾經說過凡事都有利弊兩面,不能奢望只享其利不受其弊,只要利大于弊就可以去做,留在這里固然危險,但留在這里也有益處,一來可以等幼雕出殼兒,二來也能確定李朝宗尋天書而不得之後會不會遷怒花刺兒等人.

見南風同意,胖子頓感輕松,"好了,你吃吧,我走了."

南風繼續吃桃子,胖子走到門口忽然想起一事,"對了,上午我們得忙活,你自己待著吧,等吃了晌飯,大哥再帶咱們去地下開開眼."

南風點了點頭,昨日花刺兒就說要帶二人去地下開開眼界,由此可見獸人谷的地下有一處很大的地洞.獸人谷位于地圖標示的龜甲所在區域的范圍之內,故此他懷疑花刺兒豢養猛獸的地洞就是先前放置龜甲的地方.

如果真是這樣,就可以通過對這處地洞的觀察,推斷出另外幾處地點的大致情況,退一步說,就算這里的情況和別的地方不同,至少也能推斷出這些藏匿地點的危險程度.

桃子很是爽口,南風吃完一個又拿起一個,接連吃了三個,然後起身走到門前,插上了門栓.

回來之後拿過包袱,自其中取出了筆墨,研磨之後將墨汁塗于龜甲,轉而脫下中衣,將龜甲上的古字拓印了下來.

待得墨汁干透,穿上中衣,外面再套上蠻袍.找不到得不到沒辦法,一旦得到了,就必須抓牢,李朝宗等人就在附近,得留個後手,以防萬一.

穿戴整齊,南風自臉盆里洗過臉,又將龜甲沖洗乾淨,隨後便無事可做了.

之前在鳳鳴山,王叔說他經絡盡毀時花刺兒就在旁邊,在花刺兒看來他是無法練氣的,此時練氣若是被花刺兒撞見還得大費口舌解釋一番,用功也不差這一時半刻,歇幾天再說.

閑來無事,便想去西山看那巨雕,但推門之後發現花刺兒正帶著十四等人正在院子里擺弄一件籠子樣式的器物,沒十四帶領,他也不便獨自一人去西山,于是就退了回來.

剛剛坐下,門外傳來了敲門聲,起身開門,發現來的又是昨晚那個巫醫.

看到老嫗手里的藥箱,南風放下心來,帶了藥箱過來就說明她不是來討要龜甲的,而是要繼續給他刮痧.

還是那一套,跳罷大神兒,趴下刮痧.

待得老嫗拿出刮痧板,南風愣住了,老嫗拿出的並不是昨晚那個玉佩,而是一片扁圓形狀的龜甲.

定睛細看之後方才如釋重負,老嫗手里的那片龜甲顏色發青,上面並無古字,只是一片普通龜甲.

南風傷寒沒好利索,便由得老嫗與他刮痧,起初他也沒有多想,待得老嫗刮過幾下之後忽然想起一事,撐臂起身,向外跑去.

不多時,回來了,手里又拿了一只玉佩,不由分說的換下了老嫗手里的龜甲.

老嫗急了,嗚哩哇啦的跟南風索要,南風就是不給,這東西他有大用處,可不能還給她.

趁手的龜甲和備用的龜甲都被南風換走了,老嫗沒了家什,堅持討要,耐不住南風裝聾作啞,僵持良久,老嫗生氣了,也不與他治病了,拎著藥箱走了.

老嫗走後,南風將那龜甲拿了出來,端詳的同時皺眉思慮,李朝宗此時正請了太清道士布陣做法,想要找到龜甲藏匿之處,一旦那道士發現了可疑地點,李朝宗等人勢必會前去探尋,若那太清道士找到的可疑地點正是花刺兒豢養猛獸的地洞,李朝宗尋無所獲,自然會想到龜甲被蠻人得了去.

李朝宗興師動眾的跑到這里,為的就是龜甲天書,為了得到龜甲,李朝宗極有可能攻擊蠻人,逼問龜甲下落.而真正的龜甲被他得了去,蠻人交不出龜甲,便有可能受到殺戮,得設法將這個後患消弭掉.

而免除後患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李朝宗尋有所獲,真的自然不能給他,不過可以給他個假的.

打定主意,南風拿出了昨夜花刺兒給的短刀,嘗試劃刻龜甲,短刀很是鋒利,能自龜甲上刻出字跡.

嘗試過後,南風以布條纏住刀刃,將短刀做刻刀使用,自龜甲上刻字,刻的正是龜甲上的古字,但所刻古字雜亂無章,東拼西湊,有他那兩面龜甲上的幾個字,也有昨夜得到的那面龜甲上的幾個,銅鍾上的古字他見過,也記得幾個,剩下那些胡亂篆刻,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刻了什麼.

待得將龜甲刻滿,已是巳時.

仔細端詳,刻痕太新,筆畫太細,明顯是近期所為,肯定糊弄不了李朝宗.

無奈之下只得二次修整,加粗筆畫線條,又尋了石子兒磨蹭棱角兒,一通忙活,終于有了幾分味道.

但這龜甲太新,而且明顯是小龜殼兒,不似大龜殼的一部分,要想魚目混珠,還必須將內側的骨脊磨掉.

磨掉骨脊,形狀也不太像,還得打磨邊緣.

臨近午時,終于完工,有七分味道了.

之所以是七分而不是九分或是十分,乃是因為龜甲太新,沒有歲月的斑駁痕跡.

思慮過後,南風起身離開了房間.

此時花刺兒等人不在外面,南風四顧尋找,發現他們在西面一處山洞,看情形正在開會議事.

南風也沒過去尋他們,而是往東去了東廂,此時東廂灶間有兩個婦人正在忙碌,南風過去一通比劃,示意花刺兒叫二人過去,二人不明就里,疑惑的去了.

南風趁機將那龜甲投入灶火,龜甲焚燒之後會發白,與古代龜甲的顏色很是相似.

但龜甲是可以被燒壞的,南風小心的拿捏火候,待龜甲顏色與他之前得到的那兩片一樣色呈灰白,便掏了出來,以布包著,離開了東廂.

剛出門就發現那兩個婦人引著花刺兒向東廂走來.

"小北風,你要干啥?"花刺兒喊順了嘴.

"我問她們中午吃什麼."南風隨口敷衍.

花刺兒只當雙方言語不通產生了誤會,以蠻語沖那兩個婦人交談了幾句,轉而沖南風喊道,"羊肉."

喊罷,花刺兒就回去了.

南風揣著龜甲回了住處,待得龜甲冷卻之後再度修整,此番便是沒有十分像,也有九分像了,只要將這龜甲放到合適的地點,讓李朝宗自己找到,那就萬事大吉了,讓那老東西絞盡腦汁的推研去吧.

"你笑啥呢?"胖子推門進來.

"你們上午忙什麼呢?"南風岔開了話題.

"他們要出去抓犀牛,造了個大籠子."胖子隨口說道.

"什麼時候去?"南風問道.

"就這幾天,走吧,吃飯去,吃完飯去地下轉轉……"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