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地獄西天
g,更新快,無彈窗,!

一聽要洞房,南風慌了神,"大哥,他們剛認識,這就洞房,是不是草率了些?"

"草率甚麼?"花刺兒不悅瞪眼,"你們漢人娶老婆不都是家主說了算嗎,我是家主,我同意了,我的這些弟妹也不反對,這就成了.? "

"大哥,你是女方家主,男方家主還不知道此事,等我們回去告知……"

"啰嗦甚麼!"花刺兒大怒咆哮,"人是你帶來的,你就是男方家主,你是我兄弟,我同意了你也就同意了."

南風沒了計策,只得看向胖子,"成親的是你,你怎麼想啊?"

花刺兒此時正攬著胖子的脖頸,聽得南風言語,用力一勒,"你不願意?"

"我能說不願意嗎?"胖子對這未來的大舅哥不無畏懼.

"不能!你剛才都說了你願意,只是不能娶兩個,"花刺兒落錘定音,"就這麼定了,都趕緊吃,吃完了鬧洞房,利是."

眾人聞言歡喜非常,高聲吶喊,喜氣洋洋.

花刺兒心情也很好,放開胖子,遞刀給南風,"你這酒量得練上一練,不能喝酒算什麼好漢."

南風沮喪的接過短刀,實則他也不是不能喝,就是個頭兒吃虧,肚子沒有人家大,喝的又急,實在裝不下那麼多.

胖子比南風還要沮喪,沮喪之中有忐忑,忐忑之中有緊張,人都有愛美之心,那十二長的實在是難看了點兒,連霸王舉鼎這種彪悍的招式都使得出來,可見其是何等粗野.

胖子有靈氣修為,可以壓制酒力,也不曾醉倒,雖然沮喪卻並不影響胃口,抓著驢肉大口咬嚼.

"你也吃呀."胖子插了塊驢肉給南風.

南風用酒碗盛了,緩慢進食.

"快幫我想個招兒."胖子低聲說道.

"我沒招兒,你聽天由命吧."南風搖頭,婚姻大事得自己拿主意,哪怕是抽簽碰運氣也得自己去碰,別人若是提供意見,日後肯定落埋怨.

眼見南風不想幫忙,胖子急了,動了壞心思,抬頭沖花刺兒說道,"谷主,南風也沒成親,他人品好,又聰明,要不你那倆妹子我倆一人一個吧."

"死禿驢,自己倒黴還想拉個墊背的."南風以方言咒罵.

好在花刺兒一聽連連搖頭,"他長的跟瘦猴兒一般,我妹子瞧他不上."

眼見害人不成,胖子又想當好人,低聲說道,"肥水不流外人田,我是想啊,我要是挑錯了,好的就給你了."

"滾."南風歪頭一旁.

罵歸罵,內心深處南風還是希望胖子能夠得到如意伴侶,終身大事不是兒戲,不管對男人還是女人來說都是一生最重要的選擇,得設法幫幫胖子.

他最先想到的是此事是不是花刺兒等人的圈套,十二已經二十好幾了,早就過了婚配的年紀,是老姑娘了,花刺兒肯定急著把她嫁出去.

不過根據花刺兒和他那些弟妹的表情和舉動來看,應該不是圈套,正如花刺兒自己所說,蠻人沒漢人那麼狡詐.

他最擔心的就是兩處洞房彼此連通,胖子進哪個都是錯的,只要不是這種情況,胖子還有五成勝算.

眼下還不知道洞房的情況,亦不知道成親的具體步驟,想不到什麼好法子,只能隨機應變.

大事做不得,只能做點小事,花刺兒有四個妹妹,另外兩個早就成親了,但她們還住在獸人谷,這就說明男方是入贅在此的,這個後患得先去了.

想到此處,南風沖花刺兒正色說道,"大哥,承你看重,正德能與你攀親是他的造化,但他是家中獨子,絕不能入贅."

花刺兒連連搖頭,"不成不成,你們若是把她領走,以後我想妹子了如何是好?"

見南風表情嚴肅,花刺兒便讓了一步,"行啊,要是嫁了小十四,她有白鸞,想回來就回來.十二妹的老虎不能飛,不過也沒事兒,大妞兒孵的崽兒長大了也能馱她回娘家."

"我們也不是非要帶走你的妹子,她可以住在娘家,男兒志在四方,正德得去奮斗,他是你的妹夫,若不闖出一番事業,會墮了你的名頭."南風說道.

"這話對,男人得奮斗,聽你的,妹子還在這兒住著."花刺兒痛快答應.

眾人急著鬧洞房,倉促吃完離開飯廳,此時十二和十四可能正在准備,花刺兒將二人攆回廂房,門也關上了,還派人在外面看著,亦不知道是擔心胖子跑了,還是擔心二人偷看.

胖子又讓南風幫他出主意,但此時情況不明,南風也拿不出什麼有用的主意,"真的沒辦法可想,只能靠運氣."

"我的運氣好像一直不大好."胖子還在打嗝兒.

唯恐胖子選錯了懊惱,南風便先行開導,"常言道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女人的樣貌不重要,品行德操才是關鍵,諸葛亮的老婆黃月英也不好看,但她……"

不待南風說完,胖子就不耐煩的打斷了他的話頭,"去去去,你說這話自己都不信."

南風沒有接話,胖子說的也是實話,安慰別人怎麼都好,輪到自己頭上就不是那麼回事兒了.

"別說那沒用的,你快給我想個有用的招兒."胖子催促.

南風皺眉思慮,片刻過後心生一計,"這樣,你進門之前先吆喝一聲,只說男人大丈夫,理當三妻四妾,以後你要納妾.她們若是不做聲,就是默認,若是不幸選了十二,你以後就納妾.若是出聲,你就能聽到房中是誰."

"這都什麼餿主意呀 ,"胖子皺眉撇嘴,"我這麼一吆喝,花刺兒不打死我才怪."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沒招兒了,你聽天由命吧."南風說道.

"算了,算了,抽到哪個是哪個吧,這都是緣法,真的抽到十二,那也是前生的姻緣,今世的果報."胖子貌似想開了.

道家講究承負,道家的承負和佛家因果有些類似,不同的是承負止于今生,而因果涉及三世,聽得胖子這般說,南風心頭略輕,"這就對了,再說那十二的身材比十四好,有前有後,以後肯定很好生養."

胖子歪頭斜視南風,"你是笑話我呢,還是真的這麼想?"

"真這麼想,"南風連連點頭,"不過你可得想好,和尚是不能成親的,一旦成親就不是四大皆空了,你極有可能是地藏王菩薩轉世,一旦成親,可能就回不去了."

胖子連連擺手,"你說的不對,如果我真是菩薩轉世,就更該受千般苦,享千般福,好的我要試試,壞的也得嘗嘗,不親身經曆過,就不明白喜怒哀樂是啥滋味兒,連喜怒哀樂都搞不懂,以後怎麼去度別人?"

"我真是太佩服你了,連破戒都說的這麼大義凜然."南風笑道.

"我說的這是道理呀,"胖子伸手西指,"想要修成正果,就得去過西天,下過地獄."

"行啊,行啊,你想開了就好."南風自床鋪上躺倒,不再與胖子說話.

道理是懂了,但胖子仍然很緊張,自房中往複踱步,幾次按捺不住想要戳破窗紙往外張望,都被看守之人現並阻止.房里亮著油燈,外面的人能看到屋里的人影兒.

忐忑的等到二更,花刺兒來了,"走,入洞房."

二人聞聲起身,隨花刺兒一同離開廂房往北去,此時場上已經燃起了篝火,可能是為了防止走漏風聲,外面除了自家人,一個閑人都沒有.

山洞自南向北有十幾處,花刺兒的那干弟妹站在篝火旁邊,待得近了,花刺兒指著偏南和偏北區域的兩處山洞沖胖子說道,"看見沒,門口有火盆的就是."

"哦."胖子看向南風.

"看他作甚,去呀!"花刺兒推了胖子一把.

胖子左看右看,右看左看,始終拿不定主意往哪邊走,出于習慣,又回頭看南風.

由于花刺兒等人的住處並不遵循長幼位次,南風也看不出端倪,只能低聲說道,"隨便選一個吧."

婚姻是終身大事,雖然胖子嘴上說明白因果,內心深處還是希望能夠討個漂亮老婆,猶豫躊躇,始終難以選擇.

"快去,再磨蹭,我代你選."花刺兒高聲恐嚇.

胖子緊張的看了花刺兒一眼,猶豫著往南側那處山洞挪去.

"這才像話."花刺兒點了點頭.

花刺兒此言一出,胖子立刻停了下來,花刺兒自然也希望難看的妹子能夠先嫁出去,他選南面這個,花刺兒說'這才像話’,難道南面這個是十二的房間.

心中犯疑,胖子便中途變道,往北走去.

行走之時回頭張望,見花刺兒等人面帶微笑,又不敢走了,這些人笑,很可能是因為十二在北面山洞.

胖子從小到大都喜歡聽南風的,萬般無奈之下又回頭看向南風.

南風也想幫胖子一把,但他實在尋不到蛛絲馬跡,只能沖胖子搖了搖頭.

自南風這里得不到指點,胖子只能靠自己,情急之下抬起右手,伸出食指左點右點,"點兵點將,騎馬打仗,點到誰,誰就是我的大將."

一通念叨,最終手指指向了南面的山洞.

"就她了."胖子高喊一聲為自己壯膽,轉而大步向南側山洞走去,"阿彌陀佛,我佛慈悲,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能不入還是別入,最好還是上西天,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他腦袋是不是有毛病啊?"花刺兒疑惑的看向南風.

"不是不是,他只是緊張,大哥,那是誰的閨房?"南風低聲問道.

"不是不說與你,而是我們也不曉得."花刺兒不似說笑.

胖子念叨著走向山洞,此番沒有再猶豫,徑直跨過火盆,推開了山洞的房門.

包括南風在內的眾人都緊張的看著那處山洞,片刻過後,山洞里傳來了**肅穆的唱佛之聲,"阿彌陀佛."

南風太了解胖子了,一聽這動靜就知道完了,這家伙下地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