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飛來豔福
g,更新快,無彈窗,!

"還得孵上幾天?"南風問道,花刺兒讓他在這兒安心住著,但李朝宗等人就在後山,他身上又帶著一片天書龜甲,能安的下心才怪.

"這可說不好."花刺兒搖了搖頭.

胖子向南風投以詢問的眼神,南風無奈點頭,他本以為十四想要那只幼雕,未曾想十四已經有了坐騎,此時若是堅持要走,便顯得沒有來由,最主要的是他也想要一只屬于自己的飛禽,晉身居山之後雖然也能凌空飛渡,卻總不如騎乘飛鳥來的迅捷便利.

吃飯的地方在北面廂房,北面的廂房一體連通,西面是兩口大鍋,東面是一片吊鍋,與漢人不同,蠻人吃飯不用桌椅,在地上挖個火坑,四周用石頭壘砌,上面吊著一口鐵鍋,下面生火,周圍放著一圈兒蒲團.

蠻人主要吃肉,西面的兩口大鍋是燒水褪毛用的,屠宰的牲畜也不剔骨,連骨帶肉剁成肉塊,先在大鍋過水去血,再自吊鍋里小火蒸煮.

相同的吊鍋有十幾個,每個吊鍋周圍都有十幾二十人,蠻人沒漢人那麼多規矩,女人孩子也一起吃飯,上席在飯廳正中,此時已經坐了十幾個男女,這些人應該是花刺兒的兄弟姐妹.

蠻人不是規矩少,而是一點沒規矩,也可能他們這里就是這種規矩,客人沒到,他們自己已經吃上了,也不用筷子,每人手里都拿著一把刀,用刀自鍋里插出肉塊,待得肉塊冷卻,直接上手.

花刺兒也不沖眾人介紹二人,引著二人落座之後才互相引見,"他們是我的弟妹.""這是小南風和他的朋友,小南風也是我的兄弟."

花刺兒言罷,一干蠻人沖二人抬了抬手,二人沖眾人抱拳還禮,然後落座.

蠻人都有刀,二人沒有.花刺兒見狀,便用蠻語喊來一個半大小子,沖他說了幾句,後者轉身跑走.

二人到來之前蠻人已經開始喝酒了,花刺兒拿過酒壇給自己倒滿,轉而放下酒壇看向南風,"還愣著作甚,自己倒上."

南風坐在花刺兒旁邊,聞言伸手去拿花刺兒的酒壇,花刺兒伸手指著南風右側的酒壇,"一人一壇,不夠再搬."

花刺兒一說,南風才注意到每個人的右側都有一壇酒,這里喝酒竟然是整壇來的.

南風本以為花刺兒會等他倒上酒,說幾句場面話,沒想到等自己倒滿酒,花刺兒已經將自己碗里的酒喝光了,用刀插了一塊驢肉大口咬嚼.

南風和胖子端著酒杯,面面相覷,不知如何繼續.

花刺兒單手抓著酒壇再倒一碗,沖二人抬了抬酒碗,"來."

花刺兒先喝了,二人急忙跟著.

花刺兒喝完,其左側的一個中年男子也端起酒碗遙對二人,二人見狀急忙倒滿酒,端起了酒碗.

花刺兒還說了個'來’,此人連'來’都省了,一言不,一飲而盡.

主人喝了,二人只能跟著,這陶碗可是不小,一碗足有半斤,連喝兩碗,好不爽利.

老二喝完,老三緊隨其後,正所謂入鄉隨俗,主人敬酒,客人焉能不喝.

喝完第三碗,南風就開始往門口張望,那半大小子應該是去給二人拿刀去了,他此時迫切的希望那小子快點回來,有了刀就能吃肉了,其實吃不吃肉也在其次,主要是趁著吃肉緩緩酒勁兒,這要是直接灌上十四碗,再好的酒量也得喝趴下.

還好,那小子趕在老四敬酒之前回來了,手里拿了兩把帶鞘的短刀,但花刺兒接了短刀卻並沒有分給他們,而是隨手放到了自己的左手邊.

如此一來二人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與花刺兒的弟妹對飲,一個接著一個,一碗接著一碗,好不難受.

南風此前從未如此凶猛的與人拼酒,雖然酒勁兒還沒有上頭,肚子卻喝的很是鼓脹,喝到老七時已經不能一飲而盡了,中途得緩口氣,停一停.

與南風想比,胖子顯得豪爽很多,他個子高,長的大,肚子也大,還能一口一碗.

老八是個三十多歲的婦人,等了片刻見南風始終不曾將酒喝干,便不等他,倒了碗酒敬胖子.

即便知道落後會被蠻人瞧不起,南風也只能認慫,肚子就那麼大,當真喝不下了.

南風停下不喝,花刺兒也不給他短刀,南風無奈之下只能看著花刺兒的弟妹走馬燈一般的給胖子敬酒.

很快,敬酒進入尾聲,十二也是個女子,年紀當在二十出頭,長的五大三粗.

花刺兒的這些兄妹長的都很高大,但長相差別很大,有些長的粗獷硬朗,有些長的英俊美貌,應該是分別隨了老爹或老媽.

這個十二妹長的就很爺們兒,敬酒時也很豪爽,連敬兩碗.

胖子雖然不明所以,卻也只能將兩碗都喝了.

胖子喝完,包括花刺兒在內的眾人臉上都出現了笑意.

十三是個英俊男子,性情也比較平和,安靜的敬了胖子一碗.

隨後輪到十四敬酒,個子小的不一定長的好看,大個子的女人也不一定就不好看,這個十四就是既強壯又漂亮的,敬酒之時也是連敬兩碗.

胖子此時已經快喝暈了,但美人敬酒,就算是硬灌也得灌下去.

花刺兒等人本來臉上都是帶著笑的,待得十四敬完酒之後,眾人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擔心和憂慮.

南風喝的少,此時尚且清醒,敏銳察覺到十二神情凝重,十四的表情也很是嚴肅.

"是條好漢!"花刺兒拿起一把短刀遞給胖子,"接著."

胖子伸手接了,還不忘道聲謝.

"你叫什麼名字,多大年歲?"花刺兒問胖子.

胖子打了個酒嗝兒,"我叫正德,今年十八."

"起來."花刺兒沖胖子做了個手勢.

胖子不明所以,疑惑的看向南風,南風此時正在納悶兒花刺兒為什麼不給他短刀,見胖子看他,一時之間也沒反應過來.

見南風沒有反應,胖子只能站了起來.

"有甚本領,使將出來."花刺兒說道.

胖子又看南風,南風隱約猜到了花刺兒想干什麼,便低聲提醒,"打套拳."

"干啥呀?"胖子納悶兒.

"讓你打你就打."南風催促.

胖子也不怯場,走到空曠處,拉開架勢,打了幾招套路,雖是粗淺功夫,打出來也有幾分威風.

胖子打完,十二站了起來,大步走向胖子.

眼見十二站起,飯廳里的眾人甚是興奮,紛紛扭頭看向二人,與此同時呼哈呼哈的吶喊.

十二自胖子五尺外站定,雙手握拳,"跟我打."

"啥?"胖子懵了.

十二也不多說,墊步前沖,到得胖子近前吐氣聲,揮拳直襲胖子前胸.

十二出招迅疾,胖子來不及躲閃,只得振臂挺身,施出八部金身硬受了十二一拳.

胖子的八部金身已有火候,十二一拳擊出,不但沒有打倒胖子,反被他反震而回.

十二後退丈許,右腳後撤,止住退勢,隨即揉身再上,迅猛起腳,凌空飛踹.

胖子沒有躲閃,其實他也不是不想躲,而是躲不開,只能故技重施,又以八部金身受了十二這腳.

結果還是那樣,十二又被震回.

"別打了,我喝多了,再打要吐了."胖子擺手.

十二也不理他,眼見自己兩度進攻不曾奏效,厲叫一聲,再度前沖,到得近前側腰歪身,雙拳齊出,施出了大力剛猛的霸王舉鼎.

胖子只能硬挨,連退三步,並無大礙.

十二沒有再出招,沖胖子笑了笑,回歸原位.

"我喝的太多了,改天再切磋吧."胖子想回來.

胖子言罷,十四也站了起來,快走幾步攔住了胖子,沖胖子做了個武人的拱手禮,"請阿哥賜教."

胖子只能接招,十四也打了三拳,也沒有打倒胖子.

"定是我這兩個妹子讓你,我來試你一試."花刺兒站了起來,不久之前在鳳鳴山下二人讓那一干武人打的頭破血流,這才過了一個多月,他不相信胖子會變的如此厲害.

見花刺兒也要打他,胖子更迷糊了,急切的看向南風,南風沖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他無需驚慌.

花刺兒出了兩拳,第一拳將胖子打退三步,第二拳將胖子打飛了出去,但胖子隨即爬起,並無大礙.

花刺兒很是滿意,沖十二和十四點了點頭,兩位女子在眾人的呼喊聲中低頭離去.

"好小子,恭喜你,我的兩個妹子看上你了."花刺兒攬著胖子的脖頸.

"看上我了?"胖子先是一愣,隨即反應了過來,"這個,這個,小生何德何能,哪能娶兩個呀."

"正德."南風沉聲提醒,胖子是和尚,一旦成親,勢必影響修為.

但胖子此時已被桃花運沖昏了頭腦,別說南風喊他正德,就是喊他地藏王他也不會理會.

"當然不能娶兩個,只能要一個."花刺兒說道.

"那成,我要十……"

花刺兒打斷了胖子的話頭,"都是我的妹子,我得一碗水端平,你抽簽吧,抽到哪個娶哪個."

"啊?抽簽呀,"胖子愕然咧嘴,"不抽行不行?"

"不行!"花刺兒板起了面孔.

"我不抽,我一個都不要還不行嗎?"胖子退縮了,親生姐妹,長的卻是天壤之別,他不敢冒險.

"你喝了她們的同心酒,想賴賬不成?"花刺兒動怒.

眼見花刺兒是真怒,南風急忙打圓場,"大哥,你所說的抽簽是怎麼一回事?"

"她們已經准備洞房了,一會兒這小子進到哪個洞房就娶哪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