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沆瀣一氣
g,更新快,無彈窗,!

胖子疑惑撓頭,"他們怎麼知道天書藏在哪兒?"

"不清楚,"南風搖了搖頭,"去年遇到長樂的時候你也在場,根據長樂所說不難發現,廬州鐵劍門的徐昆應該是最早發現天書的人,此人本是廬州城里的跑堂伙計,並不會武藝,中年之後忽然成了絕頂高手,隨後創立了鐵劍門,鐵劍門的掌門鐵劍里藏了一張地圖,那把掌門鐵劍在徐昆二弟子許云峰的手里,後來許云峰作惡,被王叔和王仲的師父下毒廢去了修為,失去修為之後許云峰沉寂了好多年,直到他發現了掌門鐵劍里所藏的那張地圖,那時他已無靈氣修為,只能借助外力共同尋找天書,恰好遇到了我師父.許云峰的本意是利用我師父,但他不是我師父的對手,最終那張地圖落到了我師父手里,我師父臨終之前又將那張地圖給了我."

"照你這麼說,徐昆當年應該是先得到的地圖,然後根據地圖找到了一塊龜甲."胖子接口說道.

"對."南風點了點頭,"現在我手里有兩片龜甲,還有一張地圖,咱在盂縣見到的那口銅鍾上鑄有上古文字,那也是天書的一部分,可惜那口銅鍾現在落到了玉清龍云子的手里."

"可惜了,可惜了,"胖子扼腕歎息,"那塊天書既然被人刻在了漢代的大鍾上,就說明那塊龜甲在漢代被人發現了,咱就算按照地圖去找,現在也找不著了."

南風點了點頭,"是啊,失之交臂."

"那豈不是再也找不齊了?"胖子說道.

南風再度點頭,"肯定找不齊了,好在這九片龜甲彼此之間聯系不大,即便得到一片也能悟有所得,當年徐昆只得到了一片龜甲便成了絕頂高手,而我現在手里已經有兩片了."

胖子尚未接話,下方傳來了蠻人的呼喊,那蠻人手里拿著幾個樹葉包裹的米粽,不問可知是喊二人下去吃晚飯.

胖子一通比劃,示意蠻人先吃,轉而沖南風說道,"話又說回來了,李朝宗怎麼知道天書藏在這兒?"

南風環視左右,尋了一塊青石坐下,"他肯定沒見過那張地圖,至于為何知道這里藏有天書,可能是根據一些蛛絲馬跡猜到的,也可能是受到了什麼人的指點,各種可能都有,你聚精會神,看看那山寨後山的湖泊有無異常氣色."

胖子雖然修的是神通,練的卻是靈氣,亦可觀察氣色,眯著眼睛看了半天,搖頭說道,"沒有,怎麼了,湖里應該有什麼東西嗎?"

"太乙山也有一處藏匿天書的地點,那里也有一處這樣的湖泊,湖泊里有與人類紫氣相仿的強大異類."南風答道.

"你也不想想,湖里要是有怪物,蠻人怎麼敢在前面建寨子?"胖子回來坐到了南風旁邊,"你那地圖上有沒有說龜甲具體藏在哪兒?是在水里還是在山上,亦或是在地下?"

南風搖了搖頭,"沒有,那張地圖並不詳實,只有九個點和九處地名兒,還是以前的名字,現在可能不叫那名字了."

"現在咋辦?"胖子問道.

"李朝宗等人可能就在附近,你仔細觀察周圍氣息,只要他們使用靈氣,就能發現他們."南風說道.

"行啊,你先下去吃飯吧,我在這兒盯著."胖子擺了擺手.

南風回到山洞,拿了幾個米粽回來,陪著胖子在山頂觀望,山頂有幾叢灌木,二人藏身其中,也不虞被李朝宗等人發現.

胖子咬嚼著粽子,"寨子西面的山上有三只飛禽,一個是那個大雕,還有兩個不曉得是什麼鳥兒."

"那應該是花刺兒和他兄弟的坐騎."南風說道.

"還有幾只老虎,剩下那倆不認得,比老虎大."胖子看的是氣色,並沒有看到實物.

"那都是他們的坐騎,找人,別看那個."南風說道.

胖子點了點頭,將視線移向別處.

二更時分,胖子有了發現,"有道氣息,居山淡紫."

南風本已昏昏欲睡,聞言陡然清醒,"在哪兒?"

"湖北面的山頂."胖子手指西北.

南風無有靈氣修為,也看不到什麼.

"好像是那個道士."胖子說道.

"昨天在破屋見到的那個?"南風問道.

"對,是他,"胖子點頭,"又來一個,不對,是倆,還有一個,是仨!"

"自哪里出現,在做什麼,都是什麼修為?"南風急切追問.

"在湖北面的山腳下,往山頂去了,兩個居山淡紫,一個太玄深紫,是李朝宗,這老東西還真在這兒啊."胖子極力遠眺,太玄修為並不多見,除了那些避世隱居的高人,目前已知的太玄高手不超過五個,三清宗前任掌教也都是太玄,但他們在近些年盡數駕鶴,新升座的三位掌教修為只在居山或洞淵.

"他們在做什麼?"南風又問.

"剛到山頂,好像在跟那個道士說話,除了李朝宗和那個道士,還有一男一女,歲數都不小了,是你老婆的師父?"胖子問道.

"對,見到諸葛嬋娟沒有?"南風不得親眼所見,只能詢問.

"沒有."胖子搖頭.

"他們現在在做什麼?"南風又問.

"什麼也沒做,就在山上站著."胖子說道.

南風沒有再問,事情比他想象的要複雜,那個太清道士帶了大量作法的法器,此處又無妖精鬼魅讓他降服,帶了法器過來,極有可能是幫李朝宗尋找龜甲,三宗各有所長,太清宗對雜學多有涉獵,研究精深,其中不乏堪輿點睛,尋穴定位一類的法術.

"太清宗怎麼跟李朝宗搞到一塊兒去了?"胖子很是疑惑.

"他們可能很久之前就有聯系."南風說道.

"為啥這麼說?"胖子轉頭看向南風.

"當年我離開的時候將太玄真經留給了太清宗,李朝宗和玉清宗關系很差,跟上清宗關系更差,我還以為他晉身太玄是機緣造化,沒想到是受了太清宗的指點."南風說道,太玄真經乃三清宗的不傳之秘,上次在麒麟鎮他就發現李朝宗晉身太玄,還一直納悶兒李朝宗自哪里得來的練氣法門.

"走就走了,臨走兒還把真經留給人家,你這是唯恐人家以後打不過你呀."胖子撇嘴揶揄.

"我是怕他們死咬著我不放."南風辯解,當日他若不將太玄真經留下,怕是連宛陵縣都走不出來.

"他們一直站著沒動,好像在商量什麼事兒."胖子打了個哈欠.

李朝宗等人在山頂待了一炷香的工夫,隨後下山回到湖泊北岸,由于有樹木遮擋,胖子看不到他們藏身之處的具體情況,只知道他們藏匿的大概位置.

李朝宗等人下山之後,那道士留在山頂忙碌,根據胖子轉述,那道人很可能在山頂布置什麼陣法.

熬到四更天,那道士終于下山回到藏身之處,隨後便沒了動靜.

"哎呀,困死我了,走走走,睡會兒去."胖子哈欠連天.

回到山洞,那蠻人早就睡著了,胖子自北牆根躺倒,"還去不去獸人谷?"

"你說呢."南風征求胖子的意見,李朝宗等人就在附近,在這里逗留很是危險.

"我覺得沒啥事兒,他們是沖著天書來的,又不是專門過來抓你."胖子說道.

辛辛苦苦來到這里,就此回頭南風也心有不甘,"好,去一趟,如果真的孵出了幼雕,拿了趕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