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豎瞳異類
g,更新快,無彈窗,!

南風聞聲轉身,走向窩棚東側,此時胖子已經直身站起,正在拍打身上的灰土.

"真是一物降一物,沒想到啊,你也有今天哪."胖子幸災樂禍.

由于之前的窘態為胖子所見,尷尬自然難免,聽得胖子言語,南風更窘,也不理他,轉身回到窩棚.

胖子自後面跟了上來,"你不是她的對手,她比你還狡猾,吃定你了."

南風還不接話,此時最聰明的做法就是不理胖子,由得他說上兩句.

"我讓你老婆毒壞了,頭暈目眩,到現在腦子還發懵,沒個半斤八兩估計是清醒不了了."胖子趁機索酒.

"天快亮了,收拾走吧."南風說道.

"睡會兒再走吧,困死我了."胖子走進窩棚,坐下之後打了個哈欠,"你有罪受了,以後要是不聽她的話,她會變著法兒的折騰你."

南風拿出諸葛嬋娟給的蠟丸,捏碎之後端詳里面的丹藥,這枚丹藥與天啟子當年給他的那幾枚丹藥很是相似,豆粒大小,淺黃色.

"你還別說,你老婆對你真的不錯."胖子又道.

南風端詳著丹藥不曾接話,據諸葛嬋娟所說,這枚補氣丹藥來自皇宮,而當年天啟子給他的那三枚丹藥也是來自西魏皇宮,這西魏皇宮怎麼會有這麼多補氣丹藥?

"她給你的傷藥呢,給我抹點兒."胖子伸手索要.

南風將那竹筒遞給胖子,胖子自竹筒里倒出藥粉,塗抹自己腫脹的面孔,"三年之內你有把握晉身居山?"

胖子這話是就南風先前對諸葛嬋娟的約定而言,早些時候南風也曾經跟他說過,除非能夠凌空飛渡,否則無法前去尋找另外那些龜甲殘片.

"有."南風點了點頭.

胖子聞言很是吃驚,疑惑歪頭,"你現在才是升玄,離居山還有好幾階呢."

"我現在修為盡毀,連升玄亦不曾保有."南風搖了搖頭,"不過我此時練氣較之前快了數倍,先前練氣自丹田積蓄了大量靈氣,具體積蓄了多少靈氣很難估算,不過我估計待得經絡修複貫通之後,至少也能晉身淡藍洞玄.再加上昨夜吞服的那枚補氣丹藥,若是盡數煉化,晉身藍氣三洞想必不是難事.余下兩年半,只要勤加修行,不曾懈怠,晉身淡紫居山當無懸念."

聽得南風解釋,胖子點了點頭,繼續往臉上塗抹藥粉,"你怎麼知道王叔給咱的是五品丹藥?"

"我不知道,"南風再度搖頭,"我只是保守估計,倘若王叔給咱的丹藥是六轉,那我晉身居山可能還用不了三年."

"我也得抓緊,可別到時候拖了你的後腿."胖子將竹筒還給南風.

南風接過竹筒,將諸葛嬋娟剛才給他的那枚丹藥遞給胖子,"這個給你."

"我不要."胖子搖頭,一搖掉粉,便不敢再搖.

南風再遞,"我練氣比你快,三年之內晉身居山難度不大,反倒是你練氣較慢,需要外力相助."

胖子抬手撓頭,"這可是你老婆送你的,我吃了不太好吧?"

"需要你沖鋒在前時,你軟弱無力才真的不好."南風將丹藥塞給了胖子.

胖子想了想,感覺南風說的也有道理,便不在推辭,拿起丹藥張嘴吃了,隨後又湊過來幫南風往胳膊上敷藥.

諸葛嬋娟所贈傷藥很是神奇,本來腫脹痛麻的胳膊塗上藥粉之後疼痛大減,很是清涼.

昨夜不曾睡好,二人便小憩了個把時辰,白天蚊蟲較少,二人睡的還算踏實.

辰時,二人收拾東西,離開了窩棚.

南風身上有傷,包袱雜物都是胖子背的.

"再去哪兒"胖子問道.

南風想了想,說道,"咱們眼下也無甚急事,不如去一趟獸人谷."

"你想去要鳥兒?"胖子問道.

南風點了點頭,"若是真能討得一只巨雕,那可真是造化了,日後不但有了腳力,在尋那龜甲之時也多了一分助力.再者,獸人谷當在西南荒野密林之中,自那里落腳盤桓也安全一些."

"行,聽你的,"胖子點頭同意,"不過聽那蠻子的話,那大雕好像還沒有下蛋,咱去的太早也沒啥用處."

"咱們趕路需要時間,想要去到獸人谷,至少也得個把月."南風說道.

"成,早點去也好,先占著,免得讓別人得了去."胖子說道.

二人說話之間,遠處出現了一輛馬車,那是輛雙馬駕轅的馬車,車上拉著一件嚴密包裹的大型器物.

見到馬車,二人急忙避入樹林,這輛馬車二人先前曾經見過,還幫忙推過車,那主家邀請胖子做他護衛,胖子還應承了下來,此番若是撞見,免不得浪費口舌,還是避開為妙,少生枝節.

二人自林中看著那輛馬車逐漸駛近,不知為何,那兩匹原本很是溫順的馬匹今日竟變的很是焦躁,駕轅之時不但多有嘶鳴,還不時尥蹶子.

"車夫哪兒去了?"胖子很是疑惑,此時趕車的是那個商賈,並不是先前的車夫.

南風沒有接話,前日商賈曾經來過鳳鳴山,並從門房處得知王叔本月不見客,無奈之下便決定往山外城鎮落腳,住到月底再來.

既然知道王叔本月不見客,這商賈又怎會在月底之前二度回返?

那兩匹馬焦躁不安,而商賈貌似並不善于駕馭馬車,控缰執鞭,手忙腳亂.

到得二人不遠處,其中一匹馬再次尥蹶子,那商賈好生費力方才將其拉住,輕抖缰繩,再度上路.

在上路之前,商賈往二人所在的西側樹林看了一眼,只是一掃而過,並未仔細打量.

"你看到沒有?"胖子語帶顫音.

"看到什麼?"南風歪頭,只見胖子雙目圓睜,一臉驚恐.

"他眨眼了."胖子低聲數道.

南風不明所以,疑惑的看著胖子.

"他是左右眨眼的,這樣,這樣."胖子伸手比劃.

"你確定不曾看錯?"南風追問.

"不會錯,我們都是上下眨眼,他剛才是左右眨眼,眨的還很快."胖子翹首看向已經北去的那輛馬車.

"豎瞳?!"南風不很肯定,似胖子說的那種情形就是豎瞳,但人沒有豎瞳,豎瞳常見于虎豹和蛇蟲.

"啥叫豎瞳?"胖子問道.

"你說的這種情況就是豎瞳,人沒有豎瞳."南風解釋.

"這家伙是妖怪?"胖子很是驚恐.

南風搖了搖頭,"不好說,不管他,快走吧."

二人自林中行走片刻,待得那輛馬車不見了蹤影方才回到大路,南行出山.

巳時,二人出得山區,剛剛走上官道,就發現遠處跑來兩人,定睛細看,不是別人,正是那商賈和駕車的馬夫.

二人跑的很快,氣喘籲籲的來到,那商賈沖二人作揖抬手,"壯士請了,你們自山里來,可曾看到我們的馬車?"

"馬車?"胖子轉頭看向南風,正主兒在這兒,先前過去的定是異類幻化無疑.

"不曾見到."南風搖頭說道,看這情況,當是異類偷了他們的車馬和器物,又化做這商賈的樣貌,前往鳳鳴山換取丹藥,既然對方是異類妖物,這二人就算追上前去也難能搶回馬車,處置不當還有可能丟了性命.

"你們的馬車被人盜走了?"胖子問道.

商賈沮喪點頭,帶著車夫往西奔走,"快些追,莫要走脫了那女賊."

目送二人跑遠,胖子抬手北指,"當是妖物偷了他們的器物,往鳳鳴山換求丹藥去了,咱們……"

南風擺手打斷了胖子的話茬,"咱們眼下也做不得什麼,快走吧,進城打聽路徑,早些前去獸人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