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默契漸生
g,更新快,無彈窗,!

"好了,是我不好,我向你賠不是.? ? "南風連聲道歉.

諸葛嬋娟也不說話,捏著南風的耳朵向窩棚拖拽.

眼見諸葛嬋娟要來真的,南風慌了神,"我是擔心你為了幫我修複經絡而以身涉險,所以才跟你說真話,我是關心你,你不能恩將仇報."

諸葛嬋娟仍不答話,將南風拖進窩棚就開始解其衣扣.

南風左擋右閃,連聲告饒,諸葛嬋娟只是不聽,幾番糾纏之後南風袍子上的七個布扣被盡數解開.

"我不是不想跟你結成夫妻,是我還沒有准備好."南風奮力掙紮.

"別動,再動封了你的穴道."諸葛嬋娟恐嚇.

南風已然知道諸葛嬋娟是何種脾性,這家伙說得出做得到,但受到恐嚇就乖乖就范也不是他的作風,糾結之下只能抓著衣裳繼續求饒,"你這樣對我,日後我還怎麼敢跟你說實話?"

"是你戲弄我在先,怨不得我."諸葛嬋娟將南風摁倒在地.

"你別亂來."南風喊道.

"哼哼."諸葛嬋娟壞笑.

"我現在無有修為,你這是趁人之危,非君子所為,我本來對你甚是高看,你若趁機欺辱于我,我會看你不起."南風做著最後的掙紮.

諸葛嬋娟雙手撐地,屈身湊近.

南風見她湊了過來,心跳驟然加快,悸動之中摻雜激動,諸葛嬋娟容顏美貌,身形婀娜,少年氣盛火旺,怎能不為所動.但身處荒山野嶺,又在簡陋窩棚,更何況胖子又近在咫尺,他便是氣血浮動,也無有旖旎春心.

眼見朱丹櫻唇由尺變寸,由遠而近,南風有心去迎卻又心生膽怯,只得強定心神,歪頭一旁.

令他沒想到的是諸葛嬋娟湊近之後並沒有欺身親吻,而是得意笑,"怕了嗎?"

南風聞言如釋重負,轉頭回來,連連點頭.

諸葛嬋娟甚是得意,"以後還敢不敢騙我了?"

南風恐她變卦,只得連連搖頭.

"好吧,你既然知道錯了,我就饒你這回."諸葛嬋娟退後坐直.

南風剛想說話,卻現諸葛嬋娟皺眉側耳,細聽片刻輕聲直身,躡手躡腳的出了窩棚.

"這是哪兒啊?生了什麼事情?"窩棚外傳來了胖子的聲音.

南風聞言大為窘迫,胖子定是被二人的爭吵驚醒,試圖偷聽偷看.

"哎呀,哎呀,不行了,頭暈,哎呀……"

胖子的演技很是拙劣,不問可知是在佯裝暈倒.不過也算他聰明,若是再不暈倒,等待他的估計又是一把**.

諸葛嬋娟自然知道胖子在裝暈,但胖子既然已經識趣的"暈倒"了,總不能再過去補上一記,略微猶豫之後舍了胖子,轉身回到窩棚.

"不與你打鬧了,我是來送藥給你的,"諸葛嬋娟將那細小竹筒遞了過來,"外敷,消腫止痛."

"謝謝."南風伸手接過.

隔牆有耳,二人皆感別扭,尷尬之下說話便不隨意,只得說些多加保重,好生養傷這般的廢話.

"對了,你說有事情要告訴我,何事?"諸葛嬋娟問道.

南風本來想將柳如煙先前所說之事告知諸葛嬋娟,並詢問她自己是否知情,但此事極有可能涉及到床幃隱秘,胖子在旁邊就不便問起,只得換了另外一個話題,"先前王叔給了我們兩枚補氣丹藥,那兩枚丹藥色呈深紅......"

南風本來想將柳如煙先前所說之事告知諸葛嬋娟,並詢問她自己是否知情,但此事極有可能涉及到床幃隱秘,胖子在旁邊就不便問起,只得換了另外一個話題,"先前王叔給了我們兩枚補氣丹藥,那兩枚丹藥色呈深紅......"

諸葛嬋娟打斷了南風的話頭,"藥王鼎所出丹藥與尋常丹鼎所出丹藥不同,九轉丹藥分別對應靈氣九階,色呈深紅便是三轉靈丹."

"這個我曉得,但此事有個疑點,那兩枚丹藥拿在手上會有朱砂殘留,所以我懷疑那兩枚丹藥被王叔以朱砂浸染過."南風說道.

"丹藥拿給我看."諸葛嬋娟伸手.

南風搖頭,"沒了,讓我們吃了."

諸葛嬋娟皺眉思慮,沒有言語.

"以你對王叔的了解,我們做的那些事情,他會給我們幾轉丹藥?"南風問道.

"我不了解他,他和我師父交惡已久,平日里少有來往."諸葛嬋娟搖了搖頭,"不過我倒是很了解我師父,你如果想知道憑你們做的那些事情,他會怎麼對你們,我倒是能告訴你."

"算了算了,我不想知道,"南風連忙擺手.

諸葛嬋娟瞅了南風一眼,眼神之中不無怪責.

南風還以訕笑,他拿到丹藥是因為救了王叔性命,但同時也破壞了王仲和李朝宗的陰謀,諸葛嬋娟夾在其中自然多有尷尬.

"對了,你師父要那丹鼎干嘛?"南風岔開了話題.

"還不是為了他那寶貝兒子."諸葛嬋娟說話之時看向東牆.

南風知道諸葛嬋娟不想讓胖子知道太多,便沒有再問.

"鑽研岐黃藥理之人性情大多古怪,"諸葛嬋娟湊了過來,"與你們的丹藥難保無有蹊蹺."

諸葛嬋娟先撩其南風額看其額頭,又抬其眼皮看其眼睛,"還好,無有中毒跡象."

南風剛想接話,諸葛嬋娟突然吻了上來.

事突然,南風毫無心理准備,驚愕之下難免失神,就在其努力穩下心神開始思慮是避開還是回應之時,諸葛嬋娟已經面帶笑意,抽身退走.

"天快亮了,我得走了,"諸葛嬋娟自內襯里摸出一只蠟丸扔給南風,"這也是一枚補氣丹藥,出自皇宮,雖不如藥王鼎所出丹藥神異,卻也大有裨益."

"我已經有……"

"給你你就收著,近段時日不要再回西魏."諸葛嬋娟叮囑.

南風點頭答應,又道,"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最多三年,我就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可能需要很長時間,到時候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

諸葛嬋娟先點頭,再微笑,最後問,"什麼事情?"

"我有兩片龜甲天書殘片,還有另外那些殘片的線索,我要去尋找它們."南風說道.

南風言罷,諸葛嬋娟愕然瞠目,天書殘卷何其神異,能得其一便是造化,南風手里竟然有兩片,不僅如此,南風竟然還有其他殘片的線索.

"你押對寶了."南風不無得意.

諸葛嬋娟橫了南風一眼,"你能活著練成妙法神功再說這話也不遲,如你所說,那狼妖守護的銅鍾所鑄文字極有可能亦是天書一部,回去之後我設法與你取得."

"不用,"南風正色搖頭,"不用集齊全部,我也能參悟修煉."

"你怕我去求李朝宗?"諸葛嬋娟壓低了聲音.

南風歪頭一旁,沒有答話.

"好,我聽你的,你不喜歡的事情我不會去做,"諸葛嬋娟說到此處抬高了聲調了,"好了,你歇著吧,我得走了."

諸葛嬋娟言罷,沖南風擺了擺手,轉而輕身西去.

待得南風走出窩棚,諸葛嬋娟已經消失在了山野晨曦之中.

"我能起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