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真假藥王
g,更新快,無彈窗,!

震驚之余南風伸手拔那濕布,濕布塞的很是嚴實,好生費力才拔它出來,俯身自圓孔向里窺望,漆黑一片,什麼都看不到.

雖然看不到密室里的情況,卻能聞到一股硫磺和藥氣,由此可見密室里除了各種奇異器物,應該還有朱砂丹砂以及各種草藥,朱砂和丹砂都是煉丹之物,這密室可能還是王叔煉丹之處,而這氣孔正是煉丹時排除濁氣的孔道.

"咋樣?"胖子向石堆走來,剛走幾步聽到身後有動靜,一回頭,見那男子已經醒了,正哼哼著想要坐起.

見此情形,胖子急忙跑回去,沖著那尚未回神的男子就是一拳,將其再度打暈.

"他們把氣孔堵住了,如果密室只有這一處氣孔,王叔現在可能已經悶死了."南風說道.

"死馬當作活馬醫,管他是死是活,反正吃的都已經准備了,趕緊倒進去."胖子走過來低聲催促.

南風解開布袋,將其中炒米自圓孔灌入,這圓孔很是圓滑,炒米流的很是順暢.

傾倒少許,南風停了下來.

"咋啦?"胖子問道.

"咱不知道密室有多大,如果王叔還醒著,發現風口往下落了東西,得自別處走過來查看."南風說道.

等了片刻,南風又開始傾倒,這次直接將所有炒米盡數灌入.

就在他提著口袋傾倒之時,那男子又醒了,胖子急忙跑回去把他再度打暈.

再等片刻,南風開始傾倒米粥,也是分為兩次,第一次傾倒少許,停頓片刻再將剩下的全部灌入,如果一次全部灌入,王叔來不及尋找器皿承接.

也不知胖子是力道拿捏的不好還是那男子不易昏迷,南風剛剛倒完米粥,那男子又醒了.

"哎呀,你是不是傻?就不會裝暈?"胖子歎氣的同時再度將他打暈.

"力道拿准點兒,再打就打死了."南風拿了蠟球出來.

"你來?"胖子撇嘴.

南風不接話茬,將那蠟球放進了氣孔.

隨後就是焦急的等待,足足等了一刻鍾,氣孔里並不見煙霧飄出.

"可能真的悶死了."胖子說道.

"再等等."南風擺手,實則他比胖子還著急,李朝宗既然派人堵住氣孔,擺明了是想悶死王叔,待得請了公輸先生回來,打開密室就能拿走藥王鼎,不需再費周章.

"等了這麼久,里面還沒動靜,怕是沒啥希望了."胖子開始沮喪.

"會不會是事發倉促,他沒有帶火種?"南風猜測.

"有可能,"胖子手指山下,"要不咱先下去把鳥兒放了?"

"別著急,再等等."南風擺了擺手.

又等了片刻,仍然不見煙霧,南風更加焦急,情急之下附身湊近氣孔聞嗅有無煙氣.

沒有,氣孔里有米湯的氣味,並無煙氣.

就在南風大失所望之際,忽然聽到一聲極為細微的聲響,聲音很小,幾乎隱不可聞.

心中存疑,便歪頭湊近氣孔去聽,待得貼上氣孔,聽的便真切許多,自氣孔里傳來了敲擊銅器的聲響,敲擊聲無有規律,一聽就是人為所致.

"王叔還活著,他可能無法生火,在里面敲鍾."南風又取了另外一枚蠟球,將其放入氣孔.

"走吧,下山把信鴿放飛."南風站了起來.

胖子答應一聲,伸手試了試那昏迷男子的鼻息,走了幾步不甚放心,又回去把對方的鞋襪脫了,撓其腳心,不見對方蘇醒,這才放心,"走吧."

"虧你想的出來."南風先行.

"嘿嘿,走."胖子跟上.

不多時,二人來到山前廣場的邊緣,自此處能夠看到山前那些木屋已經掛出了鳥籠,細數之下山門左右共有十一只鳥籠.

"你胳膊還沒好利索,別去了,我去."胖子說道.

南風正色搖頭,"不行,一起去,我放左邊的,你放右邊的."

胖子咂舌,"這回肯定得挨打."

"如果能拿到補氣靈丹挨打也值了,走吧,過去放信鴿."南風邁步向前,"放信鴿時別拉插門,直接把籠底拽下來,這樣放的快."

胖子說道,"信鴿都是送信的,空著飛回去,他們會派人來嗎?"

"會,各大門派會以為這里情勢危急,守在這里的人來不及寫信,他們不但會派人來,還會盡快趕來."南風說道.

此時山前木屋的眾人多在洗漱,二人走上前去,兵分兩路,一左一右,靠近鳥籠就拽那籠底兒.

南風拽下一個,緊接著走向另外一個,此時木屋里的人已經發現了他,快步出門,"你做什麼?!"

南風也不答話,快跑幾步,又拽掉一個鳥籠的籠底兒,與此同時高聲喊道,"王叔被人困在了密室,情勢危急."

南風喊的很大聲,眾人聞言多有錯愕,南風趁機又放飛一只.

"你是何人?"有人攔住了南風去路.

"南藥王王叔生命垂危,快上山救他."南風繞開那人,又破壞了一只鳥籠.

南風本來還想再放一只,但就在他靠近第五只鳥籠時,被急閃而出的一個武人抓著脖領摁到了牆邊.

南風歪頭東望,只見胖子也受到了武人的阻止,胖子運氣不好,只放飛兩只,此時已經被人自台階上踹了下去.

眼見那武人要繼續踢踹胖子,南風急忙喊道,"慢動手,藥王現在遭了算計,被困在密室里,你們快上去救他,我們沒有功夫,不會跑的."

眾武人聞言面面相覷.

南風趁機又喊,"我們是怕你們不相信才放飛信鴿的,我們以性命作保,所說句句屬實,你們快上山探明情況,早些營救藥王."

胖子在旁幫腔,"是啊,是啊,別急著動手,藥王被人困在密室里了,對方有高手,你們打不過他們,快喊人來幫忙."

胖子喊罷,有幾人反應過來,飛馳上山.

先行的幾人都是鳥籠已經被破壞了的,信鴿飛了,很快門派就會派人過來,他們要在本門來人之前給出放飛信鴿的理由,若是說鳥籠被兩個愣頭青給破壞了,定會受到掌門的責罰.

愣神過後,另外幾人也拎著鳥籠沖向山腰,如果二人所言不虛,其他門派已經放飛信鴿,屆時那些門派派出的援兵就會率先趕到,他們所屬門派就會失去救駕立功的機會,

眾人上山之後,連門房也向山上跑去,眨眼之間山前只剩下了南風和胖子兩個.

如此一來,反倒輪到二人面面相覷.

"這麼容易?"胖子有點不敢置信,他本來已經做好了飽受痛毆的心理准備,未曾想只挨了一腳.

"咱們要不放飛信鴿,他們才不會這麼輕易的相信咱們."南風走過去撿起了胖子的包袱.

"現在干啥?要不也跟著上去看看?"胖子拍打著身上的泥土.

南風將包袱遞給胖子,"別,就在這兒等著."

二人走到山路前,仰頭向上眺望,此時先動身的幾人已經到得山腰院落,是翻牆還是敲門不得而知,樹木濃密,視線受阻.

"一會兒要是打起來咋辦?"胖子前瞻.

"沖上去幫忙."南風說道.

胖子自然知道南風在說反話,也不理他,左踮腳右抻頭,急切的想要看清山上情況.

"你說藥王能給咱們幾品丹藥?"胖子又問.

"不好說."南風搖頭,二人雖然不曾做得什麼大事,卻終究是救了藥王性命,按照常理推斷,藥王脫困之後肯定會給予重謝.

就在南風擔心這些人修為不高,可能不是王仲等人對手之時,他想象中的毆斗卻並沒有發生,沒過多久,那些武人就離開小院兒開始下山.

"怎麼沒打起來?"胖子疑惑的看向南風.

南風沒有答話,他此時想的跟胖子一樣,這些人怎麼沒與王仲等人打起來.

最先下來的是那幾個壞了籠子失了信鴿的武人,眼見對方下山,胖子急忙迎了上去.

不等胖子說話,其中一人就起腳將胖子踹倒,"好個賤崽,坑苦了大爺,藥王就在山上,何曾遇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