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臨危不亂
g,更新快,無彈窗,!

想要擠上渡船的人很多,二人遲疑的片刻工夫,已有二三十人沖上了渡船.

"早說啊,快走,快走."胖子轉身疾行.

南風緊隨其後,等到二人靠近渡船,艄公已經解開纜繩准備開船,緊趕慢趕,總算趕在開船之前擠上船尾.

"坐下."艄公高喊,"風大水深,掉下去就不得活."

船上坐了四五十人,本來那知客道人坐在船頭並沒有注意到南風,艄公一喊,知客道人回頭,看到南風頓時面露疑惑,一直盯著他看.

眼見被對方認了出來,南風急中生智,沖知客道人擺手高喊,"靈貴道長,靈貴道長."

一邊喊,一邊自人群中向船頭擠去,好不容易擠到船頭,沖知客道人稽首說道,"靈貴道長,你可還認得我?"

"你是?"那知客道人只是看他眼熟,此時尚未想起他是哪個.

"靈貴道長,你不認得我啦,我是南風啊,我跟靈喜道長很熟啊."南風自報家門,事已至此,哪怕他不說,對方早晚也會想起他是誰,與其這樣,倒不如直爽一些,嘗試將壞事變成好事.

"你是趕車倒糞的那個小個子?"知客道人想起他來.

"對呀,是我,你這是干嘛去呀?"南風佯裝他鄉遇故知的歡喜.

"俗家有個娘舅在江北,前些時日過世了,我來送殯奔喪,好些年不見,你長高了."知客道人說道.

"也沒高多少,不曾想在這里遇到道長,甚好,甚好,回山也能結伴同行,你照應著我點兒,我回去請你和靈喜道長喝茶吃酒."南風佯裝套近乎.

此時渡船已經離開了江邊,江上風大,艄公又呼喊著讓不曾坐下的渡客坐下或者蹲下.

知客道人坐到船頭,南風蹲到了他的旁邊,"道長吃得午飯不曾,我這里還有些干糧,你若不嫌棄……"

"吃過了,吃過了,"知客道人擺手打斷了南風的話頭,他對南風有印象,而印象最深的就是南風精通人情世故,總給靈喜子送禮,"早些年聽靈喜師兄說你已得本宗高功收錄,怎地忽然不見了蹤影?"

聽知客道人這般說,南風心里就有數了,他當年離開太清宗只有少數人知道,天鳴子等人不可能大張旗鼓的追殺他,也不可能將他離開太清宗的真實原因公之于眾,加上太清宗有近萬人,知客道人對他不可能有很深的印象.

"一言難盡哪."南風歎氣搖頭.

這個知客道人道號靈貴,靈貴子聽得南風這般說,也沒有追問,他和南風沒什麼交情,充其量也只是認識.

南風歎氣過後自包袱里拿出干糧,遞送靈貴子,"道長,再吃些."

靈貴子擺手未接.

"道長,靈喜道長可還安好?"南風趁機打探消息.

"還好,還好,靈喜師兄已升任俗務殿輔事."靈貴子說道.

"天成法師可好?"南風又問,當初在太清宗,天成子與天啟子等人是同一陣營.

"天成師叔去年已晉身居山,仍在下和殿任職輔事,你此番回山所為何事?"靈貴子問道.

南風尷尬的笑了笑,"悔不該當初為了兒女私情離開太清,此番回去是想謀條活路."

靈貴子聞言點了點頭,本就對他不很熱情,此番更加冷淡.

"道長,靈研師姐還在山上嗎?"南風又問.

"不是很熟,不曉得."靈貴子隨口說道.

"哦,天啟真人近來可好?"南風再問.

靈貴子本不想與他說話,卻知道他與靈喜子很熟,也不便冷言相待,便說道,"天啟師伯云游多年,尚未回山."

"兩位師叔祖仙體可還康健?"南風繼續追問.

"還好,還好."靈貴子已經有些煩了.

問到了自己關心的情況,南風緩了緩,又自包袱里拿了鹵肉出來,請靈貴子吃.

靈貴子自然不會吃他食物,不過見他殷勤的墊付了渡資,也就不似先前那般煩他.

這艘渡船有四個艄公,皆是壯年,在老舵手的指揮之下很快將渡船擺到江心,用不了多久就要靠上南岸.

急切的思慮過後,南風心里有了計較,隨後一直與靈貴子說些討好的言語,靈貴子反應冷淡,愛理不理.

到得江心之後風勢更疾,艄公搖槳分外吃力,眼見其中一個艄公劃槳變慢,渡船左斜,一個壯漢便有心幫忙,但剛想伸手就被對方罵了回去,"滾開,想害死我們不成?"

那壯漢挨了罵,心中多有不忿,但很快他就知道那艄公是故意放慢劃槳的速度,讓渡船左斜以避強風.

半柱香之後,渡船終于臨近南岸,靈貴子和南風位于船頭,眼見渡船即將靠岸,靈貴子站了起來,准備下船.

南風也站了起來,在渡船離岸邊還有五尺左右時,縱身跳向岸邊.

由于跳的太急,腳下打滑,身子一歪,馬上就要失足落水.

眼見就要掉進江水,南風大聲叫喊,與此同時伸手亂抓.

靈貴子離他很近,趕在南風落水之前伸手抓過了他的左臂,將他拖上了渡船.

"多謝道長臨危救命."南風佯裝後怕.

"穩重些,急個甚麼?"靈貴子言罷,眉頭微皺,抓著南風胳膊的右手下滑摸向南風寸關尺,"何人廢了你的修為?"

"說來話長."南風急忙收回了胳膊.

靈貴子也只是隨口一問,並不如何關心,見南風不答,也就沒有追問,待得渡船靠岸便跳下船去.

南風下船之後跟著靈貴子請求同行,靈貴子承他墊付了渡資,先前又拉了他一把,兩不相欠,不願理他,借口有別的事情要做,撇下他獨自走了.

待得靈貴子走遠,胖子走了過來,"你為啥要假裝滑倒?"

"我裝的不像?"南風反問.

"像,不過你一叫我就知道是假的."胖子搖頭,"別說摔一跤了,就是遇到再大的事兒你都不會亂叫喚."

南風笑了笑,隨著人群南行,與此同時低聲說道,"此人回去之後很可能會跟別人說起我,我想借他的嘴,讓我的那些對頭誤以為我修為被廢,如此一來他們便不會視我為威脅."

"你摔一跤,他就知道你沒修為了?"胖子不明就里.

"他抓我手臂之時趁機試了我的脈象."南風說道.

胖子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想了片刻方才恍然大悟,"你是故意讓他抓你胳膊的?"

南風點了點頭.

胖子驚駭于南風的細思極恐,面露驚詫,愕然啞口.

愣神過後,胖子快走幾步跟上了南風,"你有沒有想過,萬一他不拉你,你就掉水里去了."

"我會水,淹不死."南風隨口說道,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有十成把握,有六成就敢賭,就該賭!

"那可是大江,不是長安的護城河,你想騙他們,可以直接跟他說,讓他摸你脈象,用不著拿自己冒險."胖子說道.

"永遠別把別人當傻子."南風正色說道.

胖子撇了撇嘴,"對了,你知道那個藥……"

"別說話."南風抬手打斷了胖子的話頭,前方不遠處幾個武人的交談引起了他的注意,那群武人共有四人,三人守著一輛闊氣的馬車,另外一人是先前自船上下來的,此時四人正在交談,等候之人問那江北來人,'公輸先生呢?’,後者答曰,'公輸先生怒氣沖沖的去了玉清宗,也不知去做甚麼?怕是要過些時日才能趕來.’

四人在路旁交談,南風也不能駐足久聽,只能正常行走,低頭走過.

待得遠離四人,胖子疑惑的看向南風,"你笑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