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理清亂麻
g,更新快,無彈窗,!

"誰陷害你師娘干啥?"胖子疑惑撓頭.

南風搖了搖頭,"幕後之人目的是殺害師公玄靈子,師娘只是替罪羊."

"這個人為什麼要沖你師公下手?"胖子又問.

南風再度搖頭,在之前的數年之中三宗前輩掌教盡數駕鶴,掌教弟子升座掌權,玄靈子遇害可能不是獨立的一件事情,極有可能是幕後之人巨大陰謀的一部分.

胖子往火里扔了幾根木柴,"這事兒搞不好是內鬼干的,不過也不對呀,你師娘的那個什麼功夫別人也不會呀."

南風點了點頭,"我想不明白的是師公為何突然阻止師娘和師父成親,如果師娘真是異類,肯定瞞不過師父,哪怕瞞得過師父,也瞞不過師公."

"這事兒搞的,有你頭疼的了."胖子打了個哈欠.

"你先睡吧,我再捋一捋."南風將那封信箋投入篝火.

"還捋啥呀,一天到晚想那麼多事兒,你不累呀."胖子哈欠連天,"快睡吧,明天還得趕路,咱得早點走,免得碰上熟人."

南風點頭應著,胖子先睡了,由于有心事,南風就睡不著,閉著眼睛靜心思慮.

離落雪當日不辭而別,在外人看來是畏罪潛逃,實則不然,離落雪乃上清宗掌教弟子,舍棄所有隨天元子去往太清宗,婚事遭到了玄靈子的反對,她自然急于知道原因,而急于知道原因的還有天元子,天元子在玄靈子那里沒有得到答案,只能去問離落雪,離落雪自己也是糊塗的,自然不能給出天元子答案.

而玄靈子卻說離落雪自己知道原因,離落雪說不出所以然,在天元子看來就是有所隱瞞,自己舍棄所有一心跟隨的男人不相信自己,這應該是離落雪發怒的主要原因.

與天元子吵過一架之後,離落雪心氣郁結,直接去問玄靈子,而玄靈子也並沒有給出她明確答複,這才導致離落雪在別院沖玄靈子這個長輩發了火.

此事比較傷腦筋,離落雪剛來的時候玄靈子沒有反對二人的婚事,住了幾天之後才忽然反對,這說明玄靈子知道了一些關于離落雪的情況,而這些情況是他之前不知道的.

玄靈子怎麼知道的這些情況?是別人告訴他的,還是他自己發現的?不管是哪種情況,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玄靈子確定自己知道的情況是真實的.

再者,玄靈子知道了什麼情況,什麼樣的情況會讓他反對二人的婚事?玄靈子也知道離落雪上山之前放棄了上清宗掌教弟子的身份,應該明白阻止二人婚事對離落雪會有多大的打擊,作為一個長輩,不會因為一件不確定的事情而去拆散一對相愛的戀人,尤其是女方為了這段姻緣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此事看似毫無頭緒,實則還是有跡可循的,天木老道找的這個老仆所提供的細節非常有用,玄靈子當日讓天元子自己去問離落雪,如果離落雪是無辜的,或者說是不知情的,玄靈子哪怕知道二人不能在一起,也應該會好言相勸,和聲安慰.但玄靈子的做法很冷硬,這就說明在玄靈子看來,離落雪是有過錯的,或者是故意隱瞞了什麼.

此外,那老仆還說出了一個細節,就是玄靈子自言自語的那句'心誠情深倒也難得,奈何非我族類.’通過這句話不難發現,玄靈子雖然認為離落雪隱瞞了真實情況,卻並不認為她隱瞞真實情況有什麼陰暗的目的,離落雪只是為了與天元子在一起.

線索就在玄靈子的這句話里,非我族類,上清宗在東魏,東魏和西魏都是外族胡人坐天下,雖然對漢人嚴苛盤剝,卻也沒到水火不容的地步,朝廷里有很多官員都是漢人,哪怕離落雪有胡人血統,玄靈子也不至于因此阻止二人成親.

除此之外只剩下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離落雪不是人,而是異類,如果是尋常異類,天元子不可能看不出來,除非離落雪是一種極為特殊的異類,尋常人等根本無法發現她不是七竅人類.

如果真是這種情況,一切就合情合理了,哪怕玄靈子體念離落雪對天元子的一片深情,也必須阻止二人成親.

但婚事受阻之後,離落雪的反應又說明她不是異類,因為她底氣很足,不但與天元子爭吵,還親自去見玄靈子,詢問緣由.

只有一種情況能夠導致她這樣做,那就是離落雪自己並不知道自己是異類,而在玄靈子看來她應該知道.

排除了不合理的可能,剩下的那種可能哪怕再離奇,也應該是真相,也只有離落雪是異類而不自知,才會對婚事受阻如此憤怒.

玄靈子可能在偶然之下發現了離落雪不是人類,在他看來離落雪自己應該知道,所以天元子問他為何不同意二人婚事時,他才讓天元子自己去問離落雪.

但事實上離落雪自己並不知情,也就無法給予天元子解釋.離落雪氣怒之下去問玄靈子,當時的離落雪受了莫大的打擊,已經有些亂了方寸,不然她不會沖玄靈子這個長輩大吵大鬧.

玄靈子可能根據離落雪的言行發現離落雪並不知道自己不是人類,到得最後他已經明白離落雪不是故意隱瞞,而是自己也不知情.

如果一個異類修行幻化為人,它自己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是異類,是異類而不自知,只有一種情況,那就是此人不是真正的異類,而是異類與人的後裔.

"應該是這樣."南風心中豁然開朗.

"大半夜的,嚷啥?"胖子翻了個身.

南風翻身坐起,睜眼細想,面對著離落雪的詢問,玄靈子並沒有告訴離落雪真相,玄靈子這樣做大有仁者之風,將所有的責任攬到了自己身上,離落雪是個可憐的女子,破釜沉舟卻不得前行,在這種情況下,再告訴她你爹或者你娘不是人,對她來說太過殘忍.與其這樣,還不如不說.

如果玄靈子告知離落雪阻止二人成親的真相,那就不是一個長者的做法,太過殘忍,為了撇清自己而失了寬仁.

離落雪在玄靈子處沒有得到解釋,氣怒之下懷著對二人的憤恨拂袖而去,就在她離開之後,凶手出現,凶手能夠在玄靈子背後下手,說明此人是玄靈子熟悉的人,玄字輩二老的可能性最大.

二人見多識廣,知道上清宗氣貫長虹的特點,要偽造也不困難,後背一掌,前面再來一掌便可模仿.

想到此處,大的條理已經通順,但還有一處細節有待推敲,那就是離落雪的身份,異類成精之後的確可以與人誕下後裔,但混血後裔多會帶有父母的異類氣息,毫無異類氣息的混血後裔也有,那得他們的異類父母道行極度高深,亦或者是某種無有異類之氣的天地異種才行.

事實究竟是不是自己推敲的這樣,目前無法求證確認,上清宗前任掌教劍霜真人應該是知情人,但他已經駕鶴了.

劍霜真人對離落雪愛護有加,離落雪曾經向劍霜真人求情,請劍霜真人幫他授箓,那時離落雪早已失去了道籍,但劍霜真人仍然答應了她的請求.

易位而思,自己的弟子為了嫁給別人,主動放棄了掌教弟子之位,不再繼承自己的衣缽,做師父的肯定會很生氣,但劍霜真人仍然對離落雪很關照,由此可見劍霜真人對離落雪是抱有同情之心的,換言之他應該是知道離落雪身世的.

三宗之中只有上清宗招收異類弟子,離落雪拜入上清應該不是偶然,極有可能是有人在她兒時將她送到了上清宗.

理清亂麻,南風並不感覺輕松,離落雪在天元子瞎眼目盲之後一直隨行保護,之所以沒有出來與天元子相見,想必也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如若不然,她完全可以向天元子解釋清楚,哪怕天元子已經瞎了,她也不會嫌棄背離.

人世間最大的無奈莫過于此,分明相愛卻無法相守,只能默默隨行,遠遠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