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事有蹊蹺
g,更新快,無彈窗,!

急切的將紙管鋪展開來,是一張不曾裁剪的黃色符紙,上面密密麻麻的寫有不少文字,奈何天暗不明,看不清符紙上寫了什麼.

南風沒有將符紙收起留待明處再看,而是拿出火撚,吹亮之後借著火撚的微弱光亮一目十行的將那符紙上的文字看了一遍.

之所以片刻不等,一是急于知曉內情,二是擔心臨時生出意外,失去了這張來之不易的符紙信箋.

看罷之後,南風心中了然,收起符紙,往回行走.

回到與胖子約定的會合地點,胖子已經回來了,身後背著一個包袱,手里還拎著一個.

"還好,新官不曾上任,這是你的彈弓火鐮和襪子褲衩."胖子將手里的包袱遞了過來,"咋樣,拿到沒有?"

南風伸手接過包袱,點了點頭.

"那就好,我的也拿到了,現在去哪兒?"胖子問道.

南風沒有立刻答話,天木老道在信上只說以防出現變故,負他之托,特將書信藏留在那,並沒有說自己受到跟蹤,有性命之憂,他此時正在斟酌要不要去一趟林云觀,看看天木老道是否安好.

胖子猜到南風所想,在旁說道,"你想去看天木?還是別去了,你現在就是個掃把星,可別給人家帶去禍事."

南風顧慮的也正是這個,他樹敵太多,遠離就是對天木最好的探望,退一步說就算天木出現了意外,以他現在的情況,也無法為天木討回公道.

"走吧,往南國去."南風邁步先行.

拿回了錢財,胖子心情大好,只要有錢,在哪兒都能過活,他也沒有家人,南風就是他的家人,南風去哪兒他的家就在哪兒.

"怎麼又皺眉?"胖子發現南風行走之時一直皺著眉頭.

"我在想事情."南風隨口說道,天木老道留下的那封信記載了太清宗當年的那場變故,但他始終感覺這封信有疑點,確切的說是信上的內容與他先前的猜測有出入.

胖子早就習慣了南風這種習慣,在他看來芝麻大小的事情南風也得想上半天,也懶得追問南風在想什麼,"咱是走上一夜,還是找個地方歇腳,要是歇腳,我知道個地方."

"先住下吧,我有點累了."南風說道,沒有了靈氣修為,長途奔波令他異常乏累.

胖子前方帶路,引著南風找到一處屋子,屋子位于一處墳地東側,之前是孝子守陵的住處.

世人畏懼鬼神是因為不明其然,知道了也就不怕了,房中還有沒燒完的木柴,胖子點上火,自包袱里拿了干糧遞給南風.

南風正在重新看那書信,擺手沒接.

"天木老道都寫了啥?"胖子很好奇.

南風沒有接話,仔仔細細的將書信又看了一遍,隨手將信給了胖子.

胖子將面餅咬在嘴里,接過書信逐列看閱.

餅很大,信很長,胖子叼著吃力,便拿下面餅專心看信,"玄靈真人就是你師父的師父?"

南風點了點頭.

胖子又看,片刻之後又問,"離落雪就是你師娘?"

南風又點了點頭.

"怎麼還有姓離的?"胖子自言自語,接著看閱,"怎麼還有這個說法兒,嫁人就不能當掌教了?"

"你直接看完,別嘮叨."南風不勝其煩.

胖子沒看完又嚷嚷,"啊,不是吧.你師娘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南風伸手搶信,胖子側身避開,這次終于不嘮叨了,直到看完信箋方才說話,"原來是這麼回事兒."

"不可能啊."南風搖頭,天木老道打探的結果與他之前推斷的大致相符,白衣女子的確是上清掌教劍霜真人原定的掌教弟子,名為離落雪.離落雪與天元子如何相識,信上沒說,只說二人'感情甚篤’.

與俗人有了戀情就到處宣揚不同,二人相識,相知,相戀的經過無人知曉,直至天元子將離落雪帶回太清宗拜見師父和長輩時,太清宗才知道天元子有了意中人.

離落雪是上清宗掌教弟子,太清宗有人認出了她,身為掌教弟子,是不能與他派掌教或者掌教弟子婚配的,這是三宗通訓,究其根源可能是考慮到嫁給了別派掌教,本派的鎮派絕學有外泄之虞.

有人提出了這一點,離落雪和天元子早就料到有此阻礙,據二人所說,離落雪在隨天元子上山之前,就已經放棄了上清宗掌教弟子之位,不止如此,她做的更加決然,不但放棄了掌教弟子之位,連道籍也一並放棄,一心只想嫁給天元子,遠離江湖,做個相夫教子的普通女子.

太清掌教玄靈子行事沉穩,並沒有立刻同意這門婚事,而是留離落雪住在山上,與此同時派人去上清宗,確定離落雪的身份,以及她是否真的放棄了上清宗掌教弟子的身份.

變故就發生在離落雪上山之後的第五天,玄靈子忽然否決了二人的婚事.

由于此時派往上清宗的人還沒有回來,眾人都不明白玄靈子為何忽然做出這樣的決定,詢問緣由,玄靈子只是不說.

別人也就罷了,天元子是當事人,不同意二人的婚事總要給天元子一個合理的理由,無奈之下玄靈子便說了這樣一句話,"你不明白,她卻明白,你自去問她."

玄靈子說這句話的時候身邊有個老仆,這話是自老仆嘴里傳出來的.

那時離落雪住在西山俗務殿的客房,天元子下午去的俗務殿,二人說了什麼外人不得知曉,但據附近的人所說,當天下午二人發生了激烈的爭吵,爭吵時離落雪的聲音很大,非常憤怒.

當天夜里,有人見到離落雪怒氣沖沖的去了玄靈子居住的掌教別院,離落雪在玄靈子的住處待了大約一個時辰,其間離落雪又與玄靈子發生了爭吵,確切的說是離落雪在沖玄靈子發火,玄靈子可能沒有接話,也可能接話了但聲音太小,沒人知道他說過什麼.

在離落雪發火的時候,那老仆就在門房,隱約聽到了離落雪說了這樣一句話,'我若有誤他之心,怎會舍棄本宗尊位?’

二更時分,爭吵停止,老仆起身穿衣,出來關門,卻發現玄靈子的房門開著,過去一看,玄靈子已經倒在了房中.

老仆情急之下大聲呼喊,附近的道人聞聲趕來,卻發現玄靈子已經駕鶴亡故,查其死因,乃是後背中掌,傷及肺腑.

當時就有人懷疑行凶者為離落雪,但天元子極力維護,只道凶手另有其人,絕不會是離落雪,隨後天元子便離開此處,往西山尋找離落雪.

在天元子離開的這段時間,玄字輩三老先後來到,再查死因,這次有了新的發現,玄靈子後背中掌,前胸骨骼卻多有碎裂,這正是上清宗高階真經衍生出的三種霸道武功之一的氣貫長虹傷人表象.

天元子回來的時候太清宗紫氣真人基本上到齊了,但天元子並沒有帶回離落雪,他是自己回來的,離落雪不在西山客房.

據那老仆所說,天元子雖然沒有找到離落雪,卻堅信離落雪不會行凶,直至玄真真人拿了他的手觸摸玄靈子傷處,天元子方才相信離落雪便是殺人凶手.

天元子悲怒交加,做出瘋狂舉動,自挖雙目,只道有眼無珠,留之無用.由于事發突然,待得眾人反應過來,他雙目已毀,再難醫治.

事後天元子自逐離山,太清宗嚴密封鎖消息,與此同時等待派往上清宗的紫氣真人回來.

數日之後,那人回返,帶回了消息,離落雪確是上清宗掌教弟子,早在她隨天元子上山的一個月前,就交還道籍,退出了上清宗.

既然離落雪已經退出了上清宗,太清宗便不能興師動眾問罪上清,由于事發之前離落雪曾經與天元子和玄靈子發生過爭吵,眾人便認定離落雪是不得成婚,氣急之下失了方寸,故此鑄成大錯,雖然也在私下尋找她的行蹤和下落,卻也沒有盡心尋找,畢竟她也是一個可憐人,放棄了掌教弟子之位卻不得與天元子相守.

天木老道辦事穩妥,發現了疑點,便追問玄靈子為何突然阻止二人成婚.

誰也不知道什麼人有用,天木老道接觸不到那些紫氣真人,但他卻與那老仆私交甚好,他去年往太清宗時那老仆還健在,這些消息都是老仆告訴他的,有些連現任掌教天鳴子都不知曉.

老仆透露了一個重要的消息,玄靈子在世時他伺候茶水,一次送茶聽到玄靈子在歎氣自語,說的是'心誠情深倒也難得,奈何非我族類.’

"你師娘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呀?"胖子很是好奇.

"人,還能是什麼,"南風皺眉搖頭,"這事兒肯定有古怪,師娘是被人陷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