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龍虎蚍蜉
g,更新快,無彈窗,!

"咋啦,臉色怎麼這麼難看?"胖子扒拉著碗里的燴面.

"真是天書."南風放下了筷子.

"嗯?"胖子不明所以.

"盂縣那口銅鍾上的文字就是天書的一部分."南風滿心苦澀,當日他就懷疑銅鍾上的文字與龜甲天書有聯系,也想到可能是龜甲天書的一部分,若是沒出意外,那口銅鍾應該是落在他的手里.可惜的是他作法出了意外,銅鍾最終落到了龍云子的手里.

"便宜那家伙了."胖子不無遺憾,但也只是遺憾,龜甲天書的事情他只是知道,詳情南風並沒有跟他細說,他並不知道龜甲天書是何等重要.

歎氣過後,南風拿起筷子繼續吃眼前的那碗面,他的運氣一直不太好,挫折遇到的太多,已經習慣了.

"對了,我想到一件事情."胖子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南風抬頭看他,胖子低聲說道,"抓咱的可能不是姓李的那伙人,搞出這麼大動靜,很可能是這個護國真人在搞鬼,他怕你認識鍾上的字."

南風點了點頭,胖子只是不聰明,卻並不愚蠢,此番推斷就是正確的.

胖子又壓低了聲音,"你抄下來沒有?"

南風搖了搖頭,作法當時就暈死過去,醒來之後又被郡府捉了,本想買通捕快過去抄下文字,禦林軍去的正是時候,恰好趕在了他過去看銅鍾之前.

"可惜了."胖子放下筷子,捧碗喝湯.

南風沒什麼胃口,就將自己的那碗面推給了胖子,胖子也不嫌棄,重新拿起筷子,抄夾吞咽.

胖子吃東西的時候那幾個武人還在說話,武人嗓門都大,也不避諱什麼,起初是談論,後來變成了爭吵.

談論的內容是這次玉清法會的性質,五年前龍云子戰敗,威風喪盡,臉面丟光,此番再開法會,其目的自然是挑戰李朝宗,一雪前恥.

之所以變成了爭吵,是因為這幾個武人對李朝宗會不會應戰產生了的分歧,有的說李朝宗一定會應戰,因為李朝宗已經晉身太玄,且吞服過鳳眼天蜂,可催生雙翼,較五年之前更加厲害,此番龍云子擺明了要挑戰他李朝宗,李朝宗于情于理都會應戰.

而另外兩人則認為李朝宗不會應戰,原因有二,一是五年前龍云子還是玉清宗掌教弟子,而今已是玉清宗掌教,當年慘敗之後臥薪嘗膽,不但修為大增,還得了天書殘卷,此番膽敢挑戰李朝宗,乃是因為已經參透並研習了天書殘卷的法術.二是不久之前李朝宗曾率眾前往東魏挑戰上清宗,結果被燕飛雪率人追回了老窩,連山門都被人作法搬來大山給堵了,銳氣已失,很難再有作為.

雙方各執一詞,吵的面紅耳赤,最後隱約有動手的征兆.

胖子見勢不好,趕緊將面吃完,催著南風離開,但南風卻抬手示意稍安勿躁,一直等其中一人說出一句"若李掌門下月十五現身應戰,你喊我三聲爺爺"方才起身結賬,低頭離開.

出門之後,胖子低聲嘟囔,"一個好東西沒有,狗咬狗,咬死才好."

南風歪頭看了胖子一眼,這家伙雖然疑似菩薩轉世,卻不見靈光,若是不明就里,猛一看,就是個腦滿腸肥的酒肉和尚.

"別生氣哈,你不說那天書有好幾份嗎,他得了一份,還有好多呢."胖子安慰.

"生氣有什麼用,這幾年我活的真窩囊."南風有感而發.

"說的好像你早些年活的不窩囊一樣."胖子笑道,言罷見南風皺眉,急忙又道,"窩囊不窩囊的,至少咱還活著,現在干啥去?"

"不能在一個地方待太久,走吧."南風邁步向北,不停的移動是躲避追捕的最佳方法,即便有人認出了他,跑去報官,等官府派人來了,他也走了.

雖然事出無奈,他仍然對與天書擦肩而過耿耿于懷,銅鍾上的文字與龜甲上的文字極為相似,他早該猜到那可能是天書的一部分,行動還是晚了,這是個慘痛的教訓,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情,只要看准了就立刻下手,絕不能耽擱磨蹭.

傍晚時分,二人轉悠到了大理寺附近,南風擔心呂平川的安危,有心過去查看究竟,卻又擔心那里藏有伏兵,猶豫良久也沒敢前去,待得天黑之後尋了一處高塔,自遠處眺望呂平川的宅院,卻發現呂平川的宅子里無有光亮.

"你別瞎尋思,大哥不是說了嗎,要領兵出征,興許去城外軍營了."胖子寬慰.

"去了軍營,家眷也應該在呀."南風憂心忡忡.

"興許帶著老婆一起去了呢."胖子凡事兒真往好處想.

"大哥跟大嫂感情淡薄,不可能帶她同行.況且行軍打仗,也不能帶上家眷."南風搖頭.

"大嫂的娘家也在長安,大哥不在,她可能回娘家了."胖子說道.

南風點了點頭,他雖然不似胖子那樣凡事兒往好處想,卻也不會凡事兒往壞處想,他看重的是合情合理,丈夫出征,婦人通常會回娘家住著,一來有人陪伴,二來也能讓娘家人給自己做個見證,免得丈夫出征回來聽到一些閑言碎語.

龍云子要召開玉清法會的消息傳出之後,長安的武人明顯多了不少,朝廷對二人的追捕貌似也有所松懈,殺人滅口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觀察了幾天,確定風聲已經過去,二人晚上敢住店了,但住店也是只住一晚,半夜投店,黎明離開.

在街上溜達總會聽到一些消息,在菜市的檔口前,南風聽到店主和伙計的交談,說的是明日清晨送什麼菜到楊府,那店主叮囑伙計一定要按時送到,伙計嘟囔著不願去,只說楊府盛氣凌人,又摳門吝嗇.那店主歎氣說了句,'有甚麼辦法,誰讓楊大人是李司馬的舅哥.’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呂平川的夫人是李尚欽的妻侄女,喊李尚欽為姑父,其父正是李尚欽的舅哥或舅弟.

眼下也沒有別的辦法獲悉呂平川的消息,于是二人當晚就在菜市附近住下,次日清晨早早起身,來到檔口前,跟著那送菜的伙計來到了楊府.

正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呂平川的岳父也是個官員,住的宅子好生闊氣,後面有花園繡樓,二人繞到屋後,攀牆向里觀望,由于時辰尚早,繡樓里的人還沒有起身.

又等了片刻,繡樓里出來個丫鬟,這丫鬟南風認得,正是陪著大嫂的兩個丫鬟中的一個,此時出嫁,丫鬟也會陪嫁,回娘家,丫鬟都會跟著回來.

見到丫鬟,南風心頭略輕,胖子猜的沒錯,大嫂真的回了娘家.

隨後一段時間二人一直在楊府周圍轉悠,等到辰時,聽到牆內有說話聲,再度攀牆觀望,只見大嫂正和丫鬟在花園里喂鳥,說說笑笑,並不憂慮.

見此情形,南風方才真正放心,呂平川應該沒有受到嚴懲,不然大嫂不可能如此舒心.

長安城很大,轉上一圈兒要好幾日,兜圈子的同時南風也沒閑著,到得城門附近都會遠遠觀望,這幾日城門守衛對出城之人並不進行盤查,進城的武人很多,出城的新兵也很多.

"現在應該能混出去了,是盡快出去,還是留在這里看熱鬧?"南風征求胖子的意見.

"我沒所謂的,聽你的."胖子說道.

南風沒有立刻答話,而是自腦海里快速斟酌去留利弊.

思慮過後,南風做出了決定,"走."

南風的決定令胖子很是意外,"再過個十來天他倆就要開打了,你不想看看那個龍云子使了什麼天書上功夫?"

南風搖了搖頭,"人為龍虎,我為蚍蜉,看他作甚,早些出城,拿了那書信回山練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