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如履薄冰
g,更新快,無彈窗,!

"看啥?天快亮了,得趕緊進去偷兩身衣服."胖子蹲到南風旁邊.

"不對勁兒."南風緩緩搖頭.

"咋啦?"胖子並沒有發覺異常.

"崗哨怎麼都睡著了?"南風手指營地,營地周圍有八處崗樓,每處崗樓里的哨兵都在崗樓里坐著睡著了.

"這都什麼時辰了?誰不困哪."胖子打了個哈欠,"你懷疑這是陷阱?"

南風沒有答話,是不是陷阱還不好說,但小心駛得萬年船,他得罪了那麼多人還能活到現在,也正在因為他一直小心謹慎.

兵營周圍有籬笆,籬笆外停著很多馬車,馬已經被牽走了,只有車,車上裝著什麼東西,借著馬車的掩護,可以很容易靠近兵營.

眼下有兩個辦法可以出城,一是裝作士兵,隨隊出城.還有一個辦法藏身馬車,這些馬車天亮之後很可能也會出城.

這兩種辦法都能行得通,但前提是確定這里不是對手布置的陷阱.

半炷香之後,南風站了起來,轉身向北走去.

"干啥去?"胖子問道.

"確定這里是不是陷阱."南風快步行走.

胖子緊走幾步跟了上來,"想知道這里是不是陷阱咱得進去才知道,你往回走干啥?"

"別嚷嚷,跟著我."南風改快走為慢跑,天很快就要亮了,得在天亮之前搞清楚這里是不是陷阱,如果不是,那就是出城的大好機會.

往回走了幾條街,南風再度發現了巡邏官兵,自官兵巡邏街道北面的街道繞了過去,搶在官兵到來之前躲到了官兵必經之路的暗處.

巡邏官兵說著話自二人不遠處走過.

"還真是陷阱啊."胖子駭然瞠目,先前過去的那隊官兵交談的內容竟然與之前遇到的那隊官兵一模一樣.

南風也是後怕不已,幸虧先前不曾自欺欺人,若是心存僥幸,此時可能已經被他們拿住了.

"他們是鐵了心想要殺人滅口啊."胖子感歎.

南風點了點頭,這麼大的陣勢,足見對方除他而後快的決心,目前已經不能確定此事是李尚欽等人所為,還是龍云子等人所為,因為這兩伙人都有殺他的理由.

"現在去哪兒?"胖子問道.

"別著急,容我想想."南風擺手說道,通過此事不難看出對方認為他急于出城,目前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反其道而行之,不出去了,就藏在城里,

元安甯的宅子不能去,有可能連累人家.藏于市井也有風險,對方確定他還在城里,搜不到可能再搜一次.而長安城里也沒有很大的深山,要想不被找到,就只能找那些對方想不到或是不會搜的地方.

沉吟良久,南風轉頭看向胖子,"咱們分開走,他們要抓的是我,你先出城,我再想辦法."

胖子聞言皺眉撇嘴,"說點兒有用的."

"我不是怕連累你,我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做."南風簡略的將天木老道一事告知胖子,"天木可能已經遇害了,那封信我必須拿到,時間拖的太久,我擔心那封信受潮損毀,你去我剛才說的那地方,把那封信拿回來,然後回咱先前住的山洞,我脫困之後會去找你."

"你別說這個,想想怎麼出城."胖子不願撇下南風.

"我現在擔心城外也有官兵搜捕,就算混出去了,也有可能被他們抓回來,我在城里躲一段時間,你去幫我把信拿回來,天元子是我的師父,我受他大恩,必須為他正名報仇,但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當年太清宗究竟發生了什麼,那封信對我非常重要,你幫我把信拿回來,我就沒有後顧之憂了,長安城我熟的很,獨自一人也方便藏匿."南風說道.

胖子也知道南風說的是實情,卻不願與南風分開,此處離盂縣有千里之遙,要走好久.

思慮過後,胖子說道,"天木聰明的緊,說不定用瓶子把信裝了,沒事兒的,那封信肯定壞不了,我不走,你不方便出面的時候,我還能出去給你買吃的."

仔細想想,胖子說的也有道理,實則他將胖子遣走,除了拿信,主要還是擔心連累了胖子,這可不是兒戲,抓住了是要砍頭的.

"要不咱藏廟里去吧,我把頭發刮了去掛單.你裝作香客,就住在廟里."胖子出主意.

"不行."南風搖了搖頭,對方能讓整個長安城的巡夜士兵整晚說那誆人言語,搜個道觀廟宇也不在話下.

"要不咱藏在你的土地廟里?"胖子又出主意.

南風皺眉歪頭.

"人家不都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嗎,他們肯定想不到咱們還敢住在那里."胖子自以為想出了妙招兒.

"說這話的估計都死了."南風再度搖頭,危險就是危險,安全就是安全,得遠離危險,自作聰明的往危險的地方跑,那是老壽星上吊活夠了.

"要不去皇宮?那地方他們肯定不會去搜."胖子又獻策.

"進不去也藏不住."南風又搖頭.

"這也不成,那也不成,你說去哪兒?"胖子急了.

思慮良久,南風說道,"沒什麼安全的地方能躲,也沒有一勞永逸的法子,不能在一個地方待著,一天換一個地方,隨機應變."

"行啊,也只能這樣兒了."胖子又打了個哈欠.

"走吧,找地方睡會兒."南風轉身欲行.

尚未邁步,胖子就伸手將他拖了回來,與此同時伸手指著遠處的一處屋脊.

循著胖子所指,南風隱約看到那屋脊上人影一閃.

"剛才一個人自塔上跳了下來,在屋頂借力之後跳下去了."胖子說道.

"看清衣著了不曾?"南風問道,長安城有不少高塔,有的是鍾樓,有的是祭塔

"像是皂衣,搞不好是捕快."胖子說道.

南風聞言心中一凜,定睛看那祭塔,那祭塔高近十丈,自塔頂可以瞭望周圍的情況,也幸虧二人先前行走的街道位于那祭塔觀望的盲區,故此才沒有被那捕快看到.

"多大仇啊,興師動眾的."胖子認識到了形勢的嚴峻.

南風想的也正是此事,就算他壞了李朝宗的好事,就算他害的岩隱子失了手指,李尚欽和龍云子也不至于搞出這麼大的動靜,有點小題大做了.

不過二人原本正在發愁去處,那祭塔倒成了合適的歇腳處,塔門是鎖著的,進不去,胖子有靈氣修為,可以跳到二層,南風雖然不得跳躍,卻擅長攀爬,爬上二層,自二層木窗進入.

由于常年關閉,塔里黴氣很重,這處祭塔應該是處五谷祭塔,也就是祭祀風調雨順,五谷豐登的場所,塔里放著一些盛糧的器皿,里面還殘留著一些腐壞的谷米.

上得塔頂,可見地上散落著一些包裹鹵味的油紙,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喝空的酒瓶,牆角有便溺痕跡,由此可見胖子先前見到的那個捕快在塔上待了不短的時間.

查看了情況,二人退到四層,尋了一處避風角落躺臥休息.

雖是春天,氣溫卻低,失去了靈氣修為便不得行氣禦寒,睡的並不踏實.

知道有捕快在高處瞭望,二人便不敢在夜晚四處行走,只在白天迂回,行走之時專挑人多鬧市,以免行走小巷,惹人注目.

如此這般,過了三日,到得東城西南區域,二人壯著膽子往酒肆吃飯,南風坐在角落,背對大門.

酒肆里還有一桌食客,是幾個武人打扮的江湖中人,他們的交談令南風眉頭大皺,時隔五年,護國真人龍云子再開玉清法會,廣邀江湖同道,比武切磋,定天書殘卷歸屬……